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功德圆满

    柳干爹一直跟随在老阴参的身边修行,柳干爹既然出现在这里,老阴参一定也在,就算苏出云和苏振铭追了来。有老阴参在,他们也拿我无可奈何。

    既然我命不该绝,没有死在这断崖之下,苏出云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一个人在一个坑里摔过一次没关系,谁都有失算的时候,何况这次分明是有人在暗算我们,可如果一个人在相同的坑里摔了两次。那就是蠢了。

    我徐镜楼,之前也许有点糊涂,可现在,绝对不会再糊涂下去

    这边一落地,我立即拉着陌楠,翻身参拜,对着柳干爹喊道:“谢干爹再次救命之恩镜楼携媳妇儿,给你老请安,”

    柳干爹还是那么清隽飘逸,容貌都没有改变一点,还和我小时候的记忆一模一样,呵呵一笑,伸手扶起我道:“一晃眼,楼儿都有媳妇了,干爹离开徐家村到这昆仑山来,也好几年了,如今再次见面,也算我们爷儿俩的缘分,而且,干爹救你可不白救。”

    话刚落音,另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老柳,恭喜你你三善已积,功德圆满,白日飞升,指日可待,不负千年修行。”

    一句话说完,老阴参已经飘然出现,一闪就到了我们面前,看着我呵呵笑道:“天道循环,因果不爽,老柳种得善因,结得善果,救你三次,完成三善之举,你这孩子,也算是他的福星。”

    柳干爹哈哈一笑,对老阴参稽首称谢,我则急忙拉着陌楠拜见老阴参,老阴参却不等我双膝跪下,已经单手一拂,一股大力将我直接托了起来,哈哈笑道:“老柳和你有因果之缘,又有父子之名,受你叩拜,理所当然,可我却不敢受你的跪拜。”

    “你这一跪,别的不说,单单你魔性深重,暂时无法由魔回归人类这一点,就足以要了我半条老命,何况你心中还想着借我的手,帮你冲开极限之力,这和把我煮了吃没什么区别啊”

    我听的一愣,这老阴参当真厉害,我还一句话没说,他已经看出我心中所想,他这连跪拜都不肯受,分明是拒绝了我。

    刚想到这里,柳干爹却忽然说道:“参师,即知原委,为何不肯施以援手呢我如今功德圆满,虽有苦修之功,却也和三善之举脱不了关系,参师修行,远在我之上,却至今不见白日飞升之迹,或许,也是和楼儿有关呢”

    那老阴参呵呵一笑道:“你三善之功,是无心而成,心中所想所念,仅仅是旧日情分,反倒能促使你完成功德,可我已知他心意,又见你圆满,若此时出力助他,乃有意为之,一念厘毫,差之千里,对我并无任何益处。”

    “而且,我本身乃是阴参,生于尸体,长与棺木,虽得天地精华,却本性阴寒,而他所修习之术,却是借助金鳞真龙之力,刚烈威猛,霸道无比,这两者之间,本就相冲,若真要助他,虽然能使他得一时之利,却也会埋下隐患。所以,帮他对他对我,均无益处,我即不能帮他,就不能受他叩拜,免得落了因果。”

    他这一说,我顿时就明白了,这老阴参看事物,比我看的更加透彻,他说的在理,修行仙家,最忌讳的就和凡人之间恩怨未消,柳干爹救了我,受了我的叩拜,也因为救我而积善,功德圆满,这就是抵消了恩情,而老阴参不能出手助我,若是受了我叩拜,那就欠了我一个情分,这等事情,像他这么通透,自然明白。

    不过他说的这番话,也使我心里凉了半截,要按他所说的,那我的希望就完全落空了。

    刚想到这里,那老阴参就笑道:“孩子,你心地善良,福泽深厚,上有祖先福荫庇护,身有金鳞真龙辅助,就算我不助你,你也会有自己的机缘,不必为此担忧,心若无欲,人便无求,随遇而安,机缘自来,强求反而徒增烦恼。”

    听到这里,我顿时如同醍醐灌顶,是了看世间万物,有哪件是强求可以得来的如苏出云、如苏振铭,强求之下,反伤自身福泽,机缘这玩意,当真强求不得你一心追逐,太过执着,它却会离你越来越远,你无欲无求之时,反而每一次获益,均是惊喜

    一念至此,瞬间灵台一阵清明,顿觉天高云淡,风清气爽,外日许多心中积塞之阴郁,一扫而空,只觉得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起来,而且心态,也似乎更加的淡泊了起来。

    老阴参的眼睛多老辣,一见我的变化,顿时面露微笑道:“看看,这也是机缘”

    话刚落音,青天白日,忽然就响起了一声惊雷

    惊雷之声一起,老阴参就飘然而走,边走边笑道:”老柳,就此别过......”

    柳干爹对着那老阴参的背影躬身一鞠,双手一合,长声吟道:“送参师,望参师也能早得善缘。”

    老阴参的声音在远方响了起来:“天地万物,奥妙无穷,缘之一字,缥缈虚空,来则来,去则去,不强求,不相留,一切自有天数......”最后一个字传来之时,身形已经飘入山林之中,再不复见。

    我当然明白他为什么要走,如果我没猜错,这声惊雷炸响,是柳干爹功德圆满,即将白日飞升了,所以天雷鸣响,闪电引道,等会柳干爹飞升之后,就位列散仙,再也不会理会凡尘事俗了。而老阴参虽然修行时间比柳干爹长,功力比柳干爹深厚,觉悟也许还在柳干爹之上,却仍旧因为机缘未到,不到飞升之时,他可是妖类,若他留下,那就得渡劫了。

    果然,第一声惊雷刚落,第二声惊雷又起,接连三声雷响,天空之中,嗖的一声,落下一道闪电来,咔嚓一声,就击在了柳干爹的头上,随即就见柳干爹的身躯飘飘荡荡的飘了起来,笔直飘向半空之中。

    而柳干爹面露微笑,一脸慈祥,随风而行,身处半空之中,对我们挥手作别。

    我们急忙挥手送行,眼看着柳干爹飘身到了一朵白云之上,浑身悠忽一变,青衫长袍,飘逸悠然,足踏祥云,渐入云端,片刻已经消失不见。

    我看着柳干爹消失的方向,心中一阵茫然若失,我知道柳干爹这是得道飞升,对他老人家来说是好事,可心中还是有点依恋不舍。

    这时陌楠却在旁边说道:“镜楼,我们得走了,柳干爹已经白日飞升,不能再插手凡俗,老阴参也离开了,我们已经失去了保障,而苏出云却是看见了我们在此处的,白日飞升这种事,自然更瞒不过他的眼睛,现在只怕已经向这里赶来了。”

    我一听顿时一惊,确实如此,现在再不走,万一等苏出云寻到了我们,再想走就不可能了,这一次,可没有柳干爹救我了。可我们就算想走,只怕也不大容易,陌楠的体力,已经被消耗到极限了,要让背着我逃离,不太现实,我虽然可以动弹了,却仍旧没有办法提起力量来,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走不了多远,就会被苏出云追上。

    一想到这里,我立即一抬头,看了看我们掉下来的山崖,沉声道:“楠楠,以你现在的体力,我们还上得去吗”

    陌楠看了一眼,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们是从哪里跳下来的,如果还回到哪里,苏出云一定想不到,必定会顺着山峰向下寻找,这山崖几百米高,这一来,地域就错开了,我们只要藏到我力量恢复,就可以不用惧他了。  . 首发

    可陌楠随即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别说山崖了,只怕连跑都跑不了多远。”

    我心中顿时一阵疼惜,陌楠虽然看似柔弱,实际上却是个十分坚韧的女子,如果不是实在累的没有力气了,断然不会说出这番话来,我堂堂七尺男儿,如今不但无法保护自己的女人,还将她拖累的到了这般地步,想来心中实在愧疚。

    刚想到这里,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长啸声来,啸声一起,我心中更是一沉,苏出云这孙子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至于他发出这声长啸声来,当然是特地来提醒我们快跑的

    怎么说呢他刚才看见了柳干爹白日飞升,知道我们没有依靠了,而且我们的情况他十分清楚,所以才特地发声通知我们他要找来了,这类似与猫捉老鼠,猫在吃掉老鼠之前,总会先戏弄一番,而现在,苏出云吧自己当成了那只猫,而我们,则被他当成了老鼠。

    我额头上的汗珠子顿时就出来了,跑也跑不掉,打也打不过,藏也藏不住,这就像是一个死局,无论怎么走,都没有出路。

    就在这时,忽然平地陡起一阵旋风,旋风一起,顿时飞沙走石,直吹的我一阵摇晃,几乎站立不稳,随即呼的一声,从旁边山林之中,蹿出一条巨大的蟒蛇

    今天就这样,明天一大早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