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机关鲁家

    三爷这句话一出,萧朝海顿时一愣,看了三爷一眼。面色也凝重了起来。缓缓说道:“老三。你的意思,是宁愿让王齐远给我陪葬,也要将我留下?”

    我顿时一惊。三爷行事。向来果断,在权衡利害之下,说不定真的能舍弃王齐远的性命,也要击杀萧朝海!

    这个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深井之中,已经损伤大半,如今还剩下的可用人手。也就剩萧朝海、苏二娘、苏振铭、还有一个鲁胜先,最多再加一个翔子。苏振铭还疯疯癫癫的,是不是还听萧朝海的话都不一定。

    而麻三已经和苏出云勾结到了一起,叶知秋居心未知,苏写意就算未死,也不会和他们一条心。实际上。现在我们的实力最是强盛,这也是为什么萧朝海会亮出身份寻求合作的原因,三十六门之中,任何时候,都是靠实力说话的。

    何况,我们还有天宫五圣在背后支持,从目前的局势上来看,我们明显占据着绝对的上风,这种情况下,没有必要牺牲王齐远,来换取一个不知道是否能够击杀萧朝海的机会,要知道萧朝海说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就算他受了伤,他要是一心想跑,还真不容易杀得死他。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一点头道:“我相信齐远会理解的,用他一条命,来换你一条命,这笔买卖,我们还是有的赚。”

    我急忙说道:“三爷!”

    三爷一摆手,继续说道:“何况,你不应该让翔子看管齐远的,我虽然和翔子打交道不多,却也知道,翔子是真正的聪明人,如果你死了,他一定不会杀齐远,因为他一旦杀了齐远,我会聚三十六门全力追杀他,天涯海角,也绝不放过。”

    “三十六门的手段,你和我一样清楚,而他已经没有你这座靠山,还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吗?他自己要想活下去,就一定会放了齐远。就算你侥幸逃了,也不会杀齐远,不然我们就没法合作了!”

    三爷这么一说,我顿时就糊涂了,这几个意思?怎么又要杀萧朝海,又要和他合作呢?

    萧朝海却忽然苦笑了起来,说道:“老三,你可当真是一点机会都不愿意放过啊!我要是能逃掉,咱们再谈合作,代价是我不能要王齐远的命,要是逃不掉,深井也就算没了,你再转头去对付苏写意,我都被你灭了,苏写意一定不是你对手,最后你再慢慢入侵天宫,对不对?”

    三爷一点头道:“不错!老海,你不要怪我,这不是针对你,这是一场战争,从战争的角度出发,我必须争取最有利的条件。”

    说到这里,三爷忽然叹息一声道:“不过,你放心,不管怎么样,天宫幻境的事,我一定会摆平,你是死是活都可以安心!”

    萧朝海这一说,我顿时明白了,三爷这算盘打的,可谓绝了,萧朝海不管死活,我们今天都便宜占尽。

    萧朝海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我顿时一惊,以为他要对三爷动手了,急忙一侧身,站到了三爷旁边,萧朝海却之瞟了我一眼,转头对三爷道:“老三,就冲最后这一句,我将最后一块金乌石给小楼,不管我们谁赢了,到时候都别忘了,到对方的坟上说一声。”

    三爷坐在台阶上,连动都没动,只是微微一点头。

    萧朝海转身就向门内走去,我们几个一起看向三爷,三爷没有说话,我们也就都没动。

    萧朝海进入萧家,不一会,就又走了出来,还换了件睡衣,看着好像就是拿个东西出来,等一下就回去睡觉一样,一抖手就将一个小瓶子递了给我,我伸手一接过,立即知道,里面确实装的是金乌石,一入手就有感应。

    萧朝海将金乌石一交给我,就扬声笑道:“老三,饶你精似鬼,今天夜休想动我分毫,我将金乌石给你,是表达我合作的诚意,是合作还是继续作对,你自己选!我萧朝海一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今天我就在萧家睡觉,你要是觉得能拿了我的命去,只管进来,不过,不要怪我没劝告你,你这点人,也是你的全部力量了,萧家进得去,想出来却没那么容易。”

    我不由得心头一阵敬佩,萧朝海确实是当老大的料,在我们不知道他是谁的时候,他可以为所欲为,可自己的身份一旦曝露,即使是对头,也绝对说话算话,起码,不会在对方面前丢了自己的脸,我一度曾怀疑萧朝海是想借机逃走,可他还是回来了,而且真的拿了金乌石出来,就单身一人,说话还这么硬气,这样的人物,当真值得敬佩!

    就在我金乌石一入手的瞬间,我体内陡然气流激荡,浑身劲气四处流窜,竟然难以自抑,脑海之中,更是一阵阵的兴奋,我知道是金鳞真龙的原因,十二块金乌石终于齐了,它即将复生,苦苦等候几千年,摆谁身上都兴奋。

    可念头刚一起,从萧家大门之中,咕噜噜滚出来一辆小车,随后缓步走出一个人来,正是机关鲁家的鲁胜先!

    我顿时一愣,刚刚想起这老小子,这老小子就出来了,还真经不起念叨。

    可鲁胜先一出来,三爷的面色就变了,立即弹跳起身,厉声喊道:“别让他再进去!”

    一句话说完,三爷已经闪电般出手,直击萧朝海,萧朝海则哈哈大笑道:“老三,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没想到吧!”声音刚起,人已经像一阵狂风般掠进去了萧家大门。

    三爷一动,我们立即就全都动了,一齐向萧家追去,而那鲁胜先,则双手抱胸,像一尊门神一般的站在萧家大门前面,脸上连一丝表情都没有,就连眼神之中,也异常冰冷。

    就在这时,三爷忽然扬声喊道:“住手!”

    两个字一出,我们一起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三爷,我有点不大明白,这个鲁胜先之前和我们又不是没对过阵,说实话,以前还能唬唬人,现在根本就不在我眼里,我不明白三爷为什么忽然喊住我们,再耽误下去,萧朝海可就不一定跑哪去了。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上前两步,面色铁青,看向鲁胜先道:“没有商量的余地?”

    鲁胜先就像哑巴一样,连点头摇头都没有,目光之中,已经冰冷一片,死死的盯着我们,就像看着几具尸体。

    三爷一咬牙,面色一狠,又沉声道:“你走!之后不管在哪遇上,都绝不为难你。”

    鲁胜先依旧那副木雕泥塑一般的表情,可脚步却没有移动半分。

    三爷忽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手一点鲁胜先道:“好!你记住了,以后永远就呆在这牢笼里吧!出来一步,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一句话出口,那鲁胜先的嘴角就一阵抽搐,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悲伤来,眼神之中,瞬间全是绝望之色,抬头看了看天,又向四周看了看,满脸都是眷恋,好像以后真的不能出萧家一步了一样。

    三爷一句话说完,眼神一狠,一转头,一跺脚道:“棋差一着,我们走!”

    陌楠眉头一皱道:“三爷......”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三爷已经一扬手道:“回去再说!”四个字一出口,带头而走,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有陌人豪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转身跟着三爷离开了。

    三爷都走了,我们也没必要留下来,纷纷跟上,三爷好像极其气愤,一路上都闷闷不乐,一直回到据点,大家进了办公室,三爷一坐下,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这才怒声道:“好一个萧朝海,竟然将机关鲁家整个搬来了金陵!“

    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什么?”

    三爷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没看见吗?鲁胜先带着他的珍珑战车,堵在门口,这就是在警告我们,萧家不能进去。”

    我看的出来,三爷这不是冲我生气,是懊恼自己一时失策,虽然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是说道:“三爷,胜败兵家常事,何况我们也没全败,起码弄清楚了萧朝海的真是身份,还知道了齐远的下落,最后一块金乌石也到手了,再说了,萧朝海不也还等着和我们合作吗?一定还有机会的,你不用太自责。”

    三爷却锁眉摇头道:“你知道什么,我们这次失算,以萧朝海的头脑,怎么可能还给我们下一次的机会,他所谓的和我们合作,只不过是想拿我们当枪使罢了!至于金乌石,只要我们杀了他,一样是我们的。”

    说到这里,三爷又长叹了一声道:“萧朝海!好一招壮士断腕,竟然将自己金陵的地盘,送给了机关鲁家,现在的萧家大宅,必定机关遍布,他说的对,我们的人,也就剩这几个了,同样损失不起,这一阵败的,当真窝囊。”

    我眉头一皱,心中仍旧不以为然,随口问道:“机关鲁家,真就这么厉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