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最后的时光

    随即三爷就说出了一句令我大吃一惊的话来:“老苗刀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传人,他一生之中,确实教过苗人不少蛊术,从未真正收过徒弟!更没有教过任何人毒术。何况,败在叶神医手中的事情,被老苗刀视为奇耻大辱,更不会到处宣扬。让传人替他搞什么对付叶家的毒药!”

    我一听就傻眼了,如果这毒药不是老苗刀的传人制造出来的,那是怎么回事?苏出云为什么要说谎?这背后又藏着怎样的隐情?

    随即娘又说了一句:“看陌楠眼睑之内,有血丝浮现。俗称赤瞳贯目,面泛青白之色,唇有青紫,脉搏杂乱,这都是中了苗疆巫蛊的现象,虽然和老苗刀的巫蛊之术有点像,但老苗刀善使活物,如蛙蛊,却不善于使用药蛊,而这分明是药蛊的症状,所以,陌楠虽然是中了巫蛊,可和老苗刀却应该扯不上关系,苏出云此说,其中必定有诈。”

    我已经彻底乱了套,俗话说的好,关心则乱,陌楠这一出事,我整个人都乱成了一锅浆糊,再听到这些消息,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整理了。

    这时娘忽然来了一句:“楼儿,你用功力在陌楠体内试探一番,看看可能找出经脉之中凝涩的地方,娘看看能不能解开她身上的药蛊。”

    我一听大喜,随即心中又升起一股担忧来,转头看了娘一眼道:“娘,你有几分把握?会不会因此伤到你自己?”

    娘摇头笑道:“傻孩子,这时药蛊,又不是活物,娘要是能解,自然伤不了我,不过,娘也只是在阴山道中时,听说过一些药蛊的原理,至于究竟能不能救楠楠,娘也不知道。”

    我一听,既然不会伤到娘,有没有把握,则是后话了,当下我立即将陌楠扶坐了起来,一只手掌贴在他后背之上,一股大力再度涌入陌楠体内,气流顺着陌楠经脉游走了一遍,似乎并没有发现凝涩之处,我不大甘心,再次让力量在陌楠体内缓缓游动,仔细感应,果然,这一次找到了。

    就在力量经过陌楠脚底涌泉穴的时候,陌楠的面色似乎一变,就连呼吸都粗重了一下,而我的力道一过了涌泉穴,陌楠则全无异样,我反复试探了三次,次次如此,终于确定了,陌楠的伤处,就在脚底。

    当下我除了陌楠的一只鞋袜,抓起脚来一看,果然发现,在陌楠脚底正中,有一个豆大的黑急忙问陌楠是怎么回事,陌楠说是在她踢飞叶知秋的时候,感觉到脚底下好像被针刺了一下,随即就又不疼了,当时也就没在意,没想到就这一下,现在会这么严重。

    这一发现了伤处,陌人豪立即转头看向我娘道:“亲家母,你能不能治?确保能治再下手啊!要没把握,咱们立即动身前往云南苗疆,那里能解药蛊的人还是有的。”

    我也转头看向了娘,虽然没有说话,但心中所想,却是和陌爷一样。

    娘低头看了一下,眉头一锁道:“我先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分辨出到底是什么药蛊,如果能分辨出来,应该能治,要是连什么药蛊都分辨不出来,也只有去苗疆了。”

    一句话说完,伸手从头发上抽出一根银针来,让我抓起陌楠的脚,出手如电,一针挑破了陌楠的脚底。

    却没有血流出来!

    不但没有血流出来,被银针挑破的小孔之中,竟然冒出了丝丝的黑气,一缕一缕的往外面冒,好像无穷无尽一般,而随着这黑气冒出,陌楠的脸色也越发的苍白了起来,额头上甚至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显然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却仍旧咬紧牙关,不肯哼出一声来,不让我们担心。

    娘又是一皱眉头,从衣衫上撕下一小条布条,在陌楠脚底上挤压了两下,终于冒出了一点米粒大的黑色血珠,可就挤了这两下,陌楠已经疼的再也忍耐不住,惨哼出声。

    陌人豪急忙伸手拦住娘道:“亲家母,不能挤了,再挤下去,只怕这黑血没挤干净,我这闺女就要疼死了,这玩意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我看你的神情就知道,你估计也不认识,巫蛊之术,各有各的手段,原料、调配皆不相同,失之厘毫,差之千里,可不能拿我闺女做试验。”

    陌爷这么一说,娘也面色沉重道:“我确实不知道这是什么,可现在这药蛊已经完全侵入了楠楠的血液之中,破孔之中,冒气不流血,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不将她伤处的毒血挤出来,只会令她更加严重,别说去苗疆了,只怕连一个时辰也活不了。”

    说到这里,娘又叹息了一声说道:“其实,就算挤出毒血来,也已经晚了,我们发现的时间早就过了最佳抢救时间,现在药蛊已经进入楠楠的血液,随血侵入心脏,我估计,我估计”后面的话虽然没有说出口,可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娘这话一说出来,我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愣在当场,陌楠也愣住了,猛的一转头看向我,一双水茫茫的大眼睛之中,已经泪花闪烁,其余的人也全都说不出话来,谁也没有想到,这小小的一个黑竟然会要了陌楠的命。

    陌人豪则直接喊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药蛊而已!区区一个药蛊而已!我们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一句话喊出口,整个人脖子上已经青筋直闪,额头上的冷汗,直如黄豆般大小。

    大家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陌人豪就这么一个闺女,视若珍宝,当初陌楠为苏家所擒,他不惜解散了自己的势力,也要救陌楠的命,如今出现了这事,肯定无法接受。

    不单是他无法接受,我更无法接受,愣愣的盯着陌楠那苍白的面孔,我们各种恩爱的片段,走马灯一般的在脑海之中回放个不停,脑子里不断的有一个声音重复:“陌楠要死了!陌楠要死了”这个声音越来越响,来回轰鸣,直似要将我脑袋也炸开一般。

    陌人豪呼然一下蹿了过来,一把抓住了的领子,随手就给了我两个耳光,嘶声喊道:“徐镜楼,你说过你会保护我楠楠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我木然的站立着,脑海中一片空白,就像生命已经被人从体内抽走了一般,甚至都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双眼却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陌楠。

    爹娘和三爷都低下了头,眼角都泛起了泪光,他们都为人父母,自然明白陌人豪的心情,当然不会劝阻,如果打我两下,能让陌人豪好受一那我挨顿打也没什么。

    这时张渔上前劝道:“老陌,三十六门的人,有几个不苦命的,刚才你也在,一切你也都看见了,怪不得镜楼,只能说,楠楠这孩子”说到这里,连张渔自己都不忍再说下去了。

    陌人豪嘴唇抖了几抖,两行老泪终于缓缓顺着面颊流下,反手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昂头嘶声喊道:“苍天啊!为什么不是我啊!我老了,你就收了我去,饶了我楠楠吧!”一句话喊出口,人已经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双手一捂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一米八几的大块头,结实魁梧的像半截铁塔一般的陌爷,像个孩子一般的肆无忌惮的哭泣,山风呼啸,将陌爷的哭声,传送出了很远,很远

    这时陌楠缓缓的站了起来,看了我一眼,拉着我双双走到陌人豪面前,一起在陌人豪的身前跪下,恭恭敬敬的给陌爷磕了三个头,抬起头来,清泪横流,脸上却挤出一丝苦涩的微笑来,对陌人豪说道:“爹,女儿以后无法服侍在爹左右了,还请爹不要过分伤心,女儿福薄,一切都是女儿的命。好在镜楼心地宅厚,将来一定会替爹养老送终,女儿去的倒也安心,只是爹脾气火爆,在三十六门中行走,一定要多加保重。”

    “女儿可能没多少时间了,在女儿生命里最后的时光,女儿想单独和镜楼呆一会,等下就让镜楼带我寻一幽静之处,去了,也就不回来了,还请爹原谅女儿不孝。”

    两句话说完,又给陌爷磕了三个头,我在一旁木然的陪着,心如刀割一般,只恨不得能以身代死。

    陌人豪老泪纵-横,哪里还说得出话来,甚至连看都不敢再看陌楠一眼,无力的对着我们挥了挥手。

    陌楠转头对我一笑道:“镜楼,带我走,我还剩下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不想浪费,我们寻一幽静之处,就我们两个人,你一直陪伴到我离开,我就满足了。”

    我狠狠的点了点头,腾的一下站起了声,伸手抱起陌楠,大步向旁边的一个山头上奔去,身后传来陌人豪那撕心裂肺的嘶喊声:“楠楠,我的孩子啊!”我鼻子一酸,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洒落在陌楠的脸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