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阴阳伏魔

关灯
护眼
    他这句话一喊出口,忽然喷出一口血来,随即爹的声音紧跟着就响了起来:“还有我”

    喊声一起,一直悬着的阴阳二气图呼的一下扩大。直接飘在了那幻境之王的上空,一黑一白两道气流,瞬间形成两道光柱,下至地面。上入苍穹,将那幻境之王笼罩其中。

    可那幻境之王却没有丝毫的畏惧,眼神之中的紫色光芒,反而逐渐消失了。面色也逐渐淡定了下来,冰没有理会爹娘,反而一转头,看了一眼陌楠道:“你是徐镜楼的媳妇”

    陌楠一点头,没有说话,只是一闪身就到了我身边,缓缓将我扶坐了起来,一见我没有生命之忧,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那幻境之王看了我们一眼,忽然对我苦笑道:“这一点,我比不上你,你有个聪明过人的媳妇我的六道轮回,几乎无人能破,却被她看出了破绽所在,如果六道轮回不破,你们根本就无法伤我分毫。”

    说到这里,忽然话锋一转,又看了陌楠一眼,问道:“我很好奇,我已经极力隐藏六道轮回的弱点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这一问,我也想起来了,之前我也想过,他的六道轮回,一定有破绽,可还没等我找出来,已经被陌楠和苏写意破解了,接下来就是一场血战,才有了现在的局面,幻境之王说的对,如果不是陌楠和苏写意破了他的六道轮回,我们一点胜算都没有。

    其实,直到现在,胜负也是个未知数,看起来,爹娘的阴阳二气图好像是笼罩了那幻境之王,可幻境之王却没有一点惊慌的意思,谁输谁赢,只怕仍旧是个未知数。

    陌楠这时才说道:“很简单,我们数人曾对你连续发动了两轮攻击,你每一次都是以六道轮回之中的几招破解,但不管怎么破解,你那六角菱形紫色光罩上的六个漩涡,必定是有一个不离开紫色光罩的,于是我就开始怀疑,没有离开的那一个,就是你的弱点所在。”

    “所以我开始仔细观察那六个漩涡,果然发现了其中的奥妙,有五个漩涡的旋转方向,是从左到右的,漩涡扩散的方式,也是由内向外扩散,唯独有一个的旋转方向,是从右到左的,而且是由外向内集中。”

    “但是,我随后又发现,这一个特殊的漩涡,并不是固定的,而是在不停变换的,大概每过三分钟,就会转移到另外一个漩涡上,我更加确定,这一定是你的破绽所在,你为了掩藏自己六道轮回的破绽,只有不停的移动,才能最大程度的不让别人发现。”

    说到这里,陌楠忽然话锋一转道:“我不但发现了你六道轮回的破绽,还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你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越了人体可以承受的极限,即使你是异类,只怕也无法承受这么强盛的力量,而六道轮回,正是你支配这股力量的奥妙,在使用六道轮回的时候,五股力量是外放的,你只需要操控一股力量即可,只有这样,人体才能发挥出那么可怕的力量来。”

    “你借镜楼的手杀了其余俩位幻境之王,以实力论,他们差你太多,你却不亲自下手,肯定是因为,他们都十分熟悉你六道轮回的破绽,而且一定有近你身的办法,一旦被他们破了你的六道轮回,六股力量一起爆发,就算是你,你也承受不起,刚才你双目之中的紫色光芒,已经说明了一切,现在只怕你已经遭到了自身力量的反噬。”

    那幻境之王一听,顿时哈哈大笑道:“好聪明的女子,可惜,你算错了一件事,我的六道轮回一破,不是力量反噬,是我也控制不住这股力量,出手在也无法控制生死,所以,你们今天,很有可能一个都活不了,我计划多年的事情,也有可能全部崩溃,时间这么紧,您们一死,只怕十二生肖守护灵再难聚齐,开启天宫之门,也就成了妄想。”

    “现在局面对我确实很不利,不管是哪一种结局,都是我输了,但我可以接受天宫之门无法打开,却不能不要命,所以,我仍旧会全力一拼。”

    一句话说完,双目之中紫光再起,而这个时候,爹娘也齐声清叱,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开始急速旋转,瞬间就将那幻境之王的身影淹没在黑白之光中,仅仅剩下一道紫色光柱。

    就在这时,我眼角忽然瞟到,苏写意正在悄悄在托住苏出云的那片紫色烟雾下移去,而且目光之中,隐约露出一丝极度的贪婪之色,有一种难言的喜悦,直接与表面,这对一向喜怒不形与色的苏写意来说,真的十分难得见到他有这种表情。

    不过也可以理解,不管我们和那幻境之王相拼谁输谁赢,就算幻境之王可以杀得了我们,也必定精疲力尽,无法再保持困住苏出云,只要那紫色烟雾一散,苏出云必定掉落下来,苏写意就可以救走苏出云,毕竟是他的儿子,这种喜悦我可以理解,所以我也就没当回事,和幻境之王带来的威胁比起来,苏家父子就是两个跳梁小丑。

    刚想到这里,在那黑白两道光芒之中,忽然紫光大盛,同时那幻境之王的怒吼之声也响了起来:“徐聆风看看究竟是你们的阴阳二气图厉害还是我的功力更深厚”一句话出口,那道紫光已经笔直上升,直如一把紫色利刃一般,直冲天际,对着悬在半空之中的那阴阳二气图刺去。

    可那道紫色利刃刚刺到一半,却忽然开始慢慢溶解,一层一层的紫色烟雾从紫色光束中被剥离了出来,紫色烟雾逐渐淡化,最后化为白色烟雾,紧接着就被黑白二色所同化。

    那幻境之王的身形在黑白两色的光芒之中,也陡然扭曲了起来,随着黑白二色光芒的急速旋转,扭曲的程度也越来越大,到了最后,整个身形好像都已经变了形。

    直到这时,爹的声音才再度响起:“天下万物,无不出自阴阳,出自阴阳,自然也就能融于阴阳,任你功力通天,也脱不出阴阳二字。”

    话一出口,阴阳二气旋转更急,那幻境之王终于再也忍耐不住,陡然发出一声厉吼来,身上砰砰连响,瞬间爆起无数的血花,一弹指间,整个人已经变成了血葫芦。

    随即那幻境之王再度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来,浑身紫光再度大盛,一股紫色烟雾涌起,迅速超出黑白二色的范围,直向爹娘卷去,眨眼之间,已经将爹娘卷在烟雾之中。

    就听爹娘同声大喝,紧接着轰轰两声巨响,顿时一阵地动山摇,整个天空瞬间狂风呼啸,当真是风云变色,山河皆惊

    随即那些笼罩住爹娘的紫色烟雾散去,爹娘已经浑身浴血,悬在半空之中的阴阳二气图,也逐渐淡化,黑白二道光芒四散而消,一阵阵气流涌动,随风飘散。

    而幻境之王身上的紫色光芒,也消失殆尽,身体直接从半空之中落下,砰的一声摔在地面之上,连动也不动一下,口中却发出一声叹息来:“终于......还是......输了啊”声音之中,充满了惋惜和不甘。

    爹虽然浑身是血,却依旧站的笔直,沉声道:“自古以来,邪不胜正,你从踏上这条路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今天的结局。”

    话刚落音,娘忽然惊叫一声,随即爹的惊呼之声再起:“老二,你......”

    我一听顿时心头一惊,忽然想起刚才苏写意脸上现的诡异笑容来,急忙挣扎着转头去看,一眼看去,顿时双目欲裂,心胆俱丧

    只见娘的胸前,已经刺出一截五六公分的尖刀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救下来的苏出云,正一脸得意的笑着,笑眯眯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幻境之王,那眼神,像极了看见鸡的狐狸。

    而爹的身体,则已经横飞而出,苏写意已经站在他原先的位置上,还保持着一拳击出的姿势,口中笑道:“大哥,不要怪我,错过这个机会,可能就再也找不到这样好的机会了,不过你放心,看在你我兄弟一场的情分上,我还是留了几分力的,不然这一记破风锥,就会要了你的命。”

    我忍不住狂吼出声,苏出云一听见我嘶吼,顿时转过脸来,看了我一眼,笑道:“镜楼弟弟,对不住了,我功力尽失,只能用刀了,好在婶娘和幻境之王一战,受伤不轻,不然我还真不容易得手。”

    怒火已经烧红了我的双眼,我只觉得一阵阵杀意奔涌而出,心中那股嗜血的**,再也无法控制,陡然昂头一声嘶吼,一挺身,竟然笔直的站了起来。

    我这一站起来,苏家父子同时面色大变,苏写意一闪身,就到了那幻境之王的身边,伸手一提,就将那幻境之王夹在腋下,转身就走,边走边说道:“出云,我们先离开这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