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顺藤摸瓜

    陌楠这话一出口,三爷就看了陌楠一眼,沉声道:“不妥。他们是普通人。将他们拖进来的话。有点说不过去。”

    陌楠笑道:“三爷,这不是我们在拖他下水,是他已经被萧朝海拖下水了。我们就算不把他拉进来。他一样活不了,难道三爷还认为萧朝海会放过他?”

    三爷一听,略一沉吟。也微微叹息了一声。说道:“楠楠说的也是,我太了解萧朝海了,他只要一下手,那必定是没准备留活口。只是,我怕万一被萧朝海识破,只怕他会命丧当场。”

    陌楠微微一笑道:“三爷放心,我既然提出来了,也不是一点把握都没有。萧朝海不是想拉拢楚大哥吗?不管是谁,都是有求生意识的。楚大哥如今遇上了这事,正好作为一个借口,而且,并不需要楚大哥做什么事,甚至连萧朝海都不用见,只是在我使术的时间内,楚大哥不能出去,得将脸借给我一下。”

    三爷一听,顿时一愣道:”你是想用幻影之术?这么远的距离,行得通吗?“

    陌楠一点头道:“无防,幻影之术完全是按对方的模样、气场变化,说白了就是个复制品,不但模样一样,就连精气神儿、与其腔调,都完全一样,只要萧朝海不动手,就看不出来!何况就算被他看穿了,对我也没有什么伤害。”

    三爷看了我一眼,分明是有点担心,我却是看过陌楠的幻影之术的,说话做事,和本人就没有一点点的差别,这办法还确定行得通,当下就对三爷一点头道:“三爷放心,陌楠的幻影之书惟妙惟肖,就连我也分辨不出。”

    三爷这才一点头道:“好!萧家大宅内的布置,就交给陌楠去打探,大家也都一夜未睡了,都个子回去休息,如果有了结果,楼儿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和陌楠一起摇头,当下大家散去,各自回房休息,剩下我和陌楠,询问那楚长河一些比较细节性的习惯,和他的一些背景,免得到时候说漏了嘴。

    一切准备妥当,陌楠让楚长河和董宜鑫暂时呆在我们这里不走,我则给她护-法。

    陌楠往椅子上一坐,双目一闭,身边顿时就出现了一个人影,悠忽一下,就站在了陌楠的身边,竟然和那楚长河一模一样。

    我还没说话,那假楚长河就笑道:“怎么样?是不是没有差别?”

    我顿时笑道:“确实没有差别,就算楚长河自己站你面前,估计都发懵。”

    随即陌楠的声音从那假楚长河口中吐出道:“距离有点远,我得把精力集中在幻影上才行,你就在这等我,我去萧家看看。”

    我一点头,假楚长河出门而去,这一走,我一直等了三四个小时,一道白光飘了进来,陌楠随即睁开双眼,一见我就笑道:“这下好了,不但找出了机关鲁家设置在萧家大宅中的机关中枢所在,还顺藤摸瓜,找到了一个原本我以为一时半会不会出现的人物来。”

    我一听大喜,急忙问道:“谁?苏写意吗?”

    陌楠一点头道:“正是苏写意,要不是我用幻影术去骗了萧朝海一把,我们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苏写意躲在哪里?”

    我急忙追问道:“躲在哪了?”

    陌楠没有先回答我,而是径直走回自己身边,波的一声,人影幻灭,陌楠则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道:“医院里,就住在楚长河的隔壁病房!楚长河每天都和他碰面,却不知道,害他的人,就在他身边,仅仅一墙之隔罢了!”

    我顿时一愣,这家伙藏在医院里,就在楚长河的身边,这倒是绝了,楚长河只认识萧朝海,可不认识苏写意,别说天天见到了,就算苏写意天天去找他,他也不会怀疑道苏写意的头上去!

    当下我就说道:”萧家大宅的机关呢?是什么个情况,说来听听。”

    当下陌楠就一五一十的说了起来,只是说话的声音和语气,都是陌楠的声音,角度却是从楚长河的视线出发的,听着有点别扭。

    假楚长河出了门,直接打了辆车,一直到了萧家门口,下车一看,门口那四个把门的,都不在了,偌大的一处房子,一个人都看不见,大门紧闭,看上去没有了之前的那股子霸气,却多了几分萧索,估计是如三爷所说,萧朝海是怕自家的佣人再不小心触发了机关,所以将家中佣人都辞退了。

    假楚长河走到门前,砰砰敲门,敲了好几下,里面才有人说道:“这倒是奇怪了,竟然还有人敢来敲我萧家的门,当官的朋友会先打电话,要是老三他们估计会是用踹的,我倒想看看,这个点是哪路神仙上门了?翔子,开门!迎客!”

    随即翔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应了一声,里面传来脚步声,陌楠一听说翔子也在,顿时不由得更加小心起来,翔子这家伙,十分精明,不得不防!

    紧接着两扇大门打开,翔子一眼看见是楚长河,顿时也是满面惊讶,又迅速恢复了正常,对楚长河点头一笑,转头喊道:“海爷,这次是真的贵客,楚书-记来了!”

    喊声一起,萧朝海就急忙跑了出来,一眼看到楚长河,顿时哈哈大笑着迎了上来,一伸手就像楚长河肩头上搭去,笑道:“今天这时刮的什么风?竟然将楚书-记吹来了,大驾光临,蓬荜生辉,萧家这一次,可是挣足了面子。”

    楚长河眉头一皱,一闪身就躲开了,没让萧朝海搂到肩膀,随即故意转头向外面看了看,说道:“萧老板,我们年级也都不小了,还勾肩搭背的有点不好,万一被人看见,说不定又惹出什么闲言闲语来。”

    萧朝海哈哈一笑,缩回了手去,点头笑道:“说的是,说的是!你是官我是商,让别人看见,没事也说咱们有事了。来来来!屋里说话。”

    大家一进房间,楚长河就将面色一沉,沉声道:“萧老板,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相信我为什么来,萧老板心知肚明了吧!咱们就直话直说,你究竟想要我替你做什么才肯放过我?”

    萧朝海哈哈一笑道:“楚书-记这是哪里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次可是你楚书-记第一次登我萧家的门,我们之前几乎没有过关联,你这一来,就兴师问罪的,要是传出去,不知道的人,只怕一定会说你楚书-记有点欺负人了吧!”

    楚长河为什么去,萧朝海当然心里清楚,只是他已经吃定了楚长河,所以说话也强硬了起来。

    楚长河一听,态度立即变软了许多,叹气道:“萧老板,虽然我和你没什么交集,可也没坏过你的事吧?你又何苦如此对我?要是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就是。”

    萧朝海一听,顿时一拍巴掌,笑道:“我早就等你这句话了,你早说的话,哪会有这么多事,你等我一下。”

    一句话说完,对着翔子手一伸,翔子伸手递了个电话给他,按了个免提,分明是要对方说话给楚长河听的,嘀嘀按了个号码打了出去,嘟嘟响了两声,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极其低沉,分明是刻意改变了嗓音。

    这低沉的声音一起,萧朝海就说道:“老苏,都到现在了,你还装神弄鬼做什么?我问你,楚书-记怎么会跑来我这里了?什么时候从医院离开的,你怎么没和我说一声呢?”

    电话里那声音顿时就变正常了,笑着说道:“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嘛!我在这医院里,天天就在他隔壁,总是能见到,万一他再不小心听见了,那就不好看了。”

    “至于他今天什么时候出去的,没过多一会,顶多也就一壶茶的时间,怎么?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事来了?难道事情交给我,你还不放心吗?”

    这声音一起,陌楠立即就明白了,接电话的是苏写意,而他们对话中的那个“他”,一定是指楚长河,没想到楚长河竟然在医院里也处于被监视的形势,看来萧朝海对他还满重视的。

    不过,陌楠的心也一下子提了起来,如果萧朝海一问楚长河是和谁一起出的医院的话,以萧朝海的心计,必定会知道其中有炸,要知道董宜鑫可是已经算是在我们这边露过面的了。

    可他这么一问,苏写意再这么一回答,算是将萧朝海的疑心,彻底的打消了,当下就哈哈笑道:“那你继续呆着,楚书-记已经在我这里了,我得和他好好说道说道。”

    听到这里,我顿时冷哼一声:“好一个狡猾的苏写意,上次假死骗过了我们,这次可没那么好的事了,一定要将他给整趴下。”

    话刚落音,三爷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好!苏写意的行踪,算是彻底曝露了,另外,鲁家机关术的核心,找到了没有?我们这一次,不但要苏写意真死一回,和我们作对的,这次一锅端!”

    (抱歉大家,这次整的有点厉害,今天挺不住了,去医院检查才回来!这两天,我可能写的不会多,但我还是会尽量写,大家原谅下,让我缓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