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狂风暴雨花满楼

关灯
护眼
    我顿时一愣,这一掌的力道,我十分清楚,比起原先击在地面上的那一掌。绝对不会差什么,地面之下隐藏的机关都能被我破解,这座小楼却没有被摧毁,这就奇怪了。

    要知道楼房是建立在地面上的。是突出在地面上的,就算是钢筋混凝土的结构,也比地面好摧毁的多,就算我一掌不能完全摧毁。也不应该一点事儿没有。

    刚想到这里,其余人也都到了,三爷沉声道:“鲁家的回旋机关!”

    几个字一出口,鲁胜先的声音已经在楼内响了起来:“不错,正是回旋机关,我改变了整栋楼的结构,无论从哪里受力,力道都会不断围着楼体传递,最后传递到地面,除非你能将整个地球击碎,不然根本就不会损伤半点。”

    说到这里,楼房的大门呼的一下打开,鲁胜先话锋一转道:“徐镜楼,要想破了我的回旋机关,只能从里面破解,有本事,你就进来!”

    三爷也沉声道:“楼儿,进去探一下底细,不要冒险,一觉得危险,立即退出来,其他人守在原地。”

    我一点头,闪身掠进楼内,一进楼中,我一眼就看见整栋楼房之内,空空如也,连个板凳都没有,上下楼层直接贯通,在楼体之内,每隔五米就有一个用红砖码砌了一圈圈的梯形,旋转围下,分布的甚是均匀,想来就是那所谓的回旋机关了。

    刚看到这里,还没看见鲁胜先在哪,身后大门咣当一声就关了起来,整个楼内,一阵咯咯乱响,分明是无数的机括在一起转动,想来是楼内的机关发动了。

    经历过外面院子里的机关遍布,我哪里还敢大意,呼的一掌拍出,力道直打前方十来米远楼体,我想从里面看看能不能将墙体打垮,而且距离也比较远,就算触发了机关,也不至于来不及躲避。

    我一掌拍去,力量结结实实的拍在墙体之上,整栋楼仍旧是晃了一晃,却丝毫无损,看来这回旋机关,里面都是一样,要想破解,得另想办法。

    可鲁胜先根本就不给我时间去思索,我一掌刚拍出,在我的前后左右墙壁之上,已经露出无数的圆管来,每一根圆管都有胳膊粗细,我清楚的看到,在每一根圆管之中,都有三个寒光逼人的箭头,这要是一起发射出来,四面八方万箭齐发,除了上天入地,我真想不出如何逃避。

    可上天入地也行不通!

    就在我一发现那些圆管,急忙抬头去看上方的时候,楼顶之上已经呼的一声弹出一张大网,将整栋楼的范围都笼罩在内,我若急速上蹿,正好闯进网中,那就成了网中之鱼,活生生的一个箭靶子。

    我根本来不及去想破解之法,身形疾退,一闪就到了门口,砰的一掌击在门上,厚重的木门顿时轰的一声四散五裂,木屑儿乱飞,不知道为什么,我隐约觉得一丝不安,可这个时候,也来不及细想了,一闪身就想从门中先蹿出去,外面的三爷却忽然大叫一声:“停!”

    我疾冲的身形陡然一顿,根本就来不及去想三爷为什么忽然让我停住,只是多年来完全信任三爷的话,习惯性使然,而我这一停下来,楼房之内的那些圆管,也开始嗖嗖嗖不断弹射出短箭来,我虽然身在门口,一样也无法避免。

    这时三爷第二句话才喊出声来:“注意门上有古怪!”

    三爷一句话,陡然提醒了我,瞬间想起那些肉眼几乎无法分辨的细丝来,随即一反手抽出无名匕,从上到下随手一划,无名匕所触之处,果然感觉到阻力,不由得心生寒意。

    这鲁胜先太阴了,整个楼内的机关都是摆在明面上的,根本无法破解,唯一的出路,就是破门而出,所以他在门一关上之后,立即加了几道细丝,人在到处都是短箭乱飞的情况下,哪里还会考虑那么多,一旦飞身而出,整个人就被割成几块了。

    万幸有三爷在,即使喊住了我,不然我就算还能像上次那样幸运,及时收住身形,只怕也会因为来不及躲避,被后面疾射而来的短箭射中。

    细丝一断,我立即蹿了出来,就听楼房之内叮叮当当一阵乱响,随即声音停止,鲁胜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还有谁想进来试试吗?如果破不了我的机关术,你们还是回去吧!”

    三爷也不理他,一转头看向我,问道:“你都看到了些什么?”

    我将在楼房之内所见,说了一遍,大家一听里面竟然设置了那么多的机关,不由得一个个都变了面色,在那么密集的短箭疾射之下,别说就我们这几个人了,再来十倍也是送死。

    三爷听我说完,眼一翻,打量了一遍那楼房,沉声问道:“谁有什么招,范围比较大的,能将整栋楼笼罩在其中的?然后由外而内的侵入。”

    三爷这一问,我脑海之中顿时灵光一闪,立即说道:“我有办法了!”

    我花刚出口,鲁胜先已经大笑道:“不要痴心妄想了,我这栋楼,外面所受的力量,全部会转移到里面来,想由外而内的侵入是不可能的,我劝你们还是知难而退吧!”

    我立即扬声道:“谁说不可能!我就破给你看看!”

    一句话出口,我抬手直举向天,直接施出苍天之怒,瞬间狂风大起,乌云聚拢,片刻之间,一大片的乌云,已经聚集在上空,将整个萧家全都笼罩其中。

    鲁胜先哈哈笑道:“苍天之怒?雷击吗?我早就想到了,你不防试上一试,看看可有效果?”

    我冷声道:“你错了,我只是想让你的楼房淋点雨而已!”

    鲁胜先再度大笑道:“你该不会是想用水淹吧?这楼这么高,你是不是太幼稚了?”

    我也不再搭理他,随手又是一击,水天一色!瞬间狂风暴雨,瓢泼而下,我们几人一眨眼就成了落汤鸡,我却身形不停,以狂风暴雨声隐藏自己的行踪,围着楼房急转,一转一圈,手掌一抬,风雨立停,乌云散去,瞬间恢复晴空万里。

    鲁胜先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怎么样?有用吗?别白费力气了,我在改造此楼的时候,已经事先设想过无数种可以破解此楼的办法,几乎将所有的可能,全都封死了,你们还是走吧!”

    我呵呵一笑,扬声道:“鲁胜先,不要怪我没警告你,你现在出来,还能留一条活命,若再不出来,就得永远留在里面了。”

    鲁胜先没有回答,只是以一阵大笑声来做回应,我明白,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当下也不再犹豫,双手一伸,对准楼房,吐气扬声,大吼一声:“生命之春!”

    四个字一出口,整栋楼上,忽然钻出无数的绿叶来,迅速的生长游走,片刻之间,绿色已经覆盖了整栋楼房,而在楼房的一圈,每隔三米左右,就长出一株树来,直接将整栋楼都围了起来,树木疯狂生长,逐渐长高长粗,开始不断挤压楼体,再加上满楼的藤蔓,也不断生长,将整个楼房捂了个密不透风。

    我刚刚施展水天一色,下了一场大雨,水源充足,这些藤蔓树木疯狂滋长,片刻之后,那些藤蔓之上,已经开满鲜花,一眼看去,鲜花满楼,如同一座花楼一般,煞是好看。

    当然,在这满楼鲜花之下,隐藏的是无尽的凶险!

    等到藤蔓占据了整栋楼内的空间,就会将所有的机括全部破坏,当树木长到一定程度,巨大的挤压力,就会将楼体挤跨,只要有一块砖坍塌,就会引起连锁反应,最终只能以倒塌结束,鲁胜先也会被压在里面,更有甚者,在楼房倒塌之前,他就会被那些藤蔓纠缠至死。

    “咔”一声响,终于,一块砖被巨大的压力挤碎坍塌,紧接着就是“咔咔”之声不断,无数碎裂的声音接连响起,最后“轰”的一声巨响,楼房整个向内倒塌了下去。

    没有一丝烟尘,外面覆盖的一层厚厚的藤蔓,足以掩盖住所有因楼房倒塌激荡起的烟尘。

    也没有一声惨叫,看来我所猜想的没错,鲁胜先都没坚持到楼房倒塌的那一刻,就已经死在了藤蔓的纠缠下。

    我收了生命之春的力量,三爷叹息了一声道:“鲁胜先也是个好汉子,可惜,跟错了主子!楼儿,这里就别动了,就算是他的坟墓吧!”

    我点了点头,按理说,这里可是金陵的郊区,我应该收了生命之春造成的景象的,以免引起官方注意,可三爷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废那事了。

    花错笑道:“死了正好,我们赶紧追,说不定还能找到萧朝海等人逃遁的踪迹,追上去一起灭了。”

    三爷摇头道:“追不上了,萧朝海早就准备好了退路,现在早已逃远了,加上刚才楼儿的那场狂风暴雨,什么踪迹也消失了,不过,经过此战,萧家在金陵的势力,是彻底散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