第471章 :兵家必争

    我跟在后面,清楚的看到,就在爆炸声响起的时候。苏振铭猛的一下扭转了身子。身上金光大盛。用自己的后背,硬生生承担下了所有的冲击力,将叶知秋紧紧的护在身体前面。瞬间飞出的时候,苏振铭整个背部都血肉模糊。

    可这并不妨碍苏振铭的身形飞奔疾走。反而趁着爆炸的冲击力,身形一掠数丈,等我赶到爆炸点的时候,苏振铭已经抱着叶知秋钻进了山林之中。

    说实话,就算他们进了山林我还是追得上,他们疾奔而走。必定会留下踪迹,可我追上去又能怎样呢?论一对一。我已经不是苏振铭的对手了。何况他现在的九转嫁衣。又有了新的进展,我追上一个搞不好。再被他给吸了功力。那就得不偿失了。其实也就是叶知秋受了重伤,急于让苏振铭带她到安静地方疗伤,不然的话,现在的苏振铭,完全不用逃跑。

    当下我就停住了脚步,四下看了看,小霹雳弹的威力还是不小的,雷震整个人被炸的四分五裂,就剩一个脑袋还是完整的,我将他的尸块收集了一下,一把火烧成了灰烬。我原本是想将他的脑袋带回去的,可以交给小狗子、蓝若影和拼命老四,给他们祭奠钟炎、陶莉莉和麻二爷,可转念又一想,无论多大的仇,人死了,仇也就消了,又何必还让人死无全尸呢!也就算了。

    等将雷震烧成灰烬,我转身回走,一路疾行,等到傍晚的时候,回到了我们的据点。

    三爷等人早已经收拾了青龙山的残局,都在等我回来,我将事情经过一说,当然,关于苏振铭和叶知秋的那一段活春宫,我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只说了我们争斗的过程,大家听完,也都不胜唏嘘,特别是蓝若影、拼命老四两人,听说雷震已死,顿时一脸的失落,仿佛生活的重心一下子就被抽离了一般。

    许多人都会这样,当一心复仇的时候,生活的所有希望、目标全都在怎么杀死对方身上,可当对方猛的死了,这种空虚感,是很难适应的,严重的会让人觉得都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小狗子倒还好,只是跪下冲云南方向磕头倒酒,说了几句祭告的话,这小子年纪虽小,心胸却很豁达,是块好料子。也幸好有他这么一带,蓝若影和拼命老四也祭告了一番,神色之间,舒展了不少。

    等小狗子他们祭拜完毕,陌楠一转头看向三爷道:“三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三爷看了陌楠一眼,若有所思道:“楠楠这么问,一定是已经有了主意,你倒是说说,看看和我所想的是否相同?”

    我一听就明白三爷的意思,三爷最近一直在培养陌楠,有什么事情,也都让陌楠和我一起去处理,分明是准备让陌楠给我做参谋,让陌楠说出她的建议,也是想看看陌楠的策划是否合理,至于怎么做,三爷一定是早有成竹的。

    陌楠也不推辞,扬声说道:“我觉得,现在我们应该去萧家一趟,青龙山之战,深井老大伤的可不轻,最后是否能成功逃走,也还是个未知数,起码到现在,齐远爷爷还没有音讯。但就算他成功逃走了,这么重的伤,三五天之内也好不了,我们去看看萧朝海,如果萧朝海好好的在萧家,那说明我们就怀疑错了,他不是深井老大,如果萧朝海不在,那事情基本上就明朗了,萧朝海就是深井老大!”

    “只要我们一确定了深井老大究竟是谁,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起码知道了我们在和谁争,对他也好防御,另外,是人就有弱点,我们针对他的弱点做出布置来,可以事半功倍。”

    三爷一听就笑了,还没说话,陌人豪就笑道:“丫头,你和我们想的一样,回来的路上,老三就和我说了,等镜楼一回来,我们立即出发去萧家,萧朝海要是露出一点破绽来,今夜就血洗萧家,让金陵萧家彻底从三十六门除名。”

    我听的一愣,转头看了一眼三爷,只见三爷面目隐现阴狠之色,知道陌人豪说的不假,三爷做事,一向雷厉风行,他一旦认定了深井老大是萧朝海,那几乎就没有商量余地,即使在南京这等繁华之地,他一样敢灭萧家满门。

    陌楠却忽然说道:“三爷做的决定,我们自然没有异议,不过,要去萧家之前,我们还要做一件事,除去市井一阵风,不然我们前脚出门,后脚萧家就知道我们要去找他们的麻烦了,另外,我们一直这样被监视着,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可实在太被动了。”

    陌楠这话一说,小狗子就说道:“这事三爷早就教给我了,这城里没啥动物可以利用,好在老鼠还不少,我早就查的一清二楚了,市井一阵风在我们附近一共设置了三十个眼线,这栋楼前前后后都有,其中包括了我们楼下公共厕所的保洁、停车场的保安、门口报亭卖香烟报纸的、报亭旁边卖袜子内裤的那大妈,以及我们常去吃饭的面馆伙计,吃喝拉撒、衣食住行一条龙,只要咱们出了这门口,就在人家监视范围之内。”

    我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市井一阵风我是知道的,用他们来监视我们,确实相当难应付,何况这里是南京,又不能像在云南那样,直接找上门给杀了,这倒是个大麻烦。再说了,毕竟也是三十条人命,又有萧家撑腰,若真的杀了,只怕压不下去。

    当下我就说道:“若是不理会他们呢?”

    陌楠一摇头道:“不行!信讯历来是兵家必争,不要小看了这市井一阵风,他们的身手虽然不怎么样,甚至对我们都构不成威胁,可他们起到的作用,却不能小瞧,我们一举一动都被他们掌握的话,必定处处受制,到了最后,将会寸步难行,这三十个人,必须除去!”

    我听的一愣,陌楠现在杀性比我还重,一出口就是三十条人命。

    我这边一愣神,陌楠就看出来了,对我苦笑道:“镜楼,我知道你宅心仁厚,可有些事,必须要做,有些人,必须要死,纵观古今,那一个不是一将成名万骨枯,何况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仁慈不得。”

    我心中知道,陌楠说的是对的,有些事,是被逼出来的,可心中仍旧有些不忍,我知道自己有点妇人之仁,可这性格是天生的,根本无法改变,何况我也不想改变。

    一直以来,从卷入三十六门的纷争到现在,我一直都不认为杀戮是一件好事!

    三爷忽然看了我一眼道:“有一个法子,可以保全市井一阵风的性命,还可以让他们不敢再来监视我们。”

    我顿时一喜,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三爷微微一笑道:“翔子!只有他,才可以令市井一阵风离开。”

    我顿时明白了三爷的意思,当下就问道:“谁有翔子的电话?”

    花错将翔子的号码找了给我,我拨通电话,响了三四声之后,响起了翔子的笑声来:“这不是镜楼兄弟吗?当真是稀罕,怎么想起了哥哥来?要是想出来转转,你跟翔哥说,吃喝玩乐,包你满意。”

    我嘿嘿一笑道:“翔哥,打电话给你,当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想找你商量个事,这事呢!可大可小,就看翔哥你赏不赏脸了。”

    翔子一听,就呵呵笑道:“镜楼兄弟都提出来了,我翔子还能说不赏这个面子嘛!你说吧!什么事?只要不是枪械弹药,你知道的,这玩意犯三十六门的规矩,其他的我必定给你弄到。”

    我嘿嘿一笑道:“不是弄来,是弄走!市井一阵风老在我们楼下晃悠,我们出去买个报纸,上个厕所都能碰到,还得装不知道的,多别扭啊!你赶紧给弄走吧!再这样下去,要是引起大家误会就不好了,到时候难免会伤了感情。”

    翔子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的说出来,顿时一愣,随即干笑道:“兄弟啊!市井一阵风其实就是做做样子,你们做你们的事,他们绝对不会干涉的,你也体谅我一下,这金陵道上怎么说也是萧家掌着,要是连样子也不做一下,我这也不好交代啊!”

    我声音陡然一冷道:“翔哥的意思,是不准备让市井一阵风撤走了?”

    在我看来,翻脸也比杀了市井一阵风的好,只要能让市井一阵风离开,得罪翔子就得罪了吧!

    翔子多八面玲珑,一听我声音变了,就知道这事今天糊弄不过去了,随即也沉声问道:“镜楼兄弟,我想问一下,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三爷的意思?”

    我一听就知道翔子有点软了,当下继续冷声道:“当然是我的意思,要是三爷的意思,你觉得还会和你通这番话吗?”

    翔子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道:“我明白了,三爷这是准备动手了啊!”

    (今天还满早的,应该还有1章)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