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恭候多时 -大家端午快乐

    苏振铭这么一问,翔子就嘿嘿笑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和苏出云对阵的时候,苏出云一定不断出手攻击叶知秋。这才导致你乱了心神,败在他手,不然的话,苏出云刚刚吸取幻境之王的功力还没多久。肯定无法完全融合,怎么可能将你打败呢”

    “只要你对叶知秋不管不顾,甚至你也出手攻击叶知秋,必定逼他回救。你定可赢他”

    苏振铭一听,就连连点头道:”苏出云太过卑鄙,抓住我担心知秋的心态,接连对知秋下手,次次都逼我不得不去救,这才落了下风,我也知道,他实际上实力和我差不多,可知秋在他手上,我如果实力不能够超过他的话,很难从他手上救回知秋。”

    萧朝海眉头一皱,沉声道:“铭儿,叶知秋是盘角山羊的守护者,难道苏出云还当真会杀了她不成他不想打开天宫之门吗你啊这是关心则乱”

    “另外,感情的事,我一向都随你自己,可到了现在,爹说句不该说的话,你看看你都弄成什么样子了叶知秋好坏咱们不谈,可他毕竟曾是苏出云的女人,你这样做,不是遭人诟病吗更可笑的是,你竟然因为一个女人就缩手缩脚,甚至受制与人,这样还怎么入主天宫,一旦儿女情长,难免英雄气短,真正的枭雄,是绝对不会让人抓住弱点的。”

    苏振铭似乎并不想听这些,极其敷衍的一点头道:“爹孩儿知道了,这事改天我们再谈,我现在先去洞庭,吸取了张渔和张昊海的功力再说。”

    一句话说完,也不管萧朝海的意见,转身就要走,看样子这家伙当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我真想不出,叶知秋究竟哪一点吸引他,竟然能将他迷的如此神魂颠倒,不过这事也不好说,感情这玩意一向都说不清楚,各花入各眼,如果是陌楠遇到这种情况,我可能还不如他。

    幸亏萧朝海还没乱了阵脚,立即沉声道:“你去洞庭也可以,不过,徐老三手下有个王齐远,你的行踪一定要隐秘一点,不然以徐老三的精明,一发现你的踪迹,立即就会明白你的意图,到时候很有可能给你挖个坑让你往里跳。”

    “而且,千万记住,一旦发现徐老三,你一定要立即离开,别看你实力远超过徐老三,如果徐老三要算计你,一坑一个准何况他们还有个徐镜楼,如果我没看错,徐镜楼应该已经得到了金鳞真龙的十成力量,你千万不要打他的主意。”

    “如果洞庭之行失败,前往深井冰宫与我们汇合,金陵我们是呆不下去了,只有回冰宫去,聚集最后的力量,等到天宫之门开启,和他们决一死战。”

    苏振铭点头应了一声,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山林之中,看得出来,他对吸取张渔和张昊海的功力,已经急不可耐了。

    苏振铭一离开,我也不敢停留了,现在交通发达,从金陵到洞庭,也就半天的时间,搞不好就会被这孙子抢了先,当下悄悄后退,远离萧朝海三人之后,立即拔足狂奔,一边狂奔下山,一边给三爷打了个电话,将事情告诉了三爷。

    三爷却并不惊讶,听我说完,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终于要对老渔和昊海开刀了,我以为他们早就会对他们下手了,能等到现在,说明萧朝海还讲点规矩。你跟上去就行,一切我自有安排。”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好像根本就没当回事。

    三爷最后一句话,顿时让我吃了颗定心丸,我这边大惊小怪,在三爷看来,则早就是他意料之中的事,看来我要跟三爷学的,还多着呢

    当下下山直接拦了辆车,一车直奔洞庭,说实话司机已经开的很快了,可我还是觉得太慢,恨不得生出两个翅膀来才好,张昊海是因为和三爷的兄弟情义,才自断一手的,张渔更是完全因为我们徐家才被拖下的水,如果让苏振铭抢先一步,吸取了他们的功力,那就太对不住人家了,所以就算三爷给我吃了颗定心丸,我还是焦躁不安。

    黄昏之时,终于到了洞庭

    我下车付钱,拔足狂奔,上回在洞庭遇到张渔的地方我还记得,张渔隐居的地方,应该就在那一片。

    果然,到了上次遇见张渔的地方后,我顺着水岸跑了有一里多地,就看到了两个人。

    两个人,一条船,夕阳下,湖水中,两根鱼竿,波光粼粼,说不出的惬意,道不尽的逍遥

    一个苍隽精干,肤色黝黑,头戴竹斗笠,中等身材,羯色衣衫,已经收了鱼竿,正在摇浆靠岸,正是张渔;另一个虎头豹目,狮鼻阔口,身材魁梧,一身黑衣,坐在船头犹如半截铁塔,单手垂钓,气度沉稳,正是张昊海。

    我一见两人尚完好无损,顿时松了一口气,既然两人无事,我也不必要先露面,潜在暗中,一旦苏振铭出现,我也好随机应变,当下就隐藏了身形。

    片刻扁舟靠岸,张渔随手在湖边插了根木桩,系上缆绳,和张昊海提了鱼篓,拿了鱼竿,就在湖边,将小鱼挑出放了,大鱼留下喝酒,看鱼篓颇沉,两人收获颇丰。

    就在这时,又一条人影悄然而至,也在湖边杂草之中潜伏了起来,这人影一出现,我一招眼就认了出来,正是苏振铭,这家伙竟然和我前后脚赶到了,而三爷等人,则还不见人影,若不是我及时赶到,只怕这事就麻烦了。

    张渔和张昊海根本就没发觉,两人说笑之间,已经收拾好钓具,说笑之间,并肩向左方走去。

    我已经知道苏振铭就在附近,自然沉得住气,继续潜伏在杂草之中一动不动,让他先跟上去,等苏振铭身影闪现,暗中跟随在两人身后,我才闪身而出,悄悄的跟在了苏振铭的身后,心中打定了主意,只要一发现苏振铭想动手,我拼着被他吸取功力,也要救下两人。

    可苏振铭却一直都没有动手,也许是想跟着两人到达他们居住之地再动手,毕竟这洞庭湖边,白天游客还不少,虽然现在已经接近黄昏了,仍旧能看到稀疏人影。

    一直跟了两里地,看见一座孤零零的小屋,两人直奔小屋而去,显然就是他们隐居之地。

    两人进屋,亮灯煮鱼,苏振铭就藏在小屋旁边墙角,我则藏在他身后十步远一片草地之中。

    不一会儿,香味就飘了出来,我还是上午在萧家吃了点菜,奔波一天,早就饿了,这一闻到香味,更觉饥饿难忍。

    就在这时,小屋内传出了话语声,四周静谧,声可及远,声一入耳,清晰可辨。

    说话的是张渔,张渔说道:“昊海,你说徐三儿现在在干什么”

    张昊海笑道:“三哥天生劳碌命,估计现在不是在忙着对付深井的人,就是在盘算该如何对付天宫异类。”

    随即猛的响起一声拍桌声响来,张渔破口大骂道:“萧朝海那鳖孙,不是个玩意,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深井老大,当真是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一想起来当年老子还曾和他称兄道弟,只恨不得立马找上门去,一巴掌拍死他个鳖孙”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张昊海哈哈一笑道:“渔哥,我见你这段时间,心绪不宁,是不是身体恢复之后,又开始手痒了还是心中记挂三哥等人安危若是这样,我们干脆去找三哥,看看还有什么地方能用得着我们俩的,我这手虽然大不如以前了,可胜在身大力不亏,起码也能替三哥挡上几刀。”

    我听的心头一热,我跟随三爷多年,看得出来,三爷的朋友不算多,有限的那么几个,可每一个都是割头换颈的交情,比如王敬山、比如刘赶山、比如谭老西、比如王齐远、还有屋里这两个。,他们这群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长项,但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重情重义

    也许,在他们眼里,情义远比自己的性命重要的多

    这时张渔哈哈大笑道:“老三才不要我担心,我们这几个老兄弟之中,就数他最鬼精,萧朝海虽然心机深重,真要玩起来,不一定玩得过老三,再说了,他要真有个什么事过不去了,也一定会拉上我们陪他一起死的。”

    说到这里,又啪的一声,可能又拍了一下桌子,随即怒声道:“我就是气不过,萧朝海那鳖孙竟然玩了我们这么多年,总有一天,我再见到他时,一定往他脸上吐两口唾沫,看看他到底要不要脸”

    这一口一个鳖孙骂的,苏振铭哪里还受得了,毕竟是他亲爹啊张渔这边话音一落,苏振铭就飘身而出,扬声喊道:“张渔,张昊海,你们等不到那一天了,都给你铭爷滚出来受死”

    苏振铭一出现,我正想动手,屋内却忽然响起一阵哄笑声来,听声音不少于六七个,随即三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苏振铭,我们恭候多时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