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易子而杀

关灯
护眼
    叶知秋这一动,苏写意就慌了。是人就有软肋,苏写意的软肋,现在就是苏出云,苏出云如果没有被废,苏写意也不至于如此担忧。可苏出云一身功力已经全被苏振铭吸取了,根本就不是叶知秋的对手,所以叶知秋一动。苏写意立即就开始有点慌乱。

    叶知秋这样的人,爱恨是极其分明的。爱的时候,我毫不怀疑她可以为了苏出云去死。可一旦她对苏出云的那颗心遭到了严重的伤害,所有幻想和希望全都破灭了之后。她的恨意,也足以毁灭苏出云。

    苏写意一慌。苏振铭顿时就抓住了机会,趁苏写意企图闪身阻拦叶知秋的档口,一把就抓住了苏写意的手腕。

    苏写意顿时面色巨变,身形急速颤抖了起来,苏振铭则面露狞笑,枭声笑道:“舅舅。我先谢谢你了!”

    话刚落音,叶知秋正好到了苏振铭的身边,一见苏振铭得手了,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容来,娇声笑道:“祝贺你,振铭,你吸取了舅舅的功力,徐镜楼也不是你的对手了。”

    这时苏出云忽然反身折回,口中狂喊道:“爹!”

    苏写意拼命嘶声应道:“快走!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被他找到。”

    我的心陡然一沉,父子血脉相连,苏写意和苏出云父子,对别人是阴狠狡诈,什么阴招都来,到了紧要关头,父子之情,还是都有顾及的。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苏写意的脸上,陡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来,顿时心中一惊,如今局面,已经完全被苏振铭掌控,苏出云就算冲回去,也不可能是叶知秋的对手,难道说,苏写意还有什么翻本的资格?

    刚想到这里,苏出云也冲到了近前,叶知秋娇声笑道:“出云哥哥,你总算回来了!”一句话出口的同时,也出了手!

    她出手,却不是打向苏出云,而是一指就点在了苏振铭的腰间!

    苏振铭顿时身形一颤,面色一阵苍白,一转头看向叶知秋,嘶声叫到:“知秋......”

    我也是一惊,心头一阵恍然,是了!这本就是一个计策,就等苏振铭入套的,计中计!套中套!叶知秋从一开始,选择的人就不是苏振铭,但苏振铭恢复神智之后,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必须先假装完全投靠向了他,才会让苏振铭完全信任她,还有什么比出卖苏出云,可以让苏振铭更信任她呢!

    而且,她和苏振铭同床共枕多天,苏振铭可是疯疯癫癫了好多天,要是神智清醒的时候,苏振铭一定会对她有所保留,可疯癫了那么久,以叶知秋的手段,想必对苏振铭九转嫁衣的罩门所在,已经了若指掌,说不定已经掌握了九转嫁衣的诀窍,并且传给了苏出云,这个时候出手,必定是经过精心算计的。

    果然,苏振铭一颤,身形就是一软,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苏写意已经反手一把抓住苏振铭的肩头,哈哈大笑道:“振铭,我早说过,你还是嫩了点,也是天公作美,如果萧朝海不是受了重伤,又被徐老三等人盯住无法分身,他一定不会让你上这个当,为了得到你的九转嫁衣,我们苏家可是下了不少血本,就连老夫都当了一回饵,这一次,一定要连本带利一起收回来。”

    苏振铭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愤怒的意思,只是满面悲伤的看着叶知秋,哑声道:“知秋,你的心难道真是石头做的吗?我对你如此,难道就没有捂热过一点点?难道就不曾有过一丝丝的感动?”

    叶知秋竟然不敢去看苏振铭的眼睛,转头对苏出云道:“出云哥哥,九转嫁衣之术,我已经教过给你了,你直接吸取了苏振铭的功力即可,之后再想办法吸取了萧朝海的功力,你就是天下第一!”

    话刚落音,旁边密林之中,陡然蹿出一道金光,金光一闪,就到了苏出云身边,一把就捏住了苏出云的脖子,另一只手快若闪电,咔咔俩下就卸了苏出云的胳膊,苏出云两条手臂短时软软的耷拉了下来。

    正是萧朝海,此时的萧朝海,又恢复了深井老大那一身金盔金甲的装扮,手指扣住苏出云的咽喉,转头看向苏写意,哈哈大笑道:“苏写意,你说的对,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可能会让他吃这么大的亏呢!即使我身受重伤,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想动我儿子,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不过你说的也对,我这次确实伤的满重,我知道你一直隐藏实力,要论手段,现在我只怕还真不是你对手,万幸的是,你也就一个儿子,凑巧又落在了我手里,用你的儿子换我的儿子,这买卖公平吧?”

    这一下情况急转,双方顿时僵持了起来,我在暗处看的暗暗高兴,这么一来,萧朝海和苏写意,算是彻底撕破脸了,苏出云也还罢了,苏振铭一旦脱困,只怕不会就此轻易干休,苏写意并不是苏振铭的对手,也许都不要我出手,苏振铭就会替我解决了苏家父子,只是,我得想个办法,不能让苏振铭再吸取了苏写意的功力罢了。

    一念至此,正待再靠近几步,方便等下他们厮杀起来,我好出手在苏振铭吸取苏写意功力的时候,将苏写意击杀,场中苏写意却忽然笑道:“萧朝海,我那儿子,已经废了,可你的儿子,却身负九转嫁衣之术,吸取了数位高手的功力,一旦得脱,只怕老夫的性命也保不住,这生意看起来公平,实际上我却吃亏的很啊!”

    他这么一说,金盔金甲之中的萧朝海声音就是一沉道:“那依你的意思呢?”

    苏写意微微一笑道:“以前大饥荒的时候,人们被饿的没办法,易子而食,如今我这儿子废了,你这儿子好像也不怎么听话,干脆我们易子而杀,你杀了我儿子,我也杀了你儿子,一拍两散,从此都不用为了儿子烦心,你看可好?”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苏写意这是抓住了萧朝海不愿意用苏振铭换一个已经废了的苏出云这种心理,开始利用苏振铭和萧朝海谈条件了,只是可惜,他遇上的是萧朝海,如果是三爷或者我爹,苏写意这一招一定能奏效,可萧朝海却一定不会吃这一套。

    果然,萧朝海一听,双目顿时一凝,陡然发出一股冰冷之意来,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决定!”一句话说完,掐着苏出云脖子的手,竟然一使力,苏出云顿时一张俊脸瞬间乌紫,气都喘不过来一口。

    苏写意万万没有想到,萧朝海竟然一点也不受威胁,却又势如骑虎,谁在这个时候松了口,就等于被对方抓住了把柄,只怕再也没有机会翻身了。

    当下苏写意也一伸手,就抓住了苏振铭的脖子,单手使力,捏住苏振铭的喉管,双目之中,同样用冷冷的眼神看着萧朝海。

    易子而杀!

    这是一场意志之间的较量,也是一场筹码之间的较量,谁先松口,谁都可能彻底沦落为对方所驱使,萧朝海和苏写意,都不会先松这个口,即使筹码是他们的儿子。

    局势彻底的僵持了起来!

    我心头大喜,巴不得他们俩真的将苏出云和苏振铭全都弄死了,说实话,原先我一直对苏出云颇为顾忌,即使苏出云成为了废人,我也视他如毒蛇,苏振铭更是我心头的一根刺,如果因为双方都不肯妥协而双双死在这里,那就太好了!

    可叶知秋却远没有他们俩这么老谋深算!也许叶知秋也明白当前的局势,可她对苏出云的关心,远远超过了她对局势的把控,所以叶知秋急眼了,急忙出声喊道:“不要!放了出云哥哥,我马上放了苏振铭。”

    这话一出口,萧朝海和苏写意都不为所动,苏振铭却忽然笑了起来,说是笑,实际上脸色比哭还难看,一边笑一边挣扎这说道:“知秋,你还是......选择了......出云......”

    最后一个字出口的时候,苏振铭的眼神,已经再度闪现出那种癫狂之色来,显然对于叶知秋的背叛,使他大受刺激。

    我暗道不好,局势虽然如此,可我心中清楚的很,易子而杀,只是他们互相牵制对方的一个筹码,谁也不肯向对方服软,谁都想在接下来的谈判中,获得最大的利益,可苏振铭一旦疯癫起来,只怕苏写意控制不住他,到了那时,局势将会完全倾向与萧朝海和苏振铭。

    刚想到这里,苏振铭已经陡然一振,苏写意抓在他脖子上的手掌竟然无法控制他,连人都被震出去两步,面色顿时巨变,苏振铭已经昂头嘶吼:“你即待我无情,从此我便绝情!”

    一句吼出,已经反手一把抓住了叶知秋的手腕,随手一带,将叶知秋往自己怀中一拉,双目之中,泪光隐现,单手一举,对着叶知秋的脑袋就拍了下去,口中狂笑道:“我对你情根深种,若要绝情,只有杀了你,知秋,你不要怪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