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再上青龙山

    萧朝海一句话出口,我心里就咯噔一下瞬间想起好多事来,婴灵之王、无名匕、青龙山恶战等等等等,还有江长歌的警告。那也是江长歌唯一算错的一次,我们去了青龙山,却并没有死伤。

    可现在听萧朝海再次提起青龙山来,我心里立马就知道。江长歌也许没有算错,只是时间还没到而已萧朝海既然提到了苏二娘在青龙山,那我们就必定会去一探究竟,谁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有死伤而这一切,也可以说全都是从第一次前去青龙山而引起的。

    怎么说呢这就是一个蝴蝶效应,如果没有我们第一次青龙山赴约,也许后面的事情全都会变样,我们所种下的每一个因,都会结出相对应的果

    就在这时,苏振铭忽然问道:“爹,你说那个溶洞中的物事,真的有那么神奇”

    萧朝海的声音响起道:“不错当年我暗中修习九转嫁衣之时,就已经想到了后果,每个人的身体,都是一个独特的个体,每个人身体不同,也决定着可以产生多少力量,九转嫁衣的功能,是从别人那里吸取力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不需要自身来产生力量的,可是,虽然不需要产生,却仍旧需要容载。”

    “我们人类的经脉所能承载的力量,实际上非常渺小,和青龙山溶洞中那个东西相比,简直不堪一提,这正是九转嫁衣的命门所在,当吸取的力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身体是承受不起的,身体一旦到达了极限,后果不堪设想,也正因为如此,你娘才会冒险进入那溶洞之中,如果成功捕获那东西,你的经脉起码也可以扩张三倍,你就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只是,这东西受天地精华,早已通灵,知晓善恶,人类一接近它,它就能分辨出人类对它的意图来,又灵巧异常,难以捕捉,不然以你娘驾驭虫蛊之能,也不会在青龙山耽误这么久了。”

    我一听就知道萧朝海说的对,我目前也是这种情况,虽然获得了十二块金乌石,金鳞真龙却不敢将全部力量尽数传给我,到了目前,也仅仅给了我十成力量而已,原因就是因为我的身体承受不起,所以萧朝海这么一说,我立即就动了心,暗暗的记了下来。

    紧接着就想了起来,苏家父子算计苏振铭的时候,也说过那溶洞之中,有阴阳调和之物,可令九转嫁衣所吸取的功力融为一体,才引得苏振铭前去,不过后来被幻境之王出现搅了局,没有想到,那溶洞之中竟然真有东西,只不过是可以扩张经脉的而已,也算是歪打正着。

    这时萧朝海话锋一转道:“铭儿,这事暂时不要透露给叶知秋知道,不是爹信不过她,在苏出云没死之前,你还不能将致命的弱点告诉她。”

    苏振铭含混的应了一声,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啰嗦,话锋一转,又开始布置起明天如何对付我们,听苏振铭布置完,我已经惊出了一头的冷汗,陌楠猜的真准,这家伙的设计,竟然如此巧妙,当真是一个都不准备放过。

    一般情况下,我们就算有所防备,也会是提防他们对我们动手,可这家伙却是在一进门就对我们下了手而且其后更是接二连三的下毒手,要不是陌楠让我夜探萧家大宅,估计明天我们爷几个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振铭设置了三道机关

    第一道,就是在进门之处,由叶知秋施放无色无味的毒药,也就是说,从进门那一刻起,我们就会中毒了,如果我们没中毒或者功力高深,一时半会死不了的话,没关系,还有第二关,两桌酒菜,他们会事先吃下解药,当然无碍,而我们只要动一筷子就基本没救了。

    就算我们进门之时屏住了呼吸,酒菜不碰不沾,也一定逃不过第三关,用来招待我们的那客厅,已经被鲁胜先改成了一个整体的机关,只要我们进了房间,就等于被关进笼子的老虎,而且还特地为我安排了一个机关中的机关,专门用来困住我的,只要一困住我,三爷等人无人是苏振铭的敌手。

    当然,他们也没忘了苏出云,听苏振铭话里的意思,苏出云在出现之前,并没有和他勾搭上,这一点倒是陌楠多疑了,但是经过前面三道关卡,再有麻三这颗定时炸弹埋在苏出云身边,还有萧朝海这样的高手,苏出云想不死估计也难。

    苏振铭这家伙心细起来,当真可怕,交代完毕之后,又挨个询问了一遍,确定万无一失了,这才和翔子等人闲聊起来,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分封他们的意思,很明显的是在拉拢人心。

    我知道再听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当下轻手轻脚的落了下来,鬼魅一般的溜到了围墙之下,目的已经达到,我自然不再停留,躲开摄像头,翻出围墙,一溜烟般掠出去一里多路,才停了下来。

    这一停下来,我才发觉自己整个后背都湿了,紧贴在身上,夜风一吹冰凉一片,也不由得我不惊,要不是我提前知道了苏振铭的计划,明天就是我们爷几个的忌日了。

    当下我掏出电话,和陌楠通了话,将苏振铭的全盘计划都告诉了陌楠,让她和三爷等人商议一下对策,顺便告诉她一声,我要去青龙山一趟,让他们不用等我。

    挂了电话,我就辨明方向,直奔青龙山,青龙山我去过两回了,轻车熟路,倒也不慢,一个小时左右,我就到了山脚之下。

    我抬头细看,虽然没有月光,可青龙山的大概轮廓,还是分辨的出来,往日倒没有觉得,今夜这一看轮廓,整座青龙山看上去倒真有点像是一条硕大的青龙,正做昂首欲飞之态,虽然山势不高,还真有点气势。

    凭着记忆,我摸黑上山,一路前往那个溶洞,边走边琢磨,不知道那溶洞之中所藏之物,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既然是由苏二娘前往捕捉,那应该是什么虫类,以苏二娘操纵虫蛊只能,竟然这么久没捉到,看来确实不好对付,恐怕以我之能,也不一定捉的到,最好的办法,还是先找到苏二娘,暗中跟随,等她捉到之后,我再出手抢夺。

    只是不知道苏二娘会不会在今夜捉到,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来都来了,怎么也得去碰碰运气。

    心中主意打定,脚步不自觉的加快了许多,片刻之后,已经到了那溶洞附近。

    由于光线实在太暗,以我的目力,双目所能视,不过两步,只能尽可能的利用听觉和触觉,当下我干脆闭目两分钟,将自己完全融于黑暗之中,让意识游走,不断熟悉周围环境。

    两分钟过后,我已经对周围了如指掌,就算闭着眼睛,也可分辨哪里是树藤,哪里是石头,当下不再迟疑,一闪身就进入了溶洞之中。

    一进溶洞,我就觉得身上一阵冰凉,一股股寒气从溶洞之内往外冒,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同时心中警觉更是提高了许多,之前我就见过这个溶洞,那些尸体也是藏身在这溶洞之中的,可我从来没进来过,没有想到,这溶洞之中,竟然这般冰寒,一般人进来,只怕要不了多一会,就得冻成冰棍。

    溶洞之中,更是黑暗无比,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我也不知道苏二娘会藏在哪里,行动更加小心,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而且尽量贴着岩壁,这样万一遇袭,起码也可免除后顾之忧。 .fu..

    由于行动缓慢,进程自然也慢,我足足走了个把小时,也就走出两里路不到,按路程算,应该已经深入山腹之中,溶洞之中的通道,愈加的繁多,四通八达,根本无法确定苏二娘会藏在哪里,而且越往里走,就越加的冰寒无比,四周全都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息,就连虫鸣都没听见一声,这不由得让我的神经越来越是紧张,我很想拿手机出来照明,可又怕被苏二娘发现了我,再藏起来,我这就前功尽弃了。

    恐惧,源自于未知我自认胆子一向不小,可这无尽的黑暗,还是给我了巨大的压迫感,总觉得这黑暗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跟在我身后,只要我稍微松懈一点,就会被它吞噬一般。

    我觉得我的呼吸越来越重,神经越绷越紧,尽管我没有听到一丝一毫的声音,可身后有个东西跟着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干脆一咬牙,猛的一转身,出手如电,一把向身后抓去。

    空空如也

    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暗自苦笑着摇了摇头,一定是在这种即黑暗又压抑的环境下,自己吓唬自己了,没想到我遇到过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竟然还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谁知道刚想到这里,就在我身后不远处,忽然响起了“叽”的一声来,好像在嘲笑我一般,从声音发出之处判断,这东西距离我所在的位置,最多也就五步的距离。

    今天结束,明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