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恐怖的力量

    凶兽岂是能够轻易制服的,何况他本就是凶兽中的兽王!

    就在我这边刚刚明白了江长歌的意图,正心中踌躇不定,不知道江长歌此举究竟是对是错之时。那幻境之王陡然一声怒吼,声如猛虎狂啸,直震的我双耳一阵嗡鸣,整个山林回响不绝。苏家父子一齐面色巨变。

    不单单苏家父子面色变了,江长歌也瞬间面色大变,扬声喊道:“镜楼,快!压制住他。不能让他走脱了!”说话的同时,江长歌已经横飞而起,只飘向那幻境之王,单手猛的一伸向天,咔嚓就是一声雷响。

    雷声刚起,幻境之王狂笑之声已起,一边狂笑不止,一边嘶声怒道:“就凭你们,也想要我的命!当真不知死活,今天本王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极致之力!”

    一句话说完,身形猛的一振,一团紫光悠然升起,瞬间化作一团紫雾,将他本人笼罩其中,一道狂霸无匹的煞气,瞬间冲天而起,并且紫雾迅速漫延,向苏家父子也笼罩了过去。

    苏写意的两条胳膊,忽然狂抖如筛,面色瞬间苍白一片,额头冷汗,嗖的一下就出来了,嘶声喊道:“云儿,快退!”

    其实哪用他说,苏出云就算不想退,也撑不住了,紫雾一起,苏出云已经砰的一声,就被震飞了出去,他本就没有了功力,刚吸取那幻境之王一点功力,还没来得及消化融合,哪里挡得住幻境之王的反震之力,被幻境之王发力一震,顿时如同炮弹一般疾飞而起,一连撞断三棵碗口粗的树木,方才摔落在地,落地之时,已经口喷鲜血,顺地几个翻滚之后,总算停稳了身形,挣扎了两下想爬起来,可哪里还爬得起来。

    苏出云一飞出去,苏写意就收手狂退,这幻境之王反震之力,太过恐怖,以他的为人,自然不愿意首当其冲。

    可他退避的动作快,那幻境之王的动作更快!

    就在他闪身疾退之际,那紫雾之中忽然伸出了一个拳头,一拳就打向了苏写意的腹部,苏写意面色巨变,接连闪动了三下,换了三种身法,三个方向,却仍旧没有躲过去,那一个拳头就像长了眼睛一般,不管苏写意往双目方向躲,拳头始终打向他的腹部。

    砰的一声,一拳击中,苏写意双目猛的一下睁圆,双目之中,瞬间布满血丝,噗的一声,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尽数喷在那团紫雾之中。

    如果不是江长歌这个时候赶到了,苏写意一定撑不过第二招!

    就在这时,江长歌即使赶到,手一挥,数道闪电疾劈而下,口中怒喝道:“天问!一问苍生!”

    我一见江长歌的出手,顿时心中一阵欣喜,短短一段时间不见,江长歌的手段,已经直追之前的江莫问,当然,这主要是因为江莫问在临死之前,将全身功力传给了江长歌,以江长歌的聪明才智,又有天宫首圣在一旁辅导,自然领悟的快。

    江长歌已经动手了,我当然也不会闲着,就在江长歌天问之术第一式出手之际,我已经揉身而上,一出手就是风火流云,一大团火苗直接扑向那幻境之王。

    我这边风火流云刚打出手,紫雾之中那幻境之王的狂笑声已经再度响起:“问苍生何用,苍生岂敢逆天!苍生不敢,我却敢!”狂笑声一起,那些紫雾陡然消失,只是在他身体的前后左右,出现了一个六角菱形的紫色光罩,每一个角上,都有一个紫色的漩涡状气流,在不断的旋转,咔嚓数声连响,数道闪电直接劈在那紫色光罩之上,顿时花火四溅,却伤不得他分毫。

    随即我的风火流云也扑倒了那紫色光罩之上,火团一撞上紫色光罩,同样砰的一声,四散溅开,火苗乱飞,那幻境之王却兀自立在紫色光罩之中,丝毫未损。

    我顿时大吃一惊,不说江长歌的天问之术了,我自己打出的风火流云,足足使用了我九成的力量,几乎就没有藏私,可就在刚才风火流云的力量撞击上那紫色光罩的一瞬间,传递回来的信息,就像打了个虚空一般,丝毫没有受力感,可那火团却明明扑在了六角光罩之上,这令我好生费解。

    我和江长歌两人的招数接连被破,虽然没有对那幻境之王造成损伤,却及时救下了苏写意,苏写意面色惨白一片,一闪身就向苏出云掠去,估计是想带苏出云逃走。

    可他身形刚一动,那幻境之王已经一伸手就打出一团紫雾,直接飞到了苏出云的身边,一下就将苏出云包裹在紫雾之中,随即那团紫雾飘起,苏出云竟然也直接被那团紫雾包裹着飞了起来,一直飞起十数丈高,才高高停在半空之中。

    而那幻境之王则哈哈狂笑道:“怎么?暗算了我还想活命?你未免也太天真了!我本来想留着你们,等到天宫之门开启之时,好有一点乐趣可言,如今看来,还真留你们不得。”

    说到这里,伸手一指被紫雾包裹着漂浮在半空中的苏出云,冷声笑道:“他身负白额金虎,今天我先饶他一命,等到天宫之门开启,我将主掌天宫,更旗易帜,第一个就取他性命,拿他祭旗。”

    接着又一指我和陌楠道:“徐镜楼,你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想过来救我,就冲着那一个举动,我也不杀你们夫妻,你带着媳妇,速速退去,等待天宫之门打开之后,你愿意奉我为主,我也不亏待你,你若不愿,我允你自由,天下你皆可去得!不过,我今天杀心已起,你若不识相,我就将你们夫妻一并留下,虽然杀不得你们,废了你们却也不难。”

    随即又伸手一指江长歌和苏写意,双目一冷,阴声道:“至于你们,今天必须死!”

    最后一个字一出口,整个人已经杀气冲天,煞气漫延,他附近的草木枝叶,也被这无边的杀气所摧,草叶飞旋,树叶飘落,仿佛天地之间,已经到了末日之时,瞬间寒意四溢,九冬早临。

    我的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谷底,这股力量,太可怕了!已经可怕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这完全不是这个世间应该存在的力量,更不是人类可以掌控的力量,身处六角紫色光罩中的幻境之王,已经成魔!凶戾之魔!

    可我却依旧一闪身站道了江长歌的身边,两人并肩站立,共面迎向那幻境之王,目光之中,满是坚毅,就算明知道不是对手,我也绝对不会抛下我的兄弟!

    我刚和江长歌站到一起,陌楠也闪身到了我旁边,三人目光互相一递,同时一点头,陌楠看向我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舍,江长歌的嘴角,显露出一丝苦涩,我心中也充满了悲壮。

    以卵击石!

    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我们三人联手,再加上一个苏写意,我们也没有丝毫的胜算!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强大到这种地步,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煞气可以如此强盛,更没有想过,身负金鳞真龙九成力量的我,竟然也会因为恐惧,手指都不自觉的弹动了起来。

    我和陌楠一站定,那幻境之王的目光就是一冷,看了我一眼道:“徐镜楼,既然你已经有了决定,那就一起留下吧!随便让你见识一下,你和我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一句话说完,双目猛的一睁,怒瞪了我一眼,我顿时面目一阵发热,犹如被人劈面打了一拳一般,双腿不自觉的一软,差一点就没忍住向后退去。

    随即那幻境之王单手一挥,笼罩在他身体上的六角漩涡之一,忽然凌空飞起一个,越旋越大,嗖的一下化开,幻化出一整排的紫色长剑,有九把之多,剑剑指天,嗡鸣之声大作,紫光流萦,霞气漫天。

    江长歌嘴角一抽,沉声道:“小心了!”

    那幻境之王哈哈狂笑道:“小心又有什么用!原本幻境之中,尚有人可以克制我,如今已经被徐镜楼所杀,放眼整个天下,谁又能是我对手,我的手段,又岂是你们小心就能防得住的!”

    话一落音,单手再度一挥,疾声叱道:“浮光残影!”四字一出,九把紫光长剑,一同飞天而起,瞬间到了我们三人头顶,嗖的一下,变换阵型,九把紫光长剑的剑尖一致对内,就在我们头顶之上形成一个巨大的紫色剑圈,迅速旋转不停。

    我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手段,可也知道,接下来,这九把紫色长剑,一定会从天而降,攻击目标当然是我们三个,我也知道以幻境之王目前表现出来的实力,一定不是我们所能挡得住的,我和陌楠因为有守护灵在身,也许不会伤及性命,可江长歌就危险了,这可如何是好?

    刚想到这里,忽然一道金光一闪而至,如同一道利箭一般,直扑那幻境之王,那幻境之王顿时冷声喝道:“又来一个找死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