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毒蛇和狮子的区别

    这声音一起,我心中就是一紧,听声音完全陌生,可这话说的。不但中气十足,而且我现在可是冒充幻境之王的,他既然敢如此说话,那就代表着他一定不惧幻境之王。起码也是实力相当的。

    如果是我所熟悉的,我倒不惧,因为多少心里会有点底,可完全陌生的家伙。就一点不知深浅了,当下不自觉的就暗暗提防了起来。

    我这边戒心刚一起,山林之中大步走出一个人来,我一看顿时就乐了,这不是江长歌嘛他怎么又进来了

    刚想上前说话,心头瞬间一惊,是了江长歌也是人间三十六门的人,那这里也就有一个对应他的异类,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异类也穿了类似江长歌身上的衣服,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而且此人身上煞气极重,几乎和那幻境之王不相上下,单以实力论,只怕比我尤胜一筹。

    刚看到这里,左边山林之中也传出笑声道:“我早就说过,此子野心勃勃,假以时日,就连我们也会收拾了的,现在你可信了”人随话出,却是一个老者,面目之间,分明对应的是江莫问,只是目光更是凌厉,而且一头白发如雪,更像是之前的江长歌。

    两人一出现,就分明像我们走了过来,那酷似江长歌的家伙对我沉声说道:“我早知你野心非小,这些年来,我念在往日情分之上,对你所作所为,装作看不见,可你越来越暴虐,虽说我们幻境之中,充满凶险,可以你今日之地位,已无需再施杀戮,可你却仍旧暴虐无常,今日更是手刃小妹,小妹对你之情义,你岂会不知竟然也下得了如此狠手,再接下来,是不是就是我了”

    那白发老者阴声道:“还用问嘛小妹一死,接下来自然就是你我,只要你我再一完蛋,他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幻境之王,从此之后,一人独霸幻境,再无人可制衡他。”

    我听的一愣,隐约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听这两人的意思,和那幻境之王之前好像是一伙的,并不像之前那另一个我所说的那样,是他在这里的仇家,我这一次进来,好像成了他的枪,被他利用来排除异己来了。

    刚想到这里,那另一个江长歌已经一拍手道:“来吧估计你早就想杀我了,对我的招数也琢磨透了,让我看看,你究竟想出了什么对付我的办法”

    我刚想辩解一下,那另一个江长歌已经身形一闪,就到了我的面前,这脾气可比江长歌火爆多了。

    那人一到我面前,已经带起一股强劲的气流,随手一挥,一道闪电凌空击下,我顿时一愣,这家伙使用的,虽然同样是闪电之术,却更偏向与雷震的雷动九天,而不是江家的天问之术。

    可不管是哪一样,都是不可小瞧的,当下疾闪躲开,口中怒声道:“住手,我们可能都被利用了”

    我原本是想将话挑开了的,可那酷似江长歌之人的脾气,却十分火爆,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一句话刚出口,他已经再度闪身而至,一拳迎面打来,口中狂喊道:“你去向小妹解释吧”

    与此同时,那对应江莫问的白发老者也闪身而至,伸手一掌直袭我的勒下,同时冷声道:“我们四个一同打的天下,成名之后,合称东南西北四大天王,你东方独大,却仍旧满足不了你的野心,就连小妹你也杀了,也罢今天你干脆将我们俩的命一起拿去吧”

    我疾身后退,心中暗惊,这两人果然和另一个我齐名,如今看来,我已经杀了那酷似陌楠的小妹,解释是解释不通了,要不就是杀了他们,要不就是被他们杀了,一念至此,将心一横,金鳞真龙之力暗提,着两人可不是小喽啰,一个不小心,今天可能就是我死在这里。

    两人也不讲究什么规矩,纷纷揉身再上,一个拳带风雷,一个掌力凌厉,一刚猛无匹,一阴柔难防,一左一右,齐身攻上,配合无间,而且全都是攻防皆俱,就像早就演练好了,专门用来对付那另一个我的一样,无论我怎么躲,每一个角度,几乎都在他们的攻击范围之内。

    我瞬间就明白了,借口一切都是借口这两人早就想杀了那另一个我,对另一个我的招数一定了解的十分详细,甚至可能两人早就计划了许久,就在等一个可以对那另一个我下手的机会,不然不可能同时出现在这里,还配合的如此巧妙。

    而我杀了那个小妹,正好给了他们发难的机会,所以他们才会根本就不听我的解释,而那另一个我,对此也绝对知道,所以才会让我前来,替他死一回,只有我死一回,他们才会不再防备与他,他才有出手的机会

    双方的算盘都打的十分精明,可惜,我这颗棋子,却充满了不定的因素

    如果是别人,对付这样的两个高手,只怕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可他们偏偏遇上了我

    平心而论,单以实力来说,他们两个任何一人,都不在我之下,一对一的单打独斗,我都未必能赢,可他们俩这一联合出手,却给了我一个绝佳的机会。

    原因很简单,他们联合出手所用的招数,是用来针对那幻境之王的,却不是用来针对我的

    我与那幻境之王相比,实力上是有差距,两人的性格也完全不一样,而且所使用的招数和力量,也全然不是一回事,如果非要做个比喻的话,那幻境之王就是一条剧毒无比的蛇,而我则是一头狮子

    用对付毒蛇的手段去对付一头狮子,当然不会收到任何的效果,因为毒蛇遇到这种情况,极大的可能是退缩,寻求安全的方式在进行攻击,在他们两人如此巧妙的的联手攻击下,一旦退缩,则再也不可能获得还手的机会,可狮子的方式,永远是一往无前

    所以我想都不想,立即随身一飘,一指就点在了白发老者的脑门之上,而我的胸前,也被那另一个江长歌一拳击中,身形倒飞而起,砰的一下摔出好远,一翻而起,喉头一甜,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可我却笑了

    真正的高手过招,一招就足以分生死

    我虽然受了一拳,却没有死,他们对那另一个我都心存顾忌,每一招攻出之前,都留有防守的力量,看起来是攻防皆俱,却也在无形之中,使他们无法全力出手击杀我,所以我才敢冒险硬受那另一个江长歌的一击。

    只要我死不了,就是我赢了,因为我在那白发老者头上点的那一下,足以要了他们俩的命

    那白发老者顿时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如此拼命,脸上一阵抽搐,正想开口说话,脑袋忽然砰的一声,直接爆裂了开来,那另一个江长歌就在他身边,一个不防,鲜血顿时喷溅了他一身。

    我这时才缓缓的直起腰来,冷冷的看着那另一个江长歌,一言不发,我当然清楚,他已经距离死亡不远了。

    那另一个江长歌这时才从白发老者的死造成的诧异中回过神来,好像也明白了过来,一转头,怒目看了我一眼,嘶声道:“你不是他你是谁”

    我还没有来及回答,他又继续说道:“我们四个,早年联手称雄,大小战役数百场,我们对他的招数和性格十分清楚,如果是他,绝对不会用如此冒险的招数,就算败走,另寻机会,也不会让自己受一点伤,因为他十分清楚,在幻境之中受了重伤,也就等于将自己的一条命交代了,所以他大小数百战,从未负过一次伤”

    “可你的打法,却完全是拼命的招数,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硬挡我一击,却借此机会击杀了一个强敌,这和他的作风,完全不符,虽然你们长相极为相像,甚至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可却瞒不过我,你究竟是谁”

    他这么一说,我更加确定,自己是被那另一个我利用了,当下微微苦笑道:“我当然不是他,我来自人间三十六门,我叫徐镜楼不过,不管我是谁,你们都输了,我也输了,我们都被他利用了”

    那另一个江长歌一听,顿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来,恍然道:“我明白了,怪不得会这样,原来他去了人间,不过,你搞错了一件事,输的是你,而不是我,你现在受了我一击,就算未死,也无法再和我一较高下,等待你的,只有一条死路,我则还可以活下去,等他回来,我会再想其他的办法杀了他,在这个幻境,只能有一个王,那就是我”

    我听的心头一阵阵的发寒,敢情这几个家伙,除了那被我杀死的小妹,都对幻境之王的位置虎视眈眈,甚至连并存都无法做到,看来在这幻境之中,名利的争逐,一点也不比人间的差。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再留他性命了,当下就一摇头道:“你又错了,死的是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