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计划开始

关灯
护眼
    看着他们三人的手掌握在一起,我忽然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当初我和花错在一起讨论未来的雄心壮志时,是一样一样的。只是,他们三人勾结到了一起,让我更加不寒而栗。

    苏振铭本身就已经十分阴险了,而且功力高强。现在又有麻三和翔子作为左膀右臂,这两人可都不是简单人物,如果不尽快铲除的话,只怕必然会崛起成为下一个深井。

    绝对不能在让另一个深井出现!

    可眼前这个局面。让我倍感头疼,翔子竟然加入了苏振铭的一方,这是我没想到的,如果按现在的翔子来判断,还是不是执法九人组的神秘老九,未知数则更大了,那三爷交代的事,我还需要去做吗?

    随即一想,三爷的意思,是让我尽可能的保住翔子的命,现在翔子加入了苏振铭,和苏振铭、麻三成一伙的了,不管翔子究竟是不是神秘老九,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苏振铭是不会再杀翔子了,他再将翔子杀了,手下可就真没人可用了,也就是说,翔子现在的处境是安全的,我也就没有必要露面了。

    当下主意一定,我就悄悄将身形隐藏了起来,想听听他们三个究竟想怎么对付萧朝海,毕竟这种窝里斗的事情,还是我喜闻乐见的,何况还是儿子算计老子。

    果然,三人手掌在一起重重一握,随即分开,苏振铭哈哈笑道:“我们三个,这个结盟,我希望能维持一辈子,从今以后,我们三个要同进共退,生死相随,只有我们三个紧紧的拧成一股绳,才有可以和徐镜楼等人对抗的资本。”

    翔子一点头道:“好!我就陪你们赌上一把,等大事成后,再向海爷请罪!”

    麻三却转头看了一眼苏振铭道:“不用高兴太早,我们要想成事,则还需要网罗一些人手,不然就算振铭兄弟吸取了师父的功力,也仅仅是他一人功力超群而已,猛虎难敌群狼,我们要做的是一群有着老虎带头的狼,而不是仅仅只有一头猛虎。”

    麻三这么一说,苏振铭立即转头看向他道:“你有什么好人选?”

    麻三略一沉吟道:“首先,苏出云必须争取过来,振铭兄弟,不管你对叶知秋的感情有多深,现在也必须忍耐,当然,如果你能说服苏出云将叶知秋还给你,那我们就又多了一个帮手,药师一门的毒药之术,对我们会有很大的用处。”

    “其次,翔子得将市井一阵风的人手全都调动起来,我们必须掌握徐关山等人的动向,尽量避免和他们硬拼,我们的实力太过薄弱,如果发生正面冲突,必定会导致我们雪上加霜。”

    “再来,振铭兄弟你还得迅速的接手深井冰宫,名不正则言不顺,你接管了深井,以深井老大的名义召唤,之前流落在外的人手,才会逐渐聚集,虽然已经没什么高手了,可人多一样顶用,万一动起手来,起码可以缠住颜千凌、蓝若影、张渔和张昊海直流,那怕只是挡刀,也可以替我们争取不少时间。”

    “最后,我会亲自出马,尽量拉拢一些散落在民间的三十六门高手,比如甄阎王,尽量扩大我们的实力,这些年来我替师父办事,也认识了不少隐藏在民间的三十六门中人,或许以重利,或巧言蛊惑,总能招来几个,到时振铭兄弟以深井老大之命,任命他们为深井九煞,加以笼络,多少能有几个为我们所用。”

    “在我出去招揽人手期间,振铭兄弟一定要盯紧了徐镜楼等人,一有机会,就痛下杀手,就算是有守护灵在身的,也尽量吸取了他们的功力,令他们成为废人,借以削弱他们的实力。”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当务之急,是先商议一下,看看究竟怎么吸取师父的功力,如果这第一步走不好,后面的步骤,则全都不用考虑了。”

    麻三一席话说完,我心头暗惊,要真按麻三这样安排,只怕深井很快就能恢复一定的元气,别人我不知道,甄阎王的手段,我却是亲眼看到过的,如果真的为麻三所笼络,绝对是个强劲的对手。

    而且,拉拢苏出云,重聚深井失散的人手,利用市井一阵风撒开情报网,每一步都整在点子上,这个麻三的心智,完全可以媲美江长歌,而且他比江长歌更不择手段,甚至还怂恿苏振铭暗杀我们的人,如果苏振铭吸取了萧朝海的力量,那暗杀起我们的人来,还真不好防备,就算再怎么抱团,他那么高的功力,也总会被他弄死一两个。

    刚想到这里,山脚下忽然传来三声长啸,啸声两长一短,长啸声一入耳,我立即就听了出来,正是萧朝海。

    萧朝海长啸声一起,翔子立即说道:“是海爷,在招呼我们下去!”随即也放声长啸,仍旧是两长一短,分明是他们之间特定的暗号。

    翔子啸声一落,麻三就忽然伸手一拍翔子的肩头,沉声道:“事不宜迟,距离天宫之门开启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师父的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就在今夜动手!”

    苏振铭面色一沉,伸手掏出一个小纸包给翔子道:“全靠你了!”

    翔子深深的吸了口气,长长的吐出,面色沉重的伸手接过那小纸包,一点头道:“等会需要振铭兄弟演一下戏,不然我担心海爷对我的信任,会有所降低。”

    苏振铭一点头道:“你放心,其余的交给我!”

    三人说话之间,已经踩灭了火堆,又互相看了一眼,一齐点了一下头,随后顺着山崖,迅速向下落去,几人身手本就极好,又在这里多日,对山势熟悉,速度极快。

    我伏在隐蔽之处也不敢动,要是这个时候跟随他们下去,一定会被他们发现,之好继续静静的潜伏在原地,像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

    一直等到三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黑夜之中,我才敢悄悄顺山崖而下,依旧不敢发出一点声响,甚至连石头都不敢踩落一块,这耗费了我好长一段时间,等我下到崖底,已经不见了几人踪影。

    这夜里黑暗,又不敢发出亮光,也无法查找他们留下的踪迹,正在犹豫该往哪个方向追,左边山林之中,忽然响起了萧朝海的怒喝之声:“糊涂,你下次再敢对翔子或者麻三不利,就算你是我儿子,我也绝不留情!”听声音,已经在一里开外了,好在山林静谧,声可及远,萧朝海显然也是怒到了极声音提的又高,无形之中帮我确定了他们的位置。

    我一听顿时大喜,立即展开身形,电闪而走,一里多路片刻即到,远远看见四条人影,正在一块巨石之上,一人身形高大魁梧,当中而立,面前跪着一人,左右各站一人,正是萧朝海等人。

    我放缓身形,趁着夜色黑暗,鬼魅一般接近了过去,还没到近前,就听“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响起,随即苏振铭的声音说道:“爹!孩儿错了!孩儿因为近日接连受挫,心生疯狂,为了得到更多的力量,我才将主意打到了翔子哥的身上,诬陷翔子哥是徐关山的内应。”

    “而且远不止如此,我原本还打算,吸取了翔子哥的功力之后,在想方设法吸取了麻三哥的功力,有了他们的功力,我就可以超越苏出云和徐镜楼,完全失了心疯。”

    “要不是刚才在山洞之中,麻三哥和翔子哥一再劝导,我还仍旧执迷不悟,好在翔子哥和麻三哥不与我计较,还苦口婆心的晓以利害,孩儿才终于明白了过来,孩儿大错特错,恳请爹责罚。”

    我一听心中暗骂,看样子,苏振铭这孙子是准备动手了,不知道如果这个时候,我忽然出现,将他们三个的阴谋抖出来,萧朝海会做何感想?当然,我不会这么做的,三爷所顾忌的,是萧朝海,而不是苏振铭,他们能替我们除去萧朝海,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情。

    这时萧朝海怒声道:“我一再与你言明,翔子和麻三,都是爹的左膀右臂,未来也是你的得力臂助,你却因为区区一个叶知秋,就像置他们与死地,将我的话丢在脑后,你还有什么用?你哪还是做大事的料?”

    到了这个时候,翔子和麻三自然该出面做和事佬了,两人顺其自然的出面劝解了起来,无非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苏振铭还年轻,也没酿成大错,现在能改来得及之类的话,苏振铭毕竟是萧朝海的亲生儿子,自然也就顺坡下驴,又责骂了苏振铭几句,宽慰一下翔子和麻三的心,并在此言明,下次再有类似情况,绝对不放过苏振铭,随后也就让苏振铭起来了。

    一切都按着三人商定的方向在走!

    我的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我知道,下一刻,三人就该动手了,究竟能不能让萧朝海就此成为废人,全都在此一举!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