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夜市暗斗

关灯
护眼
    麻三的表情显得十分紧张,眼神之中满是慌乱,我也见过麻三不少次,可见到他这个表情。还真的是第一回,不由得好奇心大动,当下对陌楠一递眼色,两人悄悄凑近了过去。

    不知道苏振铭是真的没发现我们。还是根本不在乎我们偷听,一见麻三,就扬声笑道:“你怎么来了看你表情这么严肃,有什么事吗”

    麻三一点头道:“据可靠消息。苏出云出现在金陵,而且实力不知深浅,师父让你们速度回去。”

    苏振铭嘿嘿一笑道:“我已经和苏出云碰过面了,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确实突飞猛进,徐镜楼也精进了一层,应该是已经获得了金鳞真龙的第十成力量。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回去,你先回去告诉爹,我带知秋出去办点事,在我没回去之前,任何人前去,都不要开门。”

    我听的一愣,苏振铭这话说的,好像现在萧家当家做主的是他了啊萧朝海难道已经将大权交给他了

    刚想到这里,苏振铭已经笑道:“我要是就这样回去了,出云弟弟和徐镜楼该有多失望啊”一句话说完,哈哈一阵大笑,引得路人纷纷侧目,我则面孔一热,看样子,这家伙早就知道我们和苏出云跟随在他后面了。

    苏振铭却根本不以为然,伸手一揽叶知秋的细腰道:“走我带你去买个东西。”一句话说完,揽着叶知秋就走,麻三一跺脚,叹息了一声,也转身走了,留下我和陌楠一头雾水,有点搞不清状况。

    至于麻三的表现,我们倒是可以理解,他虽然暗中勾结苏出云,可明面上毕竟仍旧听命与深井老大,替萧朝海前来传话,也是正常,可苏振铭的行为举止,却让我很不理解,在明知道苏出云和我们都对他虎视眈眈的情况下,他回到萧家才是最安全的决定,到底是要买什么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要知道就算我们不出手,现在的苏出云也不是好对付的,以他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出来苏出云实力的强悍。

    不过苏振铭既然不在乎我们跟着,我们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当下仍旧暗暗跟随。

    一直跟进了一家商场

    当苏振铭带着叶知秋在一个戒指柜台前停下来的时候,我的心中,瞬间像被电击了一下,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陌楠,心中一阵阵的愧疚。

    苏振铭这个家伙,有很多地方,确实比我强出太多,即使明知道强敌环伺,还是不顾危险的带着叶知秋来买戒指,相比之下,我和陌楠有大把的时间,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事。

    在那一刹那,我看见叶知秋的眼中,也泛起了泪光

    就在我冲动的想拉着陌楠也出去挑选一个戒指的时候,苏出云却忽然出现了,就在距离苏振铭和叶知秋十来步远的地方,目光中的嫉妒,怒火一般的燃烧,如果眼光也可以杀人,苏振铭应该起码死了十来回了。

    苏振铭也发现了苏出云,转头对苏出云笑了笑,一句话没说,随即专心致志的挑选起戒指来,还不时的拿起戒指给叶知秋戴上观看效果,看他轻松的模样,就像普通小情侣逛街差不多。

    可叶知秋却满面泪光

    最终,苏振铭选了一对对戒,付了钱,一人一个带好,拉着叶知秋的手,缓缓的走出了商场,而苏出云,就明目张胆的跟在他们身后,始终保持着十步的距离,我们则跟在苏出云的身后。

    等我们走出商场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华灯初上,入夜的金陵,看起来好像更加繁华。

    苏振铭仍旧没有回去的意思,拉着叶知秋逛起了夜市,不时的指点一些好玩的东西给叶知秋看,叶知秋则全程痴痴的盯着苏振铭的脸,从始至终没有转移过一下视线,目光之中,充满了幸福。

    苏振铭兴致颇高,长长的一条夜市仅仅逛了一半,已经买了好几样东西,一个造型别致的花灯、一个长串的糖葫芦、一副以叶知秋名字写的花字,还买了一盒积木,像个孩子一样不停像叶知秋炫耀,似乎根本就没把跟在他们身后的苏出云当回事。

    夜市到头,是各种各样的小吃排档,苏振铭带着叶知秋走进一个排档,挑了张桌子,大马金刀坐了下去,点了好几个菜,还要了几扎啤酒,不一会酒菜上齐,苏振铭忽然一伸手,对苏出云一招手,又对我和陌楠的方向一招手。

    随即苏出云就真的走了过去,往桌边一坐,就挨着苏振铭的身边。我和陌楠互相看了一眼,这藏着也没意思了,倒显得自己小家子气,干脆直接走到桌边,也坐了下来。

    苏振铭、苏出云和我,我们三个坐在夜市排档中喝酒,这场景,是我之前怎么也想不到的

    我们刚一坐好,苏振铭就端起一扎啤酒道:“我们三个,是三十六门年轻一代之中最顶尖的高手,这一点,你们也不会否认吧既然是高手,就得有个高手的样,度量都大点,今天就算我和知秋正式结婚了,我很是高兴,请你们喝酒,咱们今天只谈风月,不谈恩怨,如何”

    说实话,到了现在,我真的十分佩服这家伙了,当下就一点头,也举起一扎啤酒道:“好”

    苏出云的面色在灯光下,有点阴晴不定,但随即也点头道:“我同意振铭哥,敬你一杯”说着话,就举起自己面前的一扎啤酒,向苏振铭面前一送。

    他这一送,看起来就像是要敬苏振铭一杯,可我一看,却顿时吓了一跳,苏出云搭住啤酒杯只用了两根手指,拇指与食指,其余三根手指,并直如刀,直插苏振铭的胸口。

    而苏振铭则像根本就没有防备一样,哈哈一笑道:“好走一个”几个字一出口,啤酒送到嘴边,头一昂就灌了起来,不但没有丝毫的防备,还将脖子这般要害的部位也暴露在苏出云的攻击范围之内。

    叶知秋顿时面色一变,刚想起身,苏振铭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示意不让她动,我的眉头也是一阵狂跳,根本猜不透苏振铭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苏出云可不再是那个废人了,这一记指刀如果击中,只怕当场就会要了他的命。

    苏出云的眼神凌厉了起来,还带有一丝狂热,看得出来,他并没有准备收手。

    指刀越来越近,我的手心不自觉的出了一层汗,这平静表面下蕴藏的杀机,实在太过可怕,我们三人之中,任何一人一旦有失,必定会打破目前整个三十六门的局势,不管谁死在这里,都将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花灯伸了过来,一伸就挡在了苏出云的手指之前,一个略带疲倦的声音响了起来:“老板,要不要买个花灯”

    这一挡,苏出云立即收手

    这个花灯出现的虽然十分突兀,可出现的时机,和出现的位置,却都巧妙无比,苏出云不收手的话,三根手指必定会插进花灯之中,就算他不收手,被这花灯一挡,苏振铭也完全可以做出应对了。

    既然达不到任何效果,哪就没必要丢这个人,苏出云比谁都清楚这个道理,所以他立即收手,还冷冷的回了一句:“不要”

    何况,卖花灯的怎么会卖到排档里来呢看着苏振铭摆放在一边的花灯,傻子都清楚怎么回事了。

    那卖花灯一见苏出云将手收了回去,也将花灯收了回去,嘿嘿一笑道:“老板不喜欢吗我这里还有好多款式呢”

    苏出云喝了一口酒,将杯子放下,面色越发的青白,却没有再说话。

    我微微笑了起来,一招手喊道:“我来一个”那卖花灯的欢快的递了一个给我,收了我十五块钱,坐在我们隔壁的桌子上点了一份凉面,低头吃了起来,看起来就像真的是一个卖花灯的普通商贩。

    紧接着在我们左右后面的桌子上,又坐下了三个人,我记忆力一向不差,他们一坐下,我就想了起来,正是那写花字的、卖糖葫芦的和卖积木的商贩。

    我将花灯递给了陌楠,转头看着那卖花灯的笑道:“扎纸一门的手艺,就卖十五块钱一个,是不是便宜了一点”

    那卖花灯的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一脸憨厚的笑道:“混口饭吃,混口饭吃”

    这时苏振铭已经将一整扎啤酒全都灌了下去,随手将空杯往桌子上一放,对桌子一比划道:“吃菜吃菜”

    陌楠拿起筷子,随手夹了点菜,笑道:“今天这桌酒菜,可不便宜啊扎纸的花灯、药师的糖葫芦、书门的花字、还有机关的积木,每一个的价钱,可都不低啊”

    苏振铭嘿嘿一笑,指着陌楠笑道:”俗俗了不是咱们不谈恩怨,也不用谈钱吧谈钱就伤感情了。“

    接着话锋一转道:“徐镜楼、陌楠,我今天大婚,你们夫妻俩就不敬我们一杯”

    还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