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囚笼内外

关灯
护眼
    三爷这句话一出口,门口已经咣当一声,落下一扇精钢栅栏来,如果这精钢栅栏落地。我们爷几个就像成了被关进笼子里的老虎,要想出去,则必须破墙而出了,可这地面是钢板。门口是精钢栅栏,天知道墙壁里还会有什么玩意。

    就在精钢栅栏下落的瞬间,一个声音也冷冷的响了起来:“徐关山,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现在你们被囚牢笼之中,还有什么资格和我们撕破脸。

    说话的是苏振铭,他说话的同时,已经闪身出现在门口,正好堵在门口,我们要想趁精钢栅栏还没完全落地之时蹿出去,第一个就会遇上他,他的九转嫁衣可不是好玩的,不管是谁,遇上他都绝对无法在瞬间攻破他的防线。

    一切的一切,都设计的如此完美。

    就在这时,花错忽然动了,一抬脚就踢出了一把椅子,呼的一声椅子直飞出去,正好撞在他进门时撞翻过的那把椅子上,那把椅子被一撞,顿时向前移动了一米左右,椅背正好卡在下落的精钢栅栏上,虽然椅子是肯定无法挡得住精钢栅栏下降的,可多少还是使那精钢栅栏下降的速度缓了一下。

    就缓了那么一下,就给了我们一丝希望

    小狗子、花错和我,几乎是同时,伏身顺地面向外冲去,那精钢栅栏正以摧枯拉朽的姿势,将那张椅子迅速的压垮摧毁,如果我们不能掌握住这个机会,在想出去,只怕就没那容易了。

    守在门口的虽然是苏振铭,可我们三个同时出动,他又没有三头六臂,最多只能拦住一个,另外两个,则就可以趁机蹿出去。

    当然,蹿出去之后,局面也并无法改变什么,反而蹿出去的两个人,会因此身陷苦战之中,可三爷当时就是安排我们这么做的,我们都相信三爷,只要他这么安排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可我们没想到的是,就在我们三个同时蹿出的同时,鲁胜先和翔子也分别闪现在苏振铭的左右,三人同时出掌,三股劲风疾打而至,我们只能出手相抗。

    我对上了苏振铭,花错对上了鲁胜先,小狗子则对上了翔子。

    砰砰砰三声连响,我们三人被对方三股力道硬生生震了回来,倒不是因为我们的实力不如他们,而是我们三个都是躺在地面上的,根本无法施展全力,而且地面除了萧朝海和麻三刚才所坐的位置直接是钢板,其他地方都铺上了瓷砖,表面十分光滑,我们和对方的力量一接实,自然产生反挫之力,身体不有自主的就向后滑动。

    与此同时,那扇精钢栅栏也终于完全压垮了椅子,轰的一声,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光听声音,就知道这精钢栅栏的重量,绝对不低于千斤。

    我们全都成了困兽

    可三爷却还稳稳的坐在位子上,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悠悠然喝了,拿着那双银筷子在菜盘子里东挑西拣的挑了块青椒,放入口中,咀嚼了两下,咽了下去,才摇头叹息道:“这菜味道不地道,味精太多了,老海,你赚了这么多钱,请的厨子却不怎么样啊看来你不懂养生啊”

    黄姑娘则在旁边轻声说道:“你少喝点,这么多年来,你身上到处都是伤,看着好像是痊愈了,其实都留有隐疾呢喝酒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

    三爷嘿嘿一笑道:“你没听老海之前说吗这是他特地为我准备的一道大菜,我要是不吃不喝,那以后还不被他笑话死啊”

    话一出口,外面就传来萧朝海的大笑声道:“老三,看来这道大菜不合你胃口啊赶明儿我将这厨子炒了,重新换一个手艺好的,只要你愿意,我必定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养你到老都行。”想来应该是从地下秘道出去了,当然,这秘道肯定也是做过手脚的,我们就算找到,只要机关不开启,我们也无法从秘道出去。

    三爷哈哈一笑,随口说道:”老海啊我又不是没有儿子,用不着你来给我养老送终,你还是琢磨一下,怎么才能把我们也几个一直困在这里吧你这道大菜,做起来简单,想保持着菜不坏,却也不容易吧”

    萧朝海点头道:“可不是,这道菜可费了不少功夫,从上到下全都是百炼精钢打造,看着是平常房屋,可上面和四面全是精钢栅栏,地面更是铺满了厚实的钢板,一旦被困其中,我还真不相信有谁能逃得出来。”

    “只是,你说的也对,做菜容易,可保持新鲜就难了,你们几个大活人,个个都是难缠的角色,杀吧不行,杀了你们怎么打开天宫之门,不杀吧又怕你们哪天跑了。万幸的是,我还有铭儿,铭儿的九转嫁衣,最大的优势就是炮制废人,何况我铭儿还有个好媳妇,药师叶家不但精于毒药,其实对迷药也挺在行的。”

    “所以我想了个笨办法,让知秋先用迷药将你们全都迷昏过去,再让铭儿吸取了你们的功力,你们成了废人后,就没法捣鼓出什么乱子来了。不过,老三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虐待你们,不谈我们之间曾经的交情,就凭你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对手这一点,我就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们,直到天宫之门开启。”

    三爷嘿嘿一笑道:“天宫之门开启之后,是不是就该要我们的命了”

    萧朝海又十分认真的一点头道:“不错,说实话,和你敌对的这些年,我越来越感觉到心惊,只要你还活着,我就无法安心,所以天宫之门一打开,我就会送你们上路,当然,在天宫之门打开之前,我是不会让你们死的,特别是几个身负守护灵的,就算你们死了,我也会将你们的魂魄从鬼门关前拉回来。”

    三爷又问道:“那你之前所说的,要和门而联手对付苏出云的事,肯定也只是个幌子了”

    萧朝海正色道:“也不全是,一方面,确实是需要借此来迷惑你,你太精明了,我不放点真料给你,你是不会相信的,二来,我也确实想杀了苏出云,如今天下,能与我铭儿为敌的,也就徐镜楼、苏出云两人而已,不是我自夸,三十六门后起之秀,除了这两个,无人能与我铭儿抗衡,我这做爹的,怎么也得帮铭儿将路给铺平了,徐镜楼从一开始,我就刻意栽培他,就是为了我铭儿的九转嫁衣准备的,至于苏出云,就算他今天侥幸逃脱,来日也是和你们一般的命运。”

    三爷嘿嘿一笑,没有说话,反而又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举杯道:“老海,敬你一杯”

    萧朝海一愣神,目露狐疑道:“敬我一杯”

    三爷一脸认真的点头道:“都说三十六门是个大染缸,我们这些三十六门的嫡系传人,从一出生,就在染缸里泡着,泡到了最后,五颜六色,改变的连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唯独你萧朝海,从我认识你时开始,你就这么自以为聪明,一直到现在,还始终缺那么一个心眼,保持着本色不变,怎么能让我不敬你一杯。” ;.{.

    萧朝海嘴角又是一抽,随即哈哈大笑道:“老三,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呈口舌之利还有意思吗你要是觉得憋屈,想骂我几句出出气,你骂几句就是,我萧朝海占了这么大的便宜,给你骂几句的风度还是有的。”

    三爷嘿嘿一笑道:“我骂你有什么意思能让你少块肉还是怎么的不过我说你缺心眼,却是真话,你我好歹相交一场,别说我没提醒你,你难道就没发现,这个场合之中,少了几个这个时候已经该上场的人吗”

    萧朝海目光陡然一凛,神色一紧,随即又放松了下来,哈哈笑道:“老三,你是指陌人豪吗你们几个,一向以你马首是瞻,小字辈的是徐镜楼实力最为雄厚,如今你们都在我的股掌之中,难道你真的以为一个陌人豪就能救得了你们”

    三爷却一摇头道:“老海啊你也老了,脑子反应的不那么灵光了,我说的是该上场而没出现的人,而不是该出场而没来的人,至于老陌,他是该出场而没出场的,当然,他也会出场,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三爷话一出口,苏振铭就面色一变,脱口惊呼道:“知秋”两个字一出口,身形已经如同奔马般掠出,直向后面的小楼飞奔而去。

    苏振铭一走,三爷就微微笑道:“老海,看见了吧你这儿子的反应,可比你快多了,叶知秋应该在我们一被困的时候,就出现给我们下迷药才对,却一直都没出现,你竟然一点都没有怀疑,难道这不是反应迟钝的现象吗不过,即使苏振铭现在明白过来,也晚了,苏出云应该早就已经得手了,不然我逼着你将叶知秋赶去后面小楼中,就没有意义了。”

    今天就这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