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鲁家机关

关灯
护眼
    我一听三爷这么说,再想到刚才三爷的表情,顿时明白了过来,三爷今天就是来摧毁萧家的。所以才设计引走了苏振铭,只要苏振铭不在,无人是我对手,我们一举击溃萧家。是完全有可能的。

    这么一想,我也兴奋了起来,率先冲了出去,小狗子和花错紧随在我身后。一左一右,三人像三道旋风一般,从正面直闯而入。

    在我们身后,跟着颜千凌、陌楠和蓝大姐,三爷却和黄姑娘、陌人豪三个走在最后面,三爷一脚踏进萧家大门,就扬声喊道:“老海,别躲了,出来吧!”

    可萧家大宅之中,却空荡荡的,萧朝海、麻三和翔子的身影都不见了影踪,只有一个鲁胜先,昂首站在院子中央,在他身边的,只有他那辆珍珑战车。

    我以前,一直有点看不起鲁胜先,认为他只能玩点机关术,不过从我进门第一眼看见他,就对他彻底的改了观,一个没有骨气的人,是断然不敢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留下独自面对我们所有人的,单凭这一就已经值得尊敬了,相比之下,萧朝海等人的龟缩行为,反倒让我有点看不起。

    看得起归看得起,不代表我不想弄死他!

    所以我第一个就冲向了鲁胜先,鲁胜先只是冷冷的看着我,一直等到我冲到了院子中央,他才伸手一拍自己身边的珍珑战车,那珍珑战车之中,忽然就弹出一个铁球来,铁球上面全是尖刺,呼的一声,就像一个炮弹一般向我疾射而来。

    那铁球肯定是不能接触的,我只好凌空一掌,力量涌出,撞击在铁球之上,轰的一声,铁球跌落在地,我的前进之势,也被迫一顿。

    我正准备揉身再上,身后的三爷说话了:“鲁胜先,他们都躲了起来,将你一个丢在这里拼命,难道你就不感觉到悲哀吗?”

    三爷这句话一出口,鲁胜先原本镇定无比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无奈来,苦笑了一下,对三爷道:“这都是命!”

    三爷一拧眉头道:“什么命?愚忠罢了,鲁家机关,妙绝天下,在三十六门之中,也享有盛誉,正所谓,良禽择木,既然萧家待你如弃履,你又何苦为他卖命?”

    鲁胜先的目光,却又逐渐坚定了起来,缓缓说道:“这是你的看法,我们鲁家,有鲁家的规矩,你应该也知道,鲁家机关,一旦入主大宅,终生不得再离开,如今我已经和这个宅子融为了一体,你们想杀这个宅子的主人,我又怎么能够答应,我鲁胜先的命可以丢,可鲁家的规矩,不能破!”

    我看了一眼鲁胜先,转头看了一眼花错,花错和我一样,目光之中满是不屑,我们不屑的不是鲁胜先,而是所谓的规矩。

    这些规矩,大多是三十六门各家各门从古到今流传下来的,我不是说这些老规矩不好,有很多规矩,讲究的都是忠孝仁义,这些是不可抛弃的,可一些认死理的愚蠢规矩,我却深不以为然。

    可就是这些规矩,却被鲁胜先之流奉为金科玉律,宁死也要守护,不懂丝毫变通,包括三爷、陌人豪这些老一辈的人,多少都有点类似,这一点其实我一直都很不明白,我们人类来自与自然,应该遵守的就是自然规律,优胜劣汰,不适应的,就会被淘汰,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所谓规矩,也应如此!

    也许,这就是我们和老一辈之间的差别!我们更直接,目的性更强,他们的原则性则要比我们强的多。

    这时三爷说道:“鲁家的规矩,可以不破,你袖手旁观即可,我们绝不找你麻烦。”

    鲁胜先这次没有立即回应,只是死死的盯着三爷的脸,看了好一会,才沉声道:“如果换成你,你会这样做吗?”

    三爷轻叹了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不会!不过,我根本就不会为了这样的主子卖命。”

    鲁胜先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也摇头道:“也许,在你们看来,萧老大不值得你们卖命,可在我看来,萧老大就是我们的主子,每个人的出发点不同,所看到的也不尽相同,比如你只看到我一个人孤身迎战,却不知道在这之前,萧老大三番五次要求我舍弃这个大宅,随同他们离开,只是我没同意罢了。”

    这句话一出口,三爷的面色就是一变,沉声道:“萧朝海跑了?”

    鲁胜先也不否认,一点头道::“萧老大做事,一向不会不留后路,在邀请你们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过,你们别想追上他了,除非你们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一句话说完,鲁胜先忽然一伸手,砰的一声击在自己胸前,萧家两扇大门,砰的一声就关了起来,而那个珍珑战车,也自动打开,鲁胜先抬步跨入战车之内,随着战车缓缓向后退去,一边后退,一边说道:“徐关山,接下来的机关,才是鲁家真正的机关术,可不是神兵利器就能破解得了,我和他们不同,他们会想着留你们的命,我的机关术一发作,生死就由不得我了,你们自求多福吧!”

    我根本不等他走远,已经闪身直扑,可身形刚一动,忽然心头升起一股寒意,急忙硬生生收住身形,脸上却陡然一阵刺疼,定睛一眼,就在我面前,一根细肉眼几乎无法分辨的白丝,正横在我面前,已经切破了我脸上的皮肤,我若再向前一步,脑袋必定会被切开。

    我顿时大惊失色,鲁胜先一直在和我们说话,根本就看见他有任何的动作,真不知道他这道机关是什么时候发动的,要不是我警觉的早,我一条命已经报销了。

    当下我慢慢后退,让自己的脸离开了细丝,大声喊道:“大家小心,这院子里布置有细丝,肉眼难以分辨,行走之间,千万注意。”

    其实不用我喊,那细丝上留下了一道血迹,异常醒目,大家都看得见,纷纷提高了警惕。

    就在这时,花错忽然猛的向前一蹿,身体直接伏在了地上,后背之上已经见了血,衣服都被切掉了一截,同时疾声喊道:“这些细丝还会主动攻击!”

    我心神一凛,这就难缠了,如果那些细丝仅仅以固定状态存在,我们慢一还是可以走过去的,可这些一旦可以主动攻击,肉眼又极难分辨,只怕难免伤亡。

    刚想到这里,花错已经从地面一跃而起,再度大喊道:“小心!地面也有古怪。”

    话刚落音,花错刚才伏身的地面,忽然“蓬”的一声,从地面射出千百根钢针来,暴雨一般洒向众人。众人纷纷闪身躲避,即得防着悬于半空中的细丝,还得注意细如牛毛的钢针,顿时都有点慌乱。

    可鲁家的机关,远远不止这些!

    就在大家躲避钢针的时候,脚下更多的机关,也被触发了,陷阱、翻坑、短箭、飞刀、铁蒺藜,到处乱飞,逼得我们不得不躲闪,可萧家大院之中,就像藏了数不清的暗器机关一样,我们越是躲闪,触发的机关就越多,一时之间,整个萧家大院,处处都是勾魂夺命的暗器。

    就在这时,三爷忽然大喊道:“镜楼,大地无疆!”

    我顿时一愣,大地无疆?难道三爷是想让我用功力硬生生将萧家整个地面都摧毁?不过现在也来不及细想了,猛的一提力,将金鳞真龙十成之力尽聚集在手掌之上,猛的一掌拍在地面之上。

    轰!

    地面一阵震颤,两侧的围墙也被震的倒塌了下来,无数隐藏在地面和围墙中的机关,尽数被摧毁,数百道弹簧,直接弹出了地面,带起数不清的暗器,跌落在地面,其中竟然还有不低于千支的利箭,几乎将整个萧家大院都铺满了。

    我不竟有点愕然,这小小的萧家大院,竟然被安置了这么多的机关消息,机关鲁家,当真名不虚传,要不是我以蛮力摧毁,只怕还真过不了这一关。

    刚想到这里,鲁胜先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厉害!竟然能以力量硬生生摧毁了我这么多的机关消息,不过,你们也不用太得意,这仅仅是外围而已,有本事,你们来楼里试试。”

    三爷沉声道:“鲁胜先,藏在地面的机关,都能被摧毁,难道就不能将整栋楼摧毁吗?你若再执迷不悟,谢连城等人就是你的下场!”

    鲁胜先叹息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没有再说话,三爷一转头,看向我道:“小楼,用无名匕,将所有的细丝全都切了,然后将那楼房给我平了。”

    我应了一声,抽出无名匕,绕场走了一圈,那些细丝虽然坚韧无匹,却仍旧无法抵挡我无名匕的锋芒,将细线全都切断之后,一闪身就到了楼房之前,再度蓄力与掌,用尽全身力气,一掌平推而出。

    “轰!”又是一声巨响,整栋楼房都颤了几颤,却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应声倒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