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浴血幻境

关灯
护眼
    我顿时心头一喜,虽然我还没见识过爹娘这阴阳二气图究竟有何威力,不过天地万物,无不由阴阳所化。爹娘自从进入天宫,就一直潜心苦修,天宫首圣也将爹娘所修之术当成杀手锏,想来必定是相当凌厉之招数。

    这边阴阳二气图刚一成形。那幻境之王已经怒吼一声,抬手就是一记惊天一刀,直向那阴阳二气图击去,我顿时一惊。爹娘的阴阳二气图之前就被这惊天一刀破解了一次,如今又是图形新成,威力未发,幻境之王又使出了惊天一刀,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他将阴阳二气图给破了。

    念头一起,我已经闪身而上,凌空只扑那把紫色巨刀,却不料我身形刚起,有人比我还快,闪电一般已经到了那幻境之王的上方,猛地怒吼一声,双手啪的一拍,竟然用一双肉掌,生生夹住了那紫色巨刀的刀锋,嘶声喊道:“杀了他!”竟然是天宫首圣。

    爹娘齐声喊道:“老爷子!快放手!”声音之间充满了焦急。

    天宫首圣是用一双肉掌夹住哪紫色巨刀的,要是坚持不住,大可以放手避开,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威胁,爹娘却一起面色大变,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阴阳二气图一旦发作起来,会将身在阴阳图笼罩下的天宫首圣也波及其中。

    果然,天宫首圣嘶声喊道:“不要管我!老夫活了这么久了,无所谓了!快发动阴阳二气图!”

    他这边话刚出口,我也到了,正想抬手发力,将那惊天一刀给毁了,那幻境之王一见,一闪身就向我撞来,这一撞之力,如同疯虎,我也不敢硬接,只好侧身闪过,可我这一闪身,就给他让开了一个空子,他直接一掠而过,嗖的一下就到了颜丹青的身边,手一伸,双指如钩,直接扣在了颜丹青的咽喉上。

    颜丹青一愣,却根本就不管不顾,猛的一张口,又是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就喷在了他手中的毛笔之上,大笔一挥,口中狂喊:“也好,就让我陪你一同上路!徐大哥,丹青先走一步,小女就托付给徐大哥了!”

    颜丹青一句话一出,爹就嘶声喊道:“丹青!不要啊!”

    那幻境之王也是面色大变,在想发动苍芥虚空也来不及了,只好单手仍旧死死扣住颜丹青的咽喉,另一只手却闪电般抓向颜丹青的手腕,口中疾叱:“你这个疯子,你想死,本王可不想死!”

    可颜丹青死志已生,出手如电,幻境之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他手中的毛笔也点到了画纸之上,只需轻轻一提,就磕勾了那幻境之王的魂魄。

    可那幻境之王又岂是易于之辈,一把抓住颜丹青的手腕,颜丹青的手腕就再也无法向前一寸,那幻境之王嘶声喊道:“既然你如此想死,我就送你一程!”一句话出口,扣住颜丹青咽喉的双手一钩一拉,噗嗤一声,已经将颜丹青的咽喉生生撕开,顿时血雨纷飞。

    可就在他撕开颜丹青咽喉的当口,另一只手上的力道,自然而然的松懈了一点。

    就松懈了一点,足以改变整个战局!

    颜丹青咽喉被撕开,却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手中毛笔一勾,已经在那副血画之上,打了个鲜红的钩。

    那幻境之王顿时如遭雷击,双目猛的一下睁的滚圆,双眼之中,瞬间布满血丝,面容不停抽搐,猛的一下松开了颜丹青,双手一抱头,啊的一声惨呼,噗通一下摔倒在地,就地翻滚着哀嚎了起来。

    而他的手一松,颜丹青的尸体也噗通倒地,手中还紧紧握着那支沾满自己鲜血的毛笔,画魂的那张纸,也飘飘荡荡的落下,正好盖在颜丹青的脸上,画门一代宗师,从此与世长辞!

    而我们几个,眼珠子全都红了,江长歌、我和陌楠,拳都疯了一般向那仍旧在地上抱头翻滚的幻境之王扑去,而天宫首圣则陡然怒吼一声,人在半空之中,硬生生将那柄紫色长刀拉住,阻止了长刀上升之势,随即再发一声怒吼,一掌拍在那紫色长刀的侧面,顿时轰的一声巨响,紫色长刀化为乌有,而天宫首圣则从半空之中,一掠直扑幻境之王。

    我、陌楠、江长歌和天宫首圣四人,几乎是同时扑倒,各出手段,一齐打向那幻境之王,那幻境之王双手抱头,翻滚哀嚎不止,看上去好像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可我们四人一出手,他却呼的一下从天面弹跳而出,双膝一屈,猛的一蹿,直接冲天而起,人在半空之中,猛地一昂头,双手直举向天,口中再度发出“啊”的一声嘶吼来。

    我们四人也都知道那幻境之王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纷纷弹起直击,那幻境之王的身形却越升越高,最后猛的狂嘶一声:“杀!”

    一个字一出口,我心中就陡然一寒!

    刚才颜丹青的画魂之术,明明已经重伤了他,他即使不死,三魂七魄也该被钩去一半才对,即使还能活,也该和傻子一般才对,可他竟然还有意识,不但意识还在,身形行动一点也不见迟涩,这只有一个可能,他的功力高出颜丹青太多,硬挡了一记画魂之术,虽然重伤,魂魄却仍在。

    而且他这一个字喊出之后,整个人的杀气,瞬间高涨到了极点,浑身煞气四溢,整个人就像一把出了鞘的利刃。

    当然,这无法改变他已经受了重创的事实,只是颜丹青的画魂之术,虽然重创了他,却未能将他的魂魄勾去,反倒将他的凶性,激发到了最大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他一定不会再顾忌我们的生死,即使有守护灵在身,只怕也成了他击杀的目标。

    毕竟,他的性命已经受到了威胁!

    刚想到这里,那幻境之王已经在半空之中一转身,头下脚上的直冲而下,我追的最疾,自然首当其冲,抬头一看,心中更是寒气上涌,只见那幻境之王的双目,竟然也变成了紫色,两束紫光直接从眼睛之中射出,又是从天而降,看上去如同凶神一般。

    我却不能退让!

    跟在我身后的,就是天宫首圣、江长歌和陌楠,我一旦退避,幻境之王的袭击就会打向第二个人,天宫首圣或许能及时躲避,可江长歌受伤之躯,陌楠功力未逮,必定避让不开,而幻境之王这般杀气,也不是他们挡得住的。

    所以我只有迎上去!

    当下将牙一咬,浑身力量尽提,金鳞真龙之力全出,单拳一举,也狂喊一声:“杀!”由下而上,直冲迎去。

    没有任何的招数,没有任何的花俏,没有任何的技巧!

    这将会是力量与力量的较量,实力与实力的碰撞。

    两人在半空之中相遇,轰的一声巨响,我只觉得双耳一阵嗡鸣,头脑一阵眩晕,双手完全失去了感觉,整个人就像灵魂出窍了一般,完全感受不到丝毫的痛楚,可口中狂喷的鲜血,却已经告诉了我,我受的伤绝对不轻,身形更像炮弹一般,被震的直摔而下,砰的一声砸在地面之上,尘土飞扬,草叶四起。

    在这一瞬间,我的脑海之中忽然想起了好多好多,从徐家村发生的事情开始,一直到现在,所有的人、所有的事,全都快进一般在我的脑海之中过了一遍,最后定格在我和幻境之王的拳头撞击之上。

    也许,这就是宿命,我们两个,注定会有此一战,注定只能活一个,只是不知道,最后谁能活下来?

    可我知道,我败了,而且还败的极惨,就在刚才我们俩拼尽全力的撞击之中,我的一双手臂,已经被生生震断,五脏六腑只怕也移了位,浑身关节都像散开了一般,人从半空之中摔下来之后,就只能这么躺在地上,连抬一下手指头都无法办到。

    可我却能看得到。

    我看到那幻境之王将我击落之后,虽然被我一拳之力击得向天空升起一大截,可随即再度狂击而下,打向了天宫首圣,只是这一拳的力量,明显没有打向我那一拳凌厉了。

    可即使如此,这一拳的力量,依旧霸道无匹!绝对不是人力可以阻挡的住的。

    天宫首圣当然是老江湖,他的眼力肯定比我更老道,当然能看得出来,这一拳之力不可硬挡。

    可他也没有办法,他后面就是江长歌,江长歌后面就是陌楠,他若不挡这一击,后面的两人更无法承受。

    所以他和我一样,只有咬牙硬上,口中狂喊道:“长歌闪开!”人却硬冲了上去。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又一道人影摔落而下,落地之后,挣扎了两下,同样再也爬不起来了。

    万幸的是,江长歌和陌楠已经分别躲避了开去,他们都是聪明人,我被击伤时,他们还来不及做出应变,可有了天宫首圣这一挡,足够他们躲避了。

    就在这时,那幻境之王的身形却忽然一顿,就停留在了半空之中,伸手一指我们,目中紫光凛然,口中嘶吼道:“还有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