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山洞密谋

    鸟儿一飞走,我就轻声在陌楠耳边说道:“楠楠,我没事了,我们不能光明正大的呆在这里了。得先藏起来,那只鸟儿受人所驱使,如今得以脱身,必定会将我们的行踪暴露出去。我们若还在这里,很快就会发现。”

    陌楠一听,就知道我确实恢复了,在魔性发作的情况下。脑海之中充满了杀戮的**,是不可能考虑到这些的,当下从我怀里离开,看了我一眼,问道:“那我们离开这里”

    我却一摇头道:“不能在这里,却不一定就要离开这里,有时候,危险的存在,也是一个机会,我倒想看看,这役使鸟儿的人,到底是谁”

    陌楠是属于那种一点就透的人,顿时眼睛一亮,说道:“你是说,我们藏起来,等那鸟儿背后的人出现”

    我一点头道:“不错,不过一开始,那役使鸟儿的人不一定会出现,既然知道我们在这里了,对方肯定也会防着我们发现他的真实身份,根据苏振铭和苏出云在天宫边缘堵我们的情况来看,此人不是与苏振铭联手,就是与苏出云联手的,而另外一人,很有可能是从叶知秋哪里获得的消息,所以等一会,率先出现的,必定是苏振铭或者苏出云。”

    “这两人都是异常精明之人,也一定不会让役使鸟儿的人露面,不过当他们发现我们已经不在这里的时候,很有可能会召唤那役使鸟儿的人出来商议对策。”

    听到这里,陌楠已经完全明白了,一点头道:“我看可行,苏振铭和苏出云虽然精明,可只要是人,就会有疏漏的地方,我们是在山洞中被发现的,他们的注意力必定会在山洞之内,如果我们俩藏身在山洞外面的藤蔓之中,他们未必会注意。”

    我对陌楠一挑大拇指,笑道:“真聪明你说我福气这么怎么好呢这样又聪明又漂亮的媳妇,怎么就让我捡到了呢”

    陌楠的脸上现出一丝幸福的笑容,一推我道:“少贫嘴了,那只鸟儿已经飞走了,对方要不了多一会就会出现,你的身体,确定无碍吗”

    我自然明白,陌楠这时担心万一我们的行踪暴露,当下一点头道:“没事,你放心好了,就算苏振铭或者苏出云发现了我们,也只能瞪我们两眼,不过你说的对,我们还是先出去藏好,虽然我不怕他们,可要是撞上了,那役使鸟儿之人,也就不可能出现了。”

    当下两人迅速到了洞口,顺着山壁往左移动了四五米的距离,寻一可落脚之点,直接钻进了藤蔓之中,让藤蔓完全覆盖住我们的身形,藏好身形,就等对方出现了。

    说实话,我之所以这么处心积虑,就是想看看那役使鸟儿的人到底是不是王依人,如果是的话,那我看见小狗子的时候,就得给小狗子打预防针了,免得到时候真实身份被揭露,小狗子会受不了。

    两人这边刚藏好没多久,也就五分钟不到,我就听到了两道身形破空之声,分明是有两个人由下而上,直攀而来。

    听山壁上藤蔓和杂草所发出的声音,可以判断,这两人的身手行动极为灵敏,上升的速度极快,一人的身法极高,攀附在山壁之上,也只发出了轻微的声响来,另外一人的步伐也极为轻灵,应该是一女子,片刻已经距离我们的位置只有几十米了,只是这山崖上有不少藤蔓遮挡视线,而且又是夜晚,视线不佳,无法看清楚究竟是谁来。

    不过,就眼前情况来看,已经够让我心中一阵阵的发凉了,来者是一男一女,男的身法极高,除了苏振铭或者苏出云,我想不出还有谁能有这么高的功力,而另一个是女子,又很可能会能役使鸟儿,除了王依人,飞鸟一门也没别的传人了。

    如果真的是王依人,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杀了于心不忍不杀那我们的行踪以后都难逃对方的眼线,天下鸟儿何其多,有这样的对手在,简直是无所遁形。

    万幸的是,随着对方两人越来越是接近山洞口,我终于看清楚了两人是谁

    一个是苏振铭,另外一个,确实是个女子,但却不是王依人,而是叶知秋。叶知秋之前被苏出云所劫持了的,不知道苏振铭又是用了什么办法,从苏出云手中又抢了回来。

    我一看清楚两人,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就算王依人仍旧难脱嫌疑,可只要没有亲眼证实,就还有一丝希望,人都会有这种心理,总是会抱着一丝侥幸,说实话,我是真心不希望背叛我们的人会是王依人。

    我这边刚松一口气,叶知秋和苏振铭已经翻进了山洞,我侧耳细听,两人的脚步声一进山洞,就迅速的向里面飞掠而走,显然是以为我们在洞穴深处。

    我对陌楠递了个眼神,示意她耐心等待,以苏振铭和叶知秋的脚程,两人很快就会发现,洞穴内空无一人,我相信,苏振铭一定会回到山洞口来,从山洞口向外面观察,来判断我们可能的逃走路线。

    果然,不一会脚步声又响了起来,片刻道了洞口,叶知秋的声音先响起道:“可恨,又让他们跑了。”

    苏振铭却并不奇怪,嘿嘿笑道:“这并不奇怪,如果徐镜楼这么容易就被我们抓住的话,那也就不配当我的对手了,只是这一次我也猜不出他们可能的逃跑路线了,昆仑山太大了,藏个人何其简单,而且这次他们也一定会防着那些飞鸟,再想发现他们,只怕有点难度。”

    说到这里,话锋一顿,随即声音又起道:“知秋,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叶知秋说道:“有什么事你说就是。”

    苏振铭轻笑道:“不过,说这事之前,我们可得说好了,如果你同意,咱们就做,如果你不同意,咱们就不做,可不许生气的,可好”

    我一听暗暗纳闷,苏振铭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是想和叶知秋在这里来一发

    刚想到这里,叶知秋已经叹息一声道:“振铭,你还记得这个戒指吗”

    我一听就想了起来,苏振铭给叶知秋买过婚戒,看样子叶知秋还戴在手上,这时候提起婚戒来,一定是想表明心迹。

    苏振铭哈哈笑道:“当然记得,不单你有一个,我手上也有,这是我们的婚戒,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个我怎么会忘记”

    叶知秋继续说道:“这个戒指,代表了你对我的心意,可我从戴上这个戒指的那一瞬间起,也就决定了我的归宿这一辈子,我都是你苏振铭的女人,你活着,我陪你笑指天下,你死了,我也陪你同赴黄泉。” 死亡凶兆:

    “所以,振铭,你不用这样,我知道你对我好,不愿意让我难过,可你也应该明白,从我决定跟了你之后,也是一心一意只为了你,如果你要做这事,对你是有利的,那就放手去做,我既然是你的女人,就一定会全力支持你,不管你要做什么,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一定赞成。”

    苏振铭哈哈一笑道:“是我错了,我只是担心,你会对苏出云多少有点旧情,我若对苏出云下手,会惹你不高兴。”

    我眉头一皱,这倒是让我有点意外,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苏振铭和苏出云的情报是共享的,很有可能是达成了联盟,而且这也符合目前的总体局势,目前以实力来论,我们一方还是占据上风的,如果苏振铭这个时候对苏出云下手,天宫之门开启之时,只怕苏振铭也占不到什么便宜,这个决定,未免有点不是时候。

    叶知秋却说道:“你刚才一说不许我生气时,我就猜到你要对苏出云下手了,我以前虽然是苏出云的女人,可现在是你苏振铭的女人,自从我决定跟随你之后,就和苏出云这个人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只要你觉得时候到了,都随便你,完全不用考虑我的感受。”

    “只是,如果现在对苏出云下手,你觉得等到我们和徐关山等人对决的时候,能占到上风吗我们的人手太少了,这次招揽人手,收效甚微,甄阎王等高手都不愿意卷入这趟浑水,我们的实力明显逊与徐关山等人,徐镜楼可以与你抗衡,起码也可以缠住你,可我们其余的人手,却挡不住徐关山等,这对我们,是不是有点不利”

    苏振铭叹息了一声道:“是啊从目前的情况上来分析,我们是不应该这个时候对苏出云下手,可是,一旦我们联手,就算到时候摧毁了徐关山的势力,再想杀他,可就难了”

    “我太了解苏出云了,他就是一条毒蛇,我甚至都有点害怕他,在他和徐镜楼两人之间,我情愿选择徐镜楼作为我的对手,也不愿意他成为我的死敌,徐关山等人,我可以解决,明的不行可以来暗的,但收拾苏出云的机会,却少之又少,而现在却正是他对我们不设防之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