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谁都不是省油的灯

    我刚想到这里,溶洞内忽然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嘶吼声来。隐带癫狂之意,分明是苏振铭的声音,好像是真的着了什么道儿,引得他狂性大发了。

    我心中暗暗叹息,如果苏振铭此番真的折在了这里。一定是因为叶知秋,从苏振铭喜欢上叶知秋的那一瞬间,也许就注定了他的悲惨!

    嘶吼声一起。叶知秋就对苏出云一笑道:“出云哥哥,正如你所料。苏振铭好像已经着了道儿,先提前祝出云哥哥即将成为这天下第一人,苏振铭吸收了数人功力。在他体内调和整合已久。越发精炼纯厚,如今即将为出云哥哥所有。这天下,还有谁能是出云哥哥的对手!”

    话说的虽然好像是在恭维苏出云。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听来中觉得有一丝讥讽之意,不知道是不是我多疑了。

    苏出云却紧张了起来,就连揽着叶知秋的手,也松了开来,微微摇头道:“不可,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我从小就认识苏振铭,相处二十余年,对他了解甚深,苏振铭不但心机深重,亦十分坚毅隐忍,在未完全得手之前,大意不得。”

    苏写意也点头道:“云儿说的对,苏振铭此人,十分难对付,还是小心为上!”

    话刚落音,溶洞内陡然传出一阵哈哈狂笑之声,笑声一起,苏振铭的声音也就响了起来:“承蒙舅舅和出云弟弟如此看得起,我苏振铭要是不表现的好一点,倒是让你们失望了。”

    话音一起,苏写意就面色一变,苏出云一转眼,看向叶知秋,目光之中满是疑惑之色。

    而叶知秋的面色却丝毫未变,依旧巧笑嫣然道:“这次好像又被出云哥哥猜中了,这苏振铭,当真很不好对付呢!”话一出口,已经身形一闪,就到了溶洞口,而苏振铭则正好从溶洞之中一闪而出,和叶知秋并肩站成了一排。

    苏振铭的面上,不但没有丝毫的癫狂之色,还显得异常的冷静,笑眯眯的看着苏出云和苏写意,手中还在来回把玩着那把小弯刀,对苏写意一点头道:“舅舅,想找你可真不容易啊!得亏知秋聪慧,以我为饵,不然还真引不出来你。”

    我听的一愣,再看叶知秋,疑惑顿起,难道说这叶知秋最终选择了苏振铭?

    刚想到这里,苏出云已经嘶声道:“知秋,你......”后面几个字没说出来,只是一张俏脸,已经变了颜色,显然他没有料到,叶知秋会背叛他。

    叶知秋则也冷下了脸来,瞟了苏出云一眼道:“出云哥哥,你应该明白,男人就是女人的主心骨,我跟随你时,一心一意的辅助你,如今你不要我了,将我送给了振铭,恰巧振铭还满喜欢我,我当然就会全心全意的辅助振铭。”

    “振铭之前确实因为所吸取的功力过杂,走火入魔,可如今已经在我的帮助下,恢复了正常,只是这些功力在调和整合的时候,不得不舍弃了一部分,实力有所损耗,急需一个功力高深之人来填补一下,放眼当下,还能入得了振铭眼中的,也就是苏家舅舅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正好出云哥哥安排我引振铭来此,想窃取嫁衣之力,如此重要场合,苏家舅舅怎么可能会不现身呢!所以我就和振铭哥哥略一商议,来了一招顺水推舟罢了!”

    苏出云的目光已经阴冷了下来,这厮也是个人才,到了这般地步,依旧能迅速冷静下来,沉声说道:“你背叛我?”

    苏振铭则哈哈笑道:“这话说的,出云弟弟,知秋现在是你嫂子,帮我当然是应该的,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背叛一词,又从何谈起。”

    叶知秋则忽然面色一狠道:“苏出云,从你将我拱手送人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莫及!”

    此话一出口,苏振铭就转头看了一眼叶知秋,忽然一笑道:“没有爱,哪来的恨!看来你心中,还是有苏出云一席之地的,我原本是想留出云弟弟一条活路的,看来,还是他死了才能令我放心,也才能令你死心啊!”

    一句话出口,身形陡然一飘,一晃就到了苏出云面前,单手一伸,一把就抓向苏出云的咽喉,脸上闪现过一丝狞笑道:“出云弟弟,对不住了,借你的命一用!”

    苏出云功力尽失,哪里挡得住苏振铭,急忙狼狈后退,可一个废人,如何能和苏振铭的速度相提并论,眼见苏振铭的手指就抓到了苏出云的咽喉之上。

    就在这时,苏写意忽然飘身而至,遥伸一拳,轻飘飘的打向苏振铭,苏振铭却面色大变,陡然一个空翻,躲开苏写意的一掌,目光一凛,诧声道:“破风锥!你怎么会我爹的绝学?”

    我心中也是一惊,苏写意刚才这一拳,正是破风锥,看他所施展的力道,只怕比起萧朝海来,也不遑多让,看来这苏写意,隐藏的实力可真不小。

    苏写意这时冷声道:“你别忘了,我也是三十六门的人王,你爹会的,除了九转嫁衣,我几乎全会,你爹不会的,我未必也不会,苏振铭,你还是嫩了点,你不应该如此托大的,没有萧朝海的协助,就算今天你占尽先机,想吸取我的功力,只怕也未必就能如愿!”

    苏振铭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转头对叶知秋道:”知秋,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苏家舅舅能名列三心二意,身为三十六门南门领袖,到现在一直隐忍不发,处处忍让,所图非小不说,必定身怀绝学,功力也十分深厚,我说他是我吸取的最好目标,你还不信,如今可信服了?“

    叶知秋娇声笑道:“你说的对,看来我一直都小看了苏家舅舅。”

    苏写意却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对苏出云一递眼色,示意苏出云快走,苏出云一点头,转身就走,苏振铭一见,顿时再度飘身而起,一闪身就向苏出云追去,口中呼道:“出云弟弟,你可走不得!”

    他一动身,苏写意也就动了,左手继续一拳击出,看似轻飘飘的毫不着力,实则有开山裂石之威,右手却伸出两指,凌空比划,看起来好像再写什么字。

    苏振铭一闪躲开,继续拧身疾追苏出云,苏写意则全力阻拦,三番两次拦截与他,两道人影鹰起兔走,全都疾若流火,眨眼之间,已经过了三四招。

    我乐得坐山观虎斗,这几个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哪一个都不是好鸟,如今他们自相残杀了起来,对我们来说,那可是好事,我巴不得他们能同归于尽才好,也免得脏了我的手。

    到了苏振铭第五次闪身,想追击苏出云的时候,在苏写意刚一出招拦截之时,苏振铭就笑了起来,这一笑,我就知道,苏写意可能危险了!

    果然,苏振铭这次没有躲避,而是一挺身就迎了上去,一把直接抓向苏写意的拳头,分明是想吸取苏写意的功力。

    苏写意当然不会让他抓住,单手一收,右手两指一点,口中疾呼道:“起!”右手两指之上,陡然闪现出一个死字来,每一笔一划,都是气流涌动,呼的一声,迎面扑向苏振铭。

    我看的眉头一皱,也许,这才是苏写意书门的秘法,只是我看不明白这其中的道道,总之,这个字肯定是碰不得的,如果让这个字打中,估计也就和那字面的意思一样了。

    苏振铭也不敢大意,怪叫一声,身形陡然凌空蹿起,让那个死字从他脚下飘过,人在半空之中,已经双臂一伸,一条硕大的金色毒蛇已经闪现,从天而下,直扑苏写意,口中狞笑道:“舅舅,你就认命吧!”

    苏写意却丝毫不惧,依旧左拳右指,一拳击出,双指连划,又一个魂字飘然而出,直扑身在半空之中的苏振铭,苏振铭虽然骁勇,却也不敢让那字打中,两人一时你来我往,斗了个不亦乐乎,瞬间就是十几个回合。

    我越看越是心惊,苏振铭的癫狂状态消失之后,身手显得越发的凌厉起来,就算他不适用九转嫁衣,以他现在的身手,我也不一定吃得住他,当然,要论功力深厚,他还是比我的金鳞真龙之力逊色几分。

    但苏振铭的表现,却并不是我吃惊的原因,他身怀数家之长,学过短刀,练过驱蛇,在南三十六门呆过,也在深井中混过,又吸取了好几人的功力,有此表现,也属正常。

    真正让我吃惊的,是苏写意的表现!

    就在两人交手的十几个回合之中,苏写意起码用了六至七门绝学,其中包括金甲门的破风锥、盗墓一门的点龙铲,捞尸一门的镇尸钩等等等等,而且都是以手指施展出来的,威力却远比谢连城、朱达盛等施展出来的强大。

    刚看到这里,叶知秋却忽然一拧身,就从两人身边掠过,口中娇声呼道:“振铭,你尽管放心吸取苏家舅舅的功力,苏出云的命,就交给我亲手取了吧!也算是我对自己过往的一个了结!”

    这句话一出,整个局面就变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