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天欲灭我,我就灭天

    听到这里,我已经悚然动容,如果真如幻境之王所言,他一人独具六术。又具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当真是无敌与天下,我们几个虽然人多势众,今天只怕也讨不了好。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这幻境之王既然这么厉害,他为什么还要借我的手除去另外三个?难道就凭这样恐怖的力量,还不足以碾压?要知道那两个可是连我都没打赢。另外一个小妹,虽然没有和我正面交锋,但估计也强不到哪里去,就这样的三个人,为什么能对他构成威胁?

    一想到这里,顿时灵机一动,是了!任何人,任何手段,都一定会有漏洞,这幻境之王所修炼的六门绝学,看似无敌,其实也一定有罩门所在,偏偏这个罩门所在,被另外三人知道了,所以他才必须借我的手除去他们,并不是像幻境之王所说那样,什么手段克制,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空谈,阴山老祖的乌骨还是克制我们徐家九亟的呢!还不是被我杀了,除非是一个对这幻境之王来说足以致命的罩门,才会让他如此顾忌,即使如此,只怕真要对上阵,其余三个也是死的机率大,只是他生性警慎,不愿以身犯险,所以才引我前来而已。

    这一想通了,心头忍不住一阵狂喜,既然那三个异类都可以对他构成威胁,说明他这个缺点应该是相当脆弱的,只要我能找出来,伺机出手,在他不知道我已经摸清了他罩门所在的情况下,或许可以一举击毙他!

    这个念头,虽然咋看起来十分疯狂,却也十分靠谱!

    刚想到这里,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江长歌忽然笑了起来,边笑边说道:“还别说,我还真有问题,你不是精修六术吗?浮光残影、苍芥虚空、神行无影、惊天一刀,还有两门是什么?不知道你可敢一并说出来?”

    那幻境之王哈哈笑道:“有何不敢?还有一个是对应金甲一门立地金刚的,不过比立地金刚更强,我称为金刚之体,世间任何力量,都无法对我造成丝毫的伤害。最后一个是源自人王一脉的九亟,不过九亟讲究的是五行之术,我在这个基础上,延伸为六道轮回,对应的是轮回台上六个轮回通道,也就是天道、人道、阿修罗道、恶鬼道、畜生道、地狱道!也就是说,世间万物,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话刚落音,我心头就是一动,刚才他破解我的招数时,用就是一个大铜镜,铜镜上有六个小铜镜,我的生命之春一打进去,好像被吞噬了一般,完全没有任何反应,难道说,他真的可以操纵六道之力?

    这时那幻境之王又哈哈笑道:“怎么样?现在都明白了吧?凭此六术,说是天下无敌可有虚妄?你们若是识相,从此投诚与我,我必善待你们,待我入主天宫之后,你们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我也不言语,脑海之中急速旋转,目光眨也不眨的盯着那幻境之王,上下打量,一心想找出其罩门所在,只见那六角菱形的紫色光罩,紫气随着六角对应的形状,不断流动,六角之上,六个漩涡不停飞速旋转,我知道奥秘一定在这六个漩涡之上,可盯着左看右看,却看不出一点奇特之处来。

    就在这时,陌楠忽然闪身而上,身形一阵风般疾掠向那幻境之王,口中娇叱道:“我来试试,看看你是否真如自己所说,什么都能防得住!”

    那幻境之王哈哈大笑道:“就凭你?不是我看不起你,你们几人,以你的功力最差,五圣联手,尚拿我无可奈何,你这般举动,与飞蛾扑火何异?”

    一边说话,一边随随便便的一挥手,陌楠刚扑到他面前的身形,忽然波的一声就散了开来,竟然是一个幻影。

    随即在那幻境之王的身后,忽然又出现一个陌楠,口中疾喊:“我在这里!”四字一起,在那幻境之王的左右,再度各起两个陌楠,分为三方,一起向他攻去。

    我当然知道,这都是幻影,说实话,这个场面有点熟悉,当时我们击杀那个假苏写意的时候,陌楠就用过类似的手段,只是那时候的陌楠,还不能同时幻化出三个身影来,自从陌楠的幻影玉兔得到终极进化之后,她的实力确实提升了不少。

    不过,我可不认为陌楠能伤得了幻境之王,幻境之王可不是那个假苏写意能比的!

    所以我毫不迟疑的冲了出去,江长歌使用天问之术的时候,引来了大片的乌云,给我制造了不少便利,我猛的一下蹿到半空之中,双手抱拳,直接引了一道天雷,从上而下击落,天威!苍天之怒!

    我这一动手,立即带起了连锁反应一般的效果,爹娘首先冲了出来,爹抬手就是一道蓝光,双指之上,电芒闪烁,一指凌空点去,正是徐家九亟之术,娘却一边向前疾掠,一边不停挥手,顿时漫天嗖嗖之声不断,无数道黑光乱飞,竟然是无数黑色钢针,每一根针上,都黑气缭绕,分明是阴山道的手段。

    随即江长歌猛地长身凝立,直举单臂向天,伸出双指如剑,剑指苍穹,天空乌云密布,银蛇乱闪,正如当日我们在青龙峰上,见到的江莫问和雷震决战时的景象。

    大概由于这一招打击范围太广,我们又全都在攻击幻境之王,所以江长歌只是将此招祭起,却并未立即击落,只是一双眼睛,已经紧紧盯住了那幻境之王的脑袋。

    而天宫首圣和颜丹青,也纷纷动作了起来,颜丹青这次并没有凌空虚画,而是取出一张纸来,就随手一挥,那纸张凌空舒展开来,就像有无形之人,分别拿捏住纸张的四角一样,凌空停留在颜丹青的面前,颜丹青猛的一咬自己舌尖,噗的一口,一口鲜血喷在手中狼毫之上,立即挥笔作画,竟然是以己血为墨。

    天宫首圣也不敢留手了,明显激发了浑身的力量,一只硕大的五彩锦鸡,显露了出来,立于天宫首圣的头顶,陡然一昂头,哦哦哦一声长鸣,双翅一展,竟然直接凌空飞起,浑身呼的一下,冒出万丈金光,金光越来越大,越来越强,瞬间将半边天空都映的一片金黄,哪里还是什么锦鸡,分明是一只硕大的金凤凰!

    金凤凰一成,天宫首圣就大吼一声:“涅槃重生!”四字一出,那只金凤凰就长鸣一声,陡然俯冲而下,疾若流星,快如闪电,只见一道金光冲来,根本就看不清模样。

    而这个时候,我的苍天之怒,第一个击到了那幻境之王的头顶!在他身形的后面、左右还有三个陌楠,紧随而来的是爹的九亟,娘的无数黑色钢针,以及一只硕大的金凤凰,还有在一边伺机而击的江长歌,和以血作画,挥毫不停的颜丹青。

    可那幻境之王却没有丝毫的惊慌!

    就在我一拳携带苍天之怒直砸而下的时候,那幻境之王陡然纵声长笑道:“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究竟要怎么样才会相信,我才是真正的神!”

    一句话出口,身上的六角紫色光罩之上,陡然飞出五个漩涡,一个一出就幻化为巨大的黑洞,直接迎向了我击出的苍天之怒,苍天之怒携带着电闪雷鸣,一进入黑洞之中,顿时化为虚无。

    另一个漩涡幻化出的浮光残影,分为三个方向刺下,将分别在他身后和左右的陌楠幻影尽数刺灭。一个漩涡则迎向了爹所发出的九亟之术,凌空幻化出那片大铜镜,铜镜之上的六个小铜镜一转,爹所打出的九亟之术同样如同泥牛入海,而另一个漩涡则直接闪起一道紫光,瞬间幻化为刀,半空迎向那硕大的金凤凰,紫光一闪,那金凤凰已经哀鸣一声,噗的落地,金光一闪,已经回到了天宫首圣的身上。

    最后一个漩涡飞起之时,娘的无数黑色钢针已经快射到了他的身上,可那漩涡一起,却立即幻化出无数支紫色的钢针来,嗖的一声响,半空中迎向了娘所发出的那些黑色钢针,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娘发出的那无数黑色钢针,竟然没有一支漏网,尽数在他面前三尺之处,被击落在地。

    随即江长歌忽然喊道:“大家退开!”

    他这么一喊,我们当然知道,他是要发动天问的最后一击了,立即全都闪身飞退,那幻境之王却仍旧不惧,哈哈狂笑道:“江长歌,你还不死心?”

    江长歌却连话都不回一句,身躯一振,双目一瞪,猛的舌绽春雷,暴喊出声:“天问!三问天意!”

    几个字一出,天空之中,无数道闪电同时亮起,直将整个天空都撕裂出无数片,轰隆隆一阵雷响,最后咔嚓一声惊雷,数不清的闪电倾泻而下,瞬间将那幻境之王笼罩在无数电芒之中。

    可就在这时,那无数电芒之中,也响起了幻境之王的嘶吼声:“天欲灭我,我就灭天!”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