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三大长老

关灯
护眼
    所有的异类,全都惊呆了,说实话,我自己也有点吃惊。我原本以为,这一拳可以打开一个缺口,我会随着这个缺口,硬闯进去。可我没有想到,这一拳,竟然会粉碎了整个蜂巢。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终于!回来了!还是魔化的身体使用起来更顺手,这感觉,太好了!”

    我顿时一惊,脱口而出道:“谁?”

    那个声音并没有理我,而是直接说道:“杀进去!”

    而他这句话一出口,我竟然下意识的弹身电闪,一阵狂风一般就像那些兀自目瞪口呆的异类冲去,那条金色巨龙则更是翱翔直上,龙吟不断,一人一龙,势如利剑,直冲而上。

    那喊话的是个高瘦老头,双臂奇长,我估计这家伙最拿手的一招,肯定是脚底抹油,蜂巢一被震碎,其余的异类还在震惊之中,他已经掉头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着:“都给我顶住!我去喊幻境之王前来收拾他!”

    可他就算喊破了喉咙,也没什么鸟用了,我还没冲到近前,那些异类忽然呼啦啦就跪下了一大片,对这我和那金色巨龙磕头不止,我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可那金色巨龙却忽然停了下来,同时我脑海之中也响起了一声叹息,明显有点不忍。

    这招要是对别人,或许好使,起码也得懵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总得搞清楚再决定是杀是留,可对现在的我来说,只会让我杀戮起来更方便。

    我毫不犹豫的就冲了上去,大开杀戒,一时之间,血雨横飞,惨不忍睹,我整个人已经变成了血人,衣服上都往下滴血水,完全就是一尊血魔,可我还没有停手的意思。

    血腥!只会使我更加的亢奋,如果他们全都跪下不起来,我保证会将他们杀到一个不剩,都不带手软一下的。

    可那些异类也不是傻子,一见我没停手的意思了,而且杀到了现在也没见我有个疲倦的时候,知道再呆下去不是事了,纷纷呼啸一声,跳起来就跑。

    这蜂巢之内和外面不一样,外面是天宫,是一个巨大的宫殿,其余的地方都是些石凳石桌石亭子,想藏也不好藏,可这里却绿树参天,杂草高深,还不时有大石凸起与地面,往远处看,更有山势连绵,藏个人太简单了,所以这些家伙一撒腿就跑,我也就没撤了,凭着惊人的速度又追杀了几个,数百个异类,已经跑了个无影无踪。

    我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我心中的杀意仍旧像岩浆一样炽烈,所以立即追杀了出去,虽然大部分都藏了起来,可我的感官实在太过灵敏,不管他们藏在哪里,只要有一点点的声息发出来,就立即无所遁形,我的身法又如同鬼魅一般快速,顿时惨叫声不断的在密林之中响起。

    很快这些家伙就发现了,藏起来并不是个好办法,最多也就是拖延一点死神降临的时间而已,开始拼命的顺着密林往远处的山上跑,我则在后面追赶着,追上一个杀一个,被我追上的,往往都是只能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

    怎么说呢!这场面,就像是一只狮子,在追赶着一群羚羊!不!比喻成羚羊都抬举他们了,用一群兔子来形容,会更贴切一因为他们在我面前,就像兔子在狮子面前一样,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就在我正追杀的不亦乐乎之时,我的脑海之中,忽然又响起了那个声音:“行了!你魔性太重,再这样杀下去,你就不怕回不了头吗?看你现在的样子,估计连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都不知道了吧?”

    这一句话,如同晨钟暮鼓,一下就使我愣在当场,是啊!我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要追杀这个异类,难道说,仅仅是因为自己拿无休止的杀戮欲-望?

    随即那个声音又说道:“趁现在那些异类都不敢回来,你赶快找一清净之地,引用功力,将脑内淤血化去,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然后回归人性,方为上策,你再这样杀戮下去,就算所杀的都是异类,到时候也会因为双手血腥太多,导致你遭受天谴。”

    我顿时眉头一皱,什么脑内淤血?这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一想到这里,脑袋不由的又一阵一阵的疼痛了起来。

    随即那声音又长叹了一声道:“我原本以为,魔化之后,多少也会保留一半的人性,如今看来,不但人性没保留多少,记忆好像也模糊了,怪不得古往今来,都说由人入魔,再由魔转人,就相当于一个轮回,如今看来,当真如此,看样子,我得出手帮你一把了。”

    话刚落音,前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道:“在这里了,两位长老,今天我们若是不能杀了他,整个幻境都会毁在他的手上。”听声音正是那已经逃掉了的长臂老儿,这老家伙竟然又回来,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还带来了帮手。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在我脑海里出现的那个声音说了几句话之后,我心中那种疯狂的杀戮欲-望已经减退了许多,这个声音一起,立即将刚刚有点消散的凶性,又重新激发了出来。

    与此同时,我脑海之中的那个声音也响了起来:“当真找死!”

    四字一出,嗖嗖嗖三声,三个人已经形成倚角之势,将我围了起来,左边一个满头乱发的老头,正是那长臂老儿。

    正对面一个,看年纪不过四十出头,满面威仪,浓眉虎目,狮鼻阔口,紫红面膛,一脸浓密的黑胡子,身形高大魁梧,双臂筋肉虬起,一双拳头直如一对铁锤,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来,身上就像涂了一层树脂一般,闪闪发光,胯间围了块熊皮,袒露着大腿,赤着双足,当真威风凛凛,端的是一副好身板。

    右边一个,则是一个病痨鬼,看面相估计年岁也就在五十左右,一头长发却已经披霜挂白,用了根细藤随便揽在脑后,面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一双斜插-入鬓的剑眉却黑的发亮,细长双目,高鼻梁儿,嘴唇红的像刚喝过血一样鲜艳,一声接一声的咳嗽,咳嗽的好像五脏六腑都快要从嘴里蹦出来了。

    而且一个脑袋还始终斜歪着,就像脖子断了一般,眼睛始终看着地面,身形也十分消瘦,照面只一眼,我就看出这人身上起码有六种恶疾,颈骨断折、心、肝、肺、肾、脾样样受损,痒痒都是重伤,别的不说,颈骨折断这一已经足以要了普通人的命,这人一身的毛病,却还没死,光凭这个身板,能活这么大,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那病痨鬼还在一声接一声的咳嗽,那魁梧壮汉已经伸出棒槌一般的手指一指我道:“你就是徐镜楼?”

    如果是往日,我一定会觉得厌烦,不知道最近怎么了,越来越多人问我这一句,也许是我仇家结的太多,也许是盛名所累,总之让人很不爽,但再不爽,我也会认真的回答一句。可我现在是魔化状态,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戮,对其他的事情,一概没有兴趣,所以他这句话刚问出口,我已经蹿了上去。

    劈面就是一拳!

    那壮汉没有想到我会连声都不出上去就打,明显一愣,随即怒吼一声:“好小子!杀我侄儿时肯定也是这般偷袭吧?”一句话出口,身形不动,一拳直出,砰的一声和我对击了一拳。

    由于之前我击杀那些异类,根本就不废什么力量,所以这一拳我仅仅用了三分力,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上手我就吃了个大亏。

    双方拳头一接实,顿时发出轰的一声响来,一股巨大无匹的力量从那个铁锤般的拳头上传递了过来,我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向后飞退,砰的一声,撞在一块两人多高的石头上,石头都一阵晃动,我才停了下来。

    这一震一撞之间,我只觉得一阵气血上冲,五脏六腑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忍不住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就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一见我吐血了,那壮汉顿时阔嘴一撇道:“不过尔尔!就这点本事,也将你们杀的大败而归,长臂,你可真够出息的!”

    那长臂老头一听,一双鹰目一转,嘿嘿笑道:“我毕竟老了,拳不打少壮,哪还是年轻人的对手,现在你们来了就好了,你们在这里收拾他,我去将他的女人捉来。”

    一句话说完,那长臂老头闪身就要走,可身形刚一动,那个病痨鬼却忽然出现在了长臂的身边,一伸手就搭在了长臂的肩头上,依旧低着脑袋看着地面,不停的咳嗽道:“长臂,你咳咳一起留下!咳咳”

    这个病痨鬼一出声,那长臂老儿顿时就老实了,脸上浮现出一丝讪讪的笑容道:“我留下没什么用吧?这里有巨力长老和你无病长老在,肯定收拾得下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