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最后的尊严

    在我的想象中,萧朝海醒来会发生的第一件事,必定会是对苏振铭破口大骂,甚至动手打几下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我错了。萧朝海毕竟是一方枭雄,他的行事不是我能够轻易猜中的。

    萧朝海一醒,苏振铭就噗通一声跪在了萧朝海的面前,腰杆挺的笔直。喊道:“爹孩儿请爹原谅,孩儿此举,实属无奈之举,也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望爹千万不要怪罪孩儿。”

    萧朝海却没有理会苏振铭,而是一转头,看向疼的在地上打滚的翔子道:“翔子,挺住了,是龙是虫,就看你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翔子一听,顿时停止了惨嚎之声,陡然咬紧了牙关,一口牙咬的咯嘣咯嘣直响,身体还在剧烈的颤抖个不停,一双眼睛之中都满是血丝,却死也不肯再发出半点声响来。

    过了许久,翔子的颤抖才逐渐停止,终于常常的舒了一口气,一翻而起,几步到了萧朝海面前,噗通一下也跪了下去,悲声道:“海爷我对不住你......”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萧朝海已经手一挥道:“不用再说了,铭儿一动手,我就明白了,这里面没你们俩个什么事儿,我这个儿子,太急功近利了,也是怪我没有教导好,所以我落了个如此下场,并不怪你们俩。”

    “我在临昏迷之前,让阴心毒鼠离开了我,另寻良主,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成了废人,却不能让阴心毒鼠就这样埋没了,不管阴心毒鼠选了你们俩人之中哪一个,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慰藉。“

    说到这里,萧朝海又对麻三一招手道:“三儿,你也过来。”

    麻三也走了过去,跪在萧朝海面前,一言不发,萧朝海看了看麻三,又看了看翔子道:“我老了,现在又成了废人,按理说,已经没有资格再对你们有所要求,可据以目前形势,我不得不对你们提出几点忠告,一是刚才铭儿的话,我听见了,他想让三儿去获得智者金猪,这一条路,可行但同样具有绝大的风险,张宗树不是我,如果他执意不肯交出智者金猪,强行夺取的话,恐生变故,天宫之门开启在即,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因小失大”

    “二来,你们三人能够抱成一团,其实我心中十分欣慰,这也算是一个老少接替的过程,我总有一天会退出舞台,未来的天下,是属于你们年轻一辈的,可如果你们三个不能够精诚合作,各存私心的话,到最后你们必定会死的很惨,包括铭儿也是一样,纵观历史,从来没有哪一个是能够以一人之力独霸天下的。”

    “三是苏出云,此人决不可联合,而应尽快击杀,根据可靠消息,苏出云已经得到了幻境之王的力量,目前虽然尚未全部融合贯通,却已经成了一个强敌,假以时日,必成大患,只要天宫之门一开,趁他羽翼未丰之前,立即斩杀,以绝后患。至于徐关山一伙人,我还是那句话,只可智取,不可力敌,这些人的身上,都流着极其刚烈的血,凭武力压制,只会引起更大的反弹,到了必要之时,他们宁死也不会屈服,在天宫之门打开之前,我们错不得半步。”

    几句话说完,几人已经全都泪流满面,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萧朝海不但没有怪罪他们,还替他们设想如此之多。

    而萧朝海则对两人一挥手道:“你们先离开吧今日一别,我们永无再见之日,我既成了废人,心中所想,也一并东流,从此之后,我隐与人间,想来我们再也没有相见之时了。”

    翔子和麻三一个悲声喊道:“海爷......”一个则流泪喊道:“师父......”却都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他们都明白,萧朝海是不会留下来的,作为一代枭雄,悄然离开,是他在保存自己最后一点尊严。

    萧朝海哈哈笑道:“去吧去吧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的缘分尽了,就这么简单,男子汉大丈夫,当顶天立地,别哭哭啼啼的像个娘们儿一样。”

    两人同时磕头,三个头一磕,分别起身,各自向萧朝海道了声珍重,转身离开,他们当然明白,萧朝海连他们都不怪罪了,又怎么可能会怪罪自己的儿子,让他们离开,肯定是有话要向苏振铭交代,而这些话,是他们不适合听的。

    果然,两人一离开,萧朝海就对苏振铭一挥手道:“起来吧别跪着了,你既然有种连你爹都算计了,也不用假惺惺的恳求我原谅,再说了,我原谅不原谅,事情都已经成了事实,我难道还真的记恨你不成,你毕竟是我的亲儿子,爹这一生,所做所为,有一半是为了自己的野心和抱负,其他一半,则全是为了你,事到如今,我又有什么可怨的。”

    “只是,你唱了这么一出,这条路,爹就走到了尽头,前面的路,爹就无法再带着你走了,三十六门的路,从来就不好走,你自己千万要小心了。”

    “临走之前,爹还得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也是爹的最后一张王牌,这人虽然不能掌控胜负,却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比如这次爹去见他,就听到了一件让爹十分意外的事情”

    听到这里,我顿时一愣,萧朝海还有什么王牌这家伙竟然憋到现在都没打出来,直到现在成了废人了,才要告诉苏振铭,这张牌又能是谁

    我正准备侧耳细听,想听听萧朝海到底能说出谁的名字来,可萧朝海却对苏振铭一招手,让苏振铭将耳朵凑了过去,用极低的声音再苏振铭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由于我不敢靠得太紧,导致根本就没听见任何的声音。

    苏振铭却面色一变,急忙问道:“爹,是真的吗”

    萧朝海苦笑道:“痴儿,到了这个时候,爹怎么可能对你有所隐瞒,你须切记,这已经是我们最后的一张牌了,不到最后关头,千万不要丢出来。”

    苏振铭一点头道:“我明白了”

    萧朝海又叹息一声道:“麻三和翔子,你一定要善待之,这两人都是可造之才,如能为你所用,对你的将来,帮助甚大,千万不要因一时得失,令他们产生了离心,不然你必定会后悔莫及。”

    苏振铭再度一点头,萧朝海站起了身来,拍了拍手道:“就此分开吧你之前吸取我功力之时,说过的一句话还是很对的,要重振深井,必须招揽人手,以你现在的能力,必定能令许多高手甘心臣服。”

    苏振铭一愣道:“爹,你真的不回雪山冰宫了”

    萧朝海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我还回去做什么往日我是深井之主,人人见我如见神明,现在我成了一介废人,何苦还回去,孩子,还是给你爹留点颜面吧从此之后,就让萧朝海这个名字,成为传说吧”

    苏振铭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难过的迹象来,涩声道:“那爹此去,将会隐居何处将来我一统天下,又到哪里去寻爹”

    萧朝海微微一笑道:“你若真的能够一统天下,就算你不来告知,爹也自然会知道,不过,既然你要问,我也可以告诉你,爹将会前去青龙山附近,寻一民宅租住,算是和你娘做个伴吧你娘也是苦命人,自从跟了我,为了我的理想,劳苦一生,最后还将命丢在了青龙山,我以前没时间陪她,现在总算有了时间,怎么也得去陪陪她。” :.\\

    听萧朝海这么一说,我心中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来,忽然之间,我觉得好人坏人之间的界限,竟然是这么的模糊,谁是好人谁又是坏人什么是好人什么又是坏人也许,好人与坏人的区别,仅仅是每个人不同的见解罢了,苏二娘在我们看来,绝对算不上是好人,可在萧朝海看来呢苏二娘却是个对他情深义重的女人,比如三爷,我们看来绝对是个重情重义的真英雄,可对那些死在三爷手下的人来说,三爷却是个阴狠毒辣之辈。

    每个人都有两面,别人因为站的角度不同,所看到的也不相同而已。

    萧朝海一句话说完,苏振铭就立即说道:“请爹放心,孩儿一定能够君临天下,等到那一天,孩子亲自前往青龙山,将爹接到天宫之中孝敬”

    萧朝海哈哈大笑道:“不必了,心里有天下,哪里都是天宫,心里没有天下,身在天宫也只是行尸走肉,从你吸取了爹的功力那一刻起,爹的心里,已经没有了天下,就让我陪着你娘,在青龙山终老吧”

    一句话说完,一转身就抬步离去,一边走,一边抬起手来,对苏振铭挥手道别,身形逐渐远去。

    萧朝海的功力虽然被苏振铭吸取了,可他身形魁梧,身体素质还是杠杠的,走出峨眉山肯定不是问题,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我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忽然觉得很是落寞。

    今天上午熬药耽误了太久,更了晚了点,但是,还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