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第十成力量

关灯
护眼
    我双目赤红,嘶声喊道:“站住”

    两个字刚一出口,江长歌已经一闪身就到我了面前,对苏写意沉声道:“苏写意。你我约定,可还算数”

    苏写意面色一凝,略一思索,就应声答道:“自然算数。你放心,大哥中了我一拳,并不会丧命,出云对大嫂下手。我也有交代轻重,那一刀只会让她丧失拦截我们的能力,伤的虽然不轻,却同样不会要了她的命,在天宫之门开启之前,他们就能恢复如初,至于天宫首圣、颜丹青和徐镜楼,则不是我们父子下的手,应该算不到我们头上吧”

    听他这么一说,我知道爹娘性命无碍,顿时心头一阵宽慰,瞬间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江长歌一点头道:“既然你记得我们的约定,那你们去吧你应该清楚,天星神算,从未出过错,希望你能继续遵守我们的约定”

    那苏写意一点头,嘿嘿一笑,夹着已经无法动弹的幻境之王,带着苏出云,迅速离去,片刻几人身影就消失在山林之中。

    我理解江长歌的做法,我们这边,颜丹青身死在幻境之王之手,天宫首圣和我全都重伤,也正因为我和天宫首圣都受伤严重,不然苏写意也不至于敢偷袭爹娘,就算他敢偷袭,也未必能得手,现在爹娘更不可能再出手,江长歌自己也负了伤,就连陌楠也有伤在身,而苏写意则一直没出全力,只是偷袭了一下幻境之王,受伤最轻,真要厮杀起来,我们未必能赢,不过好在爹娘性命仍在,这个我倒可以接受,当下连声喊道:“快去看看爹娘快去啊”

    江长歌却一转头,对我说道:“镜楼,你冷静一下,徐叔和婶娘的命相我都看过,他们夫妻心存忠义,上有祖先余荫,又一向以恩德待人,福泽深厚,只是伤重,断不会危及性命。”

    话虽如此说,江长歌和陌楠还是分别费飞掠了过去,将爹娘抱到我们一起,果然如苏写意所言,爹受了一击,伤势虽重,却不碍性命,苏出云刺娘的那一刀,更是拿捏的十分巧妙,虽然刺了个对穿,却完全避开了要害,只是流了不少血,加上先前爹娘和幻境之王对抗时,也受了不少外伤,看上去有点吓人而已,实际上却不会丢了性命。

    我挣扎了两下,翻身跪倒,大放悲声道:“爹、娘孩儿无能,连累二老身受重伤......”

    刚说到这里,爹已经面色苍白的挥手道:“不关你事,你无需自责,今日此战,结局长歌早就和我们说过,就连丹青,也自知自己必死,可有些事,明知道会搭上性命,也必须去做,何况,爹和你娘只是受了点伤,无碍性命。倒是你令爹娘放心不下,你有金鳞真龙在身,长歌也看不透你的命格,只能顺着事情发生的脉络,推算可能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如果真如长歌所推断的那样,等下是否能挺得过那一关,就看你的造化了”

    我听的一愣,我确实伤的不轻,又几近脱力,可也不至于要了我的命,我自己的身体素质,我自己十分清楚,幻境之王已经输了,又被苏家父子虏走,结局必定生不如死,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我的性命

    刚想到这里,江长歌已经将天宫首圣也抱了过来,抬头看天,捏嘴长啸,天空之中顿时出现一个黑点,旋即铁翼神鹰落下,小依人一跳而下,一眼看见遍地死伤,我们好几个人都不能动弹,顿时眼泪就出来了。

    我一见小依人出现,就知道必定是江长歌的安排,估计是先将小依人支开,故意不让她参加战局,就是让她当做救援,这家伙当真算无遗策。

    当下小依人往返两三趟,连同颜丹青的尸体,将大家全都运到幻境边缘,江长歌又一一将大家送出幻境,外面早有白小娜在等着,一众人等好不容易回到天宫,白小娜早就准备了救治的药物,和小依人、陌楠分别替大家包扎。

    我双手绑了竹片,又在和幻境之王的战斗之中,几乎脱力,现在爹娘性命无虞,我也就放下心了,这心一放下来,顿时昏昏睡去。

    这边刚一睡着,那边就进入了梦乡,眼前高山流水,青天白日,一眼望去,绿草无垠,倒是一优雅之处,在绿色草地之上,站着一人,正是那金鳞真龙。

    我一见金鳞真龙,顿时勃然大怒,怒声道:“你还有脸出现,刚才我和幻境之王争斗,你跑哪里去了金乌石不是一直想夺我的身体吗怎么也不见出现难道说你也有惧怕的时候”

    金鳞真龙并不以为意,微微一笑,轻轻摇头道:“怕我自然不怕,不过我怎么可能会出现,我等这个机会,已经这么久了,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机会,只要你的生命不受到威胁,我断然不会出手的。”

    我更加愤怒难平,继续怒声道:“什么机会能比人命还要重要你若早点出手,或许颜丹青不会死,爹娘不会受那么重的伤,苏家父子更不会就此逃了。”

    那金鳞真龙哈哈大笑道:“他们的生死,与我何干再说了,生死由命,颜丹青的命格就是如此,阎王让人三更死,谁能留人到五更就算我出现,又能如何,该死的一样会死,不该死的一样能活下来。”

    说到这里,忽然一转头盯了我一眼,满面不怒自威,沉声说道:“何况,你自从得我九成之力,就罕逢敌手,此虽然不是坏事,却也不是好事,没有一个优秀的对手,你的功力就不必使用到最大化,不使用到最大化,就直接导致了你无法继续扩张经脉,而经脉不得扩张,就无法继续接受我的功力,难道说,你想一辈子就停留在第九成吗”

    他这一说,我顿时不言语了,如果是从我的角度来看待事情,我当然不希望颜丹青身死,更不想让爹娘受此重伤,可从金鳞真龙的角度来看,我和幻境之王对上阵,确实是一个好机会,事实也正如金鳞真龙所言,一番龙争虎斗下来,我几近脱力,现在全身四肢百骸,奇经八脉之中,全都空荡荡的提不起一丝力气,确实是它传送第十成力量给我的绝佳时候,而这个机会,对我来说,确实不容易,很难有对手能将我逼成这个程度。

    刚想到这里,金鳞真龙大概已经接受到了我心中所想,猛地一振身形,对我大喊一声:“可准备好了”

    我还没来及回答,一股炽烈的热流已经从体内奔涌而起,迅速的在我身体之内游走了一圈,瞬间全身就充满了力量,而且这力量的后面,还有着无穷无尽的后续之力,果然和金鳞真龙之前说过的一样,这第十成力量,简直庞大到了极点,如果不是我现在身体内空空如也,只怕当真承受不来。

    即使如此,我还是感受到了炼狱一般的痛苦,巨大的力量在将我体内填满之后,就开始横冲直撞,我本就是受了伤,五脏六腑都有点移位,经脉之间也不是那么顺畅,一双手臂骨也折断了,可这股力量却根本不管这些,强行将闭塞的经脉闯开,脏腑也是强行归位,这对我虽然是好事,可其中苦楚,难以言明。

    我正强忍痛楚,耳边忽然又响起了金鳞真龙的声音道:“笨蛋,你的阴阳之法呢之前使用的虽然算不上高深,如今见识了你爹娘的阴阳二气图,难道就一点领悟也没有”

    一句话入耳,我顿时醍醐灌顶,是了我怎么就把这忘了呢当时我见到爹娘使用阴阳二气图的时候,根本就没多想,如今经金鳞真龙这么一提醒,两者之间,确实有很大共通之处。

    爹娘联手击败幻境之王后,曾经说过,天下万物,无不出自阴阳,五行之力,亦由阴阳之气转化,自然也就能融于阴阳,金鳞真龙再厉害,也无法跳脱天地,何况是他的力量也没有脱离五行之力,当同样适用与此理。

    当下急忙凝神盘坐,心神合一,心境立现,手分阴阳,心存五行,阴阳图形顿时显现在我脑海之中,旋转不停,将奔涌而来的无匹力量,逐渐缓缓转化,阴阳图形旋转越来越疾,力量融和的越来越快,我却越来越是沉静,心如明镜,灵台清明,一点意念不灭,任由身体之内的力量如同惊涛骇浪,我兀自静守灵台。

    片刻过后,浑身上下,四肢百骸,无不暖洋洋的极其受用,经脉更是在这股巨大的力量冲刷之下,得以大幅度的扩张,浑身蕴含之力,足以惊天动地,就连被折断的双臂,好像都好了许多。

    我正自沉浸在这种从未有过的奇妙体验之中,耳边却又忽然响起了金鳞真龙的声音:“你记住,凡人之躯,能够承受我的九成力量,已经是极限了,如今你承受了我的十成力量,是福是祸,我也不知,你自己好自为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