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从一个普通异类做起

    但这和我梦中见到的天宫都不同,不管是那个金碧辉煌的梦中天宫。还是那个萧索残破的梦中天宫,都和眼前的这个天宫,有很大的出入。

    金碧辉煌的那个天宫,太过奢侈,萧索残破的那个天宫。太过荒芜。而眼前的这个天宫,即没有那么让人不敢直视。也不像梦中那般荒芜,怎么说呢!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建立在山顶上的巨大宫殿,就是没什么人居住而已。

    巨大青石堆砌的高墙外面,长满了绿色的苔藓。空旷的巨大宫殿前面。虽然站了几个人,却依旧显得异常冷清,但那些残破的石雕假山。都已经被清理了。周围也多了些树木。多少有了点生气。

    在这空旷巨大的宫殿前方,约有两百米之处。有一个巨大的圆球,完全透明状态。里面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皆看的清清楚楚,只是大概因为是边缘的关系,或许也与那另一个我和江长歌的协议有关,看不见有异类活动,整个圆球就像死一般的沉静,静谧的可怕。

    刚看到这里,脑海之中已经响起了金鳞真龙的叹息之声,想来它如今随我再回天宫,也多少有点感慨,这里曾经是它的王朝,如今却沦落成这般模样,也难念唏嘘。

    可这些,并不能吸引我的注意力,因为我的注意力,已经全部在那几个人的身上,从他们的身影一出现在宫殿之前,我的一颗心,就开始迅速的跳动。

    那几个人分明是天宫首圣、颜丹青、爹和娘,以及站在爹娘身边的白小娜。

    我立即飞奔了过去,噗通一声跪在了爹娘的面前,刚叫了一声爹娘,已经泪如雨下。

    久离亲人膝下绕,再见已有银丝添!

    娘也一把搂住了我,双目流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知道一个劲的摸着我的脑袋,爹也双目发红,只是爹向来沉稳,不像娘那般情感流与表面。

    旁边的颜丹青笑道:“徐大哥,嫂子,一家见面是好事,哭哭啼啼做什么?镜楼前来所为何事,你们也清楚,还是尽快的交代他一些在幻境之中的求生技巧吧!”

    他这一说,娘也逐渐止住了悲声,大家又各自询问了一番,爹娘自从接任天宫五圣的位置以来,一直在天宫之内修炼,功力大涨,如今爹娘联手,天宫首圣也招架不住,爹娘已经被天宫首圣当成了最后一张王牌,不到万不得己,绝不轻易出手,但江长歌却仍旧将宝押在我身上,这才有了我们这趟天宫之行。

    当下几人一同进了宫殿,娘拉着陌楠的手说个不停,爹和其他几位,则开始交代我进入幻境之中要注意的事项,其中很多都是和那另一个我所交代的差不多,可见那另一个我,真的没有骗我。

    一直到了天色黑尽,大家吃完晚饭,娘给我们准备了干粮,江长歌才沉声说道:“时间到了,小楼,你和陌楠趁夜进入幻境,在幻境之中,一切都只能靠你们自己了。我会在幻境边缘接应你,如果你们是在撑不住了,记住,不管怎么样,先逃出来,留住一条命最重要。”一句话说完,伸手在我肩头上一拍,目光之中,满是期待。

    我明白他的意思,当下一点头,沉声道:“放心吧!我会注意的,你也不必等我们,我会安然出来的。”说这话的时候,心中也忽然升起了一股豪气来,那另一个我是对应我而生,如今能在幻境之中称王称霸,我凭什么就不行?

    江长歌却不知道我心中所想,听我这么一说,顿时面色一沉道:“这事逞能不得,你先与我说说,你进去之后,打算怎么做?”

    我转头看了看远处的那个巨大圆球,一字一顿道:“先从一个普通的异类做起,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在天宫之门开启之前,我要拿下整个幻境,成为幻境之王!”

    江长歌顿时身躯一振,包括爹娘在内,其余几人全都面面相觑,显然他们谁也没有想到,我竟然会有这么大的野心。

    当然,我对什么幻境之王并没有什么兴趣,说想成为幻境之王,还不如直接消灭了整个幻境更为贴切,我之所以这么说,也有点想和那另一个我较劲的意思。

    可江长歌等人却当了真,我这么一说,江长歌立即说道:“不妥,你进去的目的,是磨砺自己,而不是进去争权夺位,你要记住,幻境是一定消灭的,这事到时候有人会执行,你只需要不断的强化自己就可以了。”

    我哪会和他们争辩什么,当下点了点头,和爹娘依依不舍的辞别,和天宫首圣、颜丹青等告辞,由江长歌和白小娜陪着,一路直往幻境走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越来越紧张,一颗心跳的厉害,幻境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我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这个世界也不会对我有丝毫的善意,何况我还带着陌楠,不由得我不紧张。

    陌楠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异常,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虽然一句话没说,却瞬间给了我许多的勇气!

    一直到了幻境边缘,江长歌又一再交代了我们一些必须注意的事项,才率先进入,伸出手来将我和陌楠前后拉进了幻境之中,这幻境看着好像就是一层气流,可要不是江长歌,我们估计也只有站在外面看看的份。

    江长歌一将我们拉进去,就道声保重,自己转身而出,到了外面,和白小娜对我们一挥手,就这么走了,一直等到他们俩的身影都到那巨大的宫殿门口了,我和陌楠才互相对望一眼,转身向幻境深处而去。

    其时夜色深沉,绝对天然的隐藏屏障,不过这黑暗对我们来说,有利也有弊,幻境中的异类发现不了我们,我们想发现那些异类也不容易,当下俩人一合计,趁夜潜行数百米,寻了一个处树木茂密之地,攀上大树,就在树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天一亮,俩人悄悄溜下大树,寻了处山泉洗漱了一下,陌楠掏出一张面具来,说是因为我的面目和那另一个我实在太像,担心多惹是非,所以特地给我准备了一张面具。

    我一想也对,当下就戴好面具,凑近泉水一看,顿时就乐了,戴上面具的我,竟然成了麻三。

    不过好在这是在幻境之中,也没人知道麻三是谁,两人嬉笑了两句,我正准备拿出干粮来吃,陌楠却一把拦住了我,正色说道:“镜楼,你说过,我们要从一个普通的异类开始做起,那我们就必须要学会像异类一样生活,我可不认为,这里的异类会吃什么干粮。何况,干粮吃完了呢?难道我们再回去拿干粮?”

    我顿时一愣,刚想说话,上游的岸边,忽然呼啦啦蹿出一群人来,足有十来个,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都是兽皮遮体,一阵口齿不清的呼啸之后,纷纷趴在了河边,将手伸进了河水之中。

    我急忙对陌楠一递眼色,两人藏身在泉水旁边的山石之后,仔细观察,我看了几眼那些异类,又看了几眼陌楠,顿时心中一乐,轻声说道:“我们要是从普通异类做起,是不是要也和他们穿的一样啊?”

    陌楠也没有理会我,只是聚精会神的观看着那些异类的举止,那些异类在水边趴了一会,其中一个忽然手一提,手指之上,已经带起了一条鱼儿,鱼儿不大,只有十公分长短,身躯之上,生着五彩鳞片,异常好看,却十分凶恶,长了满口的利齿,死死咬在那个异类的手指之上,拼命跳动,却就是不松口。

    那异类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一般,手指之上已经鲜血直流,却面露大喜之色,口中呼啸大叫,将那鱼儿往地面一放,另一只手伸手就摸起一块石头,啪的一下,将那鱼儿砸死,也顾不上包扎自己的伤口,双手一捧那鱼,就这么生吃了起来。

    可他刚吃了两口,旁边就蹿起了另一个异类来,手中同样抓着一个石头,手一扬,啪的一声就砸在先前那异类的脑袋之上,这一下力道可不轻,那异类顿时一阵摇晃,一头栽在地上,被啃了两口的鱼儿,则被另一个异类劈手抢去,生生撕咬了起来。

    我虽然之前已经见识过了这幻境之中的凶残,可如今看见这些异类为了一条鱼儿,生死相残,还是心头不自觉的泛起一阵阵的寒意,我身边的陌楠更是不自觉的抓紧了我的胳膊,手指关节都有点泛白了。

    那个抢鱼的异类,生长的比较强壮,生吃了那条鱼儿之后,接连又抢了其他几个异类的鱼儿,到了后来,干脆不再伸手入水,就双手掐着腰站在河边,等待着别的异类钓上鱼来,他好抢夺。

    我忍不住有点火大,这种行为,和恶霸没什么区别,只是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法律管辖,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罢了,好在这些都是异类,他们之间的互相残杀,我也懒得出手去管就是,可就在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2更结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