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笑里藏刀

关灯
护眼
    我一听就明白了,苏振铭这想法,实际上对的

    我们之中,除了我可以与他抗衡。其余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就算天宫开启之时一战中,他们失利了,他仍旧可以和我们周旋。暗中偷袭的话,我们总会有疏漏,还真的拿他没办法。

    可苏出云就不一样了,苏出云如今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无牵无挂,别说收拾他了,就算想找到他,只怕都不容易,再加上他吸取了幻境之王的功力,力量正在不断的融合提升,假以时日,必成大患。

    可现在天宫之门尚未开启,两人也达成了联盟状态,目前苏振铭又正是用人之际,苏出云估计也想不到苏振铭现在就会对他下手,防范一定有所松懈,如果他这个时候下手,还真有可能被他得逞。

    而且,如果真的让他吸取了苏出云的功力,那麻烦就大了,只怕我就算获得了金鳞真龙十二成的力量,也无法与他抗衡了,只是每个人的身体承受毕竟是有限的,虽然我不知道苏振铭究竟用了什么办法,使他还可以吸取别人的功力,可要想将苏出云的功力吸取干净,只怕也不可能

    这时苏振铭又说道:“既然你不反对,那就动手吧他答应在哪里和我们汇合大概在什么时候”

    我听的一愣神,好家伙,这苏振铭也是够了,和苏出云之间的联系,竟然是交给叶知秋的,难道他就一点都不担心苏出云和叶知秋之间旧情重燃这心是真大啊不过,往往成大事者,也都这种人

    叶知秋说道:“明天早上,太阳初升之时,在风愁崖,麻三和翔子也会赶过去,哪里的地形凶险无比,如果要动手的话,还真是个好地方,只要将他逼入死角,他就无法逃脱。”

    苏振铭长叹一声道:“我从小就和出云暗中较劲,总想着超过他,今天,终于要分出个高低了只是不知道,我的身体还能容纳多少功力苏出云的功力吸取自幻境之王,深厚异常,如果我吸取他的功力,恐怕承受不住。”

    叶知秋却说道:“未必就不行,我在那溶洞之中所找到的大地精灵,应该算是天地灵气汇聚之物,你服用之后,已经再次突破了身体承受能力的瓶颈,现在究竟还能承受多少,谁也不清楚,你大可试试看,一觉得身体快要承受不住时,就立即收手就是。”

    她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明白了,怪不得苏振铭还可以吸取别人的功力,感情是叶知秋给他找到了大地精灵,一想到那可爱的小娃娃被苏振铭给吃了,心中顿时一阵难过,倒不是因为我没有得到,那小娃娃可爱至极,具备人形,已通人性,这和吃人有什么区别也就苏振铭这种家伙,能干出来这事

    一想到这里,更是不自觉的替天宫首圣担心起来,也不知道天宫首圣最后怎么样了看苏振铭的功力,好像并没有什么增长,天宫首圣的功力应该是没有被吸取到多少,只是生死却是个未知数,只盼上天垂怜,能够给老人家一个活命的机会。

    这时苏振铭说道:“管不了那么多了,要想入主天宫,我只有变得更强走,我们先去风愁崖,把地形摸熟悉了,对付苏出云可不是徐镜楼,徐镜楼比较憨厚,可以欺之以方,苏出云却是个小人,这次对他出手,绝对不能让他再有翻身的机会,废了他之后,直接打断四肢,留到天宫之门开启时使用一次就好。”

    叶知秋随声说道:“放心吧叶家的毒药,一定可以让他活到天宫之门开启之时,就算他想死都死不了。”

    苏振铭笑道:“说的也是,不过这毒药,这次还真得利用起来,你有没有把握,在他身上下毒而不让他发觉”

    叶知秋略带自负的说道:“当然可以,风愁崖上,山风呼啸,我只要占据上风口施放点毒药,他想跑都跑不掉。”

    说话间,两人已经顺着山崖往上攀升,显然是动身前往风愁崖了。

    我和陌楠互相对视了一眼,强自忍耐不动,等到两人的身影完全看不见了,才带着陌楠缓缓顺着山崖而上,寻到苏、叶两人的踪迹,悄悄的跟随在了他们身后。

    一路翻山越岭,接连翻过几道山峰,苏振铭和叶知秋终于在一处山崖上停住了脚步。

    我担心被他们发现,也没敢太过靠近,只到了能听见他们说话的地方,就藏起了身形,转头四处观看了一下,心中顿时一惊,这风愁崖,当真是个凶险所在。

    这地方依附在一座山峰上,上面有一大片石岩悬空倒挂,使中间一大片空地形成了通道的状态,风从中间通过,呜呜呼啸,左右两边可以通行,另一边则是万丈深渊,掉下去准没个好,只要将两头一赌,当真是上不天,入不了地,想跑都跑不掉。何况,等会叶知秋还会占据上风口使用毒药,简直是插翅难飞,我真想不同,苏出云怎么会选了这么个地方和苏振铭见面,难道就一点都不防范苏振铭吗

    苏振铭这时已经在那风愁崖上来来回回走动了四五遍,以他的能力,这四五遍一走,估计每一块石头的分布,他都能记得一清二楚,而这个时候,叶知秋则拿了一颗丹药让苏振铭服了,自己站到了上风口,双手往口袋里一插,随即抽了出来,背到了身后,显然是已经做好了下毒的准备。

    又过了片刻,三道身影从两个方向飘然而至,一个丰神俊朗,飘逸俊秀,正是苏出云,其余两人则是翔子和麻三,翔子胳膊显得有点别扭,一直用另一只手在揉捏,脸上也破了一片,血茄还没干,显然是刚受伤不久,麻三则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三人一出现,苏振铭就哈哈笑道:“出云弟弟,你总算来了,这段日子不见,表哥可想死你了”一边说话,一边已经笑脸相迎,走向了苏出云。

    苏出云则也哈哈笑道:“振铭哥,我又何尝不是想死了你,往日我们两个和知秋形影不离,如今连见上一面也是奢求,想想这人生如梦,真真假假还真是不好说啊”

    我心中暗骂,这戏唱的,都跟真的一样,这两个家伙都是一样的笑里藏刀,就没有一个是好鸟,嘴上说想死了对方,心里想对方死还差不多。

    场中两人正准备往一起走,看他们的模样,好像还想拥抱一下,反正两人都是脸皮足够厚的主,骗起人来都不带眨眼的,也算是针尖对上麦芒。

    就在这时,麻三和翔子却一起迎到了苏振铭的身边,两人一起转头看了一眼苏出云,低声和苏振铭说了两句话。

    随即苏振铭就面色一变,目光一冷,瞟了一眼苏出云,对两人说道:“你们先去知秋身后,我问问清楚再说。”一边说话,一边对两人递了个眼色。

    翔子和麻三都是成了精的人物,一接到苏振铭的眼色,立马就知道苏振铭要动手了,叫他们退回去,必定有他的安排,立即退到了叶知秋的身后,分一左一右站定。

    苏振铭等两人退走,才嘿嘿笑道:“出云弟弟,你明明知道翔哥和麻三哥是我的人,趁我不在对他们下手,这是不是有点不妥当啊不管怎么说,咱们目前可还是联盟状态,你要是和我翻脸的话,只怕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吧”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翔子身上的伤是拜苏出云所赐,这倒是有意思,苏振铭和叶知秋商量着怎么干掉苏出云,苏出云已经抢先对翔子和麻三下手了,这两人还真是表兄弟,都一样的没有任何原则可讲。

    面对苏振铭的责问,苏出云则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反而呵呵笑道:“振铭哥,你也是聪明人,我现在对他们俩出手,只会造成我两面受敌,你一旦和我决裂,徐关山肯定也会趁虚而入,这对我完全没有任何的好处,你觉得我会这么做吗”

    苏振铭一愣,随即面含讥讽之色,反问道:“那你的意思,不是你出手伤了翔哥是别人打伤了翔哥是翔哥自己眼睛花了,没看清楚是谁,就栽赃在你身上翔哥好像没那么老吧再说了,四只眼睛呢可都看见了。”

    苏出云微微一笑道:“打伤翔子的人,当然是我,可我这是为了你好”

    苏振铭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来,双手往身后一背,一边缓步往前走,一边十分亲切的问道:“你是我弟弟,我当然相信你,那你可得给我好好说说,到底是为了什么打伤了翔子,这里面对我的好,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一句话出口的时候,背在身后的双手,也对叶知秋做了个手势,我清楚的看到,他这个手势一出,叶知秋一直藏在身后的双手,忽然十指连弹,每弹动一下,就从指甲之中飘起一股白色烟雾来,迅速的被山风带去了下风口。

    苏出云,正站在那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