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据理力争

    我顿时一愣,还真被三爷说中了,徐家先祖由于和我们的理念略有不同,并不愿意再见我。不过我来都已经来了,好不容易找到的,无论如何,我也得争取一下。

    当下我就扬声道:“老祖宗。你可以不见徐家后人,可难道老祖宗连天下苍生之安危也不顾了吗天宫一旦被异类所掌,天下必乱,百姓好不容易安居乐业百十年。眼看又要进入水深火热之中,难道老祖宗一点怜悯之心也没有了吗”

    那粗豪汉子顿时怒声道:“放肆我们没有怜悯之心如果不是我们几个插手的话,几百年前就他妈完了,你知道天宫之中,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吗这东西一旦流露出去,整个天下要不了几天,就得变成地狱......”

    刚说到这里,一个沉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别说了”

    那粗豪汉子的声音顿时一顿,随即说道:“老大,这帮孙子已经快要将天宫之门打开了,我们还能瞒到几时反正天宫之门打开之后,他们也会知道的,何不趁早告诉他们,或许他们能够回心转意,消了打开天宫之门的念头。”

    说到这里,那粗豪的声音一顿道:“徐镜楼,老子就告诉你,也好让你们知道,打开天宫之门,是个多么愚蠢的决定你们以为,天宫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们怎么就不想一想,为什么会有天宫这样的地方存在”

    我听的一愣,脱口问道:“是啊为什么会有天宫这样的地方天宫之中,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问话一出,那沉稳的声音就响起了一声长长的叹息,那粗豪的声音接着说道:“不知道了吧老子来告诉你天地洪荒时期,人类初成,瘟疫横行,那时人类不懂医药之术,死伤惨重,就在这时,有传言流布,说在昆仑山顶,有一眼圣泉之水,可解百毒,可常生不老,可起死回生,妙用无穷。“

    “凡人之能人异士,组织千余勇者,不辞艰辛,西赴昆仑,取圣泉之水饮之,谁料带头的几个饮用之后,个个化身嗜血凶兽,其余人才知道,那眼所谓圣泉,实际上就是真正的瘟疫之源,流言散布者,其居心就是要消灭人类”

    “剩下的人将那些已经变化为异类者诛杀之后,就地取石,将那眼瘟疫之泉镇压在了石殿之下,宫殿建成之日,仅剩三十六人。就在众人以为大功告成之时,忽然天降金光,金光之中,一条威武雄壮的金龙凌空出现,以绝世力量将宫殿与世间隔绝,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并且强行要求,剩下的三十六人留下为奴为仆,并让人间尊它为神明,不然它就打开瘟疫之泉,继续肆虐人间。”

    “那三十六人无奈,只得留下,这就是天宫之由来,天宫之中所藏的,就是那瘟疫之泉,一旦天宫之门打开,宫殿倒塌,瘟疫之泉再现,瘟疫之水得出,水中瘟疫之源随风而散,随风而走,由昆仑山直入人间,不消数日,人间就会再坠地狱,就算现在医药之学有所精进,人间也将会死伤无数。”

    “而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就是附身在你身上的金鳞真龙,后来要不是禹王出世,将它斩了,只怕人间至今还是水深火热。如今你们听它蛊惑,一心要打开天宫之门,一旦天宫之门得以打开,其后果可是你们所能承担得起的”

    听到这里,我顿时愣住了,虽然我一直都知道,金鳞真龙之前好像不是什么好鸟,可也没想到,天宫之患就是它一手造成的,竟然影响了人间这么多年,一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随即脑海之中,忽然想起了之前金鳞真龙的后悔,将心一横,当下扬声说道:“不错,这件事,其错在金鳞真龙,可经过数千年的岁月,金鳞真龙已经意识到了当日之错,我们要打开天宫,也正是要一举将瘟疫之泉彻底毁去,从此了结此事,不然遗留在哪里,始终是个祸患。”

    “自古有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金鳞真龙已经真心悔改,我们为什么不给它一个改过的机会呢同时也给我们自己一个机会,将此事彻底消除,不是比藏着掖着要好吗”

    我话刚落音,脑海之中已经响起了金鳞真龙的叹息声来:“谢谢你”很明显,它在感谢我对它的信任,显然我所说的正中它心意。

    我心头刚一松,那粗豪声音道:“伶牙俐齿,谁知道它说的是真是假万一他真身得复,灵肉合一,无人可以制裁,重掌天宫,放出瘟疫来,到了那时,可有后悔药卖”

    这话一出口,我顿时没法回答了,我又不是江长歌,未来会发生什么,也无法预料,何况就算是江长歌,对我的未来,也无法窥测,用江长歌的话说,我的命格就是一团迷雾,祸福全在一念之间。

    幸好,我身边还有个陌楠

    陌楠扬声说道:“前辈,金鳞真龙与镜楼共用一体,如果金鳞真龙心中恶念未消,镜楼必定受起影响,别的不说,戾气总该有吧镜楼身为三十六门之中人,在三十六门中也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你可见他戾气有所增长”

    那粗豪汉子声音一顿,随即迟疑道:“这到没有”

    陌楠微微一笑道:“镜楼所处的环境,虽然没有幻境那般恶劣,却也是刀光剑影,每一条路都洒满了鲜血,镜楼不但未见戾气增长,反而越发的宽厚仁慈、正直善良,这又说明了什么”

    那粗豪声音道:“你的意思,是受了金鳞真龙影响”

    陌楠点头道:“我认为,多少是有一点的,金鳞真龙经过几千年岁月的洗礼,阅尽民间疾苦,早已经恶念去除,心生悲悯,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镜楼现在的情况。”

    “如果大家都如前辈这般畏首畏尾,那瘟疫之泉的威胁,就会一直存在,难道让这个祸患,就这样一直流传下去吗三十六门的悲剧,一代接一代的绵延下去吗”

    “更何况,现在已经不是我们要不要打开天宫之门的事了,而是天宫之内的幻境之中,异类实力日渐昌盛,幻境壁垒的约束之力,则日渐薄弱,天宫卫护之人,仅剩寥寥数人,根本无法力敌,眼见幻境就会被异类大破,天宫就会被异类所占,难道前辈们还会认为,异类占领了天宫之后,就不会想法打开天宫之门就不会放出瘟疫之泉来”

    “前辈,你们别忘了,异类一旦占据了天宫,同样可以选出五圣来,同样可以带异类自由出入,就算天宫之门不开启,幻境之中的异类尽数进入人间,难道就不是一场灾难”

    “话再说回来,十二金乌,我们早已经聚齐,镜楼身上有十一块,我身上有一块,至今未合成一体,但金鳞真龙始终并没有着急之心,恰恰相反,它还在处心积虑的想将自己的十二成功力全都传送给镜楼,这难道不能说明,它实际上已经没有昔日罪恶之心了吗”

    “退一万步说,我们此番前来,就是为求得能够让镜楼突破人体极限之力的方法,如果镜楼能够突破人体极限,就算到了那时,金鳞真龙企图继续作恶,镜楼又会愿意吗我们这些人,轻重还是分的清的,真正到了千钧一发之际,情愿舍身一死,也断然不会让当年悲剧重演”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一阵热血澎湃,扬声叫道:“楠楠说的对老祖宗、各位前辈,此事重大,还请你们仔细斟酌”

    话刚出口,徐家先祖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徐镜楼,万一真到了危急之时,你能否做到舍生取义力保苍生不受瘟疫肆虐”

    我毫不犹疑的说道:“能”  . 首发

    冰洞之内,随即没了声响,我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等待着,我知道,此刻在他们的心中,应该也起了波澜。

    过了许久许久,徐家先祖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道:“你可知道,突破人体极限之力,究竟是什么”

    我一昂头道:“不知道,所以我才来找老祖宗你。”

    徐家先祖微微叹息了一声道:“既然是突破人体极限,自然就已经不能再算是人类了,实际上,当人类真正修炼到了突破人体极限的时候,就已经入了魔道,有了魔性,自己本身就成了魔难道你没发现吗在你们人间,功力越是接近突破人体极限的高手,魔性就越是深重吗”

    我脑海之中顿时一阵嗡鸣,是了确实如此,我所接触过的高手之中,幻境之王如此、苏出云也有,苏振铭身上的魔性则最为深重,如果这么说,我要是突破了人体的极限之力,那我是不是也就成了魔

    我一直想着制衡其他人,如果我自己也入了魔道,身上还有金鳞真龙这等千古之物相助,这个天下,又有谁来制衡我

    还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