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幻境之王

关灯
护眼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嗖的一声,就到了苏振铭的身边,一伸手就抓住了苏振铭即将拍下的手腕,另一只手一指点向苏振铭胸前。

    这一指疾若流火,直可洞石穿岩。苏振铭自然是识货之人,陡然抽手后退。口中狂喊一声:“徐镜楼!又是你!”

    我在暗处听的一愣,怎么可能是我?我呆在这里好好的呢!再说了。他们这几个人,就算人头打出狗脑子来,我也不会出手拦一下的。我巴不得他们互相残杀呢!

    刚想到这里,脑海之中陡然灵光一闪,顿时心中一激灵,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难道说,是那个天宫之中的另一个我,出现在了这里?这怎么可能?天宫不是除了五圣。没人可以自由出入吗?那个出口,也被蒙桀封死了。如果真的是他,他是怎么出来的?

    这定睛一看,只见场中站着一人,无论相貌、身高,都和我一模一样,只是眉宇之间,一股阴狠之色异常浓重,浑身杀气充盈,煞气四溢,不是那天宫之中的另一个我,又是何人!

    那另一个我一现身,就嘿嘿一笑,一转头,看向我藏身之处道:“徐镜楼,你再不出来,我可就要冒充你了!虽然我不介意替你扬一下名,但我想你可能会介意我以你的名义行事吧?”

    我顿时一愣,自己的行藏看样子已经被发现了,也藏不住了,当下就一纵身跳了出来,人还未到,声音已经扬了起来:“你我虽然长的一样,可不是同类,还是分清楚点的好。”

    我这一现身,苏出云、叶知秋和苏振铭三人明显发傻,苏写意和萧朝海都不动声色,显然都是早就知情了,随即苏振铭就眉头一皱道:“怎么回事?两个徐镜楼,有意思!”苏出云也将目光看向了苏写意,目光之中满是疑惑,苏写意却微微摇了摇头,示意现在不是说明情况的时候。

    不过现在确实不是时候,苏振铭脱离了苏写意的掌控,苏出云的命还捏在萧朝海的手中呢!虽然萧朝海的手上没有使劲了,可随时都可以要了苏出云的小命,苏家父子,明显落在了下风,只是不知道这另一个我忽然出现,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刚想到这里,那另一个我就笑道:“出来就好,大家都看清楚了,他才是徐镜楼,我虽然和他长的一样,也是对应他而生,却是来自天宫幻境,你们可以叫我幻境之王。”

    我一听他如此大言不惭,自称幻境之王,不由得冷哼了一声,冷哼声一起,那另一个我就转头对我笑道:“怎么?你不相信?我还真的是幻境之王,上次金鳞真龙带你去时,你也见过我,应该知道我在幻境之中的地位,我虽然是对应你而生,可在幻境之中,混的好像比你强多了。”

    “当然,你也不用自卑,我听江长歌说,你出生之时,受了金乌石的影响,脑子有点不灵光,我却是对应你而生,也没有受金乌石的影响,又是生在幻境那种环境之中,能活到现在,比你强是必然的,等你喝了永生之泉水,除去脑内积郁淤血,你也会达到我这种高度。”

    我没有理他,不知道怎么的,我看着他心里总觉得很别扭,特别是他那种目中无人的模样,让我很是反感,虽然他长的和我一模一样。

    他见我不说话,大概也觉得没趣了,转头看向萧朝海道:“萧朝海,先将苏出云给放了,我虽然不在人间,你们人间的事,我可全都知道,你那点心思,别在我面前耍,不然我分分钟废了你们爷俩,你应该明白,我有这个能力,九转嫁衣在我看来,也就是那回事,我要想杀他,一只手就够了。”

    一句话一出,萧朝海就立即放了苏出云,双手一垂,沉声说道:“萧朝海明白,全凭幻境之王做主就是。”

    我顿时心头一苦,萧朝海怕过谁?就连天宫首圣,他都敢出手,却对这另一个我的话,如此恭敬,虽然也有很多见风转舵的成分在,可能让他如此的人,到现在我还真就没见过。

    那另一个我嘿嘿一笑,对萧朝海继续说道:“你果然是个人才,知道进退,我没看错你!你的心思我明白,我可以不管,任由你去施展,但不管是谁,要是想破坏打开天宫之门的计划,我都是不能容许的!苏出云虽然废了,可他还是白额金虎的守护者,你们可以辱他欺他,却不能杀他,其余的守护者也一样,在没有打开天宫之门之前,都得活着,你记住了?”

    话一出口,旁边的苏振铭就阴测测的笑道:“如果我不小心,将他杀了呢?”

    另一个我猛的一转身,也没看清楚他怎么出的手,嗖的一声就到了苏振铭的身边,一把就抓了苏振铭的手腕,往上一抬一折,就听咔吧一声,苏振铭的一只手腕已经被折断。

    苏振铭倒也硬气,手腕骨被生生折断,竟然硬是一声疼都没喊,反而身形一振,不退反进,欺身而上,另一只手一伸,一把就抓向另一个我的肩头。

    可就在苏振铭的手掌即将抓在另一个我肩头上之时,另一个我却忽然一闪身就从原地消失了,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苏振铭的另一边,再度手一伸,抓住了苏振铭的另一只手,冷声道:“萤火之辉,也敢与日月争光!”随手一折,再度咔擦一声,将苏振铭另一只手也折断了。

    这时萧朝海忽然扬声说道:“振铭因修习九转嫁衣,偶发癫狂,还请幻境之王手下留情!”

    那另一个我这才冷哼一声,抬起一脚就叫苏振铭给踢飞了,平平飞向萧朝海,萧朝海一闪身上前,凌空接住,扶苏振铭站稳,沉声道:“谢幻境之王不杀之恩!”

    我看的心中一阵阵的发寒,苏振铭的功夫,我是知道的,就算我能收拾他,也绝对不会如此轻而易举,可这另一个我,却在举手投足之间,就将苏振铭的两只手腕全都折断了,手段之高明,作风之凌厉,绝非我所能比,也怪不得萧朝海眼见儿子双手被折断,不但不敢出头,还得谢谢人家没要了他儿子的命。

    我看了一眼场内,顿时心中苦笑,这下好了,苏出云两条胳膊被萧朝海给卸了,苏振铭两个手腕则被另一个我给折断了,两个人四个手断了两双。

    这时那另一个我则目光一瞟萧朝海道:“你不用假惺惺,你知道我也不会杀他的,如果你们父子想报仇,我也不怕,九转嫁衣虽然是不错,可以他目前的能耐想对我构成威胁,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至于你的本事,我劝你还是收收心吧!乖乖为我做事,少不了你的好处。”

    紧接着又一转头看向苏出云父子和叶知秋道:“还有你们三个,都给我听仔细了,都乖乖的留着命,等打开天宫之门,我不会亏待你们,若是再想玩什么花花肠子,我保证,到时候你们会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人间!”

    一句话说到这里,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事情一般,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我不妨告诉你们,幻境之中,原先也有对应你们的,可惜,他们都没什么眼色,一心和我对着来,现在他们都已经被吃了,骨头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你们要是不想步他们的后尘,最好还是乖一点。”

    苏写意的面色顿时一变,萧朝海虽然藏在金盔金甲之后,双目也是一凛,都没有说话,就连苏振铭,在双手被折断之后,也陡然老实了许多,他只是癫狂,并不傻,明白自己和这个幻境之王的差距。

    那另一个我见他们都不说话了,就一挥手道:“你们走吧!天宫之门出现的时日已经不多了,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管,可我不希望你们再惹出什么是非来,我还有几句话,想和徐镜楼说说,你们也没有资格听,都去吧!”

    萧朝海也不言语,抱起苏振铭,闪身消失在山林之中,苏写意和叶知秋扶起苏出云也要离开,我却横跨一步,上前拦住苏写意道:“苏二爷,别人走得,你却走不得!”

    话刚出口,那另一个我就哈哈大笑道:“徐镜楼,你放他们走吧!苏写意只是个可怜虫而已,以你的身份对付他,你不觉得掉价,我还觉得掉价呢!”

    一句话说完,已经一闪身拦在我面前,我接连变换了几种身法,硬是没能闯过去,苏写意和叶知秋在他的掩护下,扶着苏出云迅速的消失在了山林之中,这一走,估计再想捉住他们,可就难了!

    我顿时勃然大怒,双手一挥,金鳞真龙之力奔涌而出,直击那另一个我,虽然我明知道自己不是他对手,却也并不惧他。

    谁知道我这边刚一出手,那另一个我立即出声道:“徐镜楼,住手,我还不想杀你,这次出天宫,是江长歌叫我来的,你先听我说完,再决定是否向我动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