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螳螂捕蝉

关灯
护眼
    三爷的声音一起,陌楠就笑道:“当然查出来了。机关鲁家的机关术,确实精妙,和普通机关术差别甚大,一般以建筑为总体的机关消息,都会有一个固定的操控点。也就是机关中枢,可鲁家的机关中枢,却是可以移动的,就在鲁胜先的那珍珑战车之内。”

    “我一进萧家。在萧家大宅之中。就有一股十分诡异的气流。在到处移动,而当鲁胜先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那股气流也就到了近前,而他的身边则跟着那辆珍珑战车,我一看就知道。萧家大宅中的机关中枢。就在那珍珑战车之内。可我想不明白的是,机关之术,不是靠机括相连才可以设置吗?这样移动的机关中枢。我倒是第一次见到。”

    三爷走了进来。随声说道:“机关鲁家,世间第一妙手,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机关,不过世间事从无绝对,既然知道了机关中枢在哪里,就有办法破去,杀了鲁胜先,毁了珍珑战车就是。”

    陌楠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鲁胜先十分警惕,进房间一看见我,立即转身就走,一句话都不肯说,随后萧朝海又和我说话,我不敢分心,只好眼睁睁看着他走了。”

    三爷说道:“萧朝海是不是让楚长河帮他将我们赶出南京?”

    陌楠笑道:“正是如此,三爷猜的准,萧朝海想要借楚长河的手,将我们赶出金陵,我站在楚长河的立场上,先答应了,只要我们想办法破了鲁家的机关,仓皇逃走的应该是萧朝海。”

    三爷嘴角露出一丝轻蔑来,冷笑道:“萧朝海这么做,说明他确实已经穷途末路了,他也是一代枭雄,如今不得不求助官方,显然是没招了,鲁胜先的机关术,已经成了他最后一道屏障。”

    说到这里,一转头看了我一眼,话锋一变道:“不过,鲁胜先可以先等等,萧朝海这次伤的不轻,一时半会恢复不了,鲁胜先如同困兽,被困在萧家,倒是有一条毒蛇,必须得先除了!”

    三爷这话一出口,陌楠就点头道:“不错,萧朝海现在就是一头伤狼,鲁胜先则是困兽,苏写意一直藏在暗处,如同蛰伏的毒蛇,论威胁度,苏写意的威胁确实更大,应该先除了他。”

    两人说完,一起看向了我,我一点头道:“好!我去!”

    苏写意潜伏的地点已经知道了,他却不知道我们要杀他,暗中行事,以我的手段,杀了他不是问题。

    我这么一说,三爷的脸上忽然闪现出一丝无奈来,轻叹一声道:“他虽然姓苏,身上流的却是徐家的血,能给他留个全尸,就留个全尸吧!”

    我点了点头,心中明白三爷的感受,他们毕竟是亲兄弟,上次我以为击杀了苏写意的时候,三爷的脸上,就流露出一丝悲伤的表情来,可苏写意又不能不死,当下我将心一狠,沉声对三爷道:“我知道了。”四个字一出口,我就出门到了另一个房间,找到楚长河,问清楚医院的地址,出门而去。

    片刻之后,到了医院门口,不得不说,现在这个社会,病人真多,医院里人流熙攘,这样的环境下,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下手,何况苏写意为人警惕异常,一有风吹草动,必定打草惊蛇,他一旦再藏匿起来,再想找他就不容易了。

    一念至此,心中灵机一动,是了!杀人可不是决斗,不一定非要光明正大的杀,只要能杀死苏写意,什么手段可以不用计较。

    当下我一直上到住院部,到了苏写意所在的房间,悄悄一看,却没有发现苏写意,正疑惑间,苏写意的身影出现在了走廊的另一端,随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正是那功力尽废的苏出云。

    父子俩一边走一边说话,苏写意的神色之间,显得十分无奈,苏出云则一脸的淡然,我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落到如此地步,竟然还能如此淡然。

    我立即藏起身形,苏家父子到了病房,略微收拾了一下,就出门离开了,看样子是准备出院了,苏写意本来住院应该就是听从了萧朝海的安排,害楚长河来了,现在陌楠用幻影术假扮楚长河,已经答应了萧朝海的要求,留下自然也无用了,所以离开也正常。不过这医院里人来人往,我即使想暗杀,也无法下手,他们离开,倒是给了我一丝机会。

    我暗中跟随苏家父子,苏家父子形色匆匆,好像有紧要事情,出了医院上车,一直到了萧家,却没有进去,而是寻了个暗处,父子俩躲藏了起来,暗中监视着萧家的一举一动,不知是何用意。

    这一次,我当了黄雀!

    我藏在暗处,暗中揣摩苏家父子的用意,这爷俩一个样,都一肚子花花肠子,不知道这回又是想算计什么,如果他们能对萧朝海下手,弄个窝里反,那就太好了。

    刚想到这里,萧家的大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俩个人来,一个是苏振铭,一个是叶知秋,两人一出现,我顿时明白了过来,苏出云这是打的苏振铭的主意,只是现在的苏振铭,看起来好像又正常了,这家伙的疯癫也是一阵一阵子的,反正这几个都不是正常人,不知道这回碰到了一起,会整出什么热闹。

    随后萧朝海也走了出来,低声和苏振铭说了几句话,目光还瞟了叶知秋一眼,眼神之中,显然是不大信任叶知秋,叶知秋能骗得过苏振铭,那是因为苏振铭确实喜欢她,可她想骗萧朝海,那道行还是差很多的。

    苏振铭显然是不以为意,哈哈一笑,就带着叶知秋走了,萧朝海看着苏振铭的背影,叹息了一声,转身进了萧家,将大门关闭了起来,果然如陌楠所说,萧家的大门一关,里面顿时就起了一股诡异的气息,在萧家之内到处流动,应该是开门的时候,将机关关闭了,现在大门一关,机关启动,萧家无疑与一个龙潭虎穴。

    随后苏家父子就悄悄的跟在了苏振铭的身后,我略一思索,也跟了上去,我到想看看,他们究竟想对苏振铭怎么样?

    说实话,虽然现在最大的威胁是来自于苏振铭,可我却对他恨不起来,甚至觉得他有点可怜,可苏家父子,我总觉得就像是两条毒蛇,随时都可以蹿出来伤人。

    苏振铭竟然一直向青龙山的方向去了,出了市区,人逐渐稀少了起来,苏家父子为了隐藏行踪,和苏振铭的距离也拉开了,我则跟在最后面,三批人前后进了青龙山。

    一进青龙山,人迹就好隐藏了,苏振铭则好像根本就没有起任何戒备之心,带头直上青龙山,还不时的回头和叶知秋说笑两句,言语举止,颇为亲昵,哪有半点疯癫之态,看起来倒更像是两个出游的小夫妻。

    一直到了那个阴兵出没的溶洞口,苏振铭才停足细看,探头往里看了几眼,转头笑道:“知秋,应该就是这里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叶知秋面带微笑,微微一点头道:“你小心,这里能修炼出阴兵来,必定是极度阴寒之地,在里面不要久留,免得被阴寒冲了体。”

    苏振铭哈哈大笑道:“有你照顾我,阴寒冲体又能怎么样!”一句话说完,一闪身就进了溶洞,身影再一闪,已经从洞口处消失了。

    我心里冷笑,要是指望叶知秋照顾你,能将你照顾死死的,不过我心中也充满了好奇,苏振铭不会无缘无故的跑来这里,十二金乌已经全出,十二守护灵也都出现了,他来这里又有什么用意?

    刚想到这里,苏家父子已经闪身出现,叶知秋一见苏出云,就娇笑道:“出云哥哥,你来的正好,我按照你的吩咐,在他吸收了许多人的功力,在体内无法调和之时,趁机劝他来此,说这溶洞之内的阴寒之气可以吸收利用,还可以将他体内的功力调和融汇,现在他已经进去了。”

    苏出云一点头,一把将叶知秋揽在怀中,单手轻抚叶知秋秀发道:“辛苦你了!此事一了,大功告成,从此之后,天下无任何人敢再欺负你!”

    叶知秋的脸上,又显露出一丝微笑来,笑道:“只要出云哥哥不嫌弃,我必定尽我最大的能力,助出云哥哥入主天宫。”

    我听的一愣,果然如此,苏出云也在打天宫的主意,只是不知道这溶洞之中,对苏振铭会有何不利之处,听苏出云话中的意思,好像很有把握,这倒是奇了,以苏振铭现在之能,只怕只有我伤得了他,想杀他还不是易事,苏写意根本就不会是苏振铭的对手,叶知秋究竟会帮谁,那可不一定,自从她跟了苏振铭,我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不再是以前那个一心一意为了苏出云着想的叶知秋了,苏出云一个废人,为什么会如此笃定?

    (我现在写的慢,写一会就得转一会,很难出效率,我努力写,能写一章就是一章,大家别怪罪我!等我康复了,会恢复正常更新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