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防人之心不可无

关灯
护眼
    苏出云却好像没有一点防备,仍旧不丁不八的站在哪里,一脸轻松的说道:“振铭哥,我对他们动手。还真是为了你,别的不说,光凭我看见,翔子和徐关山躲在隐蔽处嘀嘀咕咕的这一点。我想理由就足够了吧所以我动手的时候,麻三也在,我却没有对他动手,而是只针对了翔子一个人。这一点,我想麻三心里应该有数。”

    他这话一出口,我就一皱眉头,三爷确实说过,翔子很有可能就是执法九人组中的老九,也很有可能是爹安排的人,如果真的是,那三爷和他接头也是正常的,可以三爷的精明和警慎,和翔子接头这种事,一定会加倍小心,怎么会这么凑巧,就让苏出云看见了呢

    如果是真的,那翔子这次一定难脱嫌疑,不但苏出云要杀他,以苏振铭那多疑的性格,也会对翔子生出疑心来,这该如何是好

    刚想到这里,那麻三忽然冷声说道:“翔子去见徐关山,是和我商量后的决定,徐关山的人忽然出现在昆仑山,我们不得不防,去见他也是为了探探口风,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的。”

    麻三这一说话,我顿时又松了一口气,看样子翔子做事还是周全的,提前就打了预防针,这样就算被人看见他和三爷接头,也不会导致自己被怀疑,翔子的心思,确实细密,是个人才。

    苏出云的脸上,却顿时一阵尴尬,看了一眼苏振铭,讪讪的笑道:“振铭哥,看样子这里面还真有误会,是兄弟莽撞了,还请振铭哥看在我一心为你着想的份上,千万不要怪罪才好。”

    苏振铭还没说话,翔子已经冷声道:“是吗我看你是想趁我们不注意,偷袭我们,然后好吸取我们的功力吧苏出云,大家都不是傻子,这样就想蒙混过关,只怕没这么容易吧”

    苏振铭却反手对翔子一摆道:“翔子也别生气了,我这弟弟就这样,幸好你受伤也不严重,既然话说开了,大家也都别往心里记了,咱们还得联手对付徐关山不是。”

    翔子立即闭上嘴,他站在叶知秋身后,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当然明白,苏振铭这只是麻痹苏出云而已。

    可苏出云反倒不愿意了,眼神一凛,冷笑道:“翔子,你这就不对了,不管你和徐关山接触是什么目的,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在这种情况,我怀疑你是徐关山的内应没有错吧为了振铭哥考虑,我对你出手也是正常的吧就算是误会,说开了不就没事了嘛你这样死咬着不放,是想挑起我和振铭哥之间的争端来吗这个节骨眼上,我和振铭哥合则双赢,分则俩败,你这样做的居心何在让我对你更加不怎么放心了啊”

    我一听就知道,虽然麻三出面替翔子做了证明,苏出云还是没有完全相信,所以话里话外都透露着对翔子的怀疑,甚至还有点挑拨的意思。

    这时苏振铭哈哈大笑道:“出云,你也别再疑神疑鬼了,翔子早就和我说过这事,既然大家合作,我们又是姑生舅养亲表兄弟,也不应该藏着掖着,我就都告诉你。”

    苏振铭这话一出口,翔子就急忙喊道:“不可”

    麻三也扬声喊道:“振铭,这事还是不说为好。”

    两人一出声,苏出云就呵呵笑道:“振铭哥,我看还是算了吧翔子和麻三是你的左膀右臂,你还是多听听他们的意见,万一你因为顾念我们的情分,什么都和我说,让两位心里不痛快了,也不好是不是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也没几个人嘛对不对”

    我心中暗骂苏出云奸诈,这话说出来,分明是逼苏振铭不说不可,要是苏振铭真的不说了,反倒显得苏振铭因为没有人手可用,害怕翔子和麻三离开他,必须巴结着两人了。

    苏振铭也不是什么好鸟,如果他不想说的话,就算苏出云用遍三十六计,他也不会吐露出半个字来。当然,我推断苏振铭一定会说,因为他现在正想对苏出云下手,自然要获取苏出云的信任。而麻三和翔子不同意,则是因为他们都知道苏出云难对付,虽然目前局势是四个对一个,叶知秋还下了毒,可是能不能废了苏出云,仍旧是个未知数,估计是怕苏出云跑了,那样的话,消息可就泄露了。

    果然,苏振铭一听就哈哈大笑道:“都别说赌气话了,出云是自己人,也是聪明人,在没有击溃徐关山等人之前,我相信出云不会乱来的,不然对他自己也没有好处,出云弟弟,你说是不是”

    苏出云嘿嘿一笑道:“还是振铭哥了解我”

    苏振铭继续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徐关山也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疯,怀疑翔子是执法九人组的神秘老九,他们到了昆仑山之后,就屡次试探翔子,翔子就趁机假装自己就是神秘老九,从徐关山那里套了些话出来,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的藏身之所,但是徐关山也十分精明,始终不肯暴露他们的人所在的位置,每次找翔子,也都是趁翔子落单的时候,麻三哥跟踪了几次,都没有找出他们的落脚点,不然的话,我早就趁现在徐镜楼不在,去吸取了他们的功力了。”

    苏振铭一边说话,一边已经走到了苏出云的面前,笑道:“出云弟弟,这可是对我们极为有利的一种情况,你可一定得为哥哥守着这个秘密,千万不能泄露了出去。”

    苏出云嘿嘿一笑道:“振铭哥放心,我也不是三岁小孩儿,自然知道分寸,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不会说出去,这对我们可有利的很,徐关山等人的行踪迟早会暴露,而且,就算他们有什么动作,在我们面前也耍不开了。”

    苏振铭哈哈大笑道:“正是正是”一边大笑不止,一边一抬手,就像苏出云的肩头上拍去,看上去就像兄弟朋友之间,伸手拍一下肩头那么简单。

    可苏振铭的手刚一抬起,苏出云就嗖的一下后退了几步远,看了一眼苏振铭笑道:“振铭哥,你练有九转嫁衣,我也会九转嫁衣,互相应该都知道这玩意的厉害,我看咱们兄弟俩,还是保持点距离的比较好”

    苏振铭顿时露出一副哭笑不得表情来,笑道:“出云弟弟,你该不会怀疑我想对你动手吧这个时候,我们可不能再这么互相猜疑了,再说了,我要真对你出手,谁帮我对付徐镜楼你怎么想的。”

    苏出云则嘿嘿笑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振铭哥,我不像你,你起码还是知秋。麻三和翔子,我却已经就剩我自己了,随便出点差错,连个帮手的人都没有,不得不小心一点啊”

    苏出云一说完,苏振铭还没来及说话,叶知秋就忽然上前一步,冷声道:“其实,害人之心也可以有,就看你有没有害人的手段了。”

    叶知秋这话一出口,苏出云顿时就面色一变,急忙看了一眼苏振铭,对叶知秋喊道:“嫂子,这是什么意思该不会知秋嫂子对我还记恨在心吧我说句现在我不该说的话,好歹咱们也夫妻一场,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我之前有对不住嫂子的地方,现在这种局势,嫂子也该不会不知轻重吧”

    叶知秋冷哼一声,接过话道:“轻重我当然知道,我不但知道,我还清楚的很,所以我刚才下的药,并不会将你毒死,只会让你提不起力量而已,至于是杀是废,就得看你振铭哥的心情了。” :\\、\

    叶知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振铭自然也没有装下去的必要了,当下哈哈笑道:“出云弟弟,对不住了我虽然对徐关山、徐镜楼爷几个颇为顾忌,可我更不想让你有丝毫的机会翻身,正好你约我们在这风愁崖见面,这么好的地形,不利用利用也可惜了不是所以我就让你嫂子,在上风口动了点手脚。”

    “不过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毕竟是表兄弟,看在舅舅的份上,我也会留你多活几日的,起码,也会等到天宫之门开启了,才会要你的命,怎么也得让你在天宫之门开启的那种大场合下露露面嘛不过,你这一身功力,哥哥就先替你保管了”

    苏出云的面色瞬间就变了,一翻自己的手掌,顿时更显惊慌,看样子好像真的着了叶知秋的道了。

    苏振铭一见大喜,一闪身形,一伸手就向苏出云的肩头抓去。

    这一抓,快如闪电,沉稳狠辣,估计除了是想吸取苏出云的功力外,还想先废了苏出云的一只手。

    可就在这个时候,苏出云忽然闪电般抬起一脚,一脚就向苏振铭的肚子上踹去,同时口中笑道:“振铭哥,我不是早就说了嘛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上午三更了,还这么早,不再写一章有点说不过去,但咱们得晚点了,中午太热了,坐着跟蒸桑拿似的,晚上89点这样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