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萧家门前

    三爷这句话一出口,我心头就莫名的一阵振奋,怪不得我在车上提出要去灭了萧家。三爷没同意。怪不得一回来就让我们拆除监视器。还说出什么翻脸了不能被监视的话,原来都是幌子,看样子三爷这次是决定要血洗萧家了。

    这一记回马枪。必定能将萧家给灭了,起码也能将萧家在金陵的势力连根拔起。

    别看萧家现在势大。主心骨其实就萧朝海和翔子两人,他们长期分饰两角。估计连自己人都不会透露。也不会安插深井的人进萧家,目前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而深井老大自己又受了重伤,一个翔子哪能和我们抗衡。自古以来。树倒猢狲散,只要这两人一死,萧家也就算完了。

    萧家已经是金陵四大家最后一个了,只要萧家一完,金陵四大家的辉煌历史。就算彻底终结了。

    二十分钟之后,花错等三人回来了,说是那三个人已经被解决了,三爷立即让他们牢记自己的位置,随即出发,车也不坐,出门直奔萧家而去。

    到了萧家门口时,已经有凌晨三点了,清冷的月光下,萧家依旧热闹,萧朝海正在门口送那几个官员离开,看模样,已经喝的差不多了,说话都不利索了,却没看见翔子,也没见到有随从,我们立即潜伏了起来,耐心等候。

    一直过去半个小时左右,那些人才全都走了,最后一辆车一离开,萧朝海立即眼神一凛,瞬间恢复常态,转身走到门口,对那守门的四个大汉一挥手说道:“你们也离开吧!今夜不用你们守夜。”

    那四个大汉一听,顿时大喜,纷纷向萧朝海告辞离开,等他们一走,萧朝海就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石阶之上,扬声喊道:“老三,出来吧!我很后悔,不该认为一帮酒囊饭袋就能让你放弃的,如果你这样就放弃了,也就不是徐关山了,所以你摔脸子一走,我就知道自己走错了一步,你们回去一拆监视器,我就猜到你今夜必定会杀回马枪,咱们好歹这么多年朋友,就算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也可以聊聊再动手不迟。”

    我听的心头一惊,我以为咱们这个回马枪杀的已经够漂亮了,还是被这家伙算计道了,这家伙当真有几把刷子。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长身而出,一边悠然的向萧朝海走去,一边冷声说道:“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想说什么?”我们一见三爷出去了,全都呼啦啦一起现身,跟这三爷向萧朝海逼了过去。

    萧朝海哈哈大笑,一拍自己旁边的石阶道:“老三,来!坐!咱们俩好久没聊过真心话了,我已经将萧家上下,全都遣散了,连翔子我都让他将市井一阵风妥善安排了,你没杀了市井一阵风,我知道你是故意放他们一条生路,都是三十六门的人,你都有这个心了,我还能再让他们平白送命嘛!今天夜里,萧家就我一个人,必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三爷眉头一皱,冷声道:“算你还有点人味!”

    一句话说完,真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萧朝海身边,说道:“想说什么,说吧!五点之前,我们要离开!”

    萧朝海哈哈一笑,手一伸,直接搭在三爷的肩头上,笑道:“老三,我们俩多久没这样聊过天了!”

    三爷的脸上忽然显示出一种无尽的萧索了,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我从云南回去的时候,小楼才九岁,临走之前那个夜里,你、我、二麻子、海子、齐远、老西几个喝的烂醉,只有江大哥不喝酒,还是好人一个。那一夜,我们聊了很多,聊三十六门,谈理想、畅想我们未来的路。”

    “那时候,我们还年轻,走的路虽然不相同,可我们还能聊得到一起去,后来,直到你去找我之前,就再也没有见过了,这些年来,我变了很多,你却比我变的更多,我们的路越分越远了,哪里还有真心话聊。”

    萧朝海哈哈一笑道:“如果我告诉你,要是我一开始就对你们下手,你们一个也跑不掉,你信不信?”

    三爷认真的想了一下,遂一点头道:“信!”

    我心头一颤,看了萧朝海和三爷一眼,他们两人脸上没有丝毫的那种仇人见面的表情,反倒像是两个老友在一起认真交谈,瞬间升起一股说不出的尊敬之意来。

    他们都是真英雄!即使萧朝海是深井老大,可谁也不能否认他一代枭雄的地位,从一开始见到他,谈笑间就灭了金陵四大家的其余三家就可以看出来,没有英雄气魄,哪来的这般非凡手段!

    他们也是最好的对手!他们都值得对方尊敬,如今我们已经尽占上风,三爷也不会去羞辱萧朝海,并且直接承认对方的能力,这是对对手的尊敬,也是对自己的尊敬!

    他们也曾经是最好的朋友,虽然道不同,但道是道,朋友是朋友!今日一席话,是他们作为朋友间的交谈,交谈之后,才是道的相争,他们都分得清局势,也都拎得起,放得下!

    这时三爷继续说道:“一开始你确实有这个能力,其实我也想不通,你的实力已经那么强了,完全可以在楼儿一得到金鳞真龙的时候就下手,就算你需要十二生肖守护灵打开天宫之门,将我们囚禁起来就是,何必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弄到如今,事情完全脱离了你的掌控,你就不后悔吗?”

    萧朝海摇头笑道:“哪有那么简单,相信你也知道,十二金乌只有金鳞真龙的力量才能束缚,可你一定不知道,天宫之门的钥匙,不但需要十二生肖齐聚,还需要十二金乌合成一体!而且,十二金乌如果不是在金鳞真龙的身上,是不会自动结合的,而不结合到一起,金鳞真龙就无法复生,金鳞真龙不复生,我就算打开天宫,也控制不了天宫幻境之中的那些异类,还谈什么君临天下。”

    他这么一说,我陡然想了起来,有一次我梦入天宫,在天宫之门前,看见了那天宫之门的正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凹洞,顺着那个凹洞,产生了许多的纹路,看着就像是恶魔藤一般,如今听萧朝海这么一说,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那圆形凹洞,也是打开天宫之门的必要条件之一,填充那凹洞的,应该就是十二金乌。

    可十二金乌合成一体,不就是金鳞真龙复生的时刻了吗?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

    刚想到这里,萧朝海已经积蓄说道:“所以,我不但不能将你们囚禁,还必须帮助小楼成长,帮小楼收集十二金乌,当然,我也有私心,现在也没必要瞒你了,我很早就练了九转嫁衣,就是为了我和写梦的孩子,我是萧朝海,我也是一个父亲。”

    三爷转头看了看萧家的豪宅,苦笑道:“你又何苦?以你之能,就算不进天宫,人间也是一代枭雄,又何苦要选这条不归路?”

    萧朝海笑道:“好男儿就当志在天下,这句话,可是你以前对我说的!”

    说到这里,忽然神情也萧索了起来,说道:“其实,我第一次遇见你,就已经知道,你一定会是我此生最大的对手,有勇有谋,果敢阴狠,对兄弟又讲义气,很容易形成向心力,说实话,那时候我就很欣赏你,只可惜,那时候我已经是深井老大了,我们选择的道不同,注定只能做对手!”

    一句话说完,忽然一转头,看向三爷,笑道:“老三,你还记得王敬山吗?”

    三爷一点头道:“一朝是兄弟,终生是兄弟,我怎么可能忘了敬山哥!”

    萧朝海笑道:“当时逼你废了王敬山的就是我,我收买了纵-横八将,冒充执法九人组,将你们的势力一举击垮,还逼你废了王敬山,就是不想让你的势力坐大,当时北门之中,虽然号称有三山,可王敬山迂腐,刘赶山脾气太爆烈,虽然都是一世英雄,却成不了大事,只有你足够机智,而且足够狠辣,年纪轻轻,就有大将风范,所以我必须压制你一下。”

    “其实,当时我是想杀了你的,可纵-横八将不同意,而且徐聆风也藏在暗处,他当时已经精通九亟,是人王一脉第一高手,那时候的我,虽然已经远高与你们三山,则还没有现在的手段,轻易也不敢惹他,只能将你们的势力击垮,也就算了。”

    “我原本以为,那一次一闹,北门的人再也不会听你的了,谁知道你还是又站了起来,而且变得更聪明了,甚至将势力隐藏到了暗处,还利用入赘花家的机会,将触手伸到了南三十六门,拉拢了二麻子、张昊海等好几个好手,随后一直和我抗衡到现在,这一点,我很佩服你!”

    “可是,老三,你有没有想过,究竟我们两人选的路,谁才是对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