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制敌先机

    三爷嘿嘿一笑道:“急什么,抽完烟再进去不迟。”

    萧朝海哈哈笑道:“老三,你这是几个意思?我萧朝海家里是没有烟还是没有抽烟的地方?来来来,咱们进去。一边喝酒一边抽烟一边把事情摊开来说明白。”

    三爷却仍旧靠在车上,悠然的抽了一口烟道:“现在这个早饭时间过了,中饭又早了点。等上个三五分钟的也不迟,你这大宅子建的好啊!四周静谧,无人吵闹,空气质量好。风景也优美,让我多看几眼。”

    萧朝海的眼神之中,忽然闪过一丝焦急,随即就换上一副无所谓的笑脸道:“老三,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你想要我送给你,大不了我重建一处就是。”

    三爷立马说道:“别!我可消受不起,老海啊!像我们这样的人,农村出来的,穷惯了,有个落脚的地方就不错了,那敢奢望这么好的地方,何况,你送给我,鲁胜先怎么办?你这分明是没把鲁胜先的命当回事啊!”

    萧朝海哈哈大笑,边笑边向三爷走去,一伸手就去搭三爷的肩膀,笑道:“老三,就你鬼精灵,我也不否认,现在这房子,确实是归了鲁家,不过你要是真想要,我再建一处一模一样的给你也不成问题,来来来,咱们里面说,客人来了,一直在门口站着像什么话,传了出去,别人还以为我萧朝海不懂待客之道呢!”

    三爷却肩头一斜,就闪了过去,嘴角露出一丝嘲弄般的微笑道:“别介,老海,你一个劲的劝我进去,该不会在门口设下什么机关陷阱,等着我往里面钻吧?”

    萧朝海大笑道:“老三,你讲笑话呢?我萧朝海是那样的人吗?我怎么也算有头”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三爷已经手一挥,制止了萧朝海再说下去,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萧朝海有头有脸,当然做不出这种事来,可那些孩子,就不一定了。”

    “刚才我下车的时候,凑巧看见你新进门的儿媳妇手指弹了几下,你这儿媳妇可不是简单的人物啊!她可是药师叶家的人,药师叶家施毒之术天下无双,当年叶神医叶老爷子单凭一手毒术就名震三十六门,无人敢犯,你知道我的,我徐关山胆子小,性格又多疑,她这手指头一动,我哪还敢进你萧家的门。”

    说到这里,三爷话锋一转道:“不过,叶知秋的施毒之术,肯定不能和叶神医相比,叶神医使用毒术,那是立竿见影,中者即发作,发作即无救,叶知秋肯定达不到这种程度,所以她施毒之后,需要一点时间,来让毒性完全发作起来才行。”

    “当然,这肯定也不会需要太长的时间,一两分钟应该就差不多了,也就是几句闲话的时间,比如唱个双簧啊!随口胡扯几句就能拖延到药性发作,如果我这个时候过去,可正是药性发作的劲头上,搞不好就撞枪口上了。”

    萧朝海一愣,随即苦笑道:“老三,你这是人老眼花,看错了吧!没有我的话,谁敢这么做?你这么说不是打我的脸嘛!”

    三爷嘿嘿一笑道:“人老眼花也罢!性格多疑也罢!反正你那新儿媳妇在门口,我是不敢进你萧家的门!”

    萧朝海双眉一皱,一转头,对叶知秋道:“知秋,你先回避一下,到后面楼上去,没有我的话,不要出来。”

    叶知秋知道自己的小动作被三爷看穿了,也没说什么,一点头,转身进了门,直向后面一进院子走去。萧朝海又转过头来,对三爷道:“老三,这样总行了吧?你要还不相信,我在前面走可行?”

    三爷又悠然的抽了一口烟,缓缓说道:“老海,急什么?我刚才就说了,你这空气不错,门一开,风流动,药性不能持久,最多也就一根烟的时间吧!应该就散了,你该不会连一根烟的时间也等不了吧?”

    三爷已经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了,萧朝海却依旧能不露声色,苦笑道:“老三啊!你这多疑的性格,啥时候能改改啊!当着这么多孩子的面,你这样畏首畏尾的,就不怕孩子们笑话啊!”

    苏振铭这时接口笑道:“三爷,我也觉得你老太多心了,要论实力,我们萧家未必就输给你们吧?用得着费这些手段吗?”

    我心中暗暗冷笑,要不是我昨夜偷听了他们的计划,还真就被他们忽悠了,这父子俩绝对是亲爷俩,忽悠起人来,都不带脸红的,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忽悠,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计划,无论如何也不会上他们的当。

    三爷哈哈一笑,摇头道:“谁爱笑话就笑话吧!老海,你我在三十六门摸爬滚打几十年了,命比面子重要这个道理,你该不会不懂吧!要不,你就等我烟抽完,要不,你就在这里摊牌,想说什么,这里说其实也一样,四周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还怕谁偷听不成。”

    萧朝海一听三爷话里的意思,知道我们不会上当的,这第一关算是废了,当下就手一挥道:“抽抽抽!赶快抽,抽完了咱们进去,在这里谈事像什么话,我们又不是街头的小混混。”

    三爷嘿嘿一笑,也不揭穿他,自顾着悠然的抽起烟来,一支烟抽完,又续了一根,我们都知道三爷是怕药性没过,故意多拖延了一点时间,萧朝海也没说什么,他十分清楚,第一关被三爷看破了,既然第一关已经失去了效果,多等一支烟时间的耐心,萧朝海还是有的。

    两支烟抽完,三爷才手一抖将烟头弹飞,看了一眼萧朝海道:“老海,不是我说你,就算咱们现在是敌对,可以前的交情还在吧!我一支烟抽完,你就应该请我们进去了,结果我又抽了一支烟,还不请我们进去,你到底是几个意思?不想请我们的话,你就直说不就行了。”

    我一听顿时有点想乐,三爷这分明是倒打一耙,可偏偏他之前就说过是一支烟的时间,萧朝海还无法反驳,萧朝海藏在暗处的时候,占尽了先机,可一旦露出真面目来,和三爷也就半斤八两,再想占三爷的便宜,就没那么容易了。

    萧朝海也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主,听三爷这么一说,顿时苦笑道:“好你个老三,嘴皮子功夫见长啊!得!我也说不过你,咱们里面请。”说完做了个请的姿势,带头向门口走去。

    我却一眼就看见,萧朝海的两个手都在微微颤抖,估计是心里已经气得不行了。

    大家跟在萧朝海身后,直入萧家,快到门口的时候,大家还是按三爷事先的吩咐,闭住了气,防止还有残留的毒药。

    一进萧家,萧朝海还是领我们进了上次宴席那几个高官的客厅,进门的时候,花错有意无意的撞翻了一把椅子,随即伸手扶了起来,往旁边随手一放。

    客厅之内,依旧是两张桌子,大家分桌而坐,三爷、萧朝海、黄姑娘、麻三坐了一桌,萧朝海又让人叫来了鲁胜先,也坐到了他们那一桌,我们几个则由翔子和苏振铭陪着,坐了下首一桌。

    一坐下三爷就笑道:“老海,你不是要请我们吃饭吗?那上菜吧!”

    萧朝海却微微一笑道:“不急,还有一个人没来。”

    三爷歪头瞟了一眼萧朝海道:“等苏出云啊?我忘了告诉你了,在来的路上我们遇到苏出云了,苏出云说了,他老婆被你儿子抢了,他没脸来,今日之宴,他就不参加了。”

    我听的一愣,这事三爷倒没和我说,不知道是三爷胡编的还是真的,不过三爷做事,一向稳妥,他既然这么说,那应该是在我还在青龙山的时候,和苏出云碰过面了,只是不知道三爷会安排苏出云做什么?苏出云那孙子也不是好鸟,会不会按照三爷安排的去做也不一定,我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刚想到这里,苏振铭嘴角就是一抽,诧异道:“不会吧!昨夜说好的,怎么能说不来就不来了呢!”

    三爷笑道:“你自己干过什么事,你自己不清楚?抢了人家媳妇,还请人家喝酒,这场合给你你能去吗?”

    说到这里,三爷又一转头,对萧朝海道:“老海,这事我也得和你说道说道,苏振铭和苏出云,怎么也是表兄弟吧!这事做的,传出去你就不觉得丢人嘛!”

    萧朝海面色一阵难堪,随即苦笑道:“小孩子感情的事,我们也不好多管,随他们自己处理吧!我们兄弟这回坐到一起,还是谈正事要紧。”

    说着话一转头,对外面喊道:“来人啊!上菜!”

    随即又转头对三爷道:“老三,咱们边吃边聊,聊成了,咱们还是朋友,聊不成,咱们也不在酒桌上翻脸。”

    三爷却眼角一翻,冷声道:“老海,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呢?这不像是我认识的萧朝海啊!你该不会学些下三滥的手段,在酒菜里下毒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