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六大巧门之乱

    这时陌人豪在旁边接了一句:“三十六门之中,曾经有句老话,叫做宁惹毒王叶。不闯机关鲁!毒王叶就是药师一门的叶家。叶老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宁愿惹叶家,也不要硬闯机关鲁家。因为惹了药师叶家。说不定还能活命,闯进机关鲁家的话,保证竖着进去,横着出去。”

    我眉头一挑道:“之前又不是没和鲁胜先动过手,也没见有什么厉害,也就给石雄做过一把七巧钩,还算入得了眼。其余的根本就没见他抖过什么家底。”

    三爷苦笑道:“鲁胜先是鲁胜先,机关鲁家是机关鲁家。两个概念,鲁胜先属于机关鲁家,也是机关鲁家比较杰出的人物,可仍旧无法代表机关鲁家。”

    “何况,他之前出现。都是在荒郊野外。大部分都是遭遇战,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施展机关鲁家真正的本事,机关机关,顾名思义,就是机关消息,这些东西,是需要时间去准备的,在荒山野岭中相遇,本就属于突发-情况,他毫无准备,又谈何显摆。”

    “可现在的萧家,却已经准备好了!我一开始以为,萧朝海请了许多官场上的酒囊饭袋,是想借助官场上的关系来压制我,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萧朝海,他只是借助那些官员,来拖延时间罢了!”

    说到这里,三爷忍不住又长叹一声道:“正如萧朝海所言,我们太熟悉了,我了解他的同时,他也十分了解我!从青龙山败走,他就已经想到了我一定会去萧家求证,他是隐瞒不下去的。而一旦证实了他就是深井老大,我们也一定不会再放过他,他本身伤重,又不想放弃南京的基业,只好出此下策,将萧家大宅,直接送给了机关鲁家。”

    “但即使是机关鲁家,布置那个大一处宅子,也需要不少时间,所以他又针对我的脾气,想了一个招,故意请一批官员喝酒,等着我们去,他说是自己做错了,实际上他早就清楚,以我的脾气,那些官员根本压不住我。但这样一来,我却因此而大意了,认为他用官场压我,已经是他穷途末路了,没有当场翻脸,而是等那些官员走后才出现,这就给了他足够的时间,让机关鲁家将那个大宅子,变成了谁也不敢乱闯的杀人利器。”

    我沉声道:“闯进去会怎么样?”

    陌人豪嘿嘿一笑道:“也不会怎么样,也就是从你进去到你出来,会重个十来斤而已。”

    我没明白陌人豪说的是什么意思,转头看向他,陌人豪继续说道:“你们都知道,三十六门分为正九门、邪九门、六巧四勇三灵三黑两道门,药师一门名列正九门,在六大巧门之上,可你们一定不知道,药师叶家,和机关鲁家,曾经有一段解不开的深仇大恨。”

    “当时苏写意刚刚当上人王,许多人不服人王一位旁落苏姓,三十六门之中,暗流涌动,苏写意为了平息大家,就挑起了事端,说要给三十六门排一下位置,也就是在每一个派系之中,选出一门名列榜首,想以此让大家互相争夺,就不再将矛头对准他一个人了。”

    “可许多人都看穿了他这一招,并不去争夺什么排名,所以正九门几乎不变,顺序仍旧是天星、地师、人王、纵-横、药师,琴、棋、书、画九家。邪九门的几乎都是苏写意的追随者,自然不会起什么争执,两大道门因为茅山道基本脱离了三十六门,就剩一个阴山道,更没人争,三大灵门之中,海猴子人丁稀少,飞鸟、百兽两门交好,也起不了争执,三大黑门,三家全都没落了,只剩下四大勇门和六大巧门,却争执了起来。”

    “但四大勇门之中,金甲、无名刺,两门是苏写意的人,没多久就主动让位了,剩下力士和短刀两门,当时短刀门当家的还是张天心,天生勇猛,自然做了四大勇门第一门,基本上也没起什么大乱子。“

    “可到了六大巧门,除了香门没有参与之外,其余几家争斗不休,其中以机关和圣手两家,争夺最为激烈,机关鲁家擅长机关消息,圣手一门却徒众众多,几番争执下来,圣手一门折损巨大,就连当时的老门主,也死在了机关鲁家的手上。”

    “这一争,就争斗了好几年,谁没有个三朋四友,一个拉一个,再加上苏写意在幕后推波助澜,两边捣鼓,几乎将整个三十六门都卷了进去,这一段时间,被我们称为六大巧门之乱”

    说到这时,陌人豪忽然一转头,看向我们道:“你们可知道,叶神医有一个儿子,由于叶神医年轻的时候,一手毒术就出神入化,被尊为毒圣,所以他儿子就被称为叶毒王,年纪和我们差不多,比我可能还要大个岁把,但威望却极高,比我们这一辈的几个人,都得人心。”

    “在六大巧门争斗不休的时候,叶毒王就出面了,将六大巧门之乱压了下去,要依叶毒王的意思,让他们抽签决定,六家也同意了,谁知道机关鲁家抽了个第二,当即反悔,又闹了起来,当场将圣手一门新晋的门主,就给击毙了。也正因为如此,苏写意才召了李药药回来,出任圣手一门的门主。”

    “叶毒王大怒,闯进了机关鲁家,进去的时候,是一百五十四斤,出来的时候,是一百六十四斤,身上多了整整十斤的暗器,各式各样的都有,铁蒺藜、透骨钉、钩尾针、没羽箭、柳叶刀、蝴蝶镖等等等等,全身上下都被钉满了。”

    “当时叶神医已经不在云南了,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特意回来了一趟,去了一趟机关鲁家,出来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吩咐将叶毒王给埋了,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而机关鲁家,从此成为六大巧门第一。”

    “究竟其中怎么回事,外人也不知道,但不管怎么说,叶神医没有追究下去是真的,所以宁惹毒王叶,不闯机关鲁,这句话就流传了开来,现在叶神医也不在了,更是无从对证。”

    我听完眉头一皱,这就不简单了,如果是说别人,我还不怎么了解,可叶神医我是了解的,我跟他在终南山住了两年零八个月,叶神医的脾气秉性,我多少知道一点,不管是对是错,叶毒王是他的儿子,儿子死在了机关鲁家,如果有一丝希望,叶神医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如果能占上风的话,以叶神医的脾气,只怕能屠机关鲁家满门。

    叶神医的本事,都没占到便宜,那就不能不重视了,虽然我现在的功力,已经超过了叶神医,可叶神医玩的是毒药,杀人于无形,竟然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看样子机关鲁家,还真的不容小瞧。

    陌人豪这边话一结束,三爷就沉声道:“机关鲁家,倒也不用太顾忌,鲁家有鲁家的规矩,凡一世人,穷其一生,只建一宅,一旦在一处宅子之中设置了机关消息,那这个人以后就必须常驻守护,再也不许出家门半步。”

    “鲁家机关之术,独步天下,奇巧无比,而且许多机关,皆歹毒无比,这也是机关鲁家为了约束自家门众的规矩,所以,当时我才让鲁胜先以后永远别出那道门。而萧朝海遣散了所有人,也就是怕家中佣人误触机关,现在的萧家大宅,看上去和平常无异,实际上,无异于龙潭虎穴。”

    花错接口道:“不错,我见到那鲁胜先的目光之中,满是悲伤,估计也知道自己从此无法踏出那大宅子一步了,这样活一辈子,如蹲牢一般,当真是生无可恋。”

    我听到这里,眉头已经锁成了川字,转头一看三爷道:“三爷,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

    三爷一摇头道:“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老陌告诉你这些,估计老陌已经猜到了我想干什么,所以故意将这些成年往事说出来,也好让你有个心理防备。“

    三爷话一出口,陌楠就顿时一惊道:“三爷,你是想让镜楼一个人独闯大宅,一探虚实?”

    我一听,却立即答道:“好!我就再回去一趟!”

    三爷一摆手道:“来不及了,天已经快亮了,你现在去,根本无所遁形,我们再等一天,等到夜间,你一个人夜探萧家大宅,一定要找机关的关键之处,并加以破坏,萧朝海一定不会离开,目前来说,没有大宅之中更适合他养伤的了,只要你将机关一破,我们趁夜杀入,永绝后患!”

    话刚落音,咚咚咚有人敲门,我一闪身到了门口,沉声问道:“谁?”

    外面响起一个声音道:“是我啊!徐兄弟,开开门,我有要事找你。”

    我一听声音,顿时想起一事来,这敲门的是董宜鑫,当时在青龙山,我曾答应过,将他儿子带回去,可后来事情接二连三,我就给忘了,如今他找上门来了,我该怎么回答?

    (不好意思,我将今天拿的中药都切配了,耽误了许多时间,一样会有三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