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怒龙出海

    我听它这么一说,已经知道轻重了,说白了,这就关系到我还能不能回归为人类。如果无法神智归元,就会造成魔性大发,人性彻底沦陷,从此成为真正的魔物。再也无法回归为人了。

    当下强压心中那股疯狂飙升的杀戮之意,强忍着脑袋裂开一般的痛楚,将闪现在脑海中的人和事,一件一件的按照发生的顺序逐渐排码。

    这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实际上,艰难至极

    我从记事起的记忆,在转化为魔之后,实际上是丢失了的,现在一起重新找了回来,但这所有的人和事,是纷乱无比的,我得一个个、一件件的编排,等于在脑海中将自己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重新编排了一次,往小里说,就是重活了一回,往大里说,就是得按照我的记忆,重新塑造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世界

    而我体内的魔性,似乎也开始刻意的捣乱,杀意一阵阵潮水一般的滋生,暴戾的气息疯狂升腾,对鲜血的渴望,更使我的喉头一阵阵的发痒,无时不刻不在引诱我出去放手大杀一番。

    我拼命的压制着魔性的泛滥,同时还要一点一点的编排出我的人生轨迹,不消片刻,已经一脑门的汗珠子,颗颗大如豆粒。

    无忧无虑的童年,懵懂无知的少年,都是极其简单的,十九岁之前的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山村小子,除了一些快乐的回忆,几乎没有什么值得重新编排的,也就黄姑娘那点事,还值得回想一下。

    但自从进入了三十六门,我的人生就完全不一样,如果说十九岁之前是天堂般的生活,那进入三十六门之后就是一个地狱,无数的人物,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到处狂风暴雨,一路腥风血雨,处处都是阴谋、诡计、厮杀,不是要别人的命,就是别人想要我们的命,唯一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那就是我和陌楠的感情。

    很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我都选择了刻意忘记,比如谭老西、比如钟炎、陶莉莉的死,可现在都不得不再次面对,再一次感动,再一次悲伤,等于将所有的伤疤,全都揭开一遍。

    我拼命的忍耐着,到了后来,几乎已经忘记了头疼,完全沉浸在过去的时光里。

    有些记忆,不回想也就罢了,一回想起来,五味杂陈岁月是一条长河,里面有欢笑也有血泪,更有数不尽的伤悲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将所有的人和事,全都回想了起来,缓缓吐了一口气,睁开双眼,觉得脸上不大舒服,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可金鳞真龙根本就不打算给一点点的时间去感慨,我这边刚一睁开双眼,脑海之中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快就趁现在,人性已复,魔性仍在,人魔交替,亦人亦魔,赶快逼出你脑内淤血,记住,以人之力、魔之体配合使用,阴阳融合,力走全身,将那淤血逼出体外即可。”

    说到这里,忽然一顿,随即又接着说道:“由于你现在仍是魔体,运功之时,很有可能会产生内视,从而能感应出自己的模样,这点淤血,逼出体外之后,有可能会改变你的样貌,或成胎记、或成血痣,但仅是容貌而已,无关紧要,你不需担心。”

    我一点头,也不起身,凝神静气,暗合阴阳,体内气流,随全身经脉而走,一点一点的向脑海逼去。

    气息越来越是顺畅,心境越来越是平静,那股暴戾之气完全被压制了下去,浑然忘我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了自己

    我正盘膝坐在地上,身体几近透明,五脏六腑全都看得清清楚楚,心脏正在强劲而有力的跳动着,血液在血管之中循环,骨骼坚实,肌肉健壮,整个身体,年轻而又充满了活力

    可在我的额头正中,却悄然出现了一点血迹,初时仅如针尖,逐渐扩大,渐成狭长之形,如同在额头之上,生出一只眼睛,正在缓缓睁开一般。

    同时我感觉到脑海之中,好像有一道电流正在不断的掠过,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整个人都又酥又麻,可灵台却越来越见清明,之前许多想不通的事情,如今竟然自动豁然开朗,这种感觉,当真让人迷恋。

    我的身体仍旧静静的安坐不动,我也就这么静静的观察着自己,说实话,我许久没认真的看过自己了,一来没有时间,整日东奔西走,奔波劳累,二来我们这刀口舔血的生活,也使我根本想不起来去看看自己。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已经改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山村的傻小子了,现在的我,年轻、健壮、眉目中透着果敢,面貌上满是坚毅,嘴角甚至长出了稀疏的胡须,使我整个人看起来,都多了一分沉稳。

    我已经长大了

    一直看到我额头上那只类似眼睛一样的红色图案完全绽开,脑海之中响起了金鳞真龙充满狂喜的声音:“成了成了几千年的等待啊天见垂怜,终于成了”

    我顿时心头一喜,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就在双眼睁开的那一瞬间,另一个自己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我知道这一定就是金鳞真龙所谓的内视,也不惊讶,不过能认真的观察自己一次,倒是十分奇妙的体验。

    可我还没来及说一句话,陡然一股剧烈无匹的力量奔涌而入,直接涌进了我的奇经八脉,顺着经脉横冲直撞,炽如岩浆,势如怒潮,脑海之中同时响起了金鳞真龙的大笑声来:“哈哈小子,你现在还是魔化状态,这身体承受力,可远非人类可比,不用也可惜了,就借这个就会,将第十一成功力也传送给你吧”

    我身体每一个器官都像被投放在岩浆中一样,五脏六腑都快被烧焦了,全身都不由自主的痉挛不止,如同羊癫疯一般,颤抖个不停,眼珠子都快喷火了,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只好拼命咬着牙,任由那股力量在我身体内肆虐。

    我前前后后,忍受过太多次的痛苦,金鳞真龙附身、十次力量的传送、以及魔化和刚才的神智归元,而且一次比一次痛苦,我一度以为,自己早已经习以为常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疼痛这玩意,永远不会成为习惯

    何况,这一次传送过来的力量,也前所未有过的强大,而且异常霸道,我几乎都没有抵抗的余地,就已经迅速的被攻陷,都还没来及应用起阴阳之术来调解,已经因为疼痛昏厥了过去。

    昏迷之中,我再次来到了梦境,站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石头的周围,全都是水,海水一往无际,直连天边。

    没有高山、没有树木、没有动物,也没有人类,甚至除了海水浪潮的声音,连声音都没有

    就像是混沌初开,天地之间,万物未生,只有无穷尽的海水,充斥期间。

    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巨石之上,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油然而生,这时一个怎样的世界如果真的让我生活在这里,只怕要不了几天,我就会因为寂寞而发疯。 ;.{.

    刚想到这里,忽然面前的海水呼啸着隆起,就像底下有一座高山,正要突破水面,伸展出来一般。随即海水翻腾,呼啸奔涌,四散倒流,掀起一阵阵巨大的浪潮,扑在海面上,再溅起无数的水滴,淋了我一身。

    陡然轰的一声,海水直接炸开,一条巨大的金色巨龙呼的一下蹿出了海面,直冲天际,一直升至半空,又盘旋而下,快到海面之时,方停在了我的面前,双须摇晃,龙尾轻甩,立即带起一阵狂风,海面上的巨浪,一掀十数米,声势骇人至极,紧接着一声龙吟响起,声如巨雷,惊天动地。

    我终于明白了过来,这是金鳞真龙的世界,也许,是我们人类尚未诞生之前的世界,它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刚看到这里,一个巨浪扑了下来,轰的一下将我冲入了大海之中,我顿时惊叫一声,一翻而起,瞬间清醒了过来。

    同时脑海之中也响起了金鳞真龙的声音:“小子,你已经有了我十一成功力,足够你纵横幻境了,快去找陌楠吧记住,最好能趁你魔性尚未消失之前,把第十二块金乌石取来,将我最后一成力量也一并取走,这样我就功德圆满了。”

    “另外,你虽然人性得以恢复,但在未完全回归人类之前,魔性仍在,如果杀戮过多,易招天谴,所以你一定要克制一点,几个兴风作浪的,不杀不行,那些普通异类,等到我真身恢复之后,我会一起带走,永不再回人间,你没有必要杀戮他们,现在的你,也完全有这个能力克制自己心中的魔性,上天有好生之德,希望你能体会,不然的话......”

    后面的话没有再说,而是话锋一转道:“小子,现在你已经是那条怒龙了,出海去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