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狐狸尾巴

    翔子这么一说,我就笑道:“随你怎么想,我们只是不习惯吃喝拉撒都不安稳而已。”一句话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对小狗子一递眼色。小狗子就和花错出去了,我要确保市井一阵风确实撤走了,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如果翔子再不识相,那也就只剩下一杀了之这条路了。

    颜千凌本来也要随花错出去的。却被我叫住了,画门的画魂之术,还是有一定威力的,虽然没能勾了苏振铭的魂,却也是他忽然疯狂的一个诱发之因,如果不是颜千凌勾了一笔。苏振铭当时不一定就疯了,而且。对于为什么没能勾了苏振铭的魂。我也有点疑问。

    当下我一问。颜千凌就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说道:“画魂之法。是有一定限制的。如果将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分等级的话,以我自己为标准,不能超过三个等级,平等功力以及以下的,一画一个准,比我高在三个等级之内的,一样可以勾魂,但比我功力高出太多的,就没有那么大的效果了,功力差距越多,效果就越差。”

    “我本身精通的只是画魂之法,功力就差,他吸取的张宗树、韩光祖、朱达盛和苏出云几人,每一个都比我强出太多,实力和我悬殊的太大,又有守护灵庇护,所以即使对他使用画魂之法,伤害也不大。”

    我一听就明白了,摇头道:“不对,还是有效果,如果不是你勾了一笔,他没有那么快发疯,我会想办法给你增加点力量,画魂之术,仍旧可以在关键时刻起到一定的作用。”

    话刚说完,花错和小狗子又回来了,一进门花错就笑道:“这下干净了,三十个人走的一个不剩,看来翔子这回是真服软了。”

    三爷冷哼一声道:“那是他识相,我让镜楼打电话给他,就是让他保住市井一阵风三十人的命,他也是聪明人,哪会不明白这时我给他的最后通牒,再不撤走,市井一阵风三十人,今夜就会从人间除名。”

    一句话说完,转头看了一眼窗外道:“天色不早了,走!我们去萧家蹭一顿晚饭去!”

    我顿时一愣道:“现在就去?”

    三爷一点头道:“当然现在就去!你给翔子打了电话,萧朝海必定会开始防备,我们现在不去,难道要等到他什么防备都完成了,再过去吗?”

    一句话说完,又看了我一眼道:“做任何事,都是要有代价的,你放过了市井一阵风三十条命,代价就是会被萧家察觉到我们的意图。”

    我听的心头一阵惭愧,虽然觉得有点对不住大家,可我不后悔,我们是多了点阻力,却救了三十条命!

    当下大家一起下楼,分车坐了,直接开出闹市区,直奔萧家。

    不一会到了萧家门口,一下车我们就一愣,好家伙,这可不是那斗鸡的场所能比的,那叫一个气派!

    单门独院一栋大房子,前后俩进院,别的不说,光凭这块地皮,可就值了大钱了。后面连明带暗四层楼,前面小两层,这叫后主前宾,寓意客不压主,两院两楼一律青砖碧瓦,看着就有一股子古韵儿,再前面一个大门楼,门楼上四角飞檐,四根对抱粗的木柱子,每一根柱子上挂了一块木牌,上面提有诗句,笔走龙蛇,银钩铁划,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两扇大门足有三米宽,红木的料上包着一个个的黄铜钉,擦的锃亮,左右门鼻子各有一个饕餮兽首,这玩意是传闻中的神兽,寓意也是极好。门楼之上,立有一块黑底金漆的牌匾,上面就写一个字-萧!

    在门楼的左右,各摆了一只大青石狮子,可不是卧狮,而是两只做昂首长啸状的怒狮,端的凶恶无匹,青石狮子两边,各站了两名膀大腰圆的汉子,也全都是凶神恶煞的相貌,胆子小一点的,到了这门口,腿肚子就得先转一圈了。

    当然,这一套吓唬吓唬小毛贼还可以,对我们可一点用没有!

    我们这边刚一下车,才打量清楚,大门就开了,萧朝海的大笑声就响了起来:“翔子,来!五块钱拿来,我就说了嘛!电话都打了,不出一个小时总到!你才和老三混几天,我们可是半辈子的交情了。”

    说着话,萧朝海已经大步而出,身后跟着的翔子,正苦笑着拿出钱包来。

    萧朝海的声音一起,我的心一下子就揪起来了,就看萧朝海是什么状态了,他要是完好无损,咱们估计聊几句也就打道回府了,要是稍微露出点伤疲之态来,今天很可能就得血洗萧家。

    可一看到萧朝海,我一颗心忽然就放了下来,这家伙还是那副不修边幅的模样,随便穿了一件背心,露出一身结实健壮的肌肉来,下身穿了条运动裤,脚上踩了双运功鞋,一脸青梗梗的胡渣子,一见三爷就笑道:“老三,老陌,你们来的正好,家里今天有贵客,我正不知道该找谁作陪呢!”

    说完话上前几步,一把拉住三爷和陌人豪,不由分说就往里拉,一边往里拉一边喊道:“翔子,招呼着,这可都是贵客,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在南京这块地皮上混下去,就看各位赏不赏一口饭了。”

    话一出口,三爷就微微一笑道:“老海,说这个就没劲了,我来是为了什么,你心里有数,既然和你没关系,咱们俩之间也不至于因为点钱财伤和气吧!”

    萧朝海哈哈大笑道:“我这人心直口快,说话又不经大脑,老三你还抓我什么小辫儿,来来来,里面走着,马上开喝了,我可告诉你,今天来的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老三你以后在金陵混,少了这些人关照,路可真不好走。”

    三爷面色忽然一变,不再说话了,只是神色之间,忽然升起一丝萧索来。

    我们一大阵人呼啦啦的进了前面的小楼,果然两张大桌子都摆好了,其中一张大的桌子上,坐着几个中年人,一个个都派头十足,一看就都是自带官威的家伙,不用问,肯定都是一些位高权重的角色。

    三爷和陌人豪被安排到了那边桌子上,翔子则陪着我们坐了另一张桌子,刚一落座,就有人送上酒菜,每一道菜都精工细活,用料更是讲究,每上一盘,都色香味俱全,片刻就摆了一大桌,显然是早就开始准备了。

    这时萧朝海站了起来,开始给三爷引见那一桌的达官贵人,果然如我所料,每一个都权重一方,这也就是萧朝海,估计别人就算有钱,也不可能将这些人请到一个桌子上来。

    萧朝海每介绍一个,三爷就按江湖规矩一抱拳,那些人虽然嘴上不说,可脸上的表情,都有点想乐,估计都认为三爷是从那个山旮旯里面出来的土狍子,只是碍于萧朝海的脸面,没有一个乐出声的就是。

    当然,三爷也不是心胸狭小的人,自然不会和这些官老爷一般见识,只是不知道怎么的,随着萧朝海介绍的人官位越来越高,三爷的面色也就越来越冷。

    接着大家在萧朝海的招呼下,开始推杯换盏,只有三爷的脸始终板着,酒倒是喝了几杯,可是每喝一杯,眼神就冷上一分。

    我们小字辈的哪吃过这么精美的菜肴,风卷残云一顿吃喝,酒桌上已经一片狼藉,另一桌的官老爷们看向我们的眼神之中,又多了一丝鄙夷。

    我们这边一吃饱喝足,三爷就将杯子一推,起身对大家一抱拳道:“各位,我今天身体抱恙,就不陪各位了,老海,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下次见面,咱们再说道说道。”

    萧朝海一愣神,起身道:“老三,你这又咋的了?没人犯你毛病吧?”

    那几个当官的都是给人脸色看惯了的,哪里受得了三爷这个气,当下一个个脸色也都冷了下来,三爷没有再说什么,一转身大步而走,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纷纷起身告辞。

    萧朝海的眉头也皱了起来,面色十分凝重,扬声喊道:“翔子,替我送一下老三!”

    翔子应了一声,快步送我们出门,到了我身边的时候,忽然小声说道:“我替市井一阵风的那三十个兄弟,谢谢你!”我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三爷目前态度不明,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翔子打交道。

    到了门口,三爷二话不说就上了车,我急忙也钻上了三爷的车,车子一发动,我就问道:“三爷,萧朝海没毛病啊!我刚才有仔细看,他中气很足,不像受伤的样子,也就是说,他不是深井老大,你怎么还是发火了呢?”

    三爷面色一沉,沉声道:“楼儿,我一再教你,看事物要用心看,不是用眼看,你看萧朝海没毛病,我看他却是毛病大了!”

    一句话说完,三爷面色一狠,随即说道:“可他也太小看我徐关山了,再狡猾的狐狸,也有藏不住尾巴的时候!”

    (4更结束,明见)

    ..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