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洞庭围杀

关灯
护眼
    三爷的声音一起,我的一颗心立即就放回了肚子里,准备掠出去的身形,也立即顿住了。有三爷在,更能够吸引苏振铭的注意力,我在暗中,要是出手的话。机率更大,说实话,我对苏振铭的九转嫁衣还是十分忌惮的,而且苏振铭实力强劲。就算一对一较量,我也不一定能打得赢他,还是暗中出手的好。

    只是心中有点好奇,我是得知消息之后,马不停蹄就赶来了洞庭湖,三爷等人却明显比我到的还早,竟然直接潜藏到了两人隐居之处。

    不过随即就明白了过来,别人也许不知道张渔隐居的地三爷却一定知道,而且三爷也是算准了苏振铭不会在湖边动手,直接在张渔和张昊海的小屋里等候,而我们则是在湖边耽误了一段时间,所以他们比我和苏振铭早到也就正常了。

    这一想通了,也就明白了,刚才张渔和张昊海那番话,分明是引苏振铭现身的,怪不得一口一个鳖孙的骂。

    三爷声音一起,苏振铭也是一愣,身形明显一晃,似想退走,随即又停住了脚步,显然他还没忘记萧朝海的交代,但又不甘心大老远的来一趟,就这么走了,所以看上去有点犹豫不决。

    随即木板门打开,三爷、张渔、张昊海、黄姑娘、陌人豪还有王齐远陆续走了出来,却不见花错等小字辈的。

    王齐远的出现,我倒是可以理解,现在深井已经没剩几个人了,他也没必要在继续隐藏下去了,也到了他该出现的时候了,可花错等人没出现,我有点想不通,虽然三爷知道我已经来了,对付苏振铭应该是没有问题,可如果想将苏振铭击杀在这里,那花错、小狗子和颜千凌的画魂之术,以及陌楠的聪明才智,都是绝佳的帮手,怎么会没带来呢?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笑道:“苏振铭,我们早就知道你会来这里,所以早早的就在这里等你了,我看你这一趟,又白跑了,还是乖乖回去吧!回深井冰宫,让你爹找几个手下给你吸取功力,这样靠谱的多。”

    话一出口,苏振铭立即面露狐疑之色,反问道:“是吗?这倒奇了,江长歌远在天宫,难道你们还有谁能掐会算?怎么会知道我来了洞庭?”

    苏振铭当然不知道,他们几个商议事情的时候,我就在附近偷听呢!所以有此一问,可这一问,却给了三爷一个离间的机会。

    如果是我,一定会趁机栽赃一个,翔子也好,麻三也好,反正乱泼脏水,可三爷却一个字都没说,不但没说,反而面色一涩,显得好像自己说漏了嘴一样,急忙一挥手道:“没时间和你墨迹,兄弟几个,今天我们发发力,将这小子留在这里,然后立即兵发雪山,里应外合,打萧朝海一个措手不及!”

    三爷这么一说,我顿时心中暗赞,生姜还是老的辣,如果按我所想,泼脏水给翔子或者麻三,苏振铭不一定会相信,就算苏振铭信,萧朝海也不会信,毕竟翔子和麻三都是萧朝海多年的心腹,可三爷这么一说,如果今天能留下苏振铭,那是好事,深井的最强战力也就消除了,可如果留不住他,他一定会怀疑翔子或者麻三和我们有勾结,里应外合四个字,就够他猜好久的了。

    三爷话一出口,苏振铭就哈哈狂笑道:“就凭你们几个?非老即残,还挂一个黄皮子,徐关山,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就凭你们几个,只是给小爷送功力来了,徐镜楼呢?还是让他出来吧!躲躲藏藏的算什么好汉!”

    我一听就乐了,敢情苏振铭心里,对我也十分畏惧,他见出现的只有三爷等人,以为我藏起来了,不过还真被他猜中了,我还真的就藏在他不远处,这样也好,可以让他以为我一直和三爷在一起,就更会怀疑是翔子或者麻三泄的密,唯一遗憾就是既然被他猜中了,就一定会留后手防范我,我再想暗中出手袭击他,只怕不容易得手。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出现,张渔已经呼的一下就蹿了出来,手一伸一张大网凌空罩下,口中大喊道:“狂妄小儿,就让你看看我们这些老家伙的实力。”

    论实力,张渔可比苏振铭差的海里去了,所以张渔这大网一出,苏振铭根本就没当回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昂首扬声道:“你们几个都还等什么?一起上吧!免得铭爷我多费手脚。”

    话一落音,张渔的大网已经当头罩下,苏振铭直接双手一伸,一把抓住大网,一撕一扯,硬生生将大网从中间给撕开一道口子,从中钻了出来。

    我眉头一皱,这家伙的功力,越发的精纯了,张渔出手的网,那肯定是弥天网,虽然他原本的弥天网在青石镇和石雄一战之中毁了,可能被张渔施出手的,那一定也差不了,可一上手就被苏振铭给撕了,双方差距,由此可见。

    可三爷等人却并没有因此产生丝毫的惧意,反而一起冲了出来,陌人豪声势最盛,一拳破军疾打苏振铭正面,三爷紧随其后,单手蓝光闪烁,电芒吞吐,徐家九亟侧击苏振铭左肋之下,张昊海单手持刀,舞了个密不透风,雪片般的刀光直接形成一个刀球,滚向苏振铭的右肋,王齐远已经骑着大鸟声控而起,伺机下扑,就连黄姑娘仗着身法奇快,一闪就到了苏振铭的背后,双手击向苏振铭的后心。

    苏振铭则丝毫不惧,猛的大吼一声,一拳挥出,和陌人豪的拳头撞了个结实,直接将陌人豪撞的倒飞而出,随即双手电闪,分出两掌,迎向三爷和张昊海,一掌和三爷的九亟相撞,三爷蹬蹬蹬倒退数步,另一掌则直接穿过层层刀幕,正好拍向张昊海的胸前,张昊海只好回刀一架,一掌拍在刀身之上,张昊海也倒飞而出。

    最后陡然曲膝一弹,直窜而起,躲开黄姑娘袭击的同时,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疾撞半空之中的大鸟,竟然想率先击杀王齐远。

    自古以来,双方开战,最优先打击的,就是对方的情报人员,王齐远毫无疑问就是三爷的情报网,只是这些年来,王齐远一向隐藏的好,所以才一直没被发现,如今露了面,苏振铭当然第一个就要击杀他。

    可这一切,都早就在了三爷的算计之中!

    就在苏振铭连败四人,飞身而起之时,三爷忽然发出一声大喊道:“就在这时!动手!”而骑着大鸟飞行在半空的王齐远,则陡然一拍大鸟,大鸟疾升而上,顿时让苏振铭落个空。

    苏振铭这边刚一落空,张渔已经猛的纵身而出,单手一抖,另一张更细更密的丝网,再度撒向苏振铭,与此同时,门前左右的草丛之中,花错和陌楠分别蹿出,两人分别一抖手,各自撒出一把石灰,直接撒向苏振铭,小狗子却贴着地面蹿了出来,由下而上,发出一股力道,大喊一声:“你就被我呆在天上吧!”

    几人一出手,配合的异常默契,更要命的是,颜千凌也从草丛之中站了出来,一手持笔,一手拿着画册,单手一挥,已经在画册上勾了一笔。

    一笔勾过,苏振铭就陡然发出一声惨叫来,半空之中双手一抱头,还没来及发出第二声惨叫,那张大网已经将他笼罩在其中,随即两把石灰全都撒在苏振铭的脸上,身形刚刚下落,又受了小狗子一击,直接再度向上飞去。

    人可不是鸟儿,脚不沾地,可就没法使力,何况还深陷网中,又遭石灰撒脸,双目难睁,还被画魂之术勾了一笔,即使他功力高深,颜千凌无法勾他魂魄,这几下也够他受的了。

    这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此时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所以我毫不犹豫飞身而出,人在半空,已经将金鳞真龙的十成力量尽数提起,一拳直打苏振铭的脑袋。

    这一拳之力,足可开山裂石,要是打中,别说是苏振铭了,就算是幻境之王复生,也得脑浆喷裂,一命呜呼!

    可我一拳刚发出去,苏振铭已经大吼一声:“徐镜楼,你终于出现了!”

    这吼声一起,我就心中一寒,这孙子在我们这么多人的围杀之下,又接连落入圈套,竟然还在暗暗的提防着我,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个家伙一直没用真正的实力啊!

    刚想到这里,我一拳之力已经打到,苏振铭狂吼一声,双掌齐出,硬接了我一击,双方力量一接实,我心里就咯噔一下,知道坏事了!

    这厮用的竟然是卸劲!

    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准备我硬拼,而是想借我这一拳之力,来挣脱那张大网的束缚。

    果然不出我所料,双方力量一撞,顿时轰的一声巨响,两人气劲在半空之中爆炸了开来,苏振铭借我一拳之力,翻身上蹿,张渔的丝网顿时就抓不住了,可网绳却是套在张渔手腕之上的,结果连人带网,被拖的一起向半空之中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