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正主归来

    我话一出口,那厮就目光一凛,我一出手就击毙了那白发老者,不容他不警惕。而且我这话说的如此笃定,也让他不得不提防。

    当然,我也不是吓唬他的,他的确真的快要死了只是他还不自知而已

    在点中那白发老者额头一指的时候。除了金鳞真龙那狂霸无匹的力量,我还暗中加了两股五行之力,水天一色和生命之春只是在我的控制下,这两股力量。并没有立即爆发出来,而是随着那白发老者的脑袋爆开时的鲜血,一同喷溅了出去,利用水天一色的力量,将生命之春的力量送到了那另一个江长歌的身上,看上去只是喷了他一身血,实际上,他的命现在已经完全操纵在我的手中。

    我知道这些异类,不尝点苦头是不知道害怕的,当下暗催功力,生命之春立即发作,一片叶子瞬间从他的手背上钻了出来,嫩绿色的叶子上带着丝丝血迹,迅速的抽芽发枝,眨眼间,已经将他的整个手掌缠成了一团藤球。

    那厮一见,顿时面色巨变,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就出来了,想都不想,噗通一下就跪在了我的面前,哀声求道:“饶命饶命只要饶我不死,我将所有的地盘拱手送上,从此之后,幻境之中,尊你为王”

    我顿时愣住了,说实话,我根本就没想要他的命,我只是想降服他,为我所用,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没种,听他刚才的话语,他也是幻境一霸,实力强劲,只是阴差阳错才为我所败,可好歹也是一方枭雄,怎么说跪就给我跪下了呢这种行为,让我很是看不起。

    谁料就在我一走神之间,那厮陡然弹跳而起,形如藤球般的手掌,陡然闪起一道蓝光,绿叶瞬间化为飞灰,一拳疾若流行一般,向我前胸直击而来。

    这一下陡生变故,我又负伤在先,根本来不及躲闪,更来不及催动生命之春,无奈之下,只好将心一横,将牙一咬,运金鳞真龙之力与前胸,准备硬受一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出现,一闪身就到了那厮身边,一伸手一把就抓住了那厮的喉咙,一抓一钩,闪身飘开,那厮正全力突袭我,根本就不防有人暗中潜伏,被这一抓一钩,喉咙顿时碎裂,鲜血四溅,拳头也失去了力道,速度也慢了下来,我趁机疾闪躲开。

    等我站定身形,那厮已经扑到在地,喉头正发出一阵阵咯咯之声,四肢不停抽搐,鲜血已经将地面染红了一大片,眼见不得活了。而悠悠然站在另外一边,嘿嘿冷笑之人,正是另一个我

    我一见另一个我出现,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让我进入幻境历练是假,借我的手帮他除去对头是真,他一定早就回来了,说不定我们前脚进入幻境,他后脚也就回来了,只是一直潜伏在暗处,就等着我替他扫平障碍,

    如那另一个江长歌所言,幻境之中原本分为东西南北四大势力,虽然以另一个我的势力最大,可其他三股势力也不小,互相之间,也都虎视眈眈,如今另一个我借我的手,将三股势力的首领全都杀了,幻境之中,已经他一人独大,再也无人可以和他抗衡了,自然不需要再隐藏自己的行踪了。

    一想到这里,我心中一阵阵的发凉,倒不是因为这另一个我的心计手段,而是我想不通,他是怎么回来的

    众所周知,目前天宫之门没有打开,进出天宫,只有五圣可以办到,包括进入这幻境,没有五圣的牵引,是根本无法进入的,可这另一个我,却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这起码说明了一件事,在五圣之中,有他的内应,起码,也是和他有所勾结的人。

    而五圣一共就五个人,爹娘、江长歌、颜丹青和首圣,这个人会是谁

    刚想到这里,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就响了起来:“徐镜楼,你不用想了,是我带他进来的,现在人间,萧朝海父子找我们麻烦,老三一帮人也不愿放过我们,我们父子要想活命,只有躲进这幻境之中来,至于我是怎么进来的,这可是个秘密,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这声音一起,我就彻底呆住了,说话的人,竟然是苏写意

    我就算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苏写意是如何进入天宫如何进入这幻境之中的

    人随话出,苏写意带着苏出云,正施施然从山林之中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笑容,而跟在苏写意身后的苏出云,也正以一副狐狸看见鸡的表情,笑眯眯的看着我,却没有看见叶知秋。

    我忽然浑身的不自在,如同瞬间身上长满了刺芒一般,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可我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好的征兆,只是,我不知道,不知道将会应验在哪儿

    这时陌楠闪身到了我身边,对那另一个我扬声说道:“你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你留在人间替镜楼守护三爷等人的吗现在忽然回到这里,还带着苏写意和苏出云,究竟想干什么”

    那幻境之王面色一冷,沉声说道:“我自然有我的打算,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地盘,我想回来就回来,想带谁回来,就带谁回来,难道还需要向你们报备吗当真可笑”

    一句话说完,忽然又面色一变,嘿嘿一笑道:“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我虽然带他们父子回来,只是带回来避难的,暂时我不会为难你们,你们一样可以大摇大摆的回去。”

    “至于徐关山等人,现在也不需要我看护了,苏家父子随我来了幻境,萧朝海一家,现在还能有几个活的,都不一定,就算还剩个把,也没那闲心去找徐关山等人的麻烦,我留在人间也无用,干脆就提前回来了。”

    我冷声道:“你提前回来,真的是因为这些原因吗未必吧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回来想做什么,你我心里都清楚,又何苦藏着掖着,也不怕掉了你的份。”

    那另一个我哈哈一笑道:“好我就直说好了,不错,我回来是想看看你有没有替我将其余三个人杀了,没想到你动作还挺快,这没多久,三个就死了一对,剩下一个我也不好意思再劳烦你动手,就亲自出手给解决了,你也明白,从此之后,幻境之中唯我独尊,幻境也必定会被我打开,都到这地步了,我还是答应先放你们一条生路,我对你也算不错了吧”

    我再度冷声道:“是吗对我不错,你是想利用我身上的金鳞真龙吧不过都无所谓,既然你回来了,又摆明了赶我们离开,那我们就离开就是,不过你给我记住了,终有一天,我会领着人间三十六门的力量,杀进你这幻境之中。”

    那另一个我怒光一凛,随即又哈哈笑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你应该知道,我在这里是多么的寂寞你们能来的话,也会给我带来不少乐子,我是真心欢迎啊”

    他话刚出口,旁边的苏出云就凑上前一步,讨好般的笑道:“就是你们几个,在人间也许算是叫得响名号,到了幻境之中,哪里还有你们逞能之处,要知道这里可是幻境之王的地盘”

    苏出云一句话说完,又讨好般的对着幻境之王一笑,那另一个我的目光之中露出一丝鄙夷来,口中却大笑着应道:“说的好这马屁拍的虽然太明显了,不过我听着很受用,以后你就跟着我,不用干别的,一个劲吹捧我就可以了。”

    我看了一眼苏出云,幻境之王这句话,可是一点情面没留,分明是将苏出云当成一个溜须拍马之徒对待了,估计要不是因为他身上还有白额金虎,他才不会管苏出云这种人的死活。苏出云又何尝听不出来,当下面色一红,低下头去,往后退了一步,站在幻境之王身后,再也不言语了。

    我心中也大为解气,不管是谁,不管是言语讽刺,还是出手攻击,只要是针对苏出云的,我心里都痛快。

    就在这时,那苏写意忽然上前一步,也站道了幻境之王的身后,目光一扫我和陌楠,冷声道:“怎么你们两个还舍不得离开还真想冒名顶替了也不找面镜子看看自己的德性,这幻境之王,岂是你们两个配当的”

    说真的,我是有点怕那幻境之王,可我却不怕苏写意,当下顿时双目一翻,冷声道:“苏写意,你别狗仗人势,这里好像还没有你们父子说话的地方。”

    话刚出口,苏写意忽然身形一振,双目怒睁,浑身上下杀气大盛,煞气直冲天际,一股骇人的威仪,直面扑来,口中冷哼道:“徐镜楼,我念你好歹是我晚辈,一再忍让你,你却丝毫不领情,我看你这是找死”

    苏写意威势一起,我顿时心头一阵骇然,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小看苏写意,可如今看来,觉得没有小看他,实际上就已经是小看他了,而且还是太小看他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