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破囚而出

关灯
护眼
    萧朝海也面色巨变,目光一凛,沉声道:“老三,你和苏出云勾结到了一起?”

    三爷摇头笑道:“也不能算是勾结。只是互惠互利而已,我本来还一直担心苏出云不会按我们商议好的行事,如今叶知秋死活不露面,看样子这小子已经得手了。不然的话,现在的我们,只怕应该已经被叶知秋的迷药放到了吧!”

    我一听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们被困住。三爷还能稳如泰山,敢情他早就有了安排,只是我还想不明白,就算苏出云虏走了叶知秋,我们还不是一样被困在这里出不去吗?就算不要迷药,硬饿也可以将我们饿昏过去,我可不指望苏出云会来救我们,就算苏出云肯来救我们,有一个苏振铭也挡得住,至于陌爷,则根本不是萧朝海的对手,何况对方还有麻三、翔子和鲁胜先呢!

    我心里虽然担心,可一看到三爷,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点也不焦急,三爷就像那根定海神针一样,只要有他在,总能起到神奇的作用,好像再凶险的事,有他坐镇,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反倒是萧朝海的面色变得愈发难看了,沉声道:“老三,就算没有叶知秋,你一样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为了一个叶知秋,就放了你们吧!何况,苏出云就算抓了叶知秋,也不会杀她,叶知秋是盘角山羊的守护者,她一死,十二生肖就缺少一个,苏出云想打开天宫之门的心,可能比我还要强烈,他不会杀叶知秋的!”

    三爷一点头,说道:“不错!你这个分析靠谱,看样子,你虽然反应没有以前快了,可脑子还在。不过,我并没有指望苏出云会来救我们,正如你所说,苏出云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次他和我合作,一来是不想让你萧家的势力在人间三十六门独大,二来也是因为心里咽不下一口气,他对我们的安危,并没有丝毫的关心。而且,这小子也是聪明人,他一定会知道,你不会杀了我们的,所以他根本就不会来救我们。”

    “但是,你一样困不住我们,你信不信?要是不信,我可以和你打个赌,赌五块钱的。”

    萧朝海的目光冷了起来,面色也越发的凝重,缓缓说道:“既然你自己也排除了苏出云来救你们的可能性,除了陌人豪,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底牌,可要说陌人豪能在我面前,在机关鲁家的机关术之中将你们从这囚笼之中救出来,我还真不大敢相信。”

    三爷悠然的点了一支烟,缓缓吐出烟雾,眼神如刀一般看向囚笼外面的萧朝海,萧朝海也正冷冷的看着我们,两人的目光直接在半空之中撞击在一起,我好像看见,有一道火花直接闪起。

    随即萧朝海嘿嘿一笑道:“老三,你已经没有底牌了,不用和我玩心理战,你应该知道,对我没用的,要想成为向我这样的枭雄,第一件事就是要有足够的定力,你动摇不了我的想法。”

    三爷一点头道:“你说的对,我现在无法动摇你的决心,目前我们也确实出不去,不过,很快你就会亲眼看见,我们爷几个,会大摇大摆的从你这囚笼之中走出去!”

    这次萧朝海没有说话,旁边的鲁胜先却抢先说道:“不可能!这机关是我亲手设置,所用材质,皆是百炼精钢,人力断不可摧毁,一般人别说出来了,找都找不到藏在哪,只要被困禁其中,就不可能逃得出来。”

    三爷却没有理会鲁胜先,甚至好像连鲁胜先的话都没有听见一样,目光只是直勾勾的看着萧朝海,伸手一摸鼻子,瞳孔忽然放大,森然道:“老海,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笃定?”

    我一见三爷的动作,忽然想起三爷的一个习性来,三爷一动杀心,瞳孔就会放大,现在三爷出现了这个现象,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三爷要动手了,当下我立即也做好了准备,只要三爷一动手,我立即跟着出手,至于囚笼的事,我则根本不去想,三爷既然想动手了,总不会隔着囚笼去和萧朝海厮杀。

    这时萧朝海十分认真的一点头道:“想!”

    三爷笑道:“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也得和我说点什么,这叫有来有往,只有这样,生意才能做得起来。”

    萧朝海沉声道:“你想知道什么?”

    三爷淡淡的说道:“我想知道的,都是一些小事,比如你是怎么知道发生在天宫幻境之中事情的?”

    萧朝海毫不犹豫的说道:“我有密探!”

    三爷眉头一扬,继续问道:“哪个密探这么牛逼,这次我是真猜不出来了,能够自由出入天宫幻境,除了天宫五圣,还能有谁?”

    萧朝海却没有回答,而是冷冷的说道:“这是第二个问题了,现在应该换我问了,你想怎么破解当前困境?”

    三爷也没有正面回答,有样学样的回了一句:“我有内应!”

    萧朝海面色顿时一沉,涩声道:“果然如此!那就没得谈了,我不会告诉你我的密探是谁,你也不会告诉我你的内应是谁,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我就在这看着,看看究竟谁会出手救你。”

    三爷忽然一笑道:“如果能让你看到,那还叫什么内应”

    一句话还没说完,峭壁上忽然传来“咚咚咚”三声响,每一声都十分用力,好像在墙外面,有个莽荒巨汉,正拿着巨大的铁锤在砸击墙壁一般。

    响声一起,陌楠立即一闪身就到墙边,伸手也在墙上锤了两下,随即对我们一挥手道:“大家躲开我爹要破墙了!”

    此话一出,萧朝海忽然纵声大笑道:“陌人豪?难道他以为从外面将墙壁打破,就能救出你们几个?这想法未免也太幼稚了吧!老三,你还是让你的内应出手吧!陌人豪就算将我这栋房子拆了,他也没法将你们从囚笼之中救出来。”

    最后一个字刚落音,轰的一声响,墙壁倒塌了下来,一阵尘烟激荡,我们身后的墙壁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大洞,只是在大洞之中,还有一层精钢栅栏,一条高大魁伟的身影出现在了墙外,哈哈大笑道:“萧朝海,既然你都同意我拆房子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正是陌人豪。

    陌人豪一出现,萧朝海立即转头看了一麻三和翔子一眼,两人立即飞身而走,估计是想出去缠住陌人豪了。

    可这个时候,三爷忽然动了!

    一动就飘身到了我的身边,一伸手就从我的腰间抽出了那把无名匕,再一闪身就到了陌人豪打出的那个大洞之前,手中无名匕一挥,一道寒光闪起,一闪而逝,随即一脚直踹,正踹在那精钢栅栏的中间,咣的一声响,精钢栅栏已经从中间缺少了一块,足够一个人通过了。

    三爷随手将无名匕向我抛来,我伸手接住,心中一阵阵羞愧,无名匕一直在我身上,我怎么就想不起来可以利用无名匕脱困呢?当然,这主要是我个人习惯使然,我一向是以力量取胜,出手也都是五行之术,甚少使用兵器,所以无名匕在我身上,从来就没用过,自然就想不起来使用它。

    三爷则不一样,他一向掌控全局,凡是对我们有利的条件,他都会默默记在心中,到了必要的时候,很多看似并不起眼的因素,却都可以成为他取胜的筹码,怎么可能忘了无名匕这等利器。

    三爷一打开精钢栅栏,就沉声道:“镜楼先出去,别让人暗算了你老丈人。”

    我应了一声,一闪而出,刚一站定,麻三和翔子两人也到了,一眼看见我站在陌人豪身边,两人顿时苦笑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根本就不和我打,转身掠回了萧家大宅。

    这时我们其他几个人也都出来了,只有三爷还留在里面,看着萧朝海道:“老海,你又输了!你肯定没有想到,老陌的任务,只是砸一片墙而已。”

    萧朝海确实一个人物,到了现在这种局势,依旧保持着气定神闲,哈哈一笑道:“确实没有想到,堂堂陌人豪,竟然会偷偷摸摸的来砸一面墙,我早做防备就好了,不过,胜败乃兵家常事,输在你徐关山的手上,我也没什么好丢人的,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嘛!”

    三爷微微摇头道:“你真觉得还有下次?”

    萧朝海哈哈大笑道:“难道你还敢带着他们硬攻进萧家大宅吗?”

    三爷的目光更加森冷,缓缓说道:“不然你以为,我围什么要让苏出云引走苏振铭?你还真当苏出云劫持叶知秋,只是为了出一口气?”

    萧朝海顿时不说话了,一转身向里面走去,边走边说道:“老鲁,发动萧家大宅之中,所有的机关!”

    三爷也一转身,稳步走了出来,目光对我们一扫一圈,沉声道:“随我杀进去,今天,和他们决一生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