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图穷匕现

    三爷这句话一出口,萧朝海嘴角就是一抽,随即笑骂道:“好你个老三,骂人都不带脏字的。我要是能干出这种事来,让我不出今天,功力尽废你要是还不相信,等会酒菜上来了。我每样先吃一口就是。”

    我一听,好家伙,发誓都不带打草稿的,他功力尽废我们要是相信他。吃了他的酒菜,我们功力尽废差不多。

    当然,这个时候,我还没想到苍天有眼这句话,乱发誓的话,有时候老天爷都会看不过去,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誓发多了,也总有应验的时候。

    萧朝海一句话说完,随即看了一眼三爷,笑道:“老三,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胆子变得这么小了以前那个豪气干云的徐关山哪去了以前那个刀山火海也敢闯的徐关山哪去了”

    三爷摇了摇头,故意叹息了一声道:“不一样了老了人一老,吃的亏多,上的当多,就不由得胆子不小,至于上刀山下火海的事,我这把老骨头也不敢折腾了,胆子小点好,免得一辈子风大浪大都过来了,老了老了,再被人给毒死了,一辈子名声就全丢了。”

    一边说话,三爷一边从身上抽出两支银筷子来,看了一眼萧朝海道:“老海啊不瞒你说,我现在胆子小的,走到哪都自己带筷子,我们混三十六门的,被人打死了不冤枉,技不如人嘛要是被毒死了,那就太闹心了,你说是不是”

    三爷那双银筷子一抽出来,萧朝海的嘴角就又是一抽,脸上顿时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来,我看的心里直乐,三爷这手,估计萧朝海怎么也想不到,一双银筷子,就将他们设计好的第二关彻底粉碎了。

    果然,萧朝海苦笑了一下,就转头对翔子喊道:“翔子,你去催一下,怎么回事到现在酒菜还没上来我昨天就让他们准备了,这些人都干什么的”

    翔子应了一声,起身出去了,不用说我们也知道,翔子这肯定是出去通知,酒菜里不能下毒了,这要一下毒,三爷一下筷子,当场就得打起来,他们设置了三道关呢,还有最后一道没用,肯定不能就这么白白舍弃了。

    三爷也不挑明,转头对萧朝海道:“老海,酒菜不急,现在正好也闲着,你咋不说说,今天请我们来,想聊点什么呢你知道我的,我这人脾气倔,万一要是谈不到一起来,又吃你的又喝你的,多不好意思啊”

    萧朝海笑笑道:“其实吧这事还真的挺重要,起码对我们三十六门的人来说,是不得了的大事,老三你是明白人,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今天请你们来,原本是想让你们做个见证,我是想将苏出云给留下”

    三爷翻了萧朝海一眼道:“留下苏出云为什么不会是因为苏出云学了你的九转嫁衣吧老海我说句公道话,人家是学了你的九转嫁衣,可人家是拿自己媳妇换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也怪不到人家苏出云的头上去,要怪的话,那也是你自己儿子的问题。”

    三爷从还没进门,就一直冷嘲热讽,哪句不打脸都不说哪句,到了现在,又拿苏振铭和苏出云的事来做说辞,估计苏振铭是听不下了,但这小子也算有度量,嘿嘿一阵干笑道:“三爷,我怎么听你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有点偏袒苏出云啊你该不会还跟苏出云讲什么叔侄的情分吧要真是这样,那就可笑了,据我所知,别说苏出云了,就连苏写意,也根本就没把你当亲人看。”

    这话一出,三爷就面色一变,毕竟亲兄弟反目成仇,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刚想说话,萧朝海就出声呵叱道:“小孩子家,懂个什么,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随即一转头,对三爷笑道:“老三呐也不怪小孩子挤兑你,我就问你,你难道不知道苏出云用九转嫁衣,吸收了谁的动力吸取的可是幻境之王何况,根据我的密报,苏写意现在在幻境之中,可谓是混的如鱼得水啊苏老二的手段,你应该比我清楚,我要是说,等到天宫之门开启之时,苏老二就能混成幻境之王,天宫幻境之中的异类,会全听他的话,你该不会不相信吧”

    我顿时一愣,苏出云在幻境之中发生的事,我是知道的,可我只告诉了我们几个人,我们这几个人,是不会外传的,那萧朝海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萧朝海在天宫之中,也布有眼线

    萧朝海紧接着又哈哈一笑道:“人嘛都是自私的,我知道,你是想让徐镜楼能够入主天宫,我承认,我也想让铭儿主掌天宫,可不管到了最后,咱们谁登上了巅峰,咱们都还是三十六门的,对不对可苏出云已经不一样了,九转嫁衣我比你清楚,他吸取的是幻境之王的功力,幻境之王的异类凶残邪性,也会被他吸收,也就是说,苏出云现在,实际上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类,起码有一半是属于异类了。”

    “到时候再有苏写意带着幻境中的异类支持,你觉得,我们三十六门,还有胜算可言吗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先杀了苏出云,这样等到打开天宫之门后,就算苏写意从中作梗,由于没了主将,他们也翻不起多大的花来,这叫做防患于未然,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三爷略一沉吟道:“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不过此事重大,我先想想,明天给你答复如何”

    萧朝海一听,顿时连连点头道:“好好好你琢磨一下,明天一定要给我个答复。不过我的态度是十分明确的,你若是和我联手,那苏出云必死无疑,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会对苏出云下手,到时候,还希望老三你不要插一杠子。”

    三爷还没说话,来了几个佣人,每人手上都端着盘子,全都是山珍海味,几个人一进门,菜往桌子上一摆,一股香气就弥漫了起来,翔子却没见回来。

    三爷笑道:“来菜了,还别说,还真饿了,来来来,老海,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反正你有钱,吃喝你一顿也无所谓,赶紧吃饱喝足,我回去还有事呢”

    萧朝海哈哈笑道:“来来来酒倒满”

    当下大家吃喝起来,三爷当真就用那双银筷子,弄的萧朝海好不尴尬。

    酒过三巡,鲁胜先就借口不胜酒力,离席告辞,三爷和萧朝海一边喝一边聊着,我们几个则拼命灌苏振铭的酒,整体气氛看上去,确实有几份像是老朋友叙旧,可我们心里都有数,在这和睦的表面假象之下,隐藏的是汹涌的杀机

    又喝了几杯,萧朝海喊道:“铭儿,你去看看,翔子跑哪去了怎么到现在也不来陪客人,这个翔子,也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苏振铭应了一声,起身就想离开,我眼一瞅,好家伙,叶知秋根本没来,翔子借口离开就没再回来,鲁胜先也走了,苏振铭再一走,就剩萧朝海和麻三了,我要不跟着苏振铭,等会搞不好就被包了饺子。

    当下我也站起身道:“振铭兄,我随你一起去”

    苏振铭笑道:“别扯了,徐镜楼,你到了萧家,就是我们萧家的客人,哪有差使客人的道理,你们先喝着,我去去就来。”

    他这么一说,我倒也没借口继续跟着了,总不能死乞白赖的非要跟去吧也只好坐了下来。但我心里已经暗暗提起了警戒。

    苏振铭刚一离开,萧朝海就举杯对三爷道:“老三,我们哥俩,今天好好喝一顿,不管以后怎么样,也不妄咱们相交一场。”一边说话,一边站起了身来,看样子好像是准备敬三爷的酒,可脚下忽然一个踉跄,手一抖,手中酒杯落地,顿时砰的一声,摔了个粉碎。  fu..  死亡凶兆 更新快

    酒杯一碎,我就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了

    碎杯为号,这尼玛就是一场鸿门宴

    果然,酒杯一碎,萧朝海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喃喃说道:“老了真老了以前这点酒算什么,现在才开始喝就醉了。”

    三爷嘿嘿一笑道:“原来是醉了,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要摔杯为号,用鲁家的机关术将我们灭在这里呢可我转念又一想,不能啊你萧朝海也算是个人物,再怎么不要脸,也不至于耍这么下作的手段啊”

    萧朝海又被三爷骂了一句,却也不恼,反而嘿嘿一笑道:“老三,这回你可错了,为了铭儿,我可是什么下作的手段都耍的出来。”一句话说完,他和麻三所坐的位置,忽然呼的一下就沉了下去,随即哐当一声地面合上,哪里还有两人的影踪,听地面声音好像是钢板铺就,明显是早就设计好的。

    就在这时,三爷的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微笑来:“这么快就图穷匕现了吗也好既然你想撕破脸,那就撕破脸吧”

    还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