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神秘老九

    苏振铭能有这种念头,完全取决与他的际遇和个人的性格!

    苏振铭从记事起,就一直不知道自己亲爹是谁,也没感受过萧朝海的半点父爱。直到最近,他才知道萧朝海是他亲爹,他们之间,也就是一个血缘关系。并不存在多深厚的感情。

    而且,苏振铭个性乖戾,绝情无义,除了对叶知秋情有独钟之外。其他人在他眼里,全都是利用的对象,性格又要强,一心想出人头地,获得九转嫁衣之后,一度无人是其敌手,导致他越来越是狂妄,可现在我已经拥有了金鳞真龙十成的力量,苏出云也吸取了幻境之王的功力,虽然还没有完全融会贯通,却已经胜了他一筹,这对苏振铭来说,足以引起他内心深处的疯狂。

    何况,还有一个叶知秋!

    这家伙也不知道喝了什么**汤,唯独钟爱叶知秋,叶知秋也为他的深情所打动,转投他的怀抱,可偏偏在三爷的计划下,又被苏出云给劫持了,这更刺激了苏振铭想急速提升实力的欲-望。

    更要命的是,在三爷的一系列安排下,我们的人他根本无法得手,苏出云他无法得手,三十六门之中其他的散兵游勇,对他来说,根本不足以解渴,那就只剩下三个人选,萧朝海、麻三、翔子!

    可他如果要吸取麻三和翔子的功力,一是并不能够满足他的野心,二来,萧朝海必定不同意,在这种情况下,他将主意打到了萧朝海的头上,也是被逼无奈。

    当然,这所有的条件,都是三爷在操纵,三爷顾忌的是萧朝海,而且和苏出云的暂时结盟,也使我们的实力大增,就算苏振铭吸取了萧朝海的功力,我和苏出云联手,也一样可以应对,何况,我还吞服了灵气珠,搞不好在打开天宫之门之前,还能提升一个档次。

    这些事情一理通了,我对三爷的佩服更加重了一层,在三爷削瘦的外表下,隐藏的能力、智慧,实在太过强大,他好像天生就是领导的料子,而我最多只是一个战将,只是承蒙了身为徐家后人的福荫而已。

    这时三爷却忽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楼儿,你得走一趟了,一个人追去峨眉山,暗中接近翔子,告诉翔子,让翔子快走!记住,一定要保住翔子,如果他们已经离开了峨眉山,就算追到雪山冰宫,你也要保证翔子活着,万不得己之时,不惜与苏振铭火拼。”

    我听的一愣,翔子可是萧朝海最忠心的手下,会听我的话?何况,为什么要保住翔子?保住了翔子,苏振铭不就无法吸取萧朝海的功力了吗?这让我实在无法理解,翔子死了的话,对我们不是更有利吗?

    我跟了三爷这么久,这点小心思哪里瞒得过三爷,所以我这边刚一愣神,三爷已经笑道:“你一定很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我自己也是在赌一把,究竟赌对赌错,还得看结果,如果赌对了,深井的势力,很有可能就只剩下苏振铭一个人了,而且到了紧要关头,翔子可能会是最关键的一步,如果赌错了也无所谓,翔子的实力,并不会给我们造成多大的困扰。”

    我又是一愣,完全不明白三爷是什么意思!

    这时陌楠笑道:“三爷,你怀疑翔子是老九?”

    三爷一点头道:“不错!执法九人组之中,唯独一个老九,始终没有露面,如今三十六门之中稍微有点手段的,立场基本上都确定了,就剩下这个翔子,一直神秘莫测,我们只知道他是萧朝海的爱将,究竟有什么本事,什么出身,一无所知,而且他表现出来的对萧朝海的忠心,似乎有点过了。”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大哥大嫂来,大哥做事,一向喜欢事先布局,执法九人组这么重要的组织,大哥不可能不未雨绸缪,如果说九人组之中没有一个人是大哥的人,我有点不大相信。”

    “而且,还有一个疑当年奎爷一家惨死,只留下一个小石头,后来大哥大嫂带着小石头去了金陵,卷入了四大家族的纷争之中,假装被孙大少的人所擒,可小石头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金陵,能做到让一个小孩子就像没有出现过一般的人,并没有很多,何况这个孩子还是大哥大嫂带去的,而翔子却绝对是其中之一,他完全有这个能力,将这个孩子安置在最安全的地方,而且也只有他,才能得到萧朝海的完全信任,不去追查那个孩子的去向。”

    “我们到了金陵之后,萧家设计一举吞并了其余三家,孙大少也惨死,当时去救大哥大嫂的也是翔子,翔子回来后,说是大哥大嫂离开了,只留下一纸留言,究竟翔子有没有见过大哥大嫂,谁也不知道,事后大哥对这个事也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带过,明显是不想多提,当时我就怀疑,翔子表面上对萧朝海忠心耿耿,实际上很有可能是大哥安排的人。”

    “其后我也有意无意的试探过翔子几次,可这家伙十分精明,始终不透露半点身份,只是在我们需要他帮手的时候,给予一定的合作,比如撤走市井一阵风,使我们的行动完全脱离了萧朝海的监视,虽然说当时是我们逼他撤走的,可他要是不配合,完全可以采取更加隐秘的监视办法。”

    “总之,他的种种表现,让我很是怀疑,我认为他就是大哥安插在萧朝海身边的人,也很有可能,就是执法救人之中,那个最神秘的老九。”

    我迟疑道:“三爷,我记得,我们初到金陵时,萧朝海说过,翔子不是老九,执法九人组之中,不都是由红旗老五亲自挑选的吗?”

    三爷哈哈一笑道:“萧朝海说的话,哪里能信!何况,如果翔子真的是大哥的人,又能在萧朝海身边潜伏这么多年,你觉得混一个神秘九的位置,对他来说是难事吗?”

    “更重要的是个依据,是萧朝海和他那种亦师亦友的关系,据我所知,执法九人组之中,红旗老五的权力最大,其余八人,全是历任红旗老五从三十六门中人挑选,但只有神秘九,一旦任职之后,就具有监督红旗老五的责任,这么设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红旗老五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而无人可以制裁!”

    “所以,我才怀疑翔子就是神秘九,而正因为他这个特殊的身份,才会被大哥看中,而也正因为他神秘九的责任所在,才会和大哥达成某种协议。”

    说到这里,三爷自己也摇了摇头道:“我知道,这里面的关系乱的很,而且翔子究竟是不是神秘九,我自己也不能确定,我只是觉得他最有可能,所以,咱们就赌上一把。”

    我只觉得一个头三个大,反正我也理不清这些关系,干脆不去想,三爷吩咐我怎么做,我照做就是。

    可陌楠这时却问道:“三爷,为什么你就没有怀疑过神秘九是麻三呢?”

    三爷一摇头道:“不可能!”三个字一出口,却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不可能,反而一转头对我说道:“楼儿,你随齐远快去吧!越快越好,切记观察翔子的反应,如果他听你这么说之后,真的离开了萧朝海,那翔子就是神秘九无疑,如果他约你再次见面,并且约定的地点是偏僻之处,那就是我判断错误了,你需要立即杀了他,绝对不能让他坏了我们的计划。”

    我点头应了,和大家先告别,随王齐远转身出了据两人到了郊外荒僻之处,王齐远召来两只大鸟,让我骑乘上去,他自己骑了一只,一直将我送到峨眉山。

    两人到达峨眉山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王齐远害怕被萧朝海等人发觉,不敢落的太近,就在山脚下降落,给我指点了萧朝海等人所在之地,就独自走了。

    萧朝海等人居住在峨眉山中一处隐秘据听王齐远说,是一个山洞,还在断崖上,我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山势,估摸了一下时间,望山跑死马,估计我到达萧朝海等人藏身之地时,夜色已深,倒是给我潜进山洞,提供了一些优势。

    当下我也不在犹豫,顺王齐远所指的方向而走,峨眉山山高林密,道路崎岖,给我增加了不少难度,好在我也曾在终南山上混过三年,一路翻山越岭,连过两个山头,终于到了断崖之下。

    我抬头看了看,断崖高有几百米,十分陡峭,当然,这根本难不住我,当下我就选了一处相对隐蔽的地方,向断崖上攀爬。

    一路攀升,半个小时不要,我就看到了一个山洞,山洞之中,正隐约有人声传来,我心头一喜,肯定就是这里了,当下悄悄的潜了过去。

    刚到山洞口,里面就响起了一个人的话声来,我一听就听了出来,说话的人正是苏振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