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以毒攻毒

关灯
护眼
    我看的顿时一愣,苏出云这一脚,反应之快,力道之强。哪里像是一个中毒的人,而且这一脚所踢,正是苏振铭的空门,显然是早就有所预谋了。

    苏振铭比我更加吃惊。抽身就退,一闪数米,诧声说道:“你没中毒”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回头看了一眼叶知秋。眼神之中,忽然多了一抹伤悲,显然他以为是叶知秋没有下毒。

    可我却看的清清楚楚,叶知秋是下了毒的,除非她那十个指甲里藏的是面粉。

    叶知秋也是鬼精灵一个,一见苏振铭看向她,立即扬声说道:“我确实下了毒的”

    这时苏出云却疾声道:“知秋,你这回可能瞒不住振铭哥了,赶快过来,免得振铭火气一上来,再误伤了你”语气之中,充满了关切,好像真的是和叶知秋串通好了的一般。

    叶知秋一愣,急忙转头看向苏振铭道:“振铭,你相信我,我真的下了毒,苏出云为什么没有反应,我也不清楚,他这么说,只是故意要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

    麻三和翔子这时也齐声喊道:“振铭兄弟,我们都可以作证”

    苏振铭忽然一抬手,示意他们不要出声,猛的一转头,看向苏出云道:“出云弟弟,我差点真的上了你的当,可惜,你还是嫩了那么一点,如果你装的再像一点,或者眼睛里喜悦的神色再少一点,我或许真的会上你的当。”

    苏振铭这句话一出口,叶知秋立即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来,苏出云的脸色却又冷了下来,看了一眼苏振铭道:“振铭哥,恭喜你,你察言观色的本事,又上了一层楼。不过,你难道就不好奇吗我为什么没有中毒”

    我一听暗骂这苏出云不是东西,话里话外的骂苏振铭当年在他家是靠着察言观色的本事活下来的,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出云话刚落音,苏振铭已经一摆手道:“不重要,你今天中毒与不中毒,都没有关系,总之,你一定跑不掉”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霸气凛然,就连我一听,都不自觉的生出一股钦佩之意来,阴谋不成,还能有这种霸气的,估计除了苏振铭也没谁了。

    这一点,苏振铭是越来越像萧朝海了

    刚想到这里,苏振铭已经闪电般飞起,单手只抓苏出云,苏出云却不硬接,身形急速后退,边退边扬声说道:“振铭哥,你先听我说完,再动手不迟”

    苏振铭猛的一收手,满面狐疑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苏出云停下身形,嘿嘿一笑道:“振铭哥,我只是想和你做一笔买卖,用知秋嫂子的命,换徐聆风夫妻两条命,你可愿意”

    话一出口,一直站在后面的叶知秋忽然浑身一颤,猛的一举双手,陡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来:“我的手振铭,我的手......”

    叶知秋喊声一起,我就向她的手上看去,只见她原先十根纤纤玉指,已经变得紫肿了起来,就像十根紫色的烤肠一般粗,戒指都勒进了皮肉里,分明是中了剧毒。

    叶知秋这一喊,苏振铭顿时紧张了起来,嘶声喊道:“苏出云,快将解药拿来,我饶你不死”

    苏出云哈哈一笑道:“我苏出云的命,一向都掌握在我自己手中,何须你饶我不死,我要不想死,这普天之下,谁杀得了我就算你苏振铭本事比我大,可你想杀我,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吧虽然打不过你,我逃还是逃得掉的。”

    说到这里,单手一拂,嘿嘿一声冷笑,随即说道:“既然振铭哥没有和我做生意的打算,那我也不强求,就此告辞”一句话说完,竟然真的转身就要走。

    当然,他并不会真的离开,这么做,无非是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多争取一点筹码而已,他已经吃准了苏振铭一定不会让叶知秋这么完了的。

    果然,他刚一转身,苏振铭就急忙喊道:“出云弟弟,凡事好商量,你快帮知秋解了毒,我答应你就是。”

    苏出云一转头,笑道:“可是,我现在涨价了,还得加上江长歌和白小娜两条命,这笔生意我才有兴趣。”

    苏振铭没有一皱,随即沉声道:“好我答应你,反正我迟早也会杀了他们。”

    苏出云这才嘿嘿一笑,一点头道:“振铭哥果然是聪明人,可我怎么相信,你一定会替我杀了他们四个呢你不给我点抵押品,我也不放心啊”

    苏振铭面沉似水,沉声道:“你想要什么”

    苏出云想都不想,就伸手一指叶知秋道:“就暂时把嫂子抵押在我这里如何这个毒,是我专门回了一趟云南,找老苗刀的传人配的,老苗刀当年死在叶佛心之手,他的传人中,就有人专门研究了这些毒药,专门对付叶家人的。”

    “当然,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卵用,除非叶家的人自己将毒药涂抹到皮肤上。叶家人又不傻,怎么会把毒药自己涂抹到身上呢所以老苗刀的传人,又将这些药粉,进行了特别的加工,看上去和叶家的毒药没有两样,就连味道和颜色都一样,但是只要叶家人一碰上,碰哪哪就开始肿胀,不出十分钟,就开始腐蚀,顺着身体往上烂,最后死无全尸。”

    “这药对我有用至极,上次叶知秋被我劫持,我就料到,你必定会来找我联盟,趁机将叶知秋要回去,而到了一定的时间,或者你动了杀心的时候,叶知秋也一定会对我使用毒药。”

    说到这里,苏出云的脸上显露出几分得意之色来,继续说到:“所以,我就趁将她打昏迷过去之时,将她身上的毒药调了包,他原先仗以自持的毒药,实际上都换成了苗家专门对付叶家人的毒药,这样一来,我就等于在她身上埋了一个定时炸弹。”

    “当然,如果你们不想害我,或者说叶知秋也不再去害别人的话,那就无所谓,可你们一旦想害我,那就必然会自食恶果。至于解药嘛我有,咱们这样,我将解药分成五份,先给叶知秋吃一份,保持她一天之内毒性不会发作,徐聆风夫妻、江长歌和白小娜,各自对应一份,你杀了一个,我就给叶知秋服用一份,你看如何”

    听到这里,我不禁心头疑云大起,这家伙确实是将叶知秋劫持了一段时间,可有关于老苗刀的传人炼制出针对叶家人的毒药,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老苗刀的传人再厉害,还能超过老苗刀老苗刀在叶神医的手下,可根本就撑不了几下,如果他有这种专门对付叶家的毒药,怎么没见老苗刀自己使出来

    何况,老苗刀精通的是巫蛊之术,也不是毒药啊巫蛊之术中虽然也有使用毒药的,可本质上和叶家的毒术还是区别很大的,从这两点上,我就断定苏出云是在撒谎,他使用的并不是什么老苗刀传人配置的毒药,他之所以这么说,一定是想隐瞒些什么

    他究竟在隐瞒什么这个毒药,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除去这些疑点,如果说苏出云真的是在放过叶知秋的时候就已经料想到了今天,那这家伙的脑子,还真是相当灵光。

    苏出云既然已经在刻意隐瞒了,自然就不会说真话,几句话说完之后,见苏振铭的眉头紧锁,迟迟不开口,顿时显得有点不耐烦了起来:“振铭哥,你答应不答应,也给句痛快话,这样婆婆妈妈的犹豫不决,算是几个意思” 嫂索{死亡凶兆

    他这么一逼,苏振铭立即开口了:“你可以将解药分成五份,先保住知秋的毒性不发,然后我杀一个,你给我一份,但是,知秋不能跟你去如果你同意,咱们这个生意就做,如果你不同意,我情愿让知秋死在我的怀里,也不愿意让知秋成为你一直利用来勒索我的工具。”

    苏出云目光一凝,认真的看了苏振铭一眼,随即缓缓点了点头,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小瓷瓶来,伸手丢给苏振铭道:“好那就这么决定,解药一共五份,我早就分好了,这个小瓷瓶里的是五分之一颗,你先给叶知秋吃了,然后就可以去找那四人的麻烦了。”

    说到这里,好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紧跟着又来了一句道:“对了,你们不是找不到徐关山等人的下落吗我也可以告诉你们,他们就是害怕被你发现,所以每天都是昼伏夜行,行踪确实难找。”

    “不过,我却知道他们会在哪里、会在何时和江长歌等人汇合,就在此地,就在今天中午时分,他们会和天宫五圣汇合,至于你能不能废了他们,就看你的本事了。”

    “另外,我再免费送你一条消息,你倚重为左膀右臂中的翔子,确实和徐关山有所勾结,至于他究竟是不是神秘老九,这个你就得自己问他了”

    此话一出,翔子的面色顿时就变了

    今天就这样明早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