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天下无敌

关灯
护眼
    冷喝声一起,那六角紫色光罩之上的六个漩涡,又一个飞起,悠忽一下散开。直接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迎着那道金光飞去。

    可这黑洞一起,那道金光就忽然一顿,在那道金光之后。有三道人影嗖嗖嗖跳出,连同那道金光,一起凌空跃起,从那黑洞四方掠过。再度疾扑那幻境之王。

    那金光一顿之间,我已经看的清楚,顿时心头一阵狂喜,来人正是天宫首圣,而紧随在他身后的三道人影,则正是爹娘和颜丹青,天宫五圣,一起到了!

    这边其余四圣疾扑那幻境之王,江长歌也不闲着,单手猛的一挥,天空之中风云顿起,瞬间风卷云涌,乌云漫天,单手上伸,直托向天,朗声长啸:“天问!二问鬼神!”

    啸声一起,乌云之中,雷声轰鸣,咔嚓一声巨响,一道闪电凌空击下,却不是化解我们头顶之上的浮光残影,而是直接劈向了那幻境之王。

    与此同时,天宫首圣所带起的那道金光陡然消失不见,爹娘手中,却同时闪起一黑一白两道光芒,黑白之光脱手飞起,半空之中纠缠在了一起,疾旋不止,越旋越快,黑白之色逐渐分离散开,黑色如墨,白色似雪,直接在那幻境之王的头顶之上,形成一个巨大的阴阳图形。

    那颜丹青也手挥狼毫,凌空疾划,笔走龙蛇,笔尖气流涌动,所过之处,残影依稀,隐约可见,是一人的魂像,想来是对那幻境之王施展了画魂之术,竟然没用纸张,就这样凌空虚画,却也能形成魂像,画门秘法,当真诡异。

    而这时,江长歌所使那道雷电已经率先劈到,那幻境之王怒吼一声:“找死!”人在那紫色光罩之内,双指一伸,在我们头顶的九把紫色长剑,疾插而下,剑有九把,攻击目标却只有江长歌一人,分明是舍弃了我们,一心要先置江长歌与死地。

    我猛的一提全身之力,正准备奋力迎上,耳边却听陌楠一声娇呼道:“镜楼,你去打他!”喊声一起,陌楠已经闪身跃起,直接跃到了江长歌的头顶上方,那九把紫色长剑,顿时变得一齐向陌楠刺去。

    我一见大惊,哪里还来得及细想,猛的一拳挥出,力量尽使,却不料那九把紫色长剑在即将刺中陌楠之时,却悠忽一下全部消失,耳中就听那幻境之王怪叫一声道:“好一个陌楠!竟然吃准了我不会杀身负守护灵之人的弱点,以身犯险,好心机!好胆气!不过这里连天宫首圣在内,你们也就三个身负守护灵之人,我看你能救得了几个!”

    话一出口,九把紫色长剑再现,但已经不是像我们攻击,而是一齐直飞上天,迎上了江长歌引下的天问惊雷,轰的一声巨响,九把长剑烟消云散,江长歌引下的天雷也化为乌有。

    我一见陌楠兵行险着,竟然奏效了,那幻境之王因守护灵的缘故,不肯伤害陌楠,顿时放下心来,急忙硬生生将已经打出去的力道一转,双指一弹,生命之春已经弹出,一道光点,疾射那幻境之王。

    他却像根本就不在意一般,那六角漩涡忽然飞起一个,半空之中形成一面巨大的铜镜,铜镜之上又各有六面小铜镜,猛的一旋一转,我打出的生命之春已经如同泥牛入海,完全失去了效果。

    随即那幻境之王就再度狂呼出声:“徐聆风,看我怎么破你们夫妻的阴阳二气图!惊天一刀!”话一出口,六角之一的漩涡凌空飞去,随着那幻境之王的双指一挑,已经幻化出一柄长刀,刀形一现,杀气冲天,破空飞去,直刺苍穹,一刀就刺在黑白二气正中镶接之处,那黑白阴阳图形,顿时被一刀生生切开。

    这边一刀刺出,另外一个六角漩涡已经同时飞起,直向他身后空虚之处飞去,同时声如夜枭一般怪声叫道:“花老头,你已经老了,你的暗香无影或许可以糊弄一下别人,在我面前,形同虚设,让你看看我的神行无影!”

    一句话起,那个漩涡忽然就消失了,随即那空虚之处就响起了一声闷哼,分明是天宫首圣的声音,紧接着天宫首圣的身影一闪,已经现出身来,单手捂胸,疾退而下,显然是受了伤。

    那幻境之王最后才看向颜丹青,口中冷笑道:“你画完了没?且勾我的魂像试试,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只知道墨守成规,是永远不可能伤得了我的。”

    话刚出口,颜丹青已经怒叱一声:“休得张狂,勾!”随即一笔勾在那凌空虚画而出的魂像之上,那幻境之王却凝身而立,纹丝不动,只是那个巨大的黑洞,却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背后,不断收缩扩大,反复运作,好像随时可以吞噬一切一般。

    我看的心头一阵阵的发寒!

    几人联手攻击,说起来慢,实际上几乎是同时进行,却也几乎是同时被他一力破去,而且在数人围攻之中,这幻境之王还能注意到陌楠要替江长歌挡刀,硬生生将那九把紫色长剑收了回去,如果非要分出个先后,那就是先收了九把紫色长剑,以九把紫色长剑破了江长歌的天问之术第二式,随即以一面铜镜化解了我的生命之春,再幻化出一柄长刀破了我爹娘的阴阳二气图,又以神行无影,击伤了天宫首圣,最后还让颜丹青的画魂之术无功而返。

    这家伙简直就不是人!

    我想都没有想过,这世间竟然有人可以接下天宫五圣和我联手进攻,还一举击伤了天宫首圣!

    颜丹青一笔无效,虚画之魂像已经消失,顿时面色发青,厉声疾呼道:“你竟然也会我画门秘法?”

    那幻境之王哈哈狂笑道:“画门秘法在我眼里,算得了什么?你们别忘了,幻境之中,既然能出一个谢金环,自然就能出一个真正的幻境之王!”

    “当年谢金环一人习得三十门秘术,独漏人王一门的九亟、画门画魂之术、阴山乌骨、霹雳雷火药、天星天问之术,以及香门秘香,只有这六门秘法,不曾传入幻境,我称雄幻境多年,三十门秘法皆有涉猎,对这六门,始终耿耿于怀,所以干脆根据这六门的招数特点,自己研习了一套秘术,是专门用来对付这六门的手段。”

    “研习之后,我发现阴山乌骨和霹雳雷火药形同鸡肋,所需材料也十分难寻,干脆将这两门舍弃了,另选两门,精修六术,合称六道轮回!六道轮回在手,掌天下万物生死,天下无敌!你等区区数人,在我看来,如同蝼蚁,即使你们齐上,对我也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他这话一出口,在场数人一起大惊失色,要知道如果真的如他所言,那天宫五圣和我的招数,就有四个是被他所克制的,双方实力的差距,又如此之大,那还玩个什么劲!

    江长歌这时忽然涩声说道:“要按你所说,浮光残影看似紫色长剑,实为利用风掠光影,冲天而起,由天而降,是模仿天星天问之术?”

    那幻境之王哈哈一笑,大方承认道:“不错,只不过天问之术引的是天雷,我引的是风罢了!天问之术威力确实不可小瞧,不过只有三式,施展又慢,耗力甚巨,我加以改良,就成了浮光残影,风行天下,取之不尽,比起天问之术,有相同的效果,可使用起来,却方便的太多。”

    江长歌面色一苦,继续问道:“刚才击伤天宫首圣的神行无影,听名字就知道,也是根据香门的暗香无影进化而来?”

    那幻境之王再次点头道:“正解!”

    天宫首圣却忽然出声道:“不一样,他的神行无影,只是速度快到了极致,并没有掌握暗香无影的窍门。”

    那幻境之王哈哈笑道:“那又有什么关系?任何攻击,只要快到了极致,凭肉眼无法分辨之时,就可以化有为无,化实为虚,不管窍门是不是一样,能击伤你就是我更胜一筹!”

    天宫首圣身形一振,正待说话,江长歌却忽然递了个眼色给他,示意他先不要说话,随即问道:“破解徐叔阴阳二气图的是叫惊天一刀吧?如果我没看错,是从短刀一门的刀法中演变而来?”

    那幻境之王再次点头,看了一眼江长歌道:“若不是你太过狡诈,又一心置我与死地,我真不忍杀你,你很聪明,惊天一刀看似幻影,力量确是实实在在的,阴阳二气图大概是你们新研究出来的,应该是从人王徐家九亟的五行之术演变而来,五行化阴阳,万物笼罩其中,确实有意思,是用来对付萧朝海的吧?一施展出来时,我确实一惊,不过在绝对力量面前,依旧为我所破!”

    “破解画门画魂之术的,是我的苍芥虚空,是针对画门的画转乾坤之术演化而来,可将所有的攻击,转移到另外一个空间,从而无法对我造成任何伤害,画魂之法对我自然无用。你还想知道什么?可以一并问了,再不问可就没机会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