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没有永远的敌人

    别的不说,单凭苏写意现在流露出来的气势,单打独斗的话,我未必就能赢他。今天我才算彻底明白了,苏家真正的底牌,就是苏写意自己怪不得他一直深藏不露,原来他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悍

    可疑惑之心也就随之而起。凭苏写意的实力,现在在人间三十六门之中,估计也就我或者苏振铭能对他构成威胁,可我来了幻境。苏振铭又有点疯疯癫癫的,他为什么还要来幻境之中避难难道说,他是另有目的

    刚想到这里,那另一个我就转头看了一眼苏写意,冷冷一笑道:“你不用在我面前显摆你那点本事,你应该清楚,你那点手段,在我面前,根本就不够看,你记住了,在这里,我没有让你们说话之前,你们最好连话都不要说,这样才有可能活下去,如果你分不清局势的话,我也不介意送你一程,你可没有守护灵护体,留下你对我来说,实在没有多大的用处。”

    苏写意一听,顿时将头一低,浑身杀气散去,点头笑道:“明白明白小老儿一时激愤,没掌握住分寸,还请幻境之王不要怪罪。”

    我心中更冷,苏家父子一向如此,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面对比他们强的人,卑躬屈膝都是常有的事,苏出云甚至为了得到苏振铭的九转嫁衣,将叶知秋都送给苏振铭了,苏写意如此不要脸面,我自然不会觉得意外。

    可就在这时,陌楠却忽然说话了:“幻境之王,你可要小心一点,苏家父子一向无利不起早,他们跟着你来这幻境,要依我看,这目的可不简单,一个搞不好,你可就得把命丢在他们父子手上。”

    另一个我嘿嘿一笑道:“怎么你觉得我连苏家父子也吃不住吗”

    陌楠微微点头道:“还真不一定在我看来,你还真不怎么样,不然的话,为什么要借镜楼的手除去其他两个幻境之王,只剩下最后一个了,才敢出手,还是暗袭的,你不敢出手的对象,镜楼可以轻松击败,而根据我所知道的,这苏家父子,可比被镜楼所杀的那两个难缠多了。”

    我一听就明白陌楠是想挑拨离间,凭陌楠现在的眼光,不会看不出幻境之王比我强出太多,她如此说,只是想引起幻境之王对苏写意的猜忌罢了,不过编的理由倒也合情理,只是我击败那两人联手,也并不轻松就是。

    谁料那幻境之王一听,顿时哈哈大笑道:“你真的这么认为太有意思了,不过还真被你说对了一点,对于那两个,我还真不敢出手,如果能出手的话,我早就要了他们的命。”

    我听的顿时一愣,这怎么可能,我虽然受了点伤,不过那两人死在我手下,也是必然的定局,我都能杀得了他们,幻境之王怎么可能不敢对他们出手

    幸亏,幻境之王这个关子并没有准备继续卖弄下去,接着就说道:“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他们三个早年是和我联手称雄幻境的,凭我之能,我完全可以独霸幻境,为什么要让他们也崛起呢理由很简单,我真的无法对付他们。”

    “这个无法对付,并不是指我情感上会过意不去,而是我修习的手段,完全受他们的克制你们应该都知道,三十六门的手段,互相之间是有克制性的,比如乌骨就是九亟的克星,而他们所修习的手段,就是我的克星”

    “我之所以选择他们作为搭档,就是因为这个,我们称雄幻境之后,我想过无数办法想杀了他们,却都没有办到,当然,他们轻易也不敢对我动手,如今天宫之门开启在即,到了真正决定谁将称霸天宫的时候,他们必定不会再留手,而我则根本就没有时间再去修习可以克制他们的手段,万幸的是,这个时候江长歌找到了我,提出了要我去人间的要求。”

    “这对我来说,当然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徐镜楼也果然按我所想的一样,进来替我灭了他们,他们的手段克制我,而徐镜楼的金鳞真龙之力,却是克制他们的”

    听到这里,我算是彻底明白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从一开始,我就他当了枪使,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江长歌会助成此事,按道理来说,江长歌不应该不知道这一点啊

    刚想到这里,陌楠又说道:“原来如此,你怎么就知道,苏家父子的手段,不会克制你呢苏写意可是最擅长隐藏自己的实力。”

    话一出口,那幻境之王的面色就一变,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苏写意,苏写意顿时显露出一副惊恐的模样来,急忙一指陌楠,气急败坏道:“陌楠,你极尽挑拨之能事,无非是想借幻境之王的手,杀了我们父子,幻境之王如此英明,岂会上了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当”

    一句话说完,又一转头,对幻境之王说道:“幻境之王,我们对你的忠心,日月可鉴,可这陌楠一再挑拨,请容许我将这丫头击毙与此,以证小老儿清白。”

    我一听立即身形一晃,挡在了陌楠身前,冷声道:“你试试”

    话刚落音,苏写意也不等幻境之王说话,猛的一转身,双手各起一股气流,怒声道:“今天就要你的命”

    我一见他威势再起,知道他这一击,必定有石破天惊之威,心中暗暗提防,正准备迎他一击,谁料苏写意一句话出口,却猛的一转身,双手成拳,轰的一声,就打向了那幻境之王。

    那幻境之王却一点也不慌张,冷笑一声道:“看样子,你是真活腻了”几个字一出口,已经双手一伸,轻飘飘的就挡住了苏写意的双拳,苏写意一张老脸瞬间通红,两只拳头到了幻境之王的胸前,却再也无法挺进半寸。

    我心头一喜,这下好了苏写意偷袭不成,必定会命丧幻境之王的手中,他身上没有守护灵护体,以幻境之王的为人,必杀他无疑,剩下一个苏出云,已经成了废物,再也不用担忧他还能玩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刚想到这里,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浑身汗毛瞬间就立了起来,想都不想,脱口疾呼道:“小心苏出云”

    可已经晚了

    就在我喊出小心苏出云五个字的时候,苏出云已经忽然就到了幻境之王的身后,双手一伸,一下就抓住了幻境之王的肩头,脸上已经再度露出那种十分诡异的笑容来。

    幻境之王顿时面色一苍,身体急剧颤抖了起来,他的双手被苏写意控制住,一旦收手,苏写意的力量必定会毫不留情的击杀他,不收手的话,只有任由苏出云吸干他的功力,目光之中,终于露出从未有过的恐慌之色。

    我们都十分清楚,被九转嫁衣吸取功力的后果,而苏出云偏偏就会这一手邪门功夫

    我不由得暗中赞叹,这父子俩的胆子,实在太大了当真是胆大包天,他们竟然真的将主意打到了幻境之王的头上,而且一进入幻境没多久,当着我们的面就下了手。

    我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即使将来我要和幻境之王决一死战,也比要面对苏家父子强

    可就在我身形一闪的瞬间,一道身影一闪,已经挡在了我的面前,双手一伸,就拦住了我,同时疾声道:“镜楼,住手”

    我顿时一愣,来人竟然是江长歌

    江长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阻拦我他究竟想干什么

    江长歌一出现,那幻境之王的面色更苍,嘶声喊道:“江长歌,是你......”后面的话,竟然喊不出来了。

    我也疾声喊道:“长歌,不要拦我”

    江长歌却面不改色,一张俊脸沉静无比,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微微一笑,一闪身就到了我身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镜楼,你是想将来和这幻境之王对阵还是和苏出云对阵”

    这句话一入耳,我顿时心中闪过一道霹雳

    是了这一切都是江长歌的计划,目的就是要消灭幻境之王

    以他的天相之术,怎么可能不知道幻境之王一旦到了人间,必定会让我来幻境,利用我替他灭了其余三个强敌,到了这个时候,幻境之中,已经是幻境之王一个人的天下了,正是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也正是他最大意的时候。

    苏写意父子,一定是和江长歌串通好了的,之所以能够顺利进入天宫,进入幻境,也必定是江长歌在暗中帮的忙,这些事对江长歌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

    这一切,都是因为幻境之王太强大了强大到江长歌不得不寻求苏写意父子合作,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这一切的计划,就是要利用苏出云从苏振铭哪里偷学来的九转嫁衣,先将幻境之王给毁了,而距离天宫之门开启,已经时日无多,苏出云就算吸取了幻境之王的功力,也无法在短时间之内完全融合,我击败苏出云的可能性十分之大。

    何况,幻境之王也并不是一个绵羊。

    他是一头凶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