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叶知秋的微笑

关灯
护眼
    叶知秋的话一出口,苏出云面色就变了,沉声道:“叶知秋,你别忘了。你身上的毒,还需要我的解药呢你给我下的区区软骨散,还要不了我的命,我自信还是可以从这里逃走。你信不信”

    叶知秋忽然看了一眼我道:“如果没有徐镜楼在,你确实可以逃走,可是在徐镜楼和振铭都在的情况下,你中了软骨散还想逃走。简直就是个笑话。”

    我一听,立即就将陌楠转手递给了陌人豪,沉声道:“陌爷,先将陌楠送去和三爷等人在一起。”叶知秋说的对,有我和苏振铭一起出手的话,苏出云中了软骨散,一定跑不掉。

    陌人豪接过陌楠,闪身掠走,我则开始向苏出云逼了过去,刚走得两步,三道金光电闪而至,却是三大守护灵各自回到了我们的身上。

    这时苏振铭忽然沉声说道:“苏出云,解药拿来,我放你走”

    苏出云面色一阵狰狞,随即哈哈大笑道:“苏振铭,你骗三岁小孩儿呢既然你们不讲信用,也休怪我辣手无情,想要解药,云南苗疆自己找去吧连今天算在内,你还有五天时间,也够你进天宫的了”一句话说完,闪身就走。

    我和苏振铭几乎同时出动,我一拳从后打向苏出云,苏振铭则一闪身直接拦住了苏出云的去路,两人前后夹攻,苏出云又中了软骨散,就算仗着功力高深,能撑住一时,可要想脱身,除非他从旁边的山崖上跳下去。

    可他真的跳了下去

    我和苏振铭刚一动手,苏出云已经陡然横移数丈,直接到了山崖的边缘,纵身一跳,身形已经凌空向下落去,大笑声却传了上来:“苏振铭,徐镜楼,小爷说过,小爷的命只掌握在自己手里,即使你们手段通天,又能拿我怎么样叶知秋,你记住,这一份软骨散,就是你的断魂符,就算你能找到解药,小爷也一定会回来找你......”

    声音越飘越远,逐渐不可闻,我闪身到了山崖边,苏出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山崖之下,山崖下面到处密林高耸,也不知道落到了哪里去了。

    苏出云一逃走,苏振铭就转头看了我一眼,沉声道:“徐镜楼,我现在没时间和你纠缠,等到天宫之门开启之日,咱们再决一生死”

    一句话说完,转身抱起叶知秋,随风而走,去势甚疾,分明是怕我出手阻拦,我也明白他的意思,他肯定是要带叶知秋前去苗疆寻找解药,这几天之内,绝对是不会回来了,我也十分清楚,凭我一个想留下苏振铭也不可能,而且我心中牵挂陌楠,所以也没追赶的打算。

    可就在这时,叶知秋在苏振铭的怀中却忽然探出了一个脑袋来,对我诡异的一笑,随即扬声道:“徐镜楼,我们在苗疆等着你,你可别耽误太久啊”

    我听的一愣,没明白叶知秋是什么意思我去苗疆干什么不过我心系陌楠的伤势,也没理会,转身直奔三爷等人消失的方向。

    片刻之后,我已经追上了三爷等人,大家果然是中了软骨散,这玩意并不算毒药,中者只是会筋软骨酥,浑身无力而已,所以苏出云当时才会没将这玩意给换了,但这也直接导致了今天苏出云的败走。

    大家撑到这里,药性已经完全发作,三爷倒是完好,其余中了软骨散的几个,已经一个个浑身乏软无力,好在这里山风劲疾,药性散的应该快点,估计要不了多一会,大家就能恢复过来。

    可陌楠却仍旧没有醒转过来,而且脸上逐渐泛起了一层青白之色,我心中痛惜,走过去将陌楠的头抱了起来,放在腿上,伸手搭在她的后背之上,一股暖流从手掌而出,汹涌奔入陌楠的体内,瞬间顺着她全身经脉走了一遍,面色顿时红润了许多,我这才稍微放下点心来。

    随后我到了三爷身边,将事情前后和三爷等一说,听到我们被苏出云逼下了山崖时,大家虽然知道我们没事,却仍旧忍不住的紧张,听到柳干爹救了我,白日飞升之时,三爷由衷高兴,连声为柳干爹祝贺,等我说到苏振铭在风愁崖伏击时,三爷也一头冷汗,今天这事,确实凶险,我们的人手虽然占上风,可在风愁崖那地方动起手来,却占不到便宜,幸亏被我搅了局,不然只怕今天死伤难免。

    三爷当下也将事情经过和我们说了一遍,原来江长歌等人出了天宫之后,就通知了三爷等人,让三爷等来昆仑山汇合,地点就是风愁崖,没有想到,这个消息却不知道怎么的,被苏出云获取了,这才导致了今天风愁崖之战,好在大家并没有伤亡性命,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三爷一提到消息泄露的事情,我心中就一咯噔,不知道关于我们对王依人的怀疑,该不该说出来,思虑再三,我还是决定告诉三爷,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当下就将三爷拉到了一旁,确定无人跟来之后,才将我心中疑惑说与三爷听。

    三爷一听,顿时眉头一皱,沉声道:“楼儿,你可知道你与苏振铭的差距”

    我没明白三爷是什么意思,我和苏振铭,现在也就是半斤八两,单论实力,我要占上风,可他有九转嫁衣,互相都有顾忌,实在没什么差距,当下摇了摇头。

    三爷沉声道:“苏振铭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能以诚待翔子,翔子才会真心的为他卖命,而你却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猜测,就开始怀疑自己人,这可会大大影响别人对你的印象,你这样疑神疑鬼,谁敢为你卖命”

    我顿时一愣,还没来及说话,三爷已经继续说道:“你记住,三爷不可能跟在你身边一辈子,你也到了可以独挑大梁的时候了,从此之后,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许胡乱猜疑自己人,你可以暗中提防,却不能说出来,以免乱了军心。”

    我一听就明白三爷的意思了,三爷是要我暗中提防,寻找证据,当下一点头,正想询问一下三爷关于天宫之门开启之时的打算,因为时日已经不多了,其余人所在之地,却忽然响起了陌人豪的暴喊之声:“谁给老子出来”

    我和三爷立即对望了一眼,齐齐闪身而走,大家中的软骨散还没解开,如果有人这个时候偷袭,可就只有一个陌人豪可以挡一下,我们必须尽快过去。

    谁知道我们身形刚一动,天宫首圣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当然是老夫,怎么一个个都东倒西歪的”

    这声音一起,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同时也为天宫首圣暗暗高兴,他既然能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那天他从苏振铭的手下逃了。

    我和三爷回到近前,江长歌、白小娜、王依人、天宫首圣和爹娘都到了,大家相见,自然开心,可一听事情经过,也是吃惊非小,我暗中注意了一下王依人,小依人一脸惊讶,不像是装出来的表情,这倒让我很是奇怪,难不成在山崖下放鸟寻找我们的真不是王依人

    当下我又问起江长歌几人离开天宫之后的动向,刻意注意了王依人的行踪,结果发现离开天宫之后,只有天宫首圣单独离开过,王依人一直和大家在一起,这就让我更加糊涂了。 ;.{.

    随后江长歌将天宫内的情况说了一遍,我在天宫幻境之内那一战,直接将幻境内的异类杀的寒了心,现在虽然没有幻境壁垒隔离,他们也不敢再去天宫滋事了,所以依江长歌的意思,是要大家都先进入天宫,由于进入天宫需要五圣的接引,也无须担心苏出云来骚扰,大家可以安心修炼,等到天宫之门开启之日,再全军尽出,和苏振铭等决一死战。

    我们自然没有异议,决定就依江长歌的主意,等到大家软骨散的药效一过,就出发进入天宫。

    就在这时,陌楠醒了过来,我一见大喜,急忙过去将陌楠扶坐了起来,还没来及问她怎么样了,娘却忽然“咦”了一声,走过来手一伸就搭在了陌楠的额头之上,随即又翻了翻陌楠的眼皮子,最后一搭脉搏,面色已经沉了下来,眉头一锁道:“孩子,你最近可是和来自苗疆的人交过手”

    娘这么一问,我心中忽然咯噔一下,瞬间想起了叶知秋临走之前,对我说的那番莫名其妙的话来,以及她那个诡异的笑意,顿时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冷汗直接就冒了出来。

    叶知秋这贱人,一定是在和陌楠缠斗的过程中,对陌楠动了手脚,很有可能是和叶知秋自己中的一样的毒,那毒是老苗刀的传人专门研制了用来对付叶家的人的,叶家可是毒术世家,叶家的人都能对付,何况是陌楠

    当下我就急忙将心中怀疑说了出来,大家一听,爹娘、三爷、陌人豪和天宫首圣几人的面上,就一起变了颜色

    今天就这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