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三人成帮

    苏振铭的声音虽然轻,语气却很不友善,阴声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你究竟同意不同意?”

    紧接着翔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不会背叛海爷的。我也知道,麻三已经和你达成协议了,对海爷动手,估计也就是这天把的时间了吧?我已经做好了随海爷而去的准备了。”

    苏振铭的声音有点焦急了起来。稍微提高了一点道:“翔子,你也是聪明人,怎么这么死脑筋呢?我爹现在明显已经不再相信你了,不然的话。不会独自一个人离开,连去了哪里也没告诉你,这种情况,以前你是不是从来没遇到过?你怎么还这么死守那份忠心不放呢?”

    “何况,你跟了我,我难道会亏待你不成?你应该知道,我的实力比爹更强,而且你之前也说,爹做事有点墨守成规,放不下所谓的规矩,对不对?也正因为他数次犹豫不决,才导致了我们今天这般被动,深井的掌控权一到了我手上,我保证可以迅速翻盘!再说了,爹迟早会把位置传给我,我只是提前上位而已。”

    说到这里,苏振铭又叹息了一声道:“翔子,我明白你对爹忠心,可我也不会真的要了他的命,只不过吸取他的功力而已,如今的三十六门,已经不在是深井独尊的时代了,恰恰相反,深井势力没落,徐关山的实力已经超过了我们,爹又是他们的主要击杀目标,你不觉得,我吸取了爹的功力,让爹归隐,反而是他最好的归宿吗?”

    我听的心中暗骂,苏振铭这孙子也是没谁了!为了自己的目标,就没有谁是他不能下手的,暗算朱国富、暗算谢连城、暗算雷鸣、暗算修随心,抢苏出云的老婆,如今竟然连他亲爹都不肯放过,还鼓捣他爹的手下随他一起造反,也真是够够的。

    我悄悄探出头去,见苏振铭和翔子正坐在山洞里不到五米的地方,再往里两米左右,有个火堆,火堆旁还坐着麻三,却不见了萧朝海的身影,听苏振铭刚才的话,萧朝海好像有什么事离开了,这倒有点奇怪,萧朝海这个时间点了,会有什么事呢?

    这时翔子苦笑了一下,说道:“振铭兄弟,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办法,让海爷对我心生芥蒂,可无论海爷怎么对我,我都不会背叛海爷,其实,海爷现在不在,你完全可以将我杀了,何必非要拉上我呢?杀了我,我起码也落个心安,何必非要陷我与不忠不义的地步呢?你别说你杀不了我,就连麻三兄,论实力也远在我之上。”

    苏振铭的面色出奇的冷静,在火光的照耀下,双目之中竟然亮起一种奇异的光辉来,沉声说道:“其实,在我获得九转嫁衣之后,一度以为,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可以君临天下,可随后我就发现,要想真正的站在巅峰之上,绝对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办到的。”

    “在这一点上,我以前错的很厉害,苏出云也错的很厉害,他现在还不如我们,长期对抗的话,对我们的威胁并不大,并且,我有把握将苏出云争取过来,起码在击溃徐镜楼等人之前,我能让苏出云不和我们为敌,甚至还可以帮助我们击杀徐镜楼等人,所以,我们只需要团结一致,击垮徐镜楼就行了。”

    “你看徐镜楼,抛开徐关山、徐聆风、陌人豪等一众老辈的不谈,年轻一辈之中,文有江长歌、陌楠,武有花错、小狗子、蓝若影等一众人等,还有个颜千凌这样抽冷子暗算的好手,虽然现在颜千凌的功力不足,但假以时日,必成我们的威胁,还有王依人这样的情报网接班人,人员配置之齐全,设想之周全,远非我们可比。”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天宫之门开启,他们一时失利,不能入主天宫,也有足够的实力来和我们周旋,会对我们造成巨大的威胁,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要建立这样一个体系,有谁是可用之才?”

    “爹本来可以像徐关山一样,成为我的坚实后盾,可徐关山对爹太熟悉了,爹的套路,徐关山都可以尽数识破,这直接导致我们处处落在下风,要想出其不意,只有我取代爹。”

    “而我们的人手,经过接二连三的惨败之后,已经只剩下你和麻三哥算是一号人物,要头脑有头脑,身手也不弱,难得的是,我们年岁相差不大,完全可以携手共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闯出属于我们自己的一番天地来!”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一再要求你加入我们,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我相信,你也不甘心一辈子做爹的跟班,我保证,我入主天宫之后,人间三十六门全部交由你统领,深井则全部交给麻三哥,真到了那时,相信爹也会理解我们现在的决定。”

    听到这里,我暗暗心惊,苏振铭的疯癫不发作的时候,心智惊人的深沉,这么快就能从失败中总结出经验,确实如他所言,一个好汉三个帮,深井原先的实力比我们强盛多了,我们得处处躲着深井才行,就是因为深井的人心不齐,加上萧朝海的几个错误决定,导致人才凋零,反被我们占了上风。

    而且,这家伙的这番说辞,真的极具诱惑力,也难怪精明如麻三那样的人,也会被他拉拢了去,如果翔子不是对萧朝海极其忠心的话,也许早就被他拉拢了。

    苏振铭说到这里,随即又叹了口气道:“而且,我还有一个非拉你不可的原因,不管怎么说,这次要对付的,毕竟是我爹,我再不孝,也不想真的要了他的命,可我的九转嫁衣,太过霸道,一旦开始吸取一个人的功力,对方挣扎的越厉害,吸取的速度就越快,如果对方一直不放弃挣扎的话,最后很有可能全身功力尽数被我所吸取,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力道一旦使用过猛,就会造成对方的死亡,只有你,才有机会让爹完全不防备,爹对你的信任,甚至超过了我。”

    “爹现在对你生了怀疑,是因为我一口咬定了你就是徐关山的内应,其实即使如此,爹还是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我估计他的离去,就是要亲自查证一下,凭你们之间的感情,只要我一改口,说是我查错了也好,说我是想找借口吸取你的功力也罢,爹一定会重新信任与你,到了那时,你将迷药悄悄给爹服下,趁他昏迷之时,我吸取了他的功力,等他醒来,木已成舟,他也只有接受这个事实。”

    “只有这样,在整个吸取功力的过程之中,才会对他的身体不造成任何的伤害,不然他一旦挣扎起来,我也无法完全控制生死。”

    翔子眉头一皱,面色显得十分为难,显然让他背叛萧朝海,还是很难做出决定。

    这时坐在里面的麻三忽然开口说道:“翔子,我明白你的为难之处,我对师父的心,应该不比你差,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同意振铭兄弟的做法吗?”

    翔子眉头一挑,沉声道:“为什么?”

    麻三缓缓站了起来,缓步走到两人身边,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洞口外面黑暗的夜空,一字一顿的说道:“为了能救师父的命!也为了能够完成师父毕生的心愿!”

    翔子一愣,随即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转头看了一眼苏振铭,脸上忽然显露出一丝悲伤来,长叹一声道:“一定要如此吗?就没有别的路可选了吗?”

    麻三一摇头道:“没有!距离天宫之门开启,还有二十来天了,天宫之门开启之日,十二生肖齐聚,再加上天宫五圣,幻境中的异类,必定是一番空前恶斗,如果我们保持现在这种局面,师父必定会死在昆仑山上,而且,我敢保证,一定会死的很惨,毕竟我们和徐关山等人的实力,相差太大了,何况天宫五圣也必定会和他们站在同一阵线。”

    “到时候,不但师父会死,我们都会死,就连振铭兄弟,只怕也很难从徐镜楼、苏出云、天宫首圣等一众高手的围杀下活命,深井所有的希望,将会尽灭在昆仑山。”

    “但如果振铭兄弟吸取了师父的功力,那他就无人能敌,在和苏出云晓以利害,将苏出云拉拢过来,共同对付徐镜楼和天宫首圣等人,我们则就有了一拼的资本,而且,振铭兄弟一旦无敌与天下,这二十天里,完全可以用来做做文章,尽可能的削弱他们的力量,这样一来,我们的胜算更大,只有这样,振铭兄弟才有可能入主天宫,师父的愿望,才有可能实现。”

    麻三几句话说完,翔子就将牙一咬,沉声道:“好!我答应了!”

    苏振铭一听,顿时哈哈大笑道:“好!有你们两个助我,何愁大事不成!”一边说话,一边伸出了手掌,麻三和翔子的手掌一起搭了上去,三个人的手掌,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