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三爷的心计

关灯
护眼
    我仍旧一头雾水,三爷见我一脸迷茫的样子,轻叹一声道:“别说你了。一开始我都被他骗住了。之前的疑点。都直指向他,因此我们才会选择在金陵落足,我们入驻南京之后。他立即摆出一副低姿态,请我们吃饭。在酒席上故意闹了那么一出,就是为了让我打消对他的疑心。我们太熟悉了。我知道他的缺点,他也知道我的缺点。所以他这么一闹,让我以为他的志向只是在守住金陵这块地盘,反而不会怀疑他。”

    “可青龙山一战。则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重伤他的同时,也使他露出了极大的破绽来,其实我让你打电话通知翔子,让市井一阵风撤离,就是想看看他会做出如何的反应。我让市井一阵风离开,稍微有点脑子的就会明白,我要对萧家动手了。”

    “他一开始出现,故意穿了个背心,显示自己没有受伤的痕迹,神色也没有丝毫的慌张,我还以为我的判断错了,甚至一度为自己怀疑自己的老朋友感觉到羞愧,可我一听说他还请了所谓的贵客时,我就明白,虽然我已经洞悉了人性的善恶,还是把人类想的太好了。”

    “等我见到那些所谓的贵客,全都是官场人士的时候,我基本上已经确定,深井老大就是萧朝海了,如果不是他,今夜他完全没有必要请这些人来,之所以请他们来,只是给他保驾护航,就算我们明知道他是深井老大,也没法在这些当官的眼皮子底下对他动手,不然的话,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我们会直面官场。”

    “至于身上没伤,太简单不过了,他本来身上就穿着金甲,受的都是内伤,外表根本看不出来,何况,他之前在我们面前出现的两副面孔,一个是深井老大,一个是萧朝海,深井老大则丝毫不收敛自己的霸气,萧朝海则刻意隐藏自己的实力,导致我们对两者之间的实力有一个错觉,那就是深井老大非常厉害,萧朝海则是一般,实际上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在这种错觉下,我们去看是否受伤,一般人就会按萧朝海一直表现出来的标准去衡量,却忘了,以深井老大之能,就算受了重伤,就算剩十分之三的能力,伪装出一个没有受伤的萧朝海来,也是一件极其容易的事。”

    说到这里,三爷叹息一声道:“如果他今夜不请任何人,并且一脸理直气壮的讽刺我、挖苦我,表现出自己一点都不担心的场面来,我就会真正的上他的当了。可惜,他毕竟是个人,也有恐惧的时候,何况他再装,伤势严重的实情也无法改变,我们一旦发难,他无法自保,只好请了一些官场人士去保他平安,这也是被逼的没办法的办法。”

    “而且,这样一来,我们真的就不好动他了,试想一下,以萧家在金陵的影响力,以及他在官场上的影响力,我们一旦血洗萧家,会带来什么后果?他这一招,实际上并没有准备瞒过我,只是在向我宣示他的实力,等于摆明了告诉我,就算你知道我是深井老大,你也拿我没办法!你说这个酒,我还如何喝的下去!”

    我终于恍然大悟,心中暗暗震惊,我一直觉得自己已经有所成长了,可和三爷这些老江湖一比起来,简直就是弱智儿童。

    当下我就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么算了?”

    三爷苦笑道:“暂时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萧朝海入世已久,心机又深,和这些官员之间走动的也近,我们的实力现在虽然占了上风,可却不懂得如何和官员打交道,在这一点上,我们已经吃了大亏!就算要动手,也得想个万全之策。”

    我一咬牙道:“那些官员难怪会不离开?”

    三爷继续摇头道:“你当今天萧朝海为什么要摆这场酒,还将我郑重其事的一一介绍给那些官员?就是让那些官员记住我的名字和相貌,我们离开之后,他一定会说我和他之间有点恩怨,他一旦出事,我们就是第一号嫌疑人,这家伙虽然受了伤,可脑子却一点不乱。”

    “你没看见那些菜吗?那可不是你打电话之后,才来得及准备的,显然他从青龙山受伤一回去,就已经知道我们必定会怀疑与他,立即开始着手准备今夜的晚宴,就算你不给翔子打那个电话,我们今夜没准备来萧家,他也会想尽千方百计请我们来的,思虑不可谓不周全。”

    说到这里,三爷的脸上忽然闪现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悲伤来,透过车窗,向天上看去,目光之中,尽是惋惜和犹豫。

    我一皱眉头道:“三爷不必难过,大不了我们不在南京了,你们后半夜找个人多的地方吃喝,最好闹点事,让人印象深刻点,我一个人潜去萧家,将萧家灭了就是。”

    三爷摇了摇头道:“哪是这么简单的!这事再说吧!何况,我难过的也不是这事,而是因为你齐远爷!”

    三爷这么一提,我也想了起来,当时在青龙山,深井老大可是已经昏死过去了的,黑色巨雕驮着他离开之后,王齐远也骑着铁翼神鹰追击而去,如今深井老大就是萧朝海的事情,几乎可以确认了,可王齐远呢?为什么当时王齐远没杀了萧朝海?就算是没追上,王齐远为什么也不和三爷通报一声了呢?

    三爷的脸上,悲伤之色更显浓重,缓缓说道:“齐远到现在没和我联系,只有两个结果,一是他暗中投靠了深井,成了深井老大的人,当时他明为追击深井老大,实际上则是救走了他。二是他已经死了,深井老大即使受了重伤,如果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出手,也有可能要了齐远的命。”

    “这两种结果,我情愿是第二个,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齐远,他为我们徐家做了太多事了,亲如兄弟啊!就算投靠了深井,我又如何对他出手!”

    我一听也不禁心头恻然,不单单王齐远,还有个王依人呢!这小丫头一直待我们亲如兄长,又是麻二爷临死之前指定的儿媳妇,如果王齐远真的是深井的人,我们势必会杀了他,到时候又如何面对王依人?小狗子又怎么和王依人相处?

    这确实个麻烦事儿!

    片刻之后,车子进城,回到我们的据点,大家下车,回到据点,刚准备坐下,三爷忽然面色一变,沉声道:“错儿,你们几个仔细检查一遍所有的房间,看看可有监控之类的玩意,别忘了,萧朝海入世已久,虽然仍旧遵守着三十六门的规矩,不玩枪支,可擅长玩这些,那赌楼之内,还有雪山冰宫,可都是安有监控的,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我们这边,只怕也少不得有几个,不然的话,市井一阵风只怕也不会这么痛快的撤离。”

    “大家已经翻脸了,即使我们现在不能对他们动手,也不能将所有行踪全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我们应了一声,各行其事,从头摸排到尾,来来回回扫荡了三遍,从整个楼层之中,竟然搜出来三四十个之多,看着一整堆的监控器,个个都震骇不已。

    三爷沉声道:“确定没有了吗?”

    花错一点头道:“绝对不会有了,我们几乎是一寸一寸搜的。”

    三爷一点头,又对小狗子说道:“狗子,你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市井一阵风或者其他的监控人员。”

    小狗子一点头,捏嘴尖啸几声,不一会就有三个老鼠哧溜溜的跑了来,到了小狗子面前,纷纷抬起前腿,叽叽叫个不停。

    小狗子听了一会,转头对三爷说道:“还有三个,是原先三十个人离开之后,重新安排进来的,一个在停车场,一个在楼下正门出口处,一个在消防通道出口处。”

    三爷一点头,沉声道:“错儿,你带狗子、若影去解决了,不要留下尸体,免得麻烦!”

    花错一点头,带上小狗子和蓝若影出去了,三人一走,三爷就伸手拿起纸和笔来,嗖嗖嗖在纸上画了起来,几笔之后,一个简易图形就出来,一转头对我们说道:“大家都过来看看,每人记住各住攻打的位置,一点错都不容许发生。”

    我们凑近一看,竟然是一张萧家的简易图,从门口开始,每个人都有箭头指引,一直向里面攻打,分工十分明确。

    我不由得一愣,脱口而出道:“三爷,你不是说我们现在不合适出手吗?”

    三爷的面色陡然一狠,沉声说道:“我那些话,是说给司机听的,或者是说给安装在车上的监控听的罢了!如果我没猜错,司机很有可能也是他们的人,车上也一定有监控。”

    “我这么一说,他们一定以为暂时安全了,防御必定会放松,正是我们一举灭了萧家的好机会,我徐关山,岂是几个官场的酒囊饭袋可以吓得住的!”

    (额,昨天更4章,再策划后面4章的细节,就晚了,策划到4点,今天就起不来了,更得晚了点,勿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