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双簧

关灯
护眼
    我将小珠子掏出来一看,颜色倒是像,雪白滚圆,几近透明。里面有许多白雾状的气体,不断旋转流动,只是体型却比那小东西小了许多,那小东西起码有一个拳头大小。可这珠子最多也就只有鸽子蛋大。

    随即我将这个珠子在众人面前一晃,说道:“你们谁认识这个?”

    几人都看了看,纷纷摇头,他们几个的见识。还不一定如我呢!自然不知,我将进入溶洞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几人听说苏二娘为了寻找那小东西,在溶洞之中呆了这么久,也都意识到那小东西对我用处极大,要依小狗子和花错,马上就要翻身转回溶洞,我带着蓝大姐回据点就行。

    我当然不会同意,江长歌可没说我们的人在青龙山会折损几个,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他们再回去了,当下就说道:“那小东西承受天地精华,已通灵性,我救了它,也许这个珠子,就是它报答我的,既然我无福消受那小东西,有这个珠子,也比没有强,我们的当务之急,却是立即回去和三爷等人汇合,今天萧家之行,凶险异常,可大意不得。”

    几人点头应了,我的脑海之中却忽然响起了一声叹息,叹息声一起,我就知道,是金鳞真龙在惋惜我错过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可我心中却莫名的轻松,那小东西已具人形,又可爱至极,真要叫我吃了它,我还真不忍心,现在有了这颗珠子,聊胜于无,至少对我也有点帮助,只是我还不知道这玩意该怎么服用,决定先拿回去,让三爷看看,三爷见多识广,就算没亲眼见过这小珠子,应该也听说过。

    几人出了青龙山,顺路而走,片刻拦了辆车,直回据我们几人上楼,三爷等人都在,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我们回来就出发。

    我们将事情经过一说,听说拼命四郎命丧青龙山,三爷的面色刷的一下就白的,随即一脸懊恼的恨恨一锤桌子,反手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连连摇头道:“糊涂!糊涂!我怎么将长歌的话给忘了,几个孩子要求去青龙山接应你,我竟然也同意了,好生糊涂!”

    花错几人也都垂首不语,难过了好久,我才将那珠子拿了出来,递给三爷。

    三爷一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接在手中仔细掂量了一下,又拿起对亮看了几眼,随即问道:“楼儿,这灵气珠就是在那溶洞之中所得?”

    我点了点头,三爷长叹一声道:“看来苏二娘在那溶洞之中所捕捉的小东西,就是传说中的大地精灵了,我以前以为这只是个传说,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此物存在。”

    “这类物品,都是天地精华所生,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幻具人形,知善恶,通阴阳,实乃人间至宝,俗话说的好,千年人参万年精灵,指的就是这东西,对我们三十六门的人,更是无价之宝,服之不但可以扩展经脉,还可以调和阴阳,融合五行。”

    “不过这东西已经通灵,自然不肯让人吃了自己,你救它一命,它也知恩图报,这颗灵气珠,就是它从自己身体中分解出来的,你快服了吧!有此珠相助,就算暂时经脉无法扩展到可以承受金鳞真龙第十一成力量,也必定获益匪浅。”

    “此珠所蕴藏,全为天地灵气,精纯异常,你服用之后,可运行自身功力加以疏导,顺全身经脉游走,气息游走全身之后,归纳与气海,日行三次,久必见效。”

    我也没有推辞,这个灵气珠,正是我所需要的,给了别人,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我必须尽快增加实力,好和苏振铭和苏出云对抗,当下伸手接过,一口吞了。

    灵气珠一入口中,遇津就化,一股暖流顺喉头而入,我还没来及运气周转,金鳞真龙的力量已经自行运起,引导着那股暖流全身游走,每一处经脉,每一处穴道,无一疏漏,三个小周天一过,浑身流汗,身上黏黏的极不舒服,汗液之中,还有一层灰色泥垢一般的物体,可整个人却神清气爽,全身力量涌动,功力似乎愈加的精纯了。

    身上实在难受,我就去洗了把澡,换了衣服,等一切准备好,已经快十来点了,三爷将他们商议好的计划说了一遍,几人一研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当下带我们出门,直奔萧家。

    几辆车一直开到萧家门口,萧朝海、苏振铭、叶知秋、翔子和麻三等人,都早就等在了门口,苏振铭和翔子、麻三都有点急了,苏振铭正来回走动,倒是萧朝海十分沉得住气,魁梧的身躯屹立在门前,一动不动,如同一尊石像一般。

    可我们车子一到,萧朝海就动了,一闪身就到了三爷的车子旁边,亲自打开车门,哈哈笑道:“老三,这几个孩子说你们不会来了,他们那有我了解你,我就知道,除非你徐关山死了,不然一定会来,果然,又被我猜中了。”

    一句话说完,转头对翔子喊道:“翔子,你又输了,五块钱拿来。”

    翔子微微一笑,伸手掏出一张五块的,嘿嘿笑道:“海爷,你料事如神,我认输,给你五块!”

    萧朝海一愣,接过五块钱时,脸上有点懵逼,诧异道:“翔子,你小子学的滑头了啊!身上竟然准备零钱了,你这样可就没意思了,以前可都是给一百的。”

    我心中暗暗佩服,萧朝海确实个人物,大战在即,今天一战,很有可能关联到人间三十六门和深井的未来,他却仍旧能够谈笑风生,光凭这一就鲜少有人能及。

    翔子也笑道:“输的多了,自然就学乖了,再说了,我的钱包,也是根据萧家的收入来决定的,海爷你最近没有精力打理生意,萧家少赚了不少钱,萧家赚钱少了,我贪污的也就少了,都贪污不到了,哪还有一百的给你,只能装点零钱在身上了。”

    萧朝海一听,顿时一伸手一把就搂住了翔子的脖子,笑道:“你小子,终于说实话了哈,今天你必须坦白,这些年,你从萧家贪污了多少钱?”

    翔子眨巴了一下眼睛,十分认真的想了一下,伸出了一个手指头来,萧朝海一愣道:“一百万?你小子贪污这么多?”

    翔子微微一笑,摇头道:“后面再加一个零,而且,这些钱,还是我纯贪污的,没算我帮萧家赚钱时候拿的回扣什么的。”

    萧朝海哈哈大笑道:“我说萧家的钱都去了哪儿,原来都落在了你小子的口袋里”

    话刚说到这里,三爷已经悠然说道:“好了,老海,不用在我面前显摆你们萧家的财大势粗了,我知道你们萧家有钱有势,可你有再多的钱,我也不眼红,只要你将砸了我那层楼的费用赔给我就行,我绝对不多要一分。”

    萧朝海一愣道:“什么?你的窝被人砸了?不是吧?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我金陵的地盘上,还有胆子肥成这样的主?”

    说到这里,装模作样的一转头问翔子道:“翔子,老三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没告诉我?”

    翔子微微一笑道:“金陵是六朝古都,历来英雄辈出,在道上混的无赖青皮,更是多如过江之鲫,海爷,我这脑袋也是皮包骨头肉长的,又不是电脑,哪能什么事都知道,何况,我原先确实在三爷附近安排了市井一阵风,就是怕有些不开眼的小混混去冒犯三爷的虎威,可三爷是真神大菩萨,根本看不上我那些手下,让他们都撤了,所以我对三爷那边发生的事情,也是一无所知。”

    我一听,好家伙,这双簧唱的,一推三不知,摆明了是不准备认账了,不过也无所谓,我们本来今天也不是准备来要点钱就算了的。

    三爷嘿嘿一笑,也没有说什么,萧朝海却笑道:“老三,你这就不对了哈!不能因为是在我的地盘上,发生什么事都赖我啊!咱们同在三十六门中混,讲的是一个理字,没钱你可以找我,张口就行,但你不能赖我砸了你的窝,对不对?”

    接着就将大手一挥,哈哈笑道:“不过,咱们兄弟也不是外人,这么多年交情了,我也知道你是属驴的,脾气犟,还认死理儿,我也不怪你,你说是我砸的,就算是我砸的吧!反正也要不了多少钱,不要因为这点钱,坏了我们兄弟情谊,来来来,里面请,大家都等半天了,酒菜都快凉了。”

    说到这里,忽然一低,神神秘秘的说道:“老三,今天我为你特地准备了一道大餐,我保证你不敢下筷子,你要不信,咱们先打个赌,五块钱的如何?”

    三爷却没有立即往里走,而是往车子上一靠,伸手掏出香烟来,递了一支给萧朝海,自己点上一支,慢悠悠的抽起烟来。

    萧朝海顿时有点急了,连声道:“老三,走啊!进去抽烟就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