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一点淤血

    我正自发愣,陌楠忽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娇笑着问道:“老祖宗,我且你问。你有没有突破人体极限”

    徐家先祖却久久没有出声。

    陌楠等不到答案,只好继续说道:“当年老祖宗你以一人之力,力战金鳞真龙,并成功将其生擒。说实话,我在三十六门之中这么久,还没有见过谁能有这般手段,目前镜楼仅得金鳞真龙十成力量。已经罕逢对手,金鳞真龙自己拥有的,可是足足十二成的力量,却一样败在了老祖宗的手上,我是不是可以以此来推断,老祖宗你实际上已经突破了人体极限之力呢”

    这时徐家先祖的叹息声再起:“不错,我在力战金鳞真龙的时候,已经突破了人体极限之力。”

    陌楠一听,立即追问了一句道:“那晚辈斗胆问一句,老祖宗你临终之前,是人是魔”

    陌楠这话一出口,那粗豪声音顿时大怒道:“放屁老大乃道:“天下任何事物,都有其双面性,有其利必有其弊,因为三合之体必须要用到金乌石,而金乌石的力量霸道无匹,受术之人又是尚在娘胎之中,生命力极其脆弱,所以存活率极低不说,就算成功,也必定会留下缺憾”

    “三合之体形成之后,会在脑中留下一点淤血,而且这点淤血是金乌石造成的,药物对其根本没用,终其一生,也不会散去,前期当然无碍,而且会占尽便宜,与天地万物皆可相合,妙用无穷,可一旦当功力提升到了一定的境界,则会出现一个大麻烦。”

    “到了镜楼这个程度,应该可以明白,人体自身就是一个小宇宙,经脉串联周身穴道,形成一个循环,只要循环不息,生命就不息,而人的脑部,更是重中之重,有一点点问题,都立即会出现很严重的身体反应,轻则残废终生,重则一命呜呼。”

    “而在他的脑中,却存在着一点淤血,问题可想而知,这必然会导致他整个经脉之内的力量流通之时,受到极大的阻碍,从而无法形成完美的循环,也就是说,他的身体存在瑕疵,一旦受力过巨,必然会从瑕疵之处率先崩溃,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人就完了。”

    说到这里,徐家先祖又一声叹息道:“这些年来,如果不是金鳞真龙依附在他身上,别说能达到现在的功力,只怕能达到现在功力的三分之一,就已经暴毙而亡了,之所以能撑到现在,一是金鳞真龙之功,二来,也有叶家三年医药之功,不然这孩子早完了。”

    “在我看来,你能有此功力,已经实属不易,可你如今还想更上一层楼,别说金鳞真龙不敢传你功力,我也不觉得你能撑得过去。”

    听到这里,我的一颗心已经跌到了谷底,只觉得心灰意冷,这当真是天意弄人,爹娘费劲心思将我打造成三合之体,使我得以迅速蹿起,谁料成也三合之体,败也三合之体,如今正是因为这个三合之体,导致我只能停留在这个阶层,再也无法前进半步。而随着我的功力无法增长,苏振铭、苏出云之流,也就无人可以抵挡,我们所有的心血,将会全部付之东流。

    陌楠的面色也一片灰白,涩声道:“老祖宗,难道就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吗”

    冰洞深处静谧无声,良久之后,徐家先祖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成功的机率实在太小,比当初打造三合之体的机率,可以说还要小上许多,起码我从来就没有听说有谁成功过。”

    徐家先祖这句话一出,我和陌楠几乎是同时精神一振,同时疾声问道:“什么办法”

    徐家先祖的声音又沉寂了下来,许久不见回声,我忍不住说道:“老祖宗,只要有办法,我一定能挺得过去,还请老祖宗明示”

    我这一喊,徐家先祖的声音又起道:“你确定如此吗”

    我一点头,目露坚毅道:“确定如此”

    徐家先祖缓声说道:“既然你一意孤行,我就告诉与你,是福是祸,全看你个人造化,要想化解脑内淤血,必须逆反正常之法,先入魔道,肉身成魔,成魔之后,身体也就不再是人体,而为魔体,淤血再也无法对经脉流转造成克制,这时用功力将淤血化解,再回转人性”

    “但是,由人入魔易,由魔转人难一旦肉身成魔,便会魔性深重,轻则狂性大发,从此沉沦魔障,再无回头之日,重则引来天劫,形神俱灭,从此消散于无形,连轮回都不在有。”

    “此事凶险异常,不但需要本人具有极度坚毅的意志力,再由人转魔之际,由魔转人之时,都还要承受身体上那种惨绝人寰的痛疼感,那根本就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痛苦。另外,当你入魔之后,很有可能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将身边的亲友杀戮个干净,一旦发生这般事情,就算你能凭借超强的意志力恢复人性,估计你自己也不想再活下去了。” 嫂索{死亡凶兆

    徐家先祖刚说到这里,陌楠的双眼已经亮了起来,扬声问道:“老祖宗,你知道的这么详细,晚辈冒昧的问一句,当年老祖宗是否也经过由人转魔,再由魔专人的过程”

    徐家先祖苦笑一声道:“你这孩子,倒是鬼精,不错我当年之所以能够突破极限之力,也正是经历了如此过程,也正因为如此,我才羞愧难当,主动放弃了天宫五圣的位置,入世修行。”

    我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老祖宗当年杀了谁”徐家先祖目前所表现出来的,全都是英雄行为,他所说的羞愧难当,自然是指自己在入魔之后,杀了身边亲近的人。

    徐家先祖缓缓说道:“几乎杀了所有人天宫之中,经历了秦朝蒙桀一战之后,已经所剩不多,诸葛亮、刘伯温、朱抱云又先后入世,五圣之位,实际上只剩我一个,好在从秦之后,再也无人叨扰,谢金环之乱,因为有我镇守,也并未对天宫造成多大的损伤,一直到清,多年休生养息,天宫之中的实力,逐渐得以恢复。”

    “可就在那时,我迷恋突破极限之力,又盲目自信,终于喝下了那瘟疫之泉的泉水,肉身成魔,谁料成魔之后,魔性狂发,而我功力又奇高无匹,几乎将天宫之中的实力屠戮干净,待我成功由魔回归人性,天宫之中,所剩已经不过十人,还是藏匿了起来,才得以活命的。”

    “我羞愧难当,自辞五圣之位,入世赎罪,而天宫也因此实力凋零,众多绝学只留下了修行的图谱,却没有了传承,导致天宫五圣的传人,一代不如一代,到如今,哎......”

    今天就这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