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心有点墨

关灯
护眼
    当下我就一转头,看向花错,花错对我一点头。我这才放下心来。幸亏有三爷等人后来替我擦干净了屁股。要不这下见到董宜鑫,人家找我要孩子,我真没法交代。

    当下我就将门一开。董宜鑫就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个中年人,看年纪和董宜鑫差不多,只是人很消瘦,精气神看起来还好,看上去就一正常人。

    两人一进门,董宜鑫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一边连连抖动。一边说道:“徐兄弟,我谢谢你!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反正,只要你们有什么事,招呼我一声就行!”

    我一见这架势,是来感谢我们的,当下就笑道:“董大哥。别这样说。我们收了你的钱,做事一定要有始有终,不然那成什么了?”

    话一出口,董宜鑫就又接连抖了我的手两下,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按理说,我昨天就该登门道谢的,可孩子一回来就昏迷不醒,我在医院守了一夜,现在孩子醒过来了,一切稳定了,我这颗心才放下来,千万不要怪我。”

    我笑了笑,虽然我还没有孩子,可我特别理解他的心情,为人父母,大部分都这样,正想说点什么,跟他一起进来的那人,噗通一下就跪在了我面前。

    我顿时一愣,急忙伸手去扶道:“这位大哥,你有什么事好好说,我比你年轻多了,你这样我可受不起。”

    那中年人一听,顿时带着哭腔道:“你们一定要行行好,也救救我的孩子!我听小董说了有关于你们的所有事情,我总算有了一丝希望,无论如何,求求你们,千万不要让我这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我一听,顿时眉头一皱,急忙说道:“这位大哥,你有什么事,先站起来说清楚,能帮的,我们一定帮。”

    那董宜鑫也在旁边帮腔道:“楚大哥,你先站起来,徐兄弟他们和哪些骗子不一样,他们是真的有大本事的人,也是真心为老百姓办事的。”

    我一听,得!这就差加一句青天大老爷了,当下急忙问道:“这位大哥,你先将事情说一下,我们先听一下,越详细越好,这样有助于我们判断究竟能不能帮上忙。”

    那中年人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将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了出来。

    这男子叫楚长河,还是个当官的,官当的还挺大,和董宜鑫是老同学,之前董宜鑫确实和我提过,说他官面上有人,我当时也没在意,没想到这董宜鑫说话还挺靠谱。

    这事是要说起来,也是因萧朝海而起!不但是因为萧朝海而起,这事情,我还觉得有点熟悉。

    怎么回事呢!萧朝海在金陵的生意,有一半是合法的,有一半,却是靠着一些暗箱操作在运转,而这些暗箱操作的生意,却都是最赚钱的生意,这样一来,他就必须要和一些官场上的人打交道,请客吃饭,送钱送礼,都是免不了的,这一点,我们从萧家夜宴之上,已经看出来了。

    楚长河这个官职,怎么说呢!在金陵来说,是数得着的了,自然也在萧朝海的拉拢范围之内,可楚长河这个人,却不吃这一套,送礼送钱不要,请客吃饭不去,赌博美女一样不好,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写写毛笔字,将萧朝海堵回去了好几回。

    可萧朝海这家伙,实在太会钻了,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打听到了楚长河喜欢写书法,硬是找了一个字帖来,字帖是个老帖子,说是清朝一个没什么名气的人写的,写的是岳飞岳-武穆的满江红,那写的叫一个好,说句带点夸张的话,字帖一打开,一眼看上去,就自带一股悲壮苍凉的气息,楚长河一眼看中,就挪不开眼了。

    要不怎么说是人就有缺点呢!楚长河这么正直的一个人,就这么点爱好,还被利用上了!

    但楚长河多了个心眼,这么好的字,担心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文物,当场就拉着萧朝海去了朝天宫一家古玩店,请了个老板一掌眼,帖子确实是清中期的,字写的也确实不错,可写字的人没什么名气,值不了几个钱,文物这玩意就这样,特别是书法绘画,有名气的价格能吓人,没名气的,即使是真迹,也值不了几个钱,当场楚长河就叫那老板定价,给了萧朝海一万六千块钱,算是买了萧朝海的,萧朝海当然不肯要钱,最后楚长河说要不拿钱,帖子也不要了,萧朝海无奈之下,只好收下了。

    这样一来,这帖子就不算是贿赂品了,楚长河拿的心安理得,回到家后,没事就翻出来看,照着上面临摹,真的当个宝贝似的。

    可一直到了前一段时间,他再看字帖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件十分惊悚的事情。

    楚长河写字的时候有个习惯,喜欢一个人在书房里安安静静的写,可从前一段时间开始,他在一个人临摹字帖的时候,总是觉得书房里还有一个人,就站在身后,看着他写字,而且这个人,看他的眼神十分的不友善,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恶毒,可每次一回头,却又什么都没有。

    楚长河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正宗的无神论者,只当是自己工作太劳累了,产生了幻觉,也就没当回事,还特意去检查了一下身体。这一查,就查出一件让楚长河怎么也无法理解的事情来。

    现在的身体检查,全都是西医,验血什么的都正常,可CT一拍出来,就将医生吓了一跳,之间楚长河的心肝肺之上,全是一个一个的小黑点,每一个的形状都不一样,楚长河可是大官,这一查出来还得了,赶紧复查。

    可再查一遍,依旧什么事没有,身体健康的很,就是心肝肺上长满了黑点,医生也没办法了,只好将实情告诉了楚长河,楚长河毕竟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一开始反倒能沉得住气,就主要要求看看CT片,这一看之下,顿时就惊呆了,医生看不出来,可楚长河却看的一清二楚,在他的心肝肺之上,写满了字,正是岳-武穆的那首满江红,就连字体,也和那个字帖上的字体一模一样。

    这一下,楚长河也傻眼了,怎么也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打了电话给萧朝海,萧朝海更是一推三不知,楚长河虽然怀疑是萧朝海暗中害他,可也没有证据啊!说自己心肝肺上长满了字,是因为萧朝海卖给他一本字帖,也没人会信啊!

    万般无奈之下,楚长河就住进了医院,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住进医院第二天早上,他一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那本字帖正摆在他的枕头边,而且还是呈翻开状的。

    楚长河吓坏了,还没法说,说出去大家不以为他疯了才怪,急忙叫人将字帖给丢了。

    接下来,就是一些比较老套的情节,这字帖无论是丢了还是烧了,第二天准定会出现在楚长河的枕头边,而且每当他一个独处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到,房间里存在着另外一个看不见的人,这个人,正在想法设法的害他。

    楚长河一天一天的消瘦了下来,也暗中找过几个神棍看过,可现在大多数都是骗子,骗了几个钱,符买了不少,一点用处没有。

    直到昨夜,楚长河在医院走廊里遇到了董宜鑫!

    董宜鑫是送孩子去医院的,楚长河一开始是不打算向董宜鑫说的,怎么说呢!现在这个社会,仇官仇富的人太多了,不管你是清官贪官,是个官,他已经先伤有色眼镜看你了,一般人要是知道他得了这个怪病,估计也都是表面安慰几句,暗中却巴不得他早点死求拉倒。

    可董宜鑫却没拿他这老同学当外人,当下就将事情前后都说了出来,楚长河一听,还有我们这些人存在,顿时就像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央求董宜鑫无论如何也带他来见我们一面。

    事情就这么个事情,听起来确实有点诡异,心肝肺上长字,我也是头一次听到,要不是我以前遇到过苏写意追杀李药药的那个事,我估计都不相信,因为这楚长河除了人确实消瘦了点,可其他的一点都看不出不对劲来。

    万幸,苏写意用勾魂字帖索命的事,我不但亲身遇到过,最后还被我阻止了,而且这个事,大家也都知道,所以楚长河这么一说,我们大家的眼睛顿时都亮了起来。

    陌楠转头看了一眼三爷,说道:“三爷,怪不得萧朝海知道苏写意没死,这么看起来,苏写意不但没死,只怕还已经和萧朝海勾结到了一起。”

    三爷一掌拍在办公桌上,发出啪的一声响来,沉声道:“好一个萧朝海,想将我们玩弄与股掌之间也就罢了,竟然连同苏写意,对普通百姓做出这等事来,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他们。”

    陌楠忽然看了看那楚长河,又看了一眼三爷道:“三爷,楚大哥这个时候出现,对我们来说,无疑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正是一个转机!”

    (3更结束,明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