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肉身成魔

关灯
护眼
    金鳞真龙这么一说,我顿时愣住了,这家伙思想觉悟比我高多了啊按理说它才是受害者,保护着百姓却被背叛。真身被斩,导致几千年只能以元神的形态生存,竟然还能这么想,这真的让我很意外。

    金鳞真龙忽然哈哈笑道:“不管是我们龙族还是你们人类。随着岁月的流逝,总会变的,你现在也许不懂,再过几十年。你就明白了,但现在,你就别站在这里发愣了,瘟疫之泉可不是玩的,从你一进入这里,其实已经被瘟疫感染了,只是你功力高深,到现在还压得住而已,赶快取了泉水,咱们一起赌一把。”

    我一点头,不管金鳞真龙说的是对是错,我现在是必须要继续走下去的,当下就取了水囊,灌了小半囊水,水囊不大,小半囊水大概有个两三杯,这应该足够了,转身回走。

    片刻之后,从洞穴之中出来,还原了机关,到了前殿,众人正在焦急等待,一见我没事,顿时全都松了一口气。

    我带着大家径直走到那个深坑之前,转头对大家一笑,示意大家宽心,随即一纵身就向深坑之中跳下。

    不知道怎么的,就在我身体离开地面,受到重力影响,笔直向下坠落的时候,心中忽然升起一丝强烈的不安来,可我实在想不通,危险会来自哪里这坑是我自己挖的,底下绝对什么都没有,深度我十分清楚,在没有外力的借助下,我无论如何都出不来,究竟有什么好不安的呢

    一直落到坑底,安然无恙

    坑底十分平坦,我特意散出金光,看了一圈,也没有任何异常,真不知道我这不安的感觉从何而来。

    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由不得我不继续进行下去,正好我也有点口渴,当下就打开水囊,一口气将小半囊泉水喝了个干净。

    泉水清凉中带点微甜,一口气喝下去,顿时一股清凉之意顺着喉管直入腹中,说不出的舒坦

    我心中顿时起了点疑惑,这不是瘟疫之泉吗喝了不是能肉身成魔吗怎么这感觉和喝了普通山泉水没啥差别啊难道说几千年之后,瘟疫之泉也失效了、

    刚想到这里,那股清凉之意忽然在身体之中流转了起来,所过之处,如清流过境,不但感觉不到丝毫难受之处,反而更加提神醒脑,就连身体表面,好像都瞬间敏感了许多,我甚至能感觉到身上的汗毛,正在一根根的舒展开来。

    随即我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如果不是大难临头,身上的汗毛怎么会竖起来呢

    刚意识到这一点,陡然之间,从胸腹之处,升腾起一股麻木的感觉,随即迅速扩散,眨眼之间,全身已经彻底沦陷,我全身上下,除了意识还在,眼珠子还能转动之外,全部麻木不堪,想动一下手指头,都不能够,偏偏感觉却变的敏锐异常,几乎是平时的一倍

    更恐怖的是,明明身体已经完全麻木了,可这种异常敏锐的感觉,却还在不断的提升,就像自己的感官系统,正在不断的被放大一般。

    紧接着,真正的磨难开始了

    身体开始疼痛,先是五脏六腑一阵接一阵的绞痛,来回的交替轮换,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来回抓捏着我的内脏一般。

    随即疼痛感逐渐扩散,有内向外,全身经脉之中,更是像又万把钢针在不停的乱挖乱刺,更要命的是,由于自身的感官系统都被提升到了一种极其灵敏的程度,这种疼痛无异与被放大了数倍,一瞬间,我的双眼之中已经充血,整个人疼的几乎昏死过去。

    在这之前,我一度天真的以为,金鳞真龙附体、每一次的传送力量,都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烈的疼痛了,到了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之前所感受到的那些疼痛,只是毛毛雨

    如果是在以前,在这么剧烈的疼痛下,人类是无法在清醒状态下承受的,可我现在却是想昏迷过去,都无法昏迷,这简直就是残虐到极致的酷刑。

    从开始疼痛,最多三分钟左右,我的思想就开始变得混沌了起来,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地狱之中,一会在火海中行走,炽烈的火焰,将我的皮肤都烧焦了,一会又被冰冻在了寒冰之中,彻骨的寒冷,使我的血液都为之凝结,刚从寒冰中出来,无数的钢针一下全都刺进了身体,针刺的疼痛感一消失,五脏六腑又开始翻江倒海般的折腾,如此反复,无休无止。

    我终于忍耐不住,猛的一昂头,嘶声长吼,声如野兽

    嘶吼声一起,我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脑袋能动了,这一惊喜之下,立即收敛心神,企图应用身体内的力量,来尝试着支配身体。

    不应用力量还好,这一应用,瞬间暴走,全身力量顺着经脉乱窜,控制都控制不住,整个人就像一下爆炸了开来一般,再也无法忍耐,仰面直挺挺的摔倒在地,沉陷入昏迷之中。

    即使成魔,也无法忍受这种痛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剧烈的打斗声吵醒,一惊坐起,还没来及侧耳细听,心头陡然一阵从未有过的嗜血**,腾的一下就升了起来,直恨不得立刻伸手抓一个人过来,饮血噬肉才能痛快。

    我拼命的压抑着这种感觉,可哪里压抑的住,不但压抑不住,反而越是刻意压制,心头那种嗜血的**就越是强烈,到了后来,心中脑海,只回响着一个字:“杀杀杀杀......”

    我心中想着杀戮,可我的感官,却都灵敏到了极致,我分明听见,在深坑上面,到处都是打斗声、异类的咆哮声、苏写意的狂笑声,江长歌的大喊声,天宫首圣的怒吼声,爹高喊撤退声,以及,陌楠的惊叫声

    我忽然明白了,在我下来之前,心里升起的那一丝不安,并不是针对我会遇到什么危险,而是上面的人,会发生危险

    这更让我心中那种杀意难以自抑,一翻弹起,全身金光闪烁,呼的一下,就向上蹿去。

    距离太高我根本跳不出大家算计到了我无法出去伤害他们,却也同时将我困死在了这里。

    就在落地的那一瞬间,我忽然看到了自己的手掌,双手十指之上,都长出了乌黑的指甲,足有三四公分长,手背之上,也生出了密密麻麻的黑色毛发,我虽然看不见自己的面貌,但我知道,自己一定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也许,正如徐家先祖所说,我现在已经肉身成魔

    刚看清楚这些,上面的打斗声已经逐渐轻微,一阵杂乱的脚步逐渐远去,后面还跟着一大阵更加杂乱的脚步声,好像是江长歌等人败走了,那些幻境异类正在追击。

    但我却一点也不知道担心他们的安危,只是心头杀意狂飙,如果我能脱身而出,我相信,自己一定会和徐家先祖一样,展开一场疯狂的杀戮。

    就在这时,深坑上面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徐镜楼,是你吧看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要不是战局之中没发现你,你又浑身闪烁着金光,我还真不敢认你了。”

    我立即抬头,双目血红,盯着坑顶嘶声喊道:“杀”

    那声音哈哈笑道:“看你这样,是喝了圣泉之水吗这到好玩了,我说过,你一定会尝到失去亲人的滋味,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让你亲手杀了你的亲人,用比杀我孙女更残忍的手法,去杀了你自己的媳妇”

    一句话说完,随手一抛,呼的一声,一个黑影凌空砸下,我想都不想,立即蹿身而起,单手一伸,五指如刀,直接就像半空中的人影迎了上去。

    这一下插中,必定会穿体而过,而且,接下来我就会用另一只手,直接将对方撕开,喝其血,食其肉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可就在这时,那下坠的人影忽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喊声来:“镜楼”

    我瞬间一惊,脑海之中忽然闪现出一些仿佛来自前世的记忆片段,一个妩媚漂亮的女孩子,穿着一袭洁白的裙子,对我笑道:“镜楼,我漂亮吗这可是你给我买的衣服。”

    随即记忆就像潮水一般涌进了脑海,两人纠缠在一起的身体、凌乱的被子、吹弹可破的肌肤、疯狂的冲击,就像一部没有剪辑的电影,不断的闪现出来。

    与此同时,我的身体之内陡然生出一股力量,直接破体而出,而那临空落下的人影身上,也亮起了一道金光,凌空往下落下,两道金光一纠缠到一起,立即融为一体。

    金乌石是金乌石我身上的金乌石,和对方身上的金乌石产生了共鸣

    我的手,自然而然的一转一托,往下一带,卸去对方疾落的身形,往怀里一抱,翻身飘落而下,两人一落地,那人影已经喜极而泣道:“镜楼,你恢复了吗”

    这句话一出口,我刚升起的一丝人性,已经再度被狂潮一般的魔性所淹没,手一伸,一把对着心脏就抓了下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