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关灯
护眼
    萧朝海继续说道:“你和徐聆风的意思,是想将天宫和深井彻底消灭,从此改变三十六门中人的宿命。可是!你想过没有。只要三十六门还存在一天。就会有第二个深井、第二个天宫出现!就算你们将三十六门解散了,可三十六门之中这些人,能甘心过平凡的生活吗?”

    “不!他们不会甘心!就和我一样。一心想混的更好!但人心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在四大家之中站住脚了。我就会想吞并其余三家,其余三家被我吞并了。我就想吞并更多的势力。内心的贪婪,永远不会停止。”

    “但是。如果我们统一了三十六门、深井和天宫呢?就可以有效的统一管理他们,做出最正确的引导,这又有什么不好?而三十六门中人。也有安身立命的地方。也有了统一的法典可以遵循,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每天都充满了仇杀和争斗,那才是真正的和平!”

    “老三,你仔细想一想。我这样做错了吗?至于在通往理想的道路上,杀了许多人,这个不用我说,你应该明白,哪一条王权之路,不是铺满了鲜血和尸骸!”

    三爷想都不想,就微微一摇头道:“都已经到这一步了,还讨论谁对谁错有意思吗?路是我们自己选的,都走了一多半了,剩下的一截,爬也得爬完,你劝不动我,我也不可能让你悬崖勒马,我们还是不要讨论这个了,徒费口舌。”

    萧朝海嘿嘿笑道:“也是,我们虽然选的路不同,可骨子里有很多相像之处,都是一旦选定了目标,就决不妥协的人,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俩才会走到今天。”

    “我们可以不讨论对错,但我相信,你会对时局做出最正确的判断,现在十二生肖之中,有十一个在我们手中,只有凤羽彩鸡在花老爷子手上,他是你老丈人,肯定会向着你,你我携手,打开天宫之门,你有小楼,我有铭儿,灭了天宫幻境之中的异类,到时候,你若不愿意与我共掌天宫,我们再斗不迟,你看如何?”

    三爷还没说话,花错就笑道:“海爷,你这算盘打的不错啊!可你大概忘了,我们没有你,一样可以主掌天宫,江长歌现在已经成为五圣之一,就算天宫之门不开,我们一样可以进去,好像用不着你们帮忙吧!”

    萧朝海嘿嘿一笑道:“你们就算进去了,有把握解决掉天宫异类吗?据我所知,天宫幻境之中的小楼,可比你们的小楼厉害出好多。你们别忘了,没有金鳞真龙复生,你们是永远不能消除天宫幻境的,就算你们能打败他们,又能怎么样?只要天宫幻境存在,天宫异类就不会消除,三十六门的争斗,就永远不会停止,而最后一块金乌石,则在我的手中!如果你们不和我合作,我敢保证,你们永远都找不到最后一块金乌!”

    “老三,你其实心里应该也清楚,今夜你也杀不了我,我虽然现在受了伤,可我要是一心想逃走,谁也留不住我,甚至在你们没回来之前,我就可以先走了,但是我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留了下来,你应该可以明白我的诚意。”

    一句话说完,转头看了一眼陌人豪,笑道:“老陌,你以前有个手下,叫做姜千脸的,你可还记得?”

    他这一说,我顿时想了起来,当时和张宗树等人打上雪山冰宫,那个姜千脸就是专门替萧朝海从天宫幻境中将那些异类偷偷带出来的家伙,姜千脸确实说过,他是在萧朝海去了陌人豪的据点之后,被人打昏了带到冰宫的。

    陌人豪点头道:“当然记得!我听楠楠说了,姜千脸是被你带走了。”

    深井老大一点头道:“不错,姜千脸被我带去之后,就帮我琢磨从天宫幻境之中将那些异类带出来,我的本意,是想利用那些异类,可没多久,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些被转过来的异类,一个个全都是异常凶残之类,而且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敌意,这就让我起了疑心。”

    “好在当时写梦还没有暴露,还是五圣之一,进入天宫一查,才发现了问题,那些异类竟然都是幻境之中的新王,也就是另外一个小楼授意的,故意借姜千脸之手,转换到人间,这样的异类,还可以相信吗?只怕到时候,首先就会杀了我。”

    “正好当时我想让小楼收集金乌石,而巡山五神将,也不再甘于寂寞,心生判离之意,我如果不再让姜千脸转换,或者杀了姜千脸,势必会引起幻境之王的警觉,甚至会对我不利,于是我就让张宗树带了小楼去,趁机除了巡山五神将,让小楼得到了一块金乌石,还借你们的手,杀了姜千脸,也将那些已经转换出来的异类铲除干净了。”

    说到这里,又看了三爷一眼道:“老三,我说这些给你知道,你应该明白幻境之中有多凶险了吧!我们虽然是对头,可却一样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为何不携手共进?只要你同意,我可以立即去取了最后一块金乌石来交给你,让小楼十二金乌合为一体,等到天宫之门出现之时,我们齐心协力,共打幻境,你看如何?”

    三爷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却仍旧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老海,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我们的道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天宫,我们会灭,你,也得死!”

    萧朝海浓眉一皱,立即又接着说道:“那苏写意呢!据我所知,苏写意已经和幻境之王勾结到了一起,他是你亲二哥,他是什么样的人,就不用我再向你描述了吧?”

    我听的一愣,脱口而出道:“苏写意不是死了吗?”

    萧朝海哈哈大笑道:“也就你们会相信!别人不知道,写梦却清楚的很,苏写意的本事,不在我之下,心机更是深沉,一直隐藏实力罢了,就凭你也想杀了他?别说你杀不了他,就算我当时几次想杀他,都被他巧妙逃脱了。”

    我急忙转头看向陌楠,陌楠也有点吃惊,紧跟着说道:“可当时苏写意确实是死在了小楼的手上,脑袋都打的爆裂了,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萧朝海嘿嘿一笑道:“那是他故意的,他的手段,一直都不敢使用,怕被我发觉,可我早就盯上他了,哪会容他坐大,在我的安排下,他们苏家的势力逐渐削弱,你们仔细想一想,那一次你们和苏家的对决,没有深井的影子,死的大部分都是苏家的人手,对不对?”

    “苏家势微之后,被我吞并,我还让他当上了九煞之一,分给了他很多人手,实际上就是将他完全监视了起来,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杀了他。”

    听到这里,我恍然大悟,怪不得苏写意会因为一个已经没有了守护灵的李药药而远离深井众人,苏写意也不是傻子,萧朝海想杀他,他一定知道,所以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深井。

    果然,萧朝海继续说道:“苏写意意识到我对他的威胁之后,找了个借口离开,杀死了几个人引起小楼注意,让你们和李药药汇合,将你们引去荒亭,用一个死士装扮成他的模样,死在你的手上,从此由明转暗,不然的话,以他之能,杀一个李药药,用得着费那么多事吗?就连死,也是整个脑袋都被打碎了的,死无对证。”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弱点,他的弱点就是苏出云,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授意振铭找机会吸取了苏出云的功力!想逼他出来,可这老东西,竟然看透了我的计策,任凭他儿子成了废人,也绝不露头,其人之隐忍,心机之深重,比我尤过之而无不及。”

    听到这里,我已经满头冷汗,一个又一个阴谋,让我觉得自己还能活到现在,简直真的是命大。

    这时三爷忽然说道:“老海,我想问你一件事,齐远怎么样了?”

    萧朝海哈哈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问起王齐远,我也不瞒你,这也是我最后一张牌,老三,我太了解你了,今夜如果你我谈不成,你一定会不惜一切对我下手,我虽然一样能逃掉,只怕也有点麻烦,毕竟青龙山一战,我受的伤确实满重的。”

    “好在王齐远的身手真的不怎么样,他骑着铁翼神鹰一直追我,我醒了之后佯装昏迷,趁他不注意,将他拿下了。现在关在一个只有我和翔子知道的地方,如果我回不去,翔子就会送王齐远去给我陪葬,我知道老三你讲义气,王齐远又为了你徐家做出了不少牺牲,你一定不会看着他就这么死了的,对不对?”

    三爷一听,双眼一眯道:“老海,你这意思是,今夜我们无论如何杀不了你了?”

    萧朝海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得意来,昂首说道:“我既然敢将所有人都遣散了,一个人等你,怎么也得抓一张护身符吧?”

    三爷的目光更冷,冷声道:“如果这张符保不了你的命呢?”

    (3更结束,明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